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9章 伪装者(下)
    我向着他走了几步,他又快速后退,依旧和我保持十米以上的距离。

    我问他:“你是谁?你知道罗有方的身份?”

    他说:“你能这么问,说明你已经知道罗有方的真实身份了。左有道,你果然很聪明,罗有方没有看错人。如果他泉下有知,一定会非常欣慰。”

    我:“罗有方死了?”

    他摇头:“没死,但是他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如果你当他是个人的话,请想办法救他。”

    我问:“罗有方在哪,我怎么救他?”

    他依然摇头:“我不知道。我的时间快到了,最后嘱咐你一句,别相信任何人……”

    说到这里,他脸上的表情突然开始扭曲,身子也开始剧烈地抽搐起来,他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了最后几个字:“内鬼的左脚……没有……掌纹……杀了……我!”

    这时候,他的身子快速缩成一团,手电的光束打在他身上,我就看见他脸上皮开始快速脱落,罗有方的面相渐渐露了出来,可很快,罗有方的脸皮也开始快速脱落,一张张不熟悉的脸不断出现,他的身体,似乎就是用这一层层的假皮包裹起来的。

    当最后一张脸快速塌缩、褶皱的时候,从他身上散发出了淡淡的尸气。

    这股尸气我太熟悉了,二龙湾和老黄家地宫出现过的影尸身上,都有着一模一样的怪异尸气。

    我立刻持青钢剑上前,刚到他身边,就见它的后背裂开一道很长的缝隙,一个形态枯槁的影尸从中钻了出来。

    这种邪尸的速度很快,为防它逃走,在它出现的一刹那我就挥剑斩了过去。

    嗤啦啦一阵细响,青钢剑在它的肩头划过,传来一阵如同细沙摩擦的触感,它的左臂应声而断。

    这时候我已经摸出了封魂符,它猛地侧了侧身子,想要从皮囊中逃出去。可也就在这时候,那副正在塌缩的皮囊突然伸出了手,死死抓住了影尸的腿,借着影尸停顿的短暂时机,我立刻掷出封魂符。

    封魂符刚一贴到影尸的面门上,就在顷刻间打散了它身上的尸气,影尸的身子颤了两下,随后就瘫软下去,开始快速腐烂。

    我蹲下身子,看着那张像泄气皮球一样的皮囊,在那张塌缩的脸上,已经无法分辨出表情,但那双眼睛却一直盯着我,我看到那双眼睛还有光彩,他好像在想我哀求,求我给他一个解脱。

    青钢剑无法伤害他,我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根登山钉,用力贯进了他的胸口,就见那副皮囊在剧烈抖动一下之后,慢慢瘫软下去,而那双眼睛中的光彩也渐渐涣散了。

    我坐在地上,看着依然在慢慢塌缩的皮囊,脑子里一片混乱。

    这个乔装成粱厚载的人到底是谁,他到底是人,还是其他的东西?为什么他的体内会有影尸,他和罗有方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其中一张脸是罗有方的,他是怎么避开粱厚载和耿师兄来到这里的?在罗有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的突然出现给我带来了无数疑问,这些疑问在我的脑海中不管盘旋着,仿佛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让我头昏目眩,心境无法平复。

    过了很长时间,我才稍稍缓过神来,起身看了看他先前扔在地上的东西,才发现那是一面卷起来的招魂幡,那是一面兑字幡,由于卷成了圆筒状,起初我还以为是把加长的手枪。

    这面招魂幡不是一直在我师伯身上吗,怎么到他手里了?

    我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说,师伯也出事了。

    将招魂幡小心收进背包,我就拿上了手电准备离开,快要走出墓道的时候,我又想起了假粱厚载背上那个背包,他的背包和粱厚载的一模一样,就连水壶的位置都没有差别。

    其实不只是背包,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节都和粱厚载别无二致,以至于刚才开始的时候我真的将他错认成了粱厚载,直到他说错了话,才露出马脚。

    从我和粱厚载认识至今,除了刚开始的一两年,梁厚载从来没有直呼过我的名字。

    我回到皮囊附近,捡起了地上的背包,打开一看,里面没有别的东西,装满了杯子大小的空药瓶,我用手电照了照,发现有些药瓶中还残留着一些粉末。

    又看了看落在地上的手电,从外形上看,它和我的手电筒没有太大差别,但我动了动上面的按钮,却发现这种手电无法调光。

    还有别在背包上的工兵铲,也比我们平时用的轻一些。

    看样子,他在很早之前就知道我们要来了,并为此做了精心的准备,但大概是时间不足,有些细节准备得还是不够充分。

    我拿着他的背包离开了墓道,回到地面上的时候,粱厚载和耿师兄还在大坑旁边站着。

    当我拖着装满药瓶的背包爬到坑外时,粱厚载看到我手里的背包,顿时皱起了眉头:“这不是我的背包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摸了摸背后,脸色立即就变了:“有人假扮我!”

    我将手中的背包放在地上:“里面全是空药瓶,有些还残留着药粉。刚才假扮你的人已经被我弄死了,其实也不能说是我弄死的,我下手的时候,他就剩半条命了,在他的身子里,还藏着一具影尸。”

    耿师兄也凑过来,朝我身上看了看,还问我:“你没受伤吧。”

    “我没事,”我摆了摆手,说道:“我在墓穴里找到了一只诸怀,它死得很惨,不但被人斩首,眼睛也被挖掉了。这次葬教派了高手进墓,那个人的修为在我师父之上。”

    耿师兄显得有些惊慌:“修为比柴师叔还高?在整个行当里,道行能和柴师叔相当的,也就是那几个隐修派的老怪了,要说比柴师叔修为还高的……难道是龙虎山的张真人,或者……”

    我将耿师兄打断:“应该不是行当里的人,我怀疑,这次是葬教的教主亲自下墓。”

    说话的时候,我看了粱厚载一眼,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但碍于耿师兄在场,他没有开口说话。

    我则继续对耿师兄说道:“背包里的药瓶最好拿回寄魂庄,让庄师兄他们分析一下,别上交给组织。”

    耿师兄显得有些疑惑:“为什么?”

    “内鬼藏得很深,”我对耿师兄说:“他们提前得知了消息,早就知道咱们要来,不然的话,不可能派人伪装成粱厚载。师兄,你注意看一看那个背包,和粱厚载的几乎一模一样。”

    耿师兄看了看粱厚载的背包,面带忧色地说:“难道说,有人一直在跟着咱们。”

    我说:“不一定是跟在咱们身边,但他一定知道咱们的底细和动向,不过我估计,内鬼应该不知道坐标的事,不然的话葬教不可能现在才下手。这次葬教下墓的时间,正好卡在大伟回组织复命、我们滞留在部队的这段时间。所以我认为,内鬼应该是组织高层,大伟向他报告了我们的行动计划,而内鬼则将这个计划泄漏给了葬教。”

    耿师兄皱起了眉头:“组织高层……不可能有内鬼吧。”

    我问耿师兄:“师兄,你仔细想一想,有没有哪一个高层是直接和咱们联络的,或者说,直接与庄师兄或者大伟联络?”

    耿师兄想了想,说:“还真有一个,但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我问耿师兄:“他知道坐标的事吗?”

    耿师兄摇头:“应该是不知道的,目前来说,坐标的事应该只有老大、庄师兄还有大伟那个小队里的人知道,再加上咱们几个。嗯,就这么多人,其他人不可能知道的。”

    “老大是谁?”

    耿师兄突然笑了:“你猜猜看,这个人你认识。”

    我首先联想到的无外乎就是陈道长和仉二爷他们那帮老人,可仔细琢磨了一下,又觉得不对。

    这时候,粱厚载在一旁说道:“不会是王大富吧?”

    耿师兄很惊奇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的?”

    粱厚载说:“王大富是最后一代守墓人,让他来负责九大墓的事,再合适不过了。”

    “要么说你聪明呢,一想就想到了,”耿师兄说:“确实是王大富。其实早在王大富进龙王墓守墓的时候,他就已经不是普通的军职了,我听庄师兄说,王大富在那时候就是组织的人,而且职位很高。”

    我问耿师兄:“现在王大富是组织的大头吗?”

    耿师兄摇头:“不是,他算是二把手或者三把手吧,主要负责九大墓的事,说是等这事结了就退休。”

    说到这,我又想起了第一次见王大富的情景,那时候我就一直觉得,他好像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包括阴玉被劫,他仿佛也早有预料。

    当时我只认为他是个有故事的人,但没想到他是组织里的人。

    记得在几年前,他曾带着梁子到寄魂庄找我和师父,托我们调查九大墓的事,那时候,师父和他之间对话总给人一种心照不宣的感觉,我想,也许在那时候,师父就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但梁子似乎被蒙在鼓里。

    耿师兄对我说,王大富的身份目前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他将这些告诉我,也是因为我和王大富本来就认识,而且我们这个小队还是九大墓任务的主力。

    我问耿师兄,除了我们以外,还其他人参与九大墓的事吗?

    耿师兄却摇头,说我们的行动都是高度机密,只有几个组织高层知道我们的动向。

    现在问题又回到了原点上,究竟是谁泄露了我们的行踪,每一个人都有嫌疑,但和大伟他们直接接触的那个人嫌疑最大。

    我对耿师兄说:“师兄,我觉得,咱们还是有必要查一查和大伟接头的人,但只能私下调查,不能让组织里的人知道。”

    耿师兄显得有些为难:“这……不太好吧,再说了,让谁去调查呢?”

    我想了想,说:“只能让包师兄出马了,现在是非常时期,就得用点非常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