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6章 第二个坐标
    他一边说着,一边接过我手中的照片,将“我”和“刘尚昂”同时出镜的一张拿在手中,指着上面的“刘尚昂”对我说:“你仔细看,这个刘尚昂虽然外表上和本尊没有差别,可不管是动作还是神态,都和刘尚昂本人差别很大,可这张照片上的你,就连眼神都和你本人没有差别。目前来说,能模仿一个人到这种地步的,只有罗有方一个。”

    没错,当初在东北老黄家的时候,罗有方几乎骗过了所有人,就连黄昌盛和黄老太爷都没发现黄昌荣是假的。

    “所以我想,”粱厚载接着说道:“也许在整个葬教里,只有罗有方有这样的易容术。葬教下达命令的时候,他正在罗马,于是才有了这样一张照片。”

    不得不说,粱厚载的话确实是有道理的,我默默地点了点头,又问他:“那你觉得,罗有方到底要向咱们传达什么样的信息?”

    粱厚载笑了笑:“道哥,这个问题你已经问过我一次了,我现在还是没办法回答你啊。其实罗有方可能根本没有这种意图,但我总觉得,他身后的罗马斗兽场,好像是某种暗示。”

    虽说我也知道粱厚载无法给出答案,可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什么暗示?”

    粱厚载叹了口气:“道哥,这我真就没办法解答了。不过我觉得吧,如果罗有方真想向咱们传达讯息的话,接下来他可能会给咱们其他的提示。”

    我点了点头:“希望他能早点给咱们提示。”

    当天晚上,我和庄师兄睡同一间房,他好像很久没有好好睡过觉了,自八点多看球赛的时候睡着,到第二天早上十点醒过来,足足睡了将近十四个小时。

    庄师兄起来以后就开始望着窗外发呆,我用手指敲了敲床头柜,对庄师兄说:“师兄,先吃点东西吧。”

    听到我的声音,庄师兄才慢慢将脸转过来,他冲我笑了笑,说:“很久没这么安稳地睡过觉了,现在几点了?”

    我看了看表:“十点。”

    庄师兄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对我说:“我得赶时间去趟杭州,早饭没工夫吃了。这两天你们就在这里待着吧,估计等到大伟回来,你们就要去下一个坐标了。”

    我对庄师兄说:“下一次行动,大伟和耿师兄还跟着吗?”

    庄师兄愣了一下,问我:“听你的口气,好像不愿意让他们跟着啊?”

    我摆了摆手:“没有。我就是觉得,大伟和耿师兄都没有下墓的经验,让他们两个跟着的话……确实有点麻烦。”

    庄师兄说:“看看吧,如果这次组织上能给刘尚昂升一格,以后大伟就不会跟着你们了,可如果刘尚昂没得到晋升,他还是要陪着你们的。”

    “晋升?”

    “嗯,晋升,”庄师兄回应道:“不过晋升的不是职位,而是规格。在你们三个里头,你现在已经是最高规格了,只要你有需要,组织上可以帮你调配任何资源,不过粱厚载和刘尚昂的规格都很低,尤其是刘尚昂。”

    我还是没明白:“这个规格,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庄师兄抓起床上的包,停下手里的动作对我说道:“这种事你也别去问大伟和耿师弟了,他们两个更解释不清。我快晚点了,就不跟你聊了,回头你帮我留意一下。”

    他说完就快步朝门口那边走去,我伸长脖子问了一句:“留意什么?”

    庄师兄扒着门板,回过头来小声地说:“留意身边有没有可疑的人。”

    一边说着,庄师兄就带上了门,随后楼道里就传来了他那急促的脚步声。

    留意身边有没有可疑的人?难道现在组织里已经将粱厚载和刘尚昂也列为怀疑对象了?

    庄师兄走了以后,我又回到了粱厚载和刘尚昂住的那间屋子。

    说真的,庄师兄从昨天至今的种种表现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每个人都变成了怀疑对象,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们的组织快要散架了?

    在之后的几天里,我们被耿师兄禁了足,任何人都不允许离开招待所,说得明白点,就是我们几个被软禁了。

    对于此,耿师兄也显得有些为难,但上面的命令他又没办法违抗。

    为了不给耿师兄添麻烦,大家都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就这么百无聊赖地呆在招待所,耿师兄怕我们无聊,就给我们弄来了两副扑克,我不会打牌,粱厚载又太聪明,仙儿不让他进牌局,后来就只有仙儿、刘尚昂和罗菲三个人在那斗地主,我和粱厚载就靠电视消磨时间。

    快到周末的时候,大伟总算是回来了,他一到招待所就火急火燎地冲进了我们的房间。

    当时仙儿他们正在打牌,我和粱厚载正对着电视发呆。

    大伟呼的一下推开了门,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刘尚昂,你的持枪证办下来了。”

    刘尚昂顿时兴奋起来:“真的!”

    “真的。”大伟一边将一个绿色的小本本递给刘尚昂,一边说:“我给你申请了w03狙击枪和54式,你要是觉得威力不足可以自己改进。不过提前告诉你啊,你只有在下墓的时候才能配枪,平时执行其他任务的时候,枪肯定是不能带在身上的。”

    刘尚昂看了看手里的小本,一脸兴奋地朝大伟敬了一个军礼。

    大伟搬了把椅子坐在刘尚昂跟前,问刘尚昂:“你的枪法是谁教的?在墓里头看到你开枪,还挺准。”

    刘尚昂宝贝似地将小本子收起来,笑着说:“老包呗,还能有谁啊。”

    我问大伟:“上面下命令了吗,咱们什么时候去下一个坐标。”

    大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边说着:“你们明天就动身,晚上我把资料给你。这一次我就不跟着你们去了,帮不上忙,去了也是给你们添麻烦。不过考虑到风水上的事情老耿比较在行,所以他还是和你们同行。”

    刘尚昂:“就我自己能配枪吗?道哥和载哥呢?”

    大伟说:“当初你进组织的时候,庄队给你弄了武警那边的编制,有道和厚载是宗事局那边的编制,不能配枪。哦,对了,我回来的时候,上头让我给有道传话,说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提,组织里尽量满足你。”

    我笑了笑:“我没什么要求。”

    “行啊,等你有需要了就跟老耿反应。”大伟回应道:“让他向组织里反应就行了。哎,老耿呢,怎么没见到他人呢?”

    我说:“耿师兄去食堂给我们打饭了。”

    其实耿师兄早上就离开了招待所,我也知道,他是怕跟我们在一起会让我们觉得尴尬,才早早离开了。

    快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耿师兄带着饭回来了,他进屋的时候看到大伟,先是冲大伟笑了笑,随后又问大伟:“怎么样,上头什么反应?”

    大伟说:“刘尚昂和粱厚载他们两个都提了规格,三号预警解除。”

    听到大伟的话,耿师兄立即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

    大伟那边又说道:“你们明天就动身前往下一个坐标。”

    耿师兄问道:“那边应该有部队的人守着吧?”

    大伟摇头:“咱们的人在一个星期前就撤出来了,听说那地方进了施工队,人多眼杂的,咱们的人怕暴露,就没继续待下去。我听上头说,那边的情况现在比较复杂,你们得小心点了。”

    耿师兄将一包包的饭菜全都提了进来,叫上大伟一起吃午饭。

    在吃饭之前,大伟就将资料给我了,从那份资料上看,下一个坐标指向了“东南大川附近的深山腹地”,念起来有点绕口,可资料上就是这么写的。

    资料上还说,那地方虽然是山林,可周边却有不少的村庄,而且当地的交通状况不错,虽是大山,却有几条路连通到那里,村民靠着深山里的特产赚了不少钱。

    换句话说,那里的环境不是封闭的,一旦出现大的异动,就会传到外面来。

    为防村民得到太多消息,这一次我们进山连向导都没有,还要设法避开村民。

    大伟给的资料很厚,但能用的信息也就这么多,我和粱厚载看过他给的资料之后,都是不停地皱眉。

    耿师兄一边吃饭,一边看了那份资料,问大伟:“你们当初不会是没进山吧?”

    大伟说:“进去了,但没停留太久。山里头经常碰到村民,我们待得太久的话,他们容易起疑心。”

    我问他:“山下如果有大墓的话,林子里头的炁场已经不会太正常吧,村民怎么还能自由出入。”

    大伟:“现在我们也不确定山下有没有墓穴,最初想扮成收购山产的商人混进去,可村民经常和那些商人打交道,三问两问之下我们的人就差点露了底。后来我们又换了一批人,扮成旅友进山,可山里头经常出现采货人,我就让他们撤出来了。我建议,你们最好还是晚上进山,避开村民。”

    粱厚载在一旁问道:“施工队是怎么回事?”

    大伟说:“当地有一个新启的地产项目,要在老林子一代做一个民俗公园,这个施工队我们也调查过了,他们没有问题。”

    粱厚载想了想,对我说:“道哥,要不然咱俩先去摸摸情况吧,如果一次性去这么多人,目标太大。”

    我点了点头:“行啊,先去那边看看情况再说,耿师兄也一起去吧,你对风水比较了解,说不定会有发现。”

    耿师兄只是点头表示赞同。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们就踏上了旅途,出了南京,顺着高速路一路南行,在当天下午就来到了老林子附近。

    来到距老林子大约二十公里的县城时,我将仙儿他们几个安排在了寄魂庄经营的小旅店里,随后就带着粱厚载和耿师兄离开了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