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3章 六番印
    诸怀落地的一瞬间,它的后脑又露了出来,刘尚昂果断开枪,穿甲弹将诸怀的最后一直小角崩断。

    罗菲说,诸怀的弱点就是后脑的一对小角,可两只小角都被崩断之后,它也只是惨叫一声,随后又挣扎着站了起来,好像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我心里虽疑惑,但也没敢想太多,眼见墓道上方的洞口已经露出来了,就立即朝着诸怀那边靠拢,罗菲则朝后面的人招手,让大家跟上。

    诸怀站起来之后,在原地愣了好半天,而在此之后,它的三只眼中却同时暴射出如同火焰的红光。诸怀现在彻底被激怒了。

    借着从洞口照射进来的月光,我看到诸怀的后脑勺上长出了两只更长、更粗的小角。

    那一对角根本不是它的弱点!

    我朝罗菲看了一眼,罗菲也是一脸疑惑的表情。

    刚才的战斗中,我们几次给诸怀造成创伤,它都能自行愈合,唯一没有愈合的,只有它身上那些被斩断的毛刺,还有……还有它额前的断角。

    对,那对粗壮的牛角不是我们打断的,初见诸怀的时候它们就已经断裂,裂口处还有油脂流淌出来。

    想到这,我一边奔跑,一边冲刘尚昂那边喊:“打额前的大角!”

    这时候诸怀已经微微俯低身子,做出一副准备冲锋的模样,刘尚昂在奔跑中开了一枪,热流从我身边滑过,穿甲弹在诸怀的大角上炸出了一朵火光。

    刘尚昂现在端在手里的可是反器材狙击枪,又用上了穿甲弹,这一枪连钢板都能穿透,却没有在诸怀的大角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我又朝刘尚昂喊:“打眼睛!”

    刘尚昂立即回应我:“眼睛打不中!子弹到它眼前就会偏轨,打不到眼睛!”

    看样子刘尚昂之前已经试着攻击过诸怀的眼了。

    这下难办了,之前一直想找到诸怀的弱点,可现在看,它几乎就是不死之身啊!也不知道额前的一双大角究竟是怎么断的。

    眼看着诸怀已经开始磨后蹄了,很快就要朝我们冲过来,在它暴怒的时候,子弹和阴风都未必能挡住它的攻势。

    我一边狂奔一边快速收起青钢剑,又高举番天印,凝练念力,从来没试过在快速移动的时候催动番天印,这对我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

    奔跑中,气息的浮动太大,我只能凝练出平时一半的念力,而番天印现在又非常兴奋,我刚一达到祭的状态,它瞬间就将我的念力和体力一并抽光。

    我两腿一软,差点当场倒地,幸好身边就是墙壁,我身子一歪就靠在墙上,大口喘着粗气。

    被催动之后,番天印上的炁场就喷发出来了,罗菲立即收起艮字幡,到我身边来扶着我。

    诸怀感知到番天印的炁场之后,十分暴躁地原地抖动着身子,但却没有冲过来,对于番天印,它依旧有着深深的忌惮。

    我双眼盯着诸怀,嘴上则对罗菲说:“罗菲,你现在……一天能催动……几次艮字幡?”

    胸口起伏不定,让我的声音也有些发颤。

    罗菲现在也是粗气连连,他稍微压了压气息,对我说:“只能催动两次。”

    此时我们离洞口的位置已经很近了,如果我能争取到最够的时间,应该能让大家逃出去。

    我深吸一口气,从背包的侧兜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盒子里装着从黄玉太岁上割下来的“肉”,这东西直接吃,可以迅速恢复体力,但它也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吃下它,我只能在一段时间内正常活动,随后身子就会僵硬,陷入深度睡眠。

    而且《行尸考录》上也没说,吃了它之后究竟能在多长时间内保持清醒。

    可我已经没其他选择了,对罗菲说:“我去挡住诸怀,你带着其他人先出去。”

    罗菲看了看远处暴躁的诸怀,又看着我,显得非常犹豫。

    我冲她笑了笑:“放心吧,瘦猴和厚载都在呢,我死不了。”

    罗菲看着我的眼睛,不太干脆地点了点头。

    见她答应了,我才打开盒子,将黄玉太岁肉一口吐下,随后冲后面的人喊:“你们先跟着罗菲出去,走的时候给我留两把手电。”

    其他人都没说话,只有仙儿朝我喊:“左有道,你要干什么?”

    “我要教训一下这头牛,你们走的时候别忘了给我留道光。”

    说完,我就抖了抖手脚,朝诸怀冲了过去。

    诸怀一见我靠近它,立即退了几步,它忌惮番天印,但似乎又不想服输,后退一段距离之后又停了下来,三只眼睛死死盯着我。

    我一边跑,一边回忆着师父留给我的那本秘籍中记载的各种大术,那些术法几乎全都是靠番天印来施展的,而其中的绝大部分,我都从来没有使用过。

    现在也是没办法了,行不行就看我的造化吧。

    来到离诸怀只有不到十米的地方,我再次凝练念力,番天印已经度过了“祭”的阶段,现在可以直接催动了。

    在师父给我的秘籍中,有一门术法叫做“八周天六番印”,说是将番天印上的炁场凝聚在印面,再让念力在体内流转八个小周天,就能用番天印打出八卦中的“兑、坎、离、艮、巽、震”六个卦印。

    可书上也没说打出六个卦印之后能起到什么样的效果,只是说六印可以镇邪,震字印能让戾、煞两种炁场逆转,至于是怎么个逆转法,书上一样没说。

    时间紧迫,我能在短时间内施展出来,也只有这套六番印术了。

    我使出背尸的手法,让黑水尸棺的炁场流入番天印,并依靠它让番天印的一部分炁场凝聚在印面,以我现在的道行,也只能凝聚这一小部分炁场。随后又让自己身上的念力消散、凝练、消散、凝练,反复八次。

    这时候,我就感觉到番天印的炁场出现了一丝变化,它好像变得弱了一些,没有之前那么暴躁了。

    诸怀应该也能感知到番天印上的变化,它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先是缩了一下脖子,视线从我的身上转移到了番天印上,可很快,它又长啸一声,侧着头朝我顶了过来。

    这一次,我明显感觉到诸怀的攻势比前几次都要弱,它好像只是在试探。

    我快速后退几步,避开诸怀头上的大角,同时端起番天印,将印面狠狠砸在了它的鼻梁上。

    当番天印接触到它的时候,诸怀身上的炁场在一瞬间变得散乱起来,番天印上的炁场却在这一瞬间快速凝聚,虽然用肉眼看不到明显的变化,但在天眼的视线中,诸怀的面门却出现了一个兑卦的卦印,那是我的念力化形。

    这一击似乎没有对诸怀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可它还是惨叫一声,身子朝一侧倒了下去。

    巨大的身躯砸中地面,泥土和碎石惊起,我也只能稍稍后退一段距离,避开这些尖锐的飞石。

    期间,我快速朝身后瞥了一眼,就看到罗菲他们已经搭成了人墙,让大伟第一个爬出了洞口。

    刚才击中诸怀的时候,我其实并不知道番天印上会出现哪个卦形,只能推测,六番印术在使用的时候,也许是按照兑、坎、离、艮、巽、震的次序出卦形,也就是说,当我第六次击中诸怀的时候,才会出现震卦。

    但我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击中它六次,现在黄玉太岁肉的后劲已经上来了,这股后劲来得毫无征兆,而且凶猛无比,我就感觉身子一僵,连视线就变得模糊起来。

    在我身后,狐火的光消失了,代之以两道手电筒的灯光,光束照在诸怀的脸上和身上,我依稀看到它脸上有血,身子上也有被碎石刮破的伤口,这些伤口都没有愈合。

    趁着它还没站起来,我晃晃悠悠地朝它走了几步,试图打出六番印中的后面五个卦形。

    可它显然对番天印极为忌惮,我还没走几步,它就在地上磨蹭着后退,我现在已经有些走不稳了,诸怀后退的速度比我快很多,以至于我根本无法接近它。

    这时候,身后传来了刘尚昂的声音:“道哥,你那边行了吗?”

    我头也不回地回应着:“你先出去!”

    刘尚昂:“我们都出来了,你要镇住它还是怎么的?现在拉你上来吗?”

    我都快站不住了,你还这么多废话!

    我想对刘尚昂说“赶紧拉我上去”,却发现舌头已经不打弯了,张了张嘴,可就是说不出话来。

    不行了,我真的快要倒下了,虽然意识依旧很清醒,但身子完全不受控制,我就这么用一只胳膊卷着番天印,身子靠在青铜壁上慢慢向下滑。

    隐约听到身后有人在甩动绳索,随后我就感觉脚脖上一紧,身子开始快速向后滑动。

    我是被倒吊着被拉出洞口的,当时浑身上下几乎失去知觉,只是用尽力气卷起左臂,生怕番天印掉落。

    回到地面上以后,大概是因为周围的戾气稍稍淡了一些,我身上才多少轻松了一点,可行动起来依旧很困难。

    那时候我的意识也开始模糊了,只听到洞口中传来了诸怀愤怒的吼叫声,于是赶紧对罗菲说:“快摆阵,趁着我还能催动番天印。”

    我说话时候舌头还是有些发硬,好在罗菲听懂了,她快速拿出艮字幡,催动阴气,配合我身上的阳气和番天印的炁场摆出了阴阳大阵。

    成阵需要时间,我强行保持清醒,不让自己睡着,迷迷糊糊地踩出一套生硬的罡步,在我踩下天蓬星位的时候,罗菲催动了艮字幡,阴阳两炁在星力场的作用下融合、成阵。

    阴阳大阵初成的时候,我再也坚持不住了,立刻将仅剩的最后一点念力全都加持到了番天印上,在这之后就身子一歪,直接倒在地上。

    我趴在地上,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只依稀看到其他人正弯着腰快速朝我这边走,期间仙儿好像还唤了我一声。

    但我没办法回应她了,没等他们来到我跟前,我就眼前一黑,沉沉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