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1章 三只眼
    粱厚载说:“左边的是亥道,右边的是丑道,中间这条,应该就是子道了,过一会,它就会和一个墓室组成‘甲子’位,只要离开那个墓室,咱们就能出去了。”

    虽然没听懂,可我还是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随后又招呼大家进入粱厚载选中的那条墓道。

    我相信粱厚载的推测是正确的,也相信只要按照他指出的路走下去,我们肯定能离开墓穴,可不知道为什么,进入这条墓道之后,我心里就一直很忐忑,总觉得可能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在墓道里等了没几分钟,墓室果然提前震荡起来,墓道快速移动,附近扬起了尘土,随着墓道的移动,我们远离了刚才那个墓室,而我也再次感知到了附近的炁场。

    同时我也能感觉到,我们正在朝戾气的源头靠拢,而且是以及快的速度靠拢。我靠在地上,悄悄解开了火蚕丝布,将番天印抱在怀里,粱厚载也察觉到了异常,我看到他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棍棒样的东西,以及几张辟邪符。

    当尘土散去一些之后,最后一个墓室终于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墓室里什么都没有,三口青铜棺全都被打开了,大量鬼眼锹从棺材中爬出来,正围着墓室的边缘打转。

    我和粱厚载对视一眼,粱厚载晃了晃手里的东西,又指了指正前方。

    他的意思是,最后的出口,会在正对面的青铜壁上出现。

    借着幽绿色的火光,我也总算看清了他手里的东西,那是一根镀了金属外皮的大腿骨,上面还镶嵌一些形状不规则的宝石。

    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也没心思问他手里的东西是干什么的了,等尘土散尽之后,我就立刻爬起来,冲进了墓室。

    墓室中散发着踬胎尸身上的尸气和阴气,但这两种炁场都很淡,在这个地方,戾气占据了主场。

    我凑到青铜棺前,朝里面看了一眼,里面只有三两只鬼眼锹,以及几只踬胎尸残缺不全的尸体。

    在青铜棺被打开之后,鬼眼锹肯定第一时间进了棺,对于它们来说,踬胎尸可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这些鬼眼锹对活人没有威胁,我和粱厚载从虫群中走过的时候,它们还自动避开我们。

    我回过头朝墓道口那边喊了一声:“出来吧,墓室很安全。”

    就在我说话的时候,墓道中传来一阵清晰的“咔咔”声音,这是墓室将要震荡的前兆,刘尚昂他们一听到这声音,一股脑地全都冲了出来。我满心紧张地看着他们出来,生怕有人被困在里面。

    万幸的是,直到大伟离开了墓道,墓室才开始震荡。

    我看了眼刘尚昂的手表,马上就要到十二点整了,希望粱厚载的推断没有错。

    刘尚昂看了看墓室里的棺材,皱着眉头对我说:“这些棺材是刚刚被打开的,油脂上还粘着虫子。”

    我知道棺材是刚被打开的,不仅黏在油脂上的鬼眼锹还活着,踬胎尸的尸气和阴气也没有散尽。如果不是刚才有人来过这里,就是有其他东西来过。

    这时候,表针在十二点的位置重合,墓室几乎是在一瞬间突然停止震荡,透过不远处的尘土,我依稀看到对面的青铜壁上出现了一个拱形的墓道口。

    先前,墓室只要一震荡,墙壁上就会出现三个墓道,可是现在却只有一个。

    就听粱厚载在我身旁喊了一声:“快走!”

    我不敢犹豫,立刻招呼大家进入墓道口。

    这条墓道很短,我们花了几秒钟时间就走通了,而在拱形墓道之外,就是我们进墓时途径的那条长墓道了,这里的石板依旧是碎裂的,在距离我们不到五米的地方,就有一个硕大的牛蹄印。

    总算是出来了,可我却一点也没感觉到轻松,在这条宽阔的墓道里,戾气达到了极高的浓度,番天印在我怀中不停地震颤,就连琉璃卵也变得躁动起来,它一直在我的口袋里奋力地向前挪动,仿佛要冲破我的衣服。

    我能感觉到,在正前方不远的地方,就是这股戾气的源头了。

    就连耿师兄和大伟也受到了影响,耿师兄还算理智,从口袋里掏了一把阴阳沙出来,随后就紧盯着墓道的正前方,大伟一脸紧张地拿出手枪,给枪上膛的时候,因为手抖,三次才成功。

    我对大伟说:“手指别压着扳机,容易走火。”

    大伟先是点了点头,又在那嘀咕一声:“这地方真他么邪性。”

    在大伟说话的时候,我看到刘尚昂换了狙击枪的子弹,之前他用的常规弹,现在换穿甲弹了。

    我不怪大伟紧张,别说是他,就连我们这些见惯了这种场面的人,心里头都哆嗦个不停,那股戾气是在是太强了,当时我的感觉就像是有无数钢刀横在墓穴里,只要我们稍有动作,对面就会手起刀落,给我们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在这种时刻,绝望很容易占据理智,也就是像大伟这样久经沙场的老兵,换一个寻常人过来,早就崩溃了。

    我一手抱着番天印,腾出一只手拔出青钢剑,对粱厚载说:“厚载,你去殿后,确保没有人掉队。”

    粱厚载点了点头,迅速回到了队伍末尾,我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朝墓道中走去。

    越是向前走,戾气就变得越发浓郁,仙儿紧张地抓着我的胳膊,罗菲抱在怀里的小野猪也在瑟瑟发抖。

    前行大约百米左右的距离,戾气的浓度不再变化,我知道,此刻我们已经非常接近戾气的源头了,可之前下墓时挖出的那个洞口还没有出现。

    我心里盘算着,如果在离开墓穴之前没有碰到邪物,出去以后,我和罗菲一样要摆出阴阳大阵将它镇住,如果在离开墓穴之前就和它遭遇……那就先活下来再说吧。

    仙儿在后面晃了晃我的胳膊,小声对我说:“有道,要不,咱们还是明天再出去吧,反正刘尚昂准备的东西还够吃。”

    她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

    我摇头:“就算到了明天,咱们还是会碰到那东西,它看样子已经知道咱们进墓了。”

    说完,我将青钢剑夹在腋下,腾出手来轻轻攥了一下仙儿的手,想让她安心一些,她的小手冰凉,被我接触到的时候还在发颤。

    呵——

    这时候,前方的黑暗中传来一阵悠长的吐气声音,那声音非常清晰,仿佛就出现在我的耳边,我明显感觉到仙儿猛地抖了一下。

    现在我已经可以基本确定了,邪物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立即对罗菲说:“罗菲,祭出招魂幡!”

    罗菲将小猪塞给了仙儿,从背包里拿出了艮字幡。

    她使用招魂幡的时候和我师伯一样随意,只需在一瞬间凝聚念力,下一个瞬间,艮字幡上的阴气倾泻而出,立即将周围的戾气驱散了一大半。

    我开着天眼,就看见一只身形巨大的鬼物从墓道的顶端钻了出来,它没有具体的形态,就是一个硕大的黑影子,此刻我们全都身处在鬼物的体内。

    黑水尸棺感知到了这股阴气,立即发动,我怕它会将鬼物冲淡,就迅速向前跑了几步,拉开和罗菲之间的距离,仙儿也很自觉地招呼其他人后退。

    对于刘尚昂他们这些没有道行的人来说,这股阴气比戾气更可怕。

    艮字幡一出,队伍就被拆成了三段,我依旧在最前方打头阵,身后二十米开外是罗菲,而在罗菲身后的二十米处,才是仙儿他们。

    此时仙儿一手卷着小猪,另一只手举着狐火灯笼给我们照亮,刘尚昂端着狙击枪,枪口指向前方,粱厚载依旧负责殿后。

    和大家拉开距离以后,我心里头也开始突突,但还是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好多年没有这种想要临阵脱逃的感觉了,我现在真想退回去,但我心里也清楚,只要我一退,大伟他们肯定就崩了。

    我走了没多远,前方又传来了绵长的吐气声,听到这个声音,我反倒不那么怕了,至少我知道它就在前面。

    就这么慢慢走着,每一步我都极度小心,生怕弄出太大的声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前方出现了三朵暗红色的光晕,它们就像是三只眼睛,正紧盯着我。

    番天印上的震感变得越发强烈,几乎要从我的怀中挣脱出去,我只能用力卷着它,防止它跌落。

    我在原地停顿了一小会,尽量让气息平稳下来,随后才继续前进,当我迈出步子的时候,远处的光点竟也跟着后退了一小段距离。我隐约能感觉到,对面的东西好像和我一样紧张。

    可它后退了三四次之后,就不再移动,我留意到,在暗红色光晕的正上方有月光涌进来,那里应该就是我们打出的地洞了。

    随着我不断前进,光晕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在幽绿色的火光外围,一个硕大的影子挡住了墓道。

    依稀能分辨出那是一直体型巨大的牛,从它身上垂下来的粗壮毛发像雨披子一样垂落在地上,而我刚才看到的暗红色光晕,确实就是它的眼睛,其中一只长在额头上。

    这让我想起了墓室里的浮雕,它应该就是浮雕上的三眼怪牛,也是镇压在这个墓穴中的邪物。

    我站在原地,就这么和它对视着。我不敢妄动,它那边也没有任何动静,我察觉到,正有一些狭长的影子从它身上抖下来,我不确定那些影子是什么,前方的戾气和艮字幡的阴气占据了主场,我也很难再感知到其他的炁场,只能感觉到,当那些影子出现以后,墓道中的炁场好像发生了一些轻微的变化。

    很快,就有几条影子冲进了火光覆盖的区域,我打眼一看才看清,这些影子全都是一条条脊椎骨般的踬胎尸,它们沿着墙壁上的油脂快速游动,只一个瞬间就冲到了我身后,紧接着,铺天盖地的踬胎尸接踵而至,它们像一大股暗流般在油脂中游动,满墙都是,我根本无法估算它们的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