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0章 黑暗中的杀机
    一想到刚才和猲狙交手的情形我就一阵头疼,那东西实在太难对付,凭我们几个,有可能根本杀不了它。

    我一边仔细观察着洞穴里的石壁,一边嘱咐刘尚昂,让他给狙击枪上好子弹。

    大伟这才发现自己的狙击枪在刘尚昂手里,但他也只是告诉刘尚昂,背包里常规弹和穿甲弹,并说在这样的墓穴里最好别用穿甲,容易打穿岩层,对墓穴结构造成破坏。

    我走在前面探查石壁,粱厚载和刘尚昂就在后面紧跟着我,我们花了一个小时转遍整个暗道,却没有发现墙壁上有其他入口。

    看样子要进入这条暗道,并没有其他的路。

    转玩这一圈,粱厚载才停下脚步,皱着眉头说道:“洞里头有这么多卵,猲狙怎么会说走就走了。在这之前,它应该在这守了千多年了吧?”

    我说:“也可能没走吧,说不定它现在就在墓室里等着咱们呢。”

    刘尚昂插上了话:“那个怪物确实是走了,刚才在棺材里头,我听到它离开的脚步声了,哦,那也不能说是脚步声吧,它好像是蹭着地面挪走的。”

    我朝棺材盖那边看了看,长舒一口气,又带着粱厚载和刘尚昂原路返回。

    和仙儿他们汇合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我靠着石壁上睡一个小时,直到三点半仙儿把我叫醒,我才收拾了一下东西,带着大家朝暗道外面走。

    来到黑石棺的棺盖下,我们又等了将近十分钟,直到刘尚昂手表上的时针走过了第四个数字,我才朝着耿师兄招手,让他打开棺材里的机关。

    随后,我、刘尚昂、粱厚载三人合力撑住棺盖,同时发出一股猛力将它掀翻。

    刚一开棺,我就闻到一股非常重的血腥气,其中还夹杂着很浓的尸臭,当时我也没多想,一个纵身跳出棺材,来到地面上以后,又快速抽出青钢剑,警惕地环顾四周。

    墓室还是之前那个墓室,可出现在我眼前的,却是一片血腥景象,到处都是猲狙的残肢和肉块,那颗硕大的狼头就落在棺盖附近,从脖子的断口处还有大量带着尸臭的血水流淌出来。

    那只猲狙似乎是被另外一个更强悍的捕食者给撕碎了,它的皮肉坚如钢铁,连狙击枪都打不穿,可现在它竟然被整个撕碎了!

    其他人出来以后,也被墓室中的情景吓了一条。

    仙儿和罗菲下意识地凑到了我的跟前,粱厚载站在棺材旁边,惊得说不出话来。

    刘尚昂是最镇定的一个,他用手电照了照地上的血迹,有仔细查看了碎肉散落的位置,回过身来对我说:“它是在离开墓室以后,又被什么东西给强行拖回来了。碎肉边缘都有挤压的痕迹,那应该是臼齿啃咬留下的痕迹吧。”

    我高举狐火灯笼,狐火的光芒覆盖了整个墓室,整个空间都是幽绿色的,除去我们之外,没有其他的活物。

    我问刘尚昂:“猲狙是从哪个方向被拖回来的?”

    刘尚昂想了想,指着他左侧的青铜壁,说:“从这个方向,但墙上没有血迹,它被拖回来的时候,这里应该有条路。”

    说到这刘尚昂看了眼手表,随后提醒我:“现在是四点十分,离下一次地震还有十四分钟。”

    我点了一下头,望向刘尚昂右侧的青铜壁,在那面墙上有三个不同形状的墓道口。

    原本我是打算用琉璃卵测一测方向的,可刘尚昂在地上打穿一个洞口之后,里面却没有渗出阴汤。

    之前,我就是用琉璃卵不断探测阴汤的源头,才勉勉强强找对了路,后来又在粱厚载的提示下找到了这里。按说,这个墓室就算不是阴汤的源头,也应该离源头很近了才对,可这里的土层为什么没渗出阴汤来呢?

    粱厚载和我一起盯着那个洞口,过了片刻,他突然惊叫一声:“坏了,我算错了!”

    他突如其来的一嗓子把我吓一跳,我问他:“什么算错了?”

    粱厚载:“时间,时间错了,现在是甲戌,不是癸酉,咱们应该在三点三十六到四点之间出来才对!”

    我本来就有点紧张,一听时间不对,心里那份紧张感瞬间就被放大了,我下意识地攥紧了青钢剑的剑柄,看着粱厚载。

    粱厚载沉思片刻之后,对我说:“咱们还得继续等,过了早上七点三十六分,这个墓室还能回到正确的位置……”

    他的话说到一半就止住了,随后就见他急慌慌地跑到了墓道口那边,依次看了看三个墓道。

    过了一会,他又转过头来兴奋地冲我喊:“这个墓道里有个‘丑’字,它在一个小时之内就能回到正确的位置。”

    从我们出来到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墓道口的位置很快就会发生变化,我也没敢再犹豫,立即招呼大家进入墓道。

    大伟刚从昏迷中醒过来,腿脚不太利索,等其他人都进去以后,我一把将他扛在肩上,带着他冲进了墓道。

    也就在我前脚刚进墓道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阵清晰的“咔咔”声,紧接着墓室就发生了震荡,墓道口落下大量尘土,而我脚下的地面也开始快速移动。

    地面移动的速度很快,我没站稳,当场就和大伟一起摔倒在地上。

    在移动的过程中,墓道中的地面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没有震感,发生震动的仅仅是我们身后的墓室而已。

    前后大概过了三四分钟,尘土消散,后方的墓室不见了,代之以另一条黑漆漆的墓道,它和我们所在的“丑”字墓道连在一起,形成了一条两头望不到边的方形墓道。

    可我记得,刚进来的时候,墓道口不是拱形的吗?

    粱厚载望了望墓道的两端,若有所思地说道:“看样子,每一条长墓道都是这样拼接出来的。”

    我对粱厚载说:“之前在墓道里行进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它们有什么变化呢?”

    粱厚载想了想,回应我:“那应该是因为咱们走的路大多数时候都是正确的,只要选对了路,在两个小时之内,咱们脚下的墓道就不会移动。真不知道这个墓穴当初是怎么建造的,这样的工程,就算是用今天的技术恐怕都很难造出来。”

    我先是表示赞同地点点头,之后又问粱厚载:“咱们要在这等多久?”

    粱厚载拍了刘尚昂一下:“现在是几点?”

    刘尚昂看看手表:“四点半,一分钟不差。”

    粱厚载又回过身来对我说:“要等四十二分钟。”

    四十二分钟不算太长,我松了口气,坐回地上安静地等待着。

    在这四十二分钟里,墓道总共移动了两次,第一次移动之后,墓道变成了圆形,第二次移动的时候,我试图看清楚墓道中的具体变化,可在地面快速移动的时候,我却感觉眼前的景物突然变得非常模糊,等它们再次变得清晰起来的时候,墓道已经变成了正方形。

    墓道在第二次移动结束之后,我们身后出现了尘土,当尘土消失,一个小型墓室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我原本想进墓室看看,可粱厚载拉住了我,对我说:“道哥,咱们不进去了。”

    说完,他就拍了拍身上尘土,指了指墓道深处,意思是说,那才是正确的方向。

    保险起见,我还是让刘尚昂开了一枪,这一次,很快就有阴汤渗出土壤,灌满了子弹打出来的坑洞。

    我将琉璃卵浸泡在阴汤中,琉璃卵朝着我身后的墓室滑动了一段距离,那个方向是阴汤源头的方向,而墓穴的出口,则在相反的方向。

    收起琉璃卵,我挥挥手,示意大家朝墓道深处前进。

    粱厚载说,要想在今天晚上的正子时离开墓穴,必须控制好脚程,我们进墓的时候,凌晨十二点到达的是癸亥位,离开的时候,墓室结构被重置,而重置的时间应该是在十一点三十六到临晨十二点整,我们必须在十二点整的时候离开最后一个墓室,才能回到进墓时走过的那条墓道。

    对于他说的话,我绝大部分都没听明白,只知道我们最初进墓时走的那条墓道是固定不变的,以及如果我们在十二点之前没有离开最后一个墓室,就要再等一整天的时间。

    一路上,我们途径九个墓室,用时超过十七个小时,晚上十点左右,墓道里出现了浓郁的戾气,在随后的路途中,这道戾气不但没有消散,反而变得越来越强了。

    进入第八个墓室以后,粱厚载先是在地上刻下了一个“壬”字,随后又依次看了看三个墓道口。

    现在,距离凌晨十二点只剩下最后半个小时了,粱厚载看起来忧虑重重,我在一旁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心里也十分忐忑。

    过了一会,粱厚载紧皱的眉头突然舒缓开来,他冲我笑了笑,说:“我的推断应该是对的,咱们应该能出得去。”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在心里长松了一口气。

    粱厚载指着一个刻有“亥”字的墓道口,说:“先进来等等吧。”

    我立刻转过身,朝后面的人招手,让他们进墓道。

    在墓道里等了几分钟,墓室又震动了,尘土飞扬之后,陈放着黑石棺的“癸”字墓室出现在了墓道外。

    粱厚载立即冲出去,看了看另外两个墓道口,我跟着他一起进入墓室,就发现猲狙的碎肉少了很多,那颗原本还算完整的狼头现在也被吃得只剩下一半了。

    看样子,之前袭击猲狙的东西,应该在我们离开这间墓室以后回来过,吃了顿午饭或者是晚饭。

    这时候,粱厚载指着圆形的墓道口对我说:“就是这条墓道了,快进去吧,我要是没推算错的话,这一次震荡应该会提前出现。”

    我凑到墓道口看了看,却发现这条墓道里根本没有刻字,当场皱起了眉头:“这条道没刻字啊,咱们不会走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