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9章 碎玉
    耿师兄指了指墙根,对我说:“那里有一块铅砖,上面附着阴阳沙。在鬼市的暗道里头,也有不少类似的机关。”

    我蹲下来,看了看耿师兄手指的位置,在狐火的照耀下,这一带的砖块看上去和其他地方没有区别,也不知道耿师兄是怎么分辨出来的。

    这时又听耿师兄在我身后说:“这个墓穴,肯定是咱们寄魂庄设计出来的。”

    “老祖宗做事,自然有老祖宗的道理,”我从仙儿手中接过狐火灯笼,一边对耿师兄说:“其实我也是一直怀疑,用来安置阴玉的这九座大墓,其实就是咱们寄魂庄造的。”

    说话间,我举起灯笼,朝着暗道深处探了探,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是一个拐角,那里出现了反光,我隐约能分辨出来,在拐角处的石壁上有纹刻的痕迹。

    刚才抱起棺盖的时候几乎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到现在我还有些发虚,不能再扛着大伟前进了,后来还是耿师兄将大伟背在身上,随着我朝暗道深处继续进发。

    来到拐角处,我特意看了看石壁上的纹刻,那是一个外形和牛相似的浮雕,这只牛身上的毛发被刻画得很粗大,一根一根地倒立着,就像是一根根倒刺。更怪异的是,这头牛的脸上刻了三只眼,其中一只在额头的中心。

    耿师兄在后面问我:“这是什么东西?”

    我摇头:“不知道。在古代的恶兽里,三只眼的有很多,可既长了牛的身子,又长了一身刺猬皮的……好像没有。”

    说完,我就举着灯笼走过了拐角。

    拐角呈九十度,一端连着石板垒砌的暗道,另一端,则是一个宽阔的自然隧道,在隧道的地面上有一些积水,我蹲下来,将手指沉进积水中,没有任何异常的感觉,说明这些水不是阴汤。

    我站起身,朝身后的人招了招手,继续前进。

    隧道里的潮气很重,走在里面,呼吸变得有些困难,我每走几步都要回头看看后面的人,以确认他们没出问题。

    越是深入,隧道就变得越加宽阔,刚进来的时候,左右也就是三四米的距离,可现在,隧道的左右宽度已经到了十米以上,在地面上还生出了大量的钟乳石。

    在狐火的照耀下,我看到前方百米开外的地方排列着不少类似于球形的东西,它们的数量巨大,在绿色火光的映衬下,反射出一道道油光。

    看到这些东西,我立即抬了抬手,示意大家放慢速度,然后小心翼翼地向前移动。

    走得近一些了,我才发现那些东西全都是一颗颗巨大的蛋,它们是半透明的,透过蛋壳就能看到里面的胚胎。

    它们都有着小狼一样的头、灵长类动物的前肢,还有一条长长的尾,这些全部都是猲狙的胚胎,我们身处的这个地方,应该就是猲狙的孵化室。

    耿师兄走到一颗猲狙卵前,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随后对我说:“这些卵全都是化石,没办法孵化的。”

    我也弯下腰,敲了敲离我最近的一颗卵,那种触感确实和敲打石头没有区别。

    放眼望去,在这个小空间里至少有上千颗猲狙卵化石,应该是设计墓穴的人将它们和那只活着的猲狙一起安置在了这里,千多年过去,为了守护这些“卵”,猲狙一直没有离开过。

    我拿出手电,朝着狐火无法照亮的深处照了照,我原以为前方有很大的几率会是一片无底的黑暗,却没想到,探照光穿越孵化室之后,前方竟然出现了反光,也就是说,我们已经快走到暗道最深处了。

    在这之后,我又晃了晃手电,让光束在暗道的尽头左右扫动了一下,当光束移动到极右的位置时,有什么东西闪烁了一下。

    我再次让光束晃动几下,在同一个位置,又一次出现了闪烁的反光。

    “厚载,给瘦猴、耿师兄还有大伟多贴几张辟邪符。”我回过身,对粱厚载说。

    粱厚载立即拿出辟邪符,贴在耿师兄他们三人的身上。

    我又问耿师兄:“师兄,你带着装阴玉的容器吧?”

    耿师兄连忙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这是一个颜色很重的铅盒,正面刻阴阳八卦,背面刻四象图。

    我伸手去接盒子的时候,耿师兄却犹豫了一下,问我:“你能确定是阴玉在闪光吗?”

    我摇了摇头:“我现在感知不到炁场了,确定不了,不过我觉得,那东西是阴玉的几率很高。”

    耿师兄这才将盒子交给我,并对我说:“如果那里的东西不是阴玉,千万别放进这个盒子。”

    我点点头,让耿师兄和刘尚昂留在原地,随后带着粱厚载、罗菲还有仙儿跨过大片猲狙卵,朝着闪光出现的位置走了过去。

    不敢让耿师兄他们跟着,是因为怕他们受到阴玉的影响,虽说现在他们几个的身上都有粱厚载的辟邪符,也算是沾上了粱厚载的几分念力。庄师兄曾做过实验,发现阴玉无法复制带有念力的人和物,可那是在实验室,现在是在墓穴中,谁也说不好换了环境,阴玉的性质会不会发生变化。

    来到石壁附近,我拿出手电,照了照刚才的闪光点,手电的光太强,我只是看到墙壁上镶着一个菱形的小石头,它的形状和大小,都和我们之前见到的阴玉很像,但光凭这一点也不能证明它就是阴玉。

    粱厚载在旁边对我说:“道哥,用封魂符试试吧。”

    我立即拿出一张封魂符,将它掷向了石壁,却没想到,封魂符飞在半空的时候就燃起了火焰,并在几秒钟之内燃成灰烬。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封魂符上的灵韵耗光的,似乎也只有阴玉上的精纯阴气了。

    随后,我又拿着手电,仔细照了照石壁上的每一个角落,想看看还有没有和阴玉类似的东西,可除了这颗菱形的小石头,我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也没在石壁上看到其他镶嵌物。

    刚才耿师兄将盒子给我的时候曾嘱咐我,千万不要将阴玉以外的东西放进去,这让我有些犹豫了。就是不知道,如果眼前这块看不出颜色的小石头不是阴玉,而我又将它放进了盒子,到时候会发生什么。

    我站在原地,沉思了好一阵子,最终还是伸手将墙壁上的小石头抠了下来,当我触碰到它的时候,整条胳膊瞬间就麻了,这时候,背后出现了一股凉意,这股凉意瞬间游走我的全身,让我感到一阵轻松,手臂上的知觉也恢复了正常。

    看样子,我手里的东西就算不是阴玉,也是一个邪气很强的东西。

    我打开盒子,将它小心翼翼地放进去,又小心翼翼盖上盒盖,什么事都没发生。

    我,还有我身边的粱厚载、仙儿、罗菲他们三个人都没有说话,所有人屏住了呼吸,盯着这个不到巴掌大的铅盒。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什么事都没发生,我叹了口气,打破了周围的死寂:“应该就是阴玉了,前两次进大墓,只要一动阴玉,在墓里头守玉的邪物就会躁动。可这一次怎么这么安静?”

    罗菲想了想,说:“守玉的邪物……不会就是刚才那个……”

    仙儿提醒道:“猲狙。”

    罗菲:“不会就是刚才那个猲狙吧?”

    我摇头:“应该不是。”

    龙王墓里的守玉邪物是一条被剥骨的尸蛟,东北地宫里的邪物我们虽然没见过,但也可以确定,那应该是一只修炼千年的大妖。这两个邪物,不说能毁天灭地吧,可一旦出现,就能方圆数百里草不生。

    猲狙和它们相比实在是太弱小了。

    我们拿着铅盒回到耿师兄身边的时候,大伟已经醒过来了,他当时好像还是懵懵的,就坐在地上,低头盯着地面,我们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也没抬头看看。

    将铅盒交给耿师兄之后,我又对耿师兄说:“墙上的东西应该就是阴玉,看管好这个盒子吧,别让里面的东西掉出来了。”

    耿师兄点点头,随后又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大捆细线,将铅盒里三层外三层地裹了个严严实实。

    我朝刘尚昂那边扬了扬下巴:“瘦猴,几点了?”

    刘尚昂看看手表,应声道:“刚过十二点五十。”

    之前粱厚载说,我们需要在四点到四点二十四、八点到把点二十四这两个时间回到墓室,才能找到离开墓穴的路。

    我看时间还早,就让大家吃点东西,小睡一下恢复恢复体力。

    当我将一块压缩饼干递给大伟的时候,大伟的意识恢复了七七八八,他问我这是什么地方,刚才他怎么昏过去了,还问我他为什么觉得耳朵里生疼。

    我只告诉他,这里就是存放阴玉的地方,现在阴玉就在耿师兄身上,他的耳膜疼,是因为刚才有一只猲狙在他身边啼叫,那声音太大,在一定程度上震伤了他的耳朵。

    至于他是怎么昏过去的,这个问题我没回应,他懵懵地接过压缩饼干,也没再多问。

    吃过饭,大家就在原地休息,干等着时间一点点地流逝。

    我打算一到四点就立即离开这里,毕竟猲狙还在外面,出去以后,可能还要和它僵持一段时间。

    我这边正想着猲狙的事,粱厚载就凑过来问我:“道哥,你说……外头怎么没有猲狙的动静了呢?”

    我想了想,说:“可能它也知道自己撞不开石棺吧。”

    对于我的回答,粱厚载显然是不太赞同的,他皱起了眉头,又微微摇头:“你说,会不会还有别的路,也能通道这里来呢?”

    听他这么一说,我“唰”一下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拿起手电,在周围石壁上探照起来。

    粱厚载的猜测很可能是对的,刚进棺材的时候我还在纳闷,猲狙怎么随便撞了几下就消停了,现在看来,也许它在那时候就离开了黑石棺,寻着另外一条路往这边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