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8章 有兽如狼,名为猲狙
    刚才那一枪似乎没有伤到它,现在它就默默地趴在棺材顶上,用那双黑漆漆的眼睛盯着我们,它的脸十分宽大,下颌也十分强壮,唯独一双眼睛像豆粒一样,黑漆漆的,也看不出任何光彩。

    我倒提着青钢剑,警惕地盯着它,就发现它刚刚被刘尚昂击碎的那只手掌上,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新肉,恐怕再过个三五分钟,就能长出一只新的手掌来。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东西应该就是《行尸考录》上的猲狙,不只是行尸考虑,在《山海经》上也有关于这种怪物的记载:“有兽焉,其状如狼,赤首鼠目,其音如豚,名曰猲狙,是食人。”,而《行尸考录》上则说,这种怪物的自愈能力很强,就算是骨头被打碎了一样可以再生,很难被彻底杀死。

    我记得《行尸考录》上曾提到过,唐朝末年的时候,猲狙就已经和另外两种怪物一起绝迹了。想不到在这个墓穴里竟然还能见到它们。

    猲狙趴在黑石棺上,一直没有新的动作,它似乎是在保护棺材里的东西。

    我举起钢剑,试探着向前迈了一步,本来我就是想看看猲狙对青钢剑上的阳气有没有反应,没想到脚掌刚刚落地,猲狙突然从棺材上跳了下来,它的身子十分庞大,至少有两米高、三四米长,它落在我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沉重的身躯和让地面都微微颤了一下。

    它落地的瞬间就伸长了脖子,张口朝我这边咬了过来,我被它震得有些站不稳,没得躲了,干脆一剑斩出,剑刃奔着它的侧脸就划了过去。

    青钢剑锋利无比,剑刃接触到猲狙的脸颊,几乎没受什么阻力就将它脸上的皮给划穿了。

    可着这一下根本没挡住它,青钢剑太过锋利,以至于剑锋刚割破皮肉的时候,猲狙也无法在第一时间感觉到疼痛。

    它那张布满尖牙的大嘴依旧朝我咬了过来,我能闻到从它喉咙里传来的强烈尸臭。

    嘭!

    这时候我身侧出现了微弱的枪声,猲狙被击打中,脚下顿时一个踉跄。

    它刚才只顾着攻击我,重心本来就不稳,踉跄两步之后,沉重的身子就侧着倒在了地上,又沿着粗糙的地面划出几米距离。

    刘尚昂来到我跟前,又对着猲狙补了一枪,可子弹击中猲狙的后背之后,爆出一股火光,却没能将猲狙的皮肉打穿。

    趁着猲狙还没爬起来,我一个箭步冲过去,用青钢剑狠狠斩向猲狙的尾根,《行尸考录》上说猲狙的弱点就在尾巴根上。

    它似乎感觉到了危险,没等青钢剑触到它,它就猛地缩了一下身子,而后又拱着后背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它的速度不算快,但由于身子庞大,在它拱起后背的时候,粗壮的尾巴在地上甩了一下,正好砸中了我的小腿。

    猲狙的力气非常大,我就感觉小腿就像被高速行驶的摩托车撞到了一样,整个身子呼的一下就被甩到了半空中。

    罗菲和粱厚载赶紧上前将我接住,猲狙挪动着硕大的身子转过头来,这时候它脸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一半了。

    它伸直了脖子,仰头嘶鸣起来,我即便是带着耳塞都能听它那尖锐的声音,这阵嘶鸣甚至引起了不小的音颤,我就感觉身上的每一寸皮肉都出现了共振,连内脏也隐隐作疼。

    而且它的音量还在不断增强,很快,就算隔着耳塞,我也能听到它的叫声了,如果再让它这么叫下去,搞不好我们几个的五脏六腑都会被震碎。

    我强忍着身上的不适,快速冲到猲狙面前,一剑刺向了它的喉咙,它为了避开青钢剑,扭了一下身子。由于它的身子太庞大,我在近身攻击它的时候,很容易被它蹭到,这一次也是,我这边刚举剑,它一扭动身子,岩石一样坚硬的后背就压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当场就被它蹭倒了,这一剑没能刺中。

    刘尚昂那边又爆起一朵火光,带着耳塞,加上距离比较远,我没听到声音,但看到这股火光,我就知道刘尚昂又开枪了。

    猲狙的身子受到冲击,当场就停顿了一下,我立即站起来,一剑刺穿猲狙的喉咙。

    着一下让猲狙感觉到了痛苦,它不断甩着头,一步一步地后退,还用那双长了五指的手臂护着自己的脖子。

    喉咙被破,它暂时无法咆哮了,我摘了耳塞,冲着刘尚昂喊:“打它的尾根!”

    刘尚昂也将耳塞摘了下来:“什么?”

    我又朝他喊了一次:“打它的尾巴根,我去吸引它的注意力,你看准机会开枪!”

    没等刘尚昂回应我,我就冲向了猲狙,我打算引着它转身,让它将侧面对着刘尚昂,方便刘尚昂瞄准尾根。

    猲狙一看我朝它那边冲,立即低下头,张口朝着我咬了过来,我就地一滚躲开它的攻击,又快速起身,来到它的侧面,同时用最快的速度出手,一剑刺穿它的左脸。

    被我连伤两次,它变得愤怒起来,快速挪动着身子,将正脸面向我。

    也就在它转过身来的这一刹那,刘尚昂那边传来“嘭”的一声枪响,猲狙那破损的喉咙里立即发出了“嗷——嗷——嗷——”的惨叫,它的叫声已经不连贯了,但依旧十分刺耳。

    猲狙的尾根确实是它的弱点所在,刚才狙击枪打中它的后背时候,子弹根本无法穿透它的皮,可是现在,刘尚昂只用一枪就在猲狙的尾根上撕开了很大一道口子。

    紧接着,刘尚昂又开了两枪,他打得很准,两发子弹全都击中了猲狙的尾根,现在猲狙的尾巴上多了三个碗口大的洞,剧烈的疼痛让它几乎没办法站稳,我借着这个机会快速跑到它的身侧,手起剑罗,将它那粗壮的尾巴齐根斩了下来。

    尾巴被斩断,猲狙口中又发出一连串“嗷——嗷——”的惨叫,它想要回过头来攻击我,可失去尾巴之后,它根本没办法保持平衡,身子转到一半就失去重心,重重倒在了地上。

    它试着爬起来,但没了尾巴的猲狙就像是被人切掉了小脑,它完全丧失了平衡能力,怎么都站不起来,就算稍稍挺起了身子,也会在下一秒钟重新倒在地上。

    我原本是想给猲狙致命一击,彻底了结了它。可我一靠近它,他就不停地扭动身子想要攻击我,我很难近它的身。

    仙儿跑到黑石棺旁边,用狐火照了照棺材内部,回过头来冲我喊:“里面有条暗道!”

    她喊话的时候,猲狙猛地伸长脖子朝我咬来,我用青钢剑挡了一下,同时快速后退,避开猲狙的攻势。

    “所有人进暗道,快!”我一边喊着,一边捡起青钢剑的剑鞘。

    仙儿举着狐火灯笼翻进了棺材,罗菲紧跟在他身后,随后刘尚昂和耿师兄也将昏迷中的大伟拖了进去。

    粱厚载试图将棺盖抬回棺材上,可黑石打造的棺盖实在太重,我看他提了两次力,就没办法将棺盖抱起来。

    此时,猲狙的注意力还在我身上,它虽然站不起来了,却一直在地上奋力地蠕动着,不断接近我,每次快到我身边的时候,它都会猛地伸长脖子,一口咬向我。

    这家伙的咬合力是鳄鱼的六十倍,我只要中招必死无疑。

    我用余光留意着粱厚载那边的情况,同时不断后退,引着猲狙远离黑石棺材。

    眼看猲狙和黑石棺之间的距离已经超过二十米了,我迅速弯腰,避开猲狙的攻击,随后就地一滚,拉开和猲狙之间的距离。

    爬起来身来的时候,我回头望了一眼,猲狙又挪动着身子超我这边过来了,我也没敢耽搁,立刻冲到粱厚载那边,双手抱住棺盖,几乎是用上了全身力气,猛地挺腰,直接将它抱了起来。

    我目送粱厚载跳进棺材,然后将所有力量集中在腰部、奋力甩腰,很勉强地将棺盖“甩”到了黑石棺上。

    就算我用上了所有力气,也只能让棺盖的一半搭在棺材上,它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这时候猲狙已经快到我跟前了,我也不敢再耽搁,一个纵身跳进了黑石棺。

    黑石棺中,确实有一条倾斜向下延伸的暗道,我进来以后,就站在坡道上,和粱厚载、刘尚昂一起托起棺盖,快速将它盖严实了。

    在这之后,我打开手电,仔细看了看头顶上的棺材盖,试图找到那个将它封死的“闩”,可在我的视线中,不管是棺材的内壁还是棺盖的表面都十分光滑,根本没有多余的东西。

    这时候,我看到不远处的耿师兄抬起了腿,对着暗道中的墙壁狠狠踹了一脚。

    紧接着,就听头顶上传来“嘡”的一声闷响,棺材盖微微晃动了一下。我试着推了推棺盖,它纹丝不动,已经被闩住了。

    我这边刚松了一口气,棺材外面突然传来“哐”的一声闷响,地面和黑石棺同时震了一下。

    猲狙正在撞击黑石棺!

    在这之后,它又连着撞了三四下,在一声长啸过后,猲狙的动静意外消失了。

    我长出一口气,后背贴着棺材坐了下来,用手摸了摸脖子,全是汗,腰上也有点发酸,脑壳麻嗖嗖的。

    刘尚昂将水壶递给我,我连着喝了几大口水,就听他问我:“刚才那是什么玩意儿?恐龙吗?”

    我长喘几口粗气,对他说:“是猲狙,古时候的恶兽,刚才那只应该是尸变过,它张嘴的时候散发出很重的尸臭。”

    一边说着话,我一边用手扶着地面,稍有些吃力地站了起来。

    粱厚载在一旁对我说:“道哥,咱们得在四点到四点二十四或者八点整到八点二十四离开墓室,不然就得多等一天才能出去。”

    我点点头,问刘尚昂:“口粮准备了多少?”

    刘尚昂伸出四根手指:“咱们有四天的口粮,后天出去也够了。”

    我将青钢剑背在背上,从罗菲和仙儿身边走过,看了看依旧昏迷的大伟,以及耿师兄刚才踹过的那面墙。

    在我眼中,那就是一面普通的石墙,我没发现什么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