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7章 狼头蜥尾
    身后的脚步声消失了,可随着不断前进,戾气却变得越来越强,我怕大伟和耿师兄扛不住,就将他们两个拉到了身边,时不时解开火蚕丝布,用番天印的炁场冲淡周围的戾气。

    我记得前天晚上,戾气一出现番天印就变得兴奋起来,可是现在,戾气变得越来越强烈,番天印却迟迟没有动静。

    大伟一直非常紧张,他经常将狙击枪举起又放下,有一次刘尚昂从背包里拿东西,声音大了一点,大伟立即转身,将枪口对准了刘尚昂。在这之前我就一直在留意大伟的举动,一见他举枪,就一拳擂在他的脖子上,大伟顿时昏厥,我上前一步扶住他的身子,将他托起来扛在肩上,而后继续赶路。

    我知道,大伟举枪并不是要针对刘尚昂,他是太紧张了,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神经紧绷,我就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大伟脑袋里的这根弦会绷断了。

    想想前几次和大伟合作的时候,就算是碰上了修罗他都没怕过,可从进入墓穴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心神一直浮动不定。

    耿师兄虽说也有些紧张过度,但还远没有达到大伟这样的地步。

    我真心觉得大伟有些不太对劲,这倒不是说我怀疑大伟是内鬼,我是怀疑,可能有人在他身上动过手脚,又可能是在最近这段日子里,大伟可能遭遇过什么事,导致他的心性变得和过去有些不一样了。

    深夜十一点钟,还差一个小时就是正子时了,而我们也经过了一个岔路口,来到一条圆形的墓道中。

    戾气在达到一定浓度之后就没再发生变化,我感觉,地底的怪物原本是要苏醒的,但有一股力量阻止了它完全醒过来,让它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

    还差二十分钟十二点的时候,粱厚载从队伍后面走了过来,对我说:“先等一等吧道哥,如果咱们现在就走出墓道,进的就不是癸室了,而是壬室。”

    我点了点头,招呼大家停下,当所有人都静止下来之后,环境变得异常寂静,刘尚昂转头望着黑压压的墓道,自言自语地说着:“又回来了?”

    因为安静,他虽然声音很小,但我还是听到他的话了,于是问他:“什么回来了?”

    刘尚昂转向我:“就是刚才跟在粱厚载身后的东西。那个很奇怪的脚步声就在离咱们很远的地方,正朝咱们这边接近。”

    我侧着耳朵倾听了一会,什么都没听见,不管那个东西是什么,它和我们间的距离都非常遥远,我估计它是追不上来的,因为在他接近我们的途中,墓道中的一些路段会发生位移,估计它很快就被转移到其他的墓道了。

    在原地等了十分钟之后,午夜十二点终于来临,粱厚载对我说一声:“走吧。”

    我用力沉了沉气,快步向着前方走去。

    戾气出现的时候我就开了天眼,至今没有关闭,可一出墓道口,我就看不到戾气的流向了,确切地说,是根本感知不到那股戾气了。

    这里就是粱厚载刻下“癸”字的墓室,在墓室中央,黑石棺静静地躺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第二次看到这口黑石棺的时候,竟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和我第一次见到罗菲的感觉有点相似,如同是见到了故人。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而罗菲也凑到我身边,有些惊奇地说:“我突然觉得,这口棺材好像在哪里见过,上面有种很熟悉的气息。”

    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也有这样的感觉?”

    罗菲正要开口说话,后面的刘尚昂突然低吼了一声:“都别说话!”

    我转身望着刘尚昂,就见刘尚昂手里攥着工兵铲,紧盯着他身后的墓道。过了片刻,他又说一声:“来了!”

    我将大伟放在地上,又将大伟的狙击枪扔给刘尚昂,刘尚昂冲我一笑,同时伸出一只手接住了狙击枪,但另一只手上依旧握着工兵铲。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我也听到墓道里的脚步声了。

    “踏、踏、踏……”,那声音很慢、很闷,确实就是之前出现在粱厚载身后的声音。

    我来到了墓道口附近,抽出青钢剑,全神戒备。

    等了好一阵子,那个声音只是变得越来越清晰,可在狐火照亮的地方,什么都没出现。

    进入墓室之后的第二十四分钟,墓道中传来一连串“咔咔”声,地面猛地晃动了几下,大量尘土被震落,我只能快速离开墓道口。

    我拍了拍刘尚昂的肩膀,指指正对他后背的那道实心墙,刘尚昂立即会意,转过身,将工兵铲插进背包,随后端起了狙击枪。

    很快,飞尘渐渐变得安静下来,它们消散之后,眼前的景象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

    原本应该出现墓道口的实心墙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而在我们身后,三个墓道口也消失了。墓室的四面全都是实心的青铜壁,我们被困在里面了。

    可就在这时候,身后那沉闷无比的脚步声还在慢慢靠近,我和刘尚昂对视一眼,同时转过身,仔细聆听着这个声音。

    它依然在接近我们,但不是经由墓道,而是地底。

    刘尚昂将狙击枪对准了地面,我拍拍他的肩膀,冲他摇了摇头。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它越过了我们身后的青铜壁,越过我们脚下的土壤,一直到了黑石棺附近才停下来。

    随后,我就听到黑石棺中发出嗤嗤啦啦的一阵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钻了进去,那东西的冲击力很大,声音出现的时候,整个黑石棺都不停地颤动着。

    我示意大家后退,刘尚昂端起狙击枪为我掩护,而我则手持青钢剑,慢慢来到了黑石棺旁边。

    “咔嚓!”黑石棺中突然发出一声脆响,那就像是开锁的时候锁簧发出的声音,棺盖随之微微晃动了一下。

    棺材里面的闩,好像被打开了。

    我伸出一只手,轻轻推了一下棺盖,先前无论如何无法都无法移动的棺盖,这次经我轻轻一推,竟然就滑开了一道缝隙。

    现在我虽然感应不到炁场,但在棺盖滑开刹那,我的心头却升起一股危机感,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

    这边我刚一脚向后迈出,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就从棺盖的缝隙中钻了出来,它的速度不算快,借着狐火灯笼的光,大致能看出那是一只干枯的手臂。

    邪尸!看到那半截手臂的时候,我脑子里最先出现的就是这两个字。

    刘尚昂一直举着狙击枪,却迟迟没有按下扳机,我朝他这边看了一眼,他正将侧脸压在枪身上,眼睛瞄着黑石棺。

    自干枯的手臂伸出棺盖之后,黑石棺里就没了动静,我朝着粱厚载、仙儿、罗菲分别做了几个手势,示意他们退到我身后来。

    这时刘尚昂正了正枪身,说一声:“来了!”

    我立即抽出青钢剑,紧盯着黑石棺。

    几秒钟之后,黑石棺下方传来一阵细碎的嗡嗡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正高频震荡着。紧接着,从棺盖缝隙中伸出来的那只手猛然攥了一下拳头。

    刘尚昂在同一时间按下了扳机,子弹带着强大的冲击力击中了那只拳头,就听“嘭”一声闷响,那枚干枯的拳头被狙击弹破开一个很大的洞,五根手指全被打碎了。

    “嗷——”

    黑石棺中传来一阵凄厉无比的惨叫声,这声音异常的尖锐,我感觉耳膜都险些被震破,只能先扔下狐火灯笼和青钢剑,迅速护住耳朵,刘尚昂快速后退几步,从背包里抓出一个小袋子塞给我。

    我打开袋子一看,里面竟然是胶皮做的耳塞,没想到刘尚昂连这种东西都准备了。

    惨叫过后,黑石棺里再次安沉寂下来,刘尚昂带上了耳塞,端起狙击枪继续警戒,我则用最快的速度将每一个耳塞分到每个人手里。

    仙儿捡起地上的狐火灯笼,我捡起青钢剑,稍稍向黑石棺那边靠了两步。

    耳塞能抵御刚才那样的噪音是不假,但也隔绝了我的听觉,现在,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却不确定黑石棺里有没有动静。

    随后我伸出青钢剑,将剑身抵在黑石棺上,试图感应黑石棺内部的震荡。

    可过了很久,黑石棺都没有任何异动,在这段时间里,墓室也没有发生震荡,四面青铜壁依然是实心的。

    我沉了沉气,又朝黑石棺那边蹭了几步,仙儿举着灯笼,想和我一起上前,我朝她摆摆手,示意她停下。

    来到黑石棺旁边,我蹲在地上,后背紧贴着石棺。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感觉不到棺材内部有任何的震动。我将手伸进背包,将手电摸了出来,然后将它举过头顶,让灯头正对棺盖的缝隙,而后又冲刘尚昂试了个眼色,示意他看准时机开枪,刘尚昂点点头,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我深吸一口气,快速按下开关,手电的光束立即照进了黑石棺中,紧接着,我就感觉背后的棺材板猛地晃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蹿上来了。

    咣当一声巨响,棺材盖受到什么东西的冲击,竟整个被顶翻,我就地打了个滚,和黑石棺拉开距离。

    当我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刘尚昂开了枪,子弹划破墓室中的空气,击中了站在黑石棺上的那个庞大身躯。

    这些年,我们见过邪尸,见过各种鬼物,也见过一些妖怪和矮骡子,可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怪异的东西。

    此时从黑石棺里出来的东西,身子乍一看有点像狼,但长着一条很长蜥尾,尾上有鳞,狐火的光照在上面的时候,反回来的光泽给人一种滑腻腻的感觉,它用来支撑自身重量的后腿看起来和狼腿、狗腿没什么区别,可前肢却有五指,看上去就像是一双干枯的人手。

    之前从黑石棺中伸出来的,就是它的前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