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6章 癸室
    说实话,我对天干地支这些东西的了解很有限,粱厚载在这方面反倒比较在行。

    我朝大家招了招手,示意所有人跟上,随后就进了拱形的墓道,这一路上粱厚载都没再刻字,直到前方出现了岔路口,我依靠琉璃卵的感知能力选择了一条圆形的墓道,粱厚载向刘尚昂询问了时间,在这条墓道的入口处刻下了个“巳”字。

    刻好文字以后,粱厚载对我说:“道哥,咱们得快点了,得在一个小时之内赶到下一个墓室。”

    我点了点头,让大家加快脚程。

    再次见到墓室的时间是当天晚上的六点过五分钟,粱厚载的推测是对的,这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确实就是第一次遇到的那间墓室,中间的棺材有开棺的痕迹,地面上也有青钢剑敲打的痕迹,我们还找到了粱厚载之前刻下的那个戊字。

    在出墓道之前,粱厚载又回过身,在墓道中刻下一个“申”字。

    粱厚载出了墓道口,对我说:“其实咱们进第一条墓道的时候,方向是错的,还好道哥带着琉璃卵,不然的话,咱们这次真的走不出去了。”

    我挑了挑眉毛,问粱厚载:“你知道怎么出去了?”

    粱厚载说:“如果要从树洞那边出去,咱们估计要走整整一天。不管墓室和墓道怎么移动,咱们只要在后天的临晨十二点回到甲子位应该就能出去。还好设计这个墓的人是以‘正子时’作为一天的开始,不然的话,我也没办法摸清它的规律。”

    我好奇道:“你已经摸清墓穴的结构了?”

    粱厚载摇头:“只能摸清墓道和墓室的移动规律。”

    我舒口气,笑了笑,没再和他讨论下去。

    也多亏这次下墓带上了粱厚载,如果粱厚载一开学就回了北京,我觉得,就凭我那点智商根本无法判断出正确的路径,另外,能在走错方向之后重新选对墓道,也多亏了琉璃卵。

    六点二十四,墓室出现震荡,先前被粱厚载刻下“申”字的那条墓道赫然出现在了我们的正前方,我用琉璃卵测了一下,阴汤的源头确实就是那个方向。

    现在我也越发确信,粱厚载推测是正确的。

    但这样一来,我心中也变得越发不安,按照粱厚载的推断,我们在今天晚上十二点将会找到“我们要找的东西”,可实际上,这么走下去只能找到阴汤的源头,我们进入墓穴是为了寻找阴玉,可谁也不能确定在阴汤的源头会碰到什么,是阴玉,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阴汤的源头附近,也许会碰到大墓中镇压的邪物。

    墓道中的煞气变得越来越浓了,我已经能隐隐感觉到附近有东西,但不确定那是什么,也没办法确定它的具体方位。

    在这样一个地方,我对炁场的感知能力好像有些失灵,总觉得隐隐有一股力量在干扰我。

    两个小时以后,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墓穴,这个墓穴中只有一口棺材,棺材的颜色很深,它像是用光滑金属打造的,狐火的光照在上面,反出一抹柔亮的金属光泽,但这口棺材上没有油脂,而且体积也比之前见到的那些青铜棺大一些。

    粱厚载问刘尚昂:“瘦猴,现在几点?”

    刘尚昂:“刚过八点。”

    粱厚载在身后的墓道中刻下了一个“丑”字,又在墓室中刻下一个“癸”字。

    我朝墓室地板上的字扬了扬下巴,问粱厚载:“这就是癸室?”

    粱厚载点头:“嗯,估计要等到亥道和癸室相连的时候,咱们要找的东西才会出现。”

    我撇了撇嘴,径直走向了墓室中央的棺材,将手放在棺盖表面,上面的传来一股很融合的触感,以及和体温相仿的温度。

    打造这口棺材所用的材料,和龙王墓以及老黄家地宫里的黑石棺应该是一样的。

    我用双手顶住棺盖的一端,想将它推开,可棺材里头好像上了闩,我连加了几次里,棺盖依然纹丝不动。

    这时候大伟走了过来,他端起狙击枪,将枪口对准了棺材,我一把将他拉到一边:“你想干什么?”

    大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有些焦躁地说道:“帮你开棺啊。”

    我冲他摆了摆手:“不行,不能强行开棺,那样肯定会出问题。”

    大伟放下了狙击枪,叹了口气:“唉,我真是在这地方待够了,太折磨人了。像我们这些当兵的,不怕死,可你至少让我知道敌人在哪吧,咱们在这破地方待了快一天了,到现在什么都没碰着。真的,真快受不了了。”

    我举起狐火灯笼,特意照了照大伟的脸。

    他脸上已经没有了紧张,代之以很重的躁气,他皱着眉头,一双眼睛却恶狠狠地瞪着我身边的黑石棺,我觉得他心里好像有一股燥火,急于找地方发泄。

    我又看了眼耿师兄,他现在正站在墓道口的位置,闭着眼,口中念念有词。仔细聆听了一下,他是在背诵三尸决。

    “耿师兄?”我伸直脖子,唤了耿师兄一声。

    耿师兄这才睁开了眼,他用手松了松领口,很烦躁地回应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刚才开始就觉得很躁,浑身上下都不对头。”

    我立即开了天眼,仔细感知着墓室中的炁场,可什么都感知不到,连正常的阴阳气都感知不到,刚才的墓道里明明有股子煞气,可我现在一样感知不到它了。

    在这间墓室里,我的天眼竟然失灵了。

    随后我凝练念力,想要从黑水尸棺上借力,可此刻的黑水尸棺仿佛陷入了很深的沉睡,我连它的炁场也感知不到了,更别说从上面借力。

    我散了念力,又拿出番天印和青钢剑,现在我已经无法从它们身上感知到任何炁场,但在火蚕丝布被解开的时候,我立刻变得烦躁起来,看来番天印上的炁场没问题,黑水尸棺和青钢剑应该也没问题,只有我出了问题。

    收起番天印,我问粱厚载:“厚载,你现在还能感知到炁场吗?”

    粱厚载摇头:“从进了这个墓室,我就感应不到炁场了,怎么了,你也受影响了?”

    我点点头,又问刘尚昂:“瘦猴,你怎么样?”

    刘尚昂很疑惑地看着我说:“我又没道行,本来就感知不到炁场。”

    我说:“没问你这个,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吗,心里不烦躁吗?”

    “烦啊,怎么不烦,”刘尚昂叹了口气,回应道:“进山之前忘了给萧壬雅打电话了,道哥,我估计我要完。”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想这种事!

    我没再理他,给粱厚载使了个眼色,让他看好耿师兄,而我则盯着大伟。

    八点二十四,地面再次震荡,我立即带着大家进了那条刻有“丑”字的墓道,一进墓道,我又能感知到煞气了,而耿师兄和大伟的情绪也渐渐稳定下来。

    刚才那个墓室里一定有什么东西影响了我们,可刘尚昂这家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唯独他没有受到影响?

    我们沿着墓道一直走,途径三岔口,琉璃卵选择了一条拱形的墓道口,又经过一个小时的跋涉,我们再次回到了刻着“戊”字的墓室。

    进入墓室以后,粱厚载建议我停下,他说现在已经九点五十了,再过十分钟就是正亥时,如果那时候戾气还没有出现,我们就有可能走错路了。

    由于昨天晚上戾气就没有出现,所以粱厚载也不能确定,戾气不出现,是否也意味着林子里没有发生异动。

    我们在墓室中等了十分钟,期间粱厚载一直盯着刘尚昂的手表。

    十点一过,地面再次震荡,我们正对面的实心墙上出现了墓道口,而身后的墓道口则变成了实心墙。

    就在我用琉璃卵探测阴汤源头的时候,地面又剧烈震动起来,振幅和频率比我们今天经历的任何一次震荡都要强。

    一股戾气从正前方的墓道里倾泻而出,迅速蔓延了整个墓室。

    我收起琉璃卵,冲粱厚载使了个眼色,粱厚载立即凑到青铜壁前,仔细查看墓道口,当他走到最右端的方形墓道口时,快速朝里面看了一眼,又迅速转过身来,冲我点了点头。

    我立刻朝大家招招手,随后就冲向了那个墓道。

    还好粱厚载做记号的墓道不是中间那一条,不然的话,我们这次说不定就要遭遇邪物了。

    距离临晨十二点还有整整两个小时,这段时间足够我们重新回到刻有“癸”字的墓室,但我刚要放慢脚步,就听粱厚载在后面喊:“后面有东西追过来了?”

    我一边再次加快脚步,一边对刘尚昂说:“看看后头是什么?”

    刘尚昂:“看不清,太暗了!”

    奔跑中,我转身回望,那些脱离了狐火照耀范围的地方完全是一片黑漆,什么都看不到。

    但我听到粱厚载身后有一个陌生的脚步声,那声音很沉、很闷,像是一个沉重的肉垫正不断和地面发生碰撞。

    可过了没多久,那阵声音就消失了,我停下来,朝着后方观望。

    粱厚载和刘尚昂也都停下脚步,望着身后的黑暗出神。

    片刻,粱厚载回过身来对我说:“应该是被转移到其他墓道中去了。”

    我没听明白粱厚载的意思:“转移?”

    说话间,我回过身,继续朝墓道深处走了,粱厚载则在我身后解释道:“这些墓道应该也是分段的,每一段都会移动,道哥,你还记得吧,咱们之前走过的一个墓道里也出现过怪物的脚印,它是突然出现在墓道的某一节,又突然消失的。”

    确实是,当时发现脚印消失,我还在想,两侧的墓道上都没有洞口,那只怪物能到什么地方去?

    可如果墓道是分段的,每一段都能移动,为什么我们走了这么久,途径的十几条墓道都没有发生过变化?

    这个墓穴中有太多我无法解释的玄机,可梁厚载好像已经将这些玄机全都摸透了似的。说真的,这让我有点心里不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