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5章 天干地支?
    之前拱形的墓道和正方形墓道都已经走过了,现在只剩下圆形墓道没有走过,耿师兄大概是觉得,我们前面选择的路都错了,剩下的一个也许就是正确选择。

    我摇了摇头:“先不着急行动,等等再说。”

    说完,我又对大伟招了招手:“大伟,再开一枪。”

    大伟用狙击枪在地上破了一个新洞,我将琉璃卵沉入阴汤,它是朝着三个墓道口正对面的实心墙移动的。

    只能等等看了,希望下一次地面震动的时候,那面墙上会出现另外一条墓道。

    我问刘尚昂:“瘦猴,咱们进墓多久了?”

    刘尚昂看了看手表:“差十分钟不到四个小时。”

    我从背包里拿出干粮和水,对周围的人说:“大家吃点东西、喝点水,咱们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再走。”

    对于我和粱厚载他们来说,下墓不算是一件稀奇的事,过去我们也有过在墓地里吃饭的经验,干粮配着肉干,我没觉得这两样食物的味道和平时有什么不同。可耿师兄和大伟在嚼肉干的时候,那表情就看上去就像是在嚼木头,两个人都是一脸的苦大仇深。

    我问耿师兄:“耿师兄是第一次下墓吗?”

    耿师兄喝了一口气,有些尴尬地说道:“小时候跟着师父下过一次,自那以后,我心里就有阴影了。”

    我又问大伟:“大伟,你呢,第一次下墓?”

    大伟:“我也不是头一回了,可以前进过的那些墓穴,都没有眼下这个邪性。”

    我可以将他的意思理解为,他下过古墓,但从没下过这样的邪墓。

    刘尚昂说得没错,大伟来协助我是假,他真正的任务是负责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帮组织确认我们是不是内鬼。就连我耿师兄,也一样是带着监视任务来的。

    想到这些,我心里就堵得慌,在这之后,我和耿师兄、大伟就没有更多交流了,我甚至不想和他们对视,我总觉得,他们看我时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异样了。

    吃了东西,大家的体力也都恢复了七七八八,我坐在墓室中央,默默盯着对面的实心墙,默默等待。

    也不知等了多久,身后的墓道中终于传来了那阵久违的“咔咔”声,地面震荡,墓室顶端落下了大量尘土,连带着大量鬼眼锹也跟着跌落下来。

    尘土渐渐散去,对面的实心墙上终于出现了三个墓道口。

    我还是选择了正对面的方口,它笔直延伸的方向和琉璃卵指出的方向是吻合的。

    一进墓道,我就感觉空气中的煞气变得浓郁了一些,但这样的浓度总归是维持在常人能够忍受的范围内,耿师兄和大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我就这么默默地走着,耿师兄退到了队伍中间,紧跟在我的身后的是仙儿和罗菲。

    在这条墓道中行进了不到十分钟,地板上就出现了裂痕和脚印,在狐火灯笼的照耀下,那些裂痕中投出深绿色的影子,看上去十分诡异。

    不过很快,前方又出现了大段大段完整的石板路,地面上的每一块石板都是完好的,潜伏在墓穴中的庞然大物显然没有在这里出现过。

    我用狐火照了照两侧的青铜壁,全都是实心墙,上面没有洞口。不知道那只怪物是如何离开这个墓道的。

    后来,我们又在方形墓道的尽头遇到了一个三岔口,我停下来,用琉璃卵测了测阴汤的炁场源头,选择了三岔口对面的拱形墓道。

    走在这样的墓道中,除了狐火灯笼散发出来的幽绿色,周围看不到任何其他的颜色,让我感觉这个空间里的一切都是在不断重复的。

    在这样的地方,人对时间的感知会变得非常麻木,我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才来到了拱形墓道的尽头,在墓道之外,又是一个小型的墓室。

    这间墓室里的摆设和前两个墓室一模一样,但我发现,中间一口棺材的棺盖上少了很多油脂,在这口棺材旁的地面上,还有两处很浅的凹陷。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这口棺材,应该就是曾被我开过棺的那一口,而地面上的凹陷,则是我用青钢剑的剑柄砸出来的。

    看样子,我们在墓穴中绕了一个大圈,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

    一路都没怎么说话的罗菲也在我身后嘀咕了一声:“怎么又转回来了?”

    是啊,怎么又转回来了?

    我让大伟在地面上打个洞,重新用琉璃卵测了测阴汤的源头,琉璃卵移动的方向说明我们这一路确实没走错,可我们也确确实实是回到了最初的墓室。

    难道说,阴汤的源头也是在不断变动的,以至于我们追着这道源头走了这么久,最终还是在原地兜圈子。

    就在这时候,墓道里出现了“咔咔”声,我赶紧带着大家进入墓室,地面震荡的时候,我仔细留意了墓道口和墓室的连接处,发现在尘土飞溅的时候,墓室的顶端似乎有移动的迹象。

    对面的实心墙上出现了三个新的墓道口,我不急着选路,让刘尚昂和粱厚载将我扛起来,又用青钢剑在墓室的顶端刻下一条痕迹,这个墓室里没有鬼眼锹,墓室顶端就是土层。

    将我放下来的时候,刘尚昂看了看手表。

    过了一段时间,咔咔声再次传来,地面震荡,尘土飞溅,左墙上的墓道口消失,新的墓道口出现在了右侧的实心墙上。

    刘尚昂又看了眼手表,对我说:“两次震荡的前后间隔是二十四分钟。”

    我点了点头,等头顶上不再落土了,才仰头观望,就见我之前用青钢剑刻出的痕迹向左移动了很长一段距离,它原本正对墓室的中心位置,现在却挪到了墙根那边。

    我们头顶上的土层是不会动的,出现位移的是墓室本身。

    随后,我再次用琉璃卵测试了阴汤源头的方位,琉璃卵依旧指向了墓道口刚刚消失的那面实心墙。

    我也不确定墓室是按照怎样的方式移动的,如果它们仅仅是简单地左右移动,那么在我探测阴汤源头的时候,琉璃卵应该朝着偏左或者偏右的方向倾斜移动,但它几次都是笔直向前的,这说明阴汤源头的位置和墓室的相对位置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当然,前提是阴汤的源头没有和墓室一起移动。

    等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地面再次震荡,三个墓道口再次出现在了左侧的青铜壁上。

    刘尚看看手表,对我说:“时间间隔没变,还是二十四分钟。”

    我收起了琉璃卵,径直走进了方形的墓道口,这一次,墓道中的煞气消失了。

    在我刚进入墓道口的时候,就听粱厚载问刘尚昂:“刚才震动的时候,是几点。”

    刘尚昂:“下午两点整。”

    粱厚载掐着手指头算了一会,用工兵铲在墓室中刻下了一个“戊”字,进入墓道以后,他又在墓道的入口处刻了一个“戌”字。

    看到他的举动,我心里不禁有些疑惑,远远地问他:“厚载,你干什么呢?”

    粱厚载没多做解释,只是回应道:“我突然有了一些想法,但需要验证一下。”

    过了一会,他又补充一句:“昨天和前天晚上,林子的炁场都是在亥时变化的,如果我的推测没错,咱们要找的东西应该在癸亥。”

    听他这么说,我还是不明白他究竟在想什么,只知道他大概是通过某些线索联想到了和天干地支相关的东西。

    每次在墓道中行走的时候,那阵异响都不会出现,地面也没有震荡过,沿着墓道一直向前,很快又是一条岔路口,我原本不打算再用琉璃卵来探测阴汤的源头,想要径直走进和正对我们的方形道口,可粱厚载却从队伍后面跑了过来,建议我再测一测阴汤源头的方位。

    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我还是照做了。

    这一次,琉璃卵果然没有朝正前方移动,它斜着向左移动的一段距离,指向了那条拱形的墓道。

    我问粱厚载:“你怎么知道方向变了,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粱厚载摇头:“我现在也不确定自己的推测对不对。不过,如果我的推测是正确的,咱们在今天晚上六点,应该还能回到刚才那个墓室。”

    我收起琉璃卵,带着大家进了拱形墓道。

    从墓道中出来的时候,刘尚昂手表上的时间走到了下午四点十分,粱厚载一进墓室,就在地板上刻下了一个“甲”字,又在我们途径的墓道中刻下一个“辰”字。

    过了十来分钟,地面震动,身后的墓道口消失,三个新的墓道口出现在了正前方的青铜壁上,粱厚载立刻冲进那三个墓道口分别看了看,随后又指着拱形墓道问我:“是不是这个方向?”

    我用琉璃卵侧了一下,阴汤的源头确实在那个方向。于是问粱厚载:“你是怎么辨认方向的?”

    粱厚载朝我招招手,示意我自己过去看,我来到墓道口,就看见地面上赫然出现了一个“辰”字,这个字就是粱厚载刚刚刻下的。

    我盯着地上的刻字出神,粱厚载就在一旁对我说:“道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咱们下一次碰到的墓室,应该就是刻有‘戊’字的那间了。”

    我问他:“怎么推测的?”

    粱厚载:“我也是听刘尚昂说,两次震动的时间间隔是二十四分钟,就想,设计这个墓穴的人,应该是将一天的十二个时辰分成了六十等份,一个甲子也是六十年,他将一天的时间分成六十等份,可能应对天干地支的分年方式。墓道做地支,墓室做天干,这个墓穴的结构,应该和天干地支的刻度盘对应。”

    完了粱厚载又补充道:“不过我现在还是不太确定,咱们要找的东西和林子发生异动的时辰是否对应,如果能对应起来的话,结合阴汤的性质,基本可以确定,咱们将在今天晚上的凌晨零点找到和癸、亥对应的墓室、墓道,而咱们要找的东西不是在那个墓室里,就是在那条墓道里。”

    我仔细咀嚼了一下他说的话,无奈地摇了摇头:“我靠,听不懂,接着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