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4章 移动地宫
    其实还有一句话我没说,踬胎尸最邪门的地方,就是它能让人在某种程度上得到长生。被踬胎尸寄生的宿主,除非被烧成灰,否则就不会彻底死亡,只是当宿主极度缺乏养分的时候,会陷入长时间的休眠状态。

    这样的睡眠可能持续几千年甚至上万年,在此期间,宿主会持续枯槁下去,但绝不会腐坏。

    耿师兄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冲我尴尬地笑了笑:“很多年没有下过墓了,刚才确实是我的疏忽。”

    我叹了口气,随后又蹲下身子,用青钢剑的剑柄敲了敲地面。

    我是怀疑,在棺材的下方可能会有暗道,但青钢剑敲击地面的时候,只传来一阵很沉闷的声音,青铜棺下方是实心的。

    在我准备起身的时候,身后的墓道深处传来“咔、咔、咔”的响声,起初我也没太在意,可没过多久,墓室突然震动了一下,紧接着,墓道中又传来一阵咔咔声,那声音非很低沉,它响起的时候,还伴随着轻微的嗡鸣声。

    我转过身,朝着墓道那边望去,就见粱厚载他们已经进了墓室,墓道里也没有什么异常。

    过了有几秒钟时间吧,墓道中传来“咔嚓”一声脆响,就像是瓷片被人踩断时发出的那种声音,同一时间,墓室也剧烈地颤了几下,一大股尘土从墓道口的上方溅落下来,将整个墓道口完全遮蔽。

    粱厚载他们为了躲避尘土,纷纷朝我这边靠了过来,仙儿嘴上还抱怨着:“怎么突然地震了呢,咳咳……呛死了。”

    我朝她挥了挥手,示意她不要出声。

    做出这个举动的时候,我的视线一直没有从墓道口那边挪开过。之前在墓道中行走的时候,我能明显感觉到墓道中有风流通,那些风是足以将这一大股尘土吹散的,可那些尘土现在却非常平静,几乎没有外力影响它们,只能靠它们自己慢慢消散。

    我隐隐有一种感觉,在尘土出现的一刹那,墓道好像消失了,连带着墓道里的风也消失不见。

    过了一段时间,飞尘渐渐散了,此时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面布满蚀痕的青铜壁,墓道口确实消失了。

    仙儿回头朝身后看了一眼,当她发现墓道口变成实心墙的时候,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问仙儿:“仙儿,你现在还能穿墙吗?”

    仙儿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冲我摇了摇头。

    其实我问她这样的问题完全是多余的,她现在是真正的实体,能穿墙才怪了。

    耿师兄拍了拍我的肩膀,朝墓室周围指了指。

    我回过头去一看,就发现墓室中的另外三面实心墙上各出现了一个墓道口,而且三个墓道口的形状还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拱形,一个方形,还有一个是规则的圆形。在每个墓道口周围都有大量尘土浮动。

    怎么回事,地面在刚才仅仅是快速震了几下,不但让原本的墓道消失,还瞬间在三面铜壁上打出了三条新的墓道?

    我沉了沉心性,问耿师兄:“这也是一世祖的手段吗?”

    耿师兄摇头:“不知道。这个墓应该是活动的,现在的墓室还是刚才的墓室,但墓室周围的环境,已经被调换了。”

    这一次他还是非常刻意地保持语气的平和,但我听得出来,他比刚才还要紧张。

    从心性上来说,耿师兄和庄师兄、冯师兄他们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

    我拿出琉璃卵,将它托在手心,琉璃卵没有任何动静。而小野猪似乎受到了惊吓,一直躲在罗菲脚后跟那里,只露出半个脑袋朝我这边观望。

    我问耿师兄:“风水盘现在能用吗?”

    耿师兄对我说一声“这里的磁场很强”,随后拿出了风水罗盘,我就看到罗盘上的指针正毫无规律地晃动着,在这个地方,耿师兄的罗盘也失效了。

    这下可麻烦了!

    我站在墓室中央,望着三个墓道口皱起了眉头。我隐隐有种感觉,如果继续在这个墓室中停留,所有人都会有危险。可眼前的三个墓道,我究竟该选哪一个?

    沉思片刻以后,我从仙儿手中接过狐火灯笼,朝着拱道那边走了过去。

    其他人一看我进了隧道,也跟着我走了进来。

    这个墓道的拱顶和道壁上都有油脂,看样子也是用青铜打造的,也不知道当初建造墓穴的人究竟是从那里搞到了这么多青铜。

    耿师兄凑过来问我:“这条墓道能通到什么地方?”

    我说:“不知道啊。耿师兄,这种事你不能问我啊,你才是豫咸一脉的门人。”

    耿师兄流露出一丝紧张:“你不知道它通向哪……那就是说,这个墓道里的邪气比另外两个更重?”

    我一边将灯笼举高一些,一边回应:“三条墓道里都感应不到邪气。我之所以选这条墓道,就是觉得它比另外两条看起来顺眼。”

    说完,我将一块守阳糖塞给了耿师兄,对他说:“耿师兄,但凡是下墓,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稳住心神,你现在阵脚有点乱了。”

    听我这么一说,耿师兄的表情变得很尴尬。

    我又回头看了一眼大伟,他看上去比耿师兄还要紧张。

    唉,看样子耿师兄和大伟就算不是第一次下墓,至少也是很少有下墓的经历,来这里之前,我还以为他们两个是行家来着。

    沿着这条拱道走了没多久,在我面前又出现了三个岔路口。

    在这条岔路口的对面,依旧是圆形道口、方形道口和一个拱形道口。

    我站在原地,望着正对面的三条岔路陷入了沉思。

    从五行的角度来说,圆形、拱形,都是属金,正方形属土,两金一土,倒是对应了这个墓穴的特点,不管是墓道还是刚才的墓室,大多数地方都覆盖了青铜,只有顶端和地面能看到石板和土壤,石头虽然是由土而生,但五行也是属金。

    这个墓穴的五行结构以重金弱土为主,从土壤中渗出来的阴汤则属水,五行之中,土生金,金生水,而水在土中,土又克水。虽说墓穴的结构是金土结构,可这样的设计,却处处应对阴汤的水性。

    我记得师父留给我的《行尸考录》上说,阴汤这东西虽然邪性,却能挡戾煞之气,造墓者在阴汤上下了这么大的功夫,应该就是要压制邪物身上的戾气吧。

    想到这里,我朝队伍后方的大伟招了招手:“大伟,朝地面上开一枪。”

    大伟愣了一下,随后端起狙击枪,朝着身后的地面开了一枪。

    地上的老旧石板根本承受不住狙击枪的冲击力,顿时被打穿一个洞口,一时间碎石横飞。

    大伟开枪的时候还是比较讲究的,弹着点离人群比较远,不然光是这些尖锐的飞石就够我们喝一壶的。

    我来到被子弹打出的洞口旁,用狐火灯笼照着,就看见洞口慢慢渗出了阴汤,等到阴汤多了一些,我就将琉璃卵沉在里面。

    琉璃卵没入阴汤之后就无法感知到墓穴中的煞气了,它静止了一会,随后就朝着正前方移动了很小的一段距离。

    我收起琉璃卵,朝着正对面的方形墓道走了过去。

    沿着这个方向走,应该能找到阴汤的源头。

    这一次耿师兄没再问我为什么选择这样一条墓道,只是在我身边闷闷地走着。

    这条正方向墓道很长,我们走了很久,依旧看不见墓道的尽头,在这期间,我们身后又出现了那种“咔嚓咔嚓”的脆响。

    那些声音让我感到有些不安,说不定我们在这条墓道中行走的时候,墓穴的结构又发生了变化。

    又走了一段距离,我拿出手电朝前方的黑暗照了照,这条墓道仿佛是没有尽头的,从进入墓道至今,我们已经走了将近两个小时了,可探照光束依然无法穿透前方的黑暗。

    我停下脚步,又让大伟在地面上破个洞,随后用琉璃卵试探阴汤的源头师是否变了方向,还好,方向没有改变,我们选的这条路依然是对的。

    就在这时候,曾在墓室后方出现过的声音又出现了,但这一次,它出现在了我们的前方,而且音量比之前的几次都要大。

    地面猛地晃动了几下,我清晰地看到墓道中的一处铜壁也跟着摇晃了两下,又是一阵尘土飞溅,待尘土散去之后,在我们面前竟然出现了一个墓室。

    在我们刚才所处的位置根本看不到墓道的出口,可是现在出口就在我们眼前,在出口的另一侧就是连着那么一间墓室。

    一样是仅仅几平米的面积,一样摆着三口青铜棺。

    耿师兄皱着眉头对我说:“墓穴的结构果然是不断变化的,咱们又回到刚才那个墓室了。”

    我摇头:“不对,不是同一个墓室。在上一个墓室里,我开过棺,中间一口棺材的棺盖上应该没有油脂了,可这个墓室里的三口棺材显然都没被人动过。”

    一边说着,我就走进了墓室。其实不仅仅是棺材没有被我动过的痕迹,这里的炁场也和之前那个墓室不太一样,在这个墓室中,多了一丝煞气,只不过煞气很弱,如果不特别去留意,几乎无法感应到它。

    我站在墓室中,发现头顶上时不时地出现落土,举高狐火灯笼照了照,才发现有大群鬼眼锹正沿着墓室的顶端爬过。

    耿师兄抬头看了看,对我说:“是鬼眼锹吗?”

    我点了点头:“这东西是所有胎尸的天敌,二龙湾那边的墓里也有很多。”

    胎尸和鬼眼锹同时出现,似乎也印证了,龙王墓和眼前这座青铜墓的设计者是同一个人。

    我用青钢剑敲了敲身旁的青铜棺,反馈回来的声音很闷,另外棺材里还传来一阵“吱吱”的摩擦声。和之前那个墓室里的棺材一样,这口棺材里也藏有大量的踬胎尸,棺材底下是实心的。

    在我身后的青铜壁上,一样有三个不同形状的墓道口,我们刚才就是从正方形的墓道口走进来的。

    耿师兄的视线一直在三个墓道口间游离不定,他犹豫了很长时间,对我说:“试试那个圆形的道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