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2章 大伟的任务
    这可是五个人才能抱过来的窜天大树,如果它一直在这里,我们不可能忽视它的存在。

    想到这些,我就对耿师兄说:“师兄,先别挖了。”

    耿师兄没停手,他一边挖着土,一边问我:“怎么了?”

    我说:“这棵树有问题,刚才咱们朝东南方向走的时候,它根本不在这里。”

    耿师兄笑了笑:“它一直都在这里。千巽镇邪中套着几个小型的迷幻阵,如果不是你在树旁便站了整整十分钟,到现在咱们也看不见它……错不了了,果然是阴阳沙。”

    说话间,耿师兄从他刚刚挖出的土坑里抓了一把细沙,对我说:“这是用过的阴阳沙,底下肯定有墓穴!”

    我凑到耿师兄跟前,仔细看了看他手里的沙子,大概是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它们看起来已和普通的沙土无异,但从颗粒的大小和细致程度来看,它们应该就是阴阳沙没错。

    耿师兄朝大家招了招手:“沿着树周围挖下去,别碰到树根。”

    所有人纷纷拿出工兵铲,在大树周围挖掘起来,但耿师兄却不让我动手,他说,要在千巽镇邪局中动土,必须对应兑卦的阳数,六个人刚刚好,如果我再插手的话,七个人,兑卦变乾卦,那样一来风水局是要动荡的,而且我身上的阳气太刚烈,本身也不适合在墓穴上方动土。

    刘尚昂准备的工兵铲虽然很好用,但毕竟太小了,几个人挖了一上午也没将地面挖穿。

    土层以下有着大量的阴阳沙,他们刚挖好一个洞,就会有流沙将洞口重新填埋。中途我回了一趟昨天晚上宿营的空地,将所有铜牌上的油脂全都收集起来,供耿师兄他们固定沙坑。

    这些附着在铜牌上的油脂非常粘稠,就像是干透一半的胶水,我废了好大力气才将它们收集起来,刘尚昂提前为我腾出了一个背包,让我用背包装油。也好在他准备的这些背包防水性能都很好,油脂装在里面也不至于漏出来。

    下午耿师兄他们一边继续挖坑,一边用油脂固定坑中的阴阳沙,所有人都在忙,只有我一个人站在旁边看着,见到仙儿和罗菲都挖着袖子在那里挥汗如雨,我心里就觉得十分尴尬。

    眼看就要到黄昏时分了,耿师兄让大家停手,他趴在地上,将一只耳朵对准那个半米多宽的洞口,一边用手拍打着地面,一边仔细聆听着。

    过了片刻,耿师兄站起身来对我说:“估计再有几分钟就能挖穿了,咱们是今天晚上下去还是等明天。”

    我反问耿师兄:“师兄觉得什么时候更合适?”

    耿师兄摸了摸下巴,说道:“在这个风水局里,白天和晚上一样危险,不过从昨天晚上的情况来看,压在墓里的邪物似乎在晚上会更活跃一些。所以我想,白天大概会安全一些吧。”

    我点了点头:“回营地吧,明天一早下墓。”

    听我这么说,耿师兄好像松了口气,还冲我笑了笑。

    我们赶在太阳下山之前回到了昨晚的营地,生火做饭。夜半时分,游魂再次出现,和昨天一样,我依然选择用封魂符驱散阴气,等到怪声出现之后,我就立即祭出了番天印,这一次,戾气没有出现,但我能感觉到深埋在地底的东西醒了,它睁开眼睛朝我们这边看了看,又快速沉睡了过去。

    游魂散了以后,林子里又恢复了寂静,小野猪一直跟着罗菲,大猪却没有带着小猪回来,仙儿推测,那只大猪可能在昨天晚上就已经遇难了,不然的它是绝对不会抛下小猪不管的。

    这一晚没让大伟守夜,而是我、刘尚昂和粱厚载三个人轮班,大伟在这一天里都太过紧张了,我让他守夜会出问题。

    临晨一点钟的时候,我和刘尚昂换岗,他就像脑子里拧了发条一样,十二点五十九的时候还在打呼噜,到了一点,不用人叫自己就爬起来了。

    他凑到我身边,拍拍我的肩膀:“道哥,你去睡吧。”

    我冲他笑了笑:“现在还睡不着。”

    刘尚昂一边从背包里拿出夜视镜,一边问我:“又看到幻象了?”

    我说:“今天晚上幻象没出现,估计杜康他们已经将邪神超度了吧。我是在想,今天一早下墓,还是让大伟留在上面吧,我怕墓穴里头的邪气太重,他可能撑不住。”

    刘尚昂递给我一个水壶,让我喝点水,随后对我说:“大伟肯定不会同意的,虽然他嘴上不说,但我能看出来,他应该是带着其他任务来的。”

    在说话的时候,不管是我还是刘尚昂都要刻意压低声音,生怕将其他吵醒了。

    听到刘尚昂的话,我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其他任务?”

    刘尚昂坐在我身边,又朝我耳边凑了凑,说道:“我总觉得,组织里好像出了不得了的事,上次听你说要来验证坐标的时候,我就跟老包通过电话,我问他组织上为什么不多派一些有道行的人过来帮忙,老包支支吾吾半天却就是不肯回答我的问题,他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那时候我就在想,组织里可能出事了。”

    我默默地看向他,没说话。

    刘尚昂则再次压低了声音,用几乎难以听清的音量说道:“现在组织上并不信任咱们,大伟这次来,给咱们帮忙还是次要的,他的主要任务,应该是监视咱们。”

    我回头看了看熟睡中的大伟,对刘尚昂说:“能想办法调查一下组织里到底出什么事了吗?”

    “不行啊,道哥,”刘尚昂直接摇头道:“你可别小看了咱们的组织,他们的调查能力比我和老包强多了,估计我这边刚一上手,组织就知道咱们在搞小动作了。其实也不用查,这次组织让咱们来,也是想看看咱们到底有没有问题。咱们该干嘛干嘛,反正本来就没什么问题。”

    我对刘尚昂说:“会不会是组织里出了内鬼?”

    刘尚昂点头:“我也这么想,而且内鬼还不只一个。现在组织里应该发现了内鬼的存在,但还没有确定内鬼的身份,我估计啊,现在组织里的大部分成员都受到怀疑了。”

    我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快到两点我才躺下睡觉,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四点的时候粱厚载会接替刘尚昂,到了早上七点,粱厚载会将所有人叫醒,八点掘墓、下墓。

    可时间刚过六点钟,我们就被叫醒了,唤醒我们的人不是粱厚载,而是耿师兄。

    耿师兄说他昨天晚上算错了时辰,七点才是掘墓的最好时机,所以才提前一个小时叫醒大家。

    稍微品一品耿师兄的话,就能发现里面有问题,他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算错的,是睡前还是睡后?如果是睡前,为什么昨晚不告诉我们推算出了差错,如果是睡后,他难道是在做梦的时候发现时间算错了?

    我想,耿师兄应该是在昨天半夜接到了组织的命令,让他提前下墓。

    说起来,就这么平白无故地被组织怀疑,确实是件很让人反感的事。但我多少也能理解组织的所作所为,毕竟是出了内鬼,我们在证明自己清白之前,都是可疑的。

    当耿师兄将我叫醒的时候,粱厚载暗暗给我使了个眼色,我冲他笑了笑,没说什么。

    我都能发现耿师兄有问题,以粱厚载的智商就更不用说了。

    大家醒来以后,都默默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只有仙儿抱怨了几句,耿师兄还一脸苦笑地给她道歉。

    我也明白,耿师兄这么做也是没办法的。其实早在来之前他就提醒过我,说组织现在能信任的人不多,可惜我没当回事,更没想到其实我也是组织的怀疑对象。

    还不到七点,我们就来到了昨天挖出的沙坑旁,铜牌上的油脂将阴阳沙固定了整整一夜,到了现在,耿师兄他们挖出的那个坑依然没有缩小的迹象。

    我先让刘尚昂清点了一下装备,随后耿师兄他们才开始动工。

    早在昨天,地面其实就已经快要被挖穿了,这一次他们忙活了不到十分钟,我就感觉洞口中冒出了一股凉气——通了!

    我凑到洞口前看了看,里面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大伟问我:“下去之前,要测测空气吧?”

    我说:“不用测,下面的沉腐气不重,空气应该没有问题。”

    不管是二龙湾还是东北地宫,墓穴中的空气都没有太大的问题,我感觉这些墓穴在建立之初就想到了后人可能要进去,所以都选在了有地河流经的地方做墓,依靠地河中的水溶氧为墓穴提供充足的氧气。

    刘尚昂打开手电,朝洞穴中照了照,光束在三四米外就被挡住,形成一个白亮的小光点。刘尚昂又晃了晃手电,照一照其他地方。在洞口下方应该是一条老墓道,光束照到的地方都是坑坑洼洼的,偶尔还能看到碎裂的石板。

    耿师兄用手遮着眼眶,看了看太阳的位置,对我说:“等太阳升地高一点再下墓吧?”

    我叹了口气:“行啊,你是行家,你说几点就几点吧。”

    耿师兄尴尬地笑了笑,没再多言。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我们最终还是在八点下墓,刘尚昂将绳索捆在洞旁的树干上,我第一个顺着绳索下滑,耿师兄和大伟跟在我身后,随后才是刘尚昂他们,按照惯例,这次负责殿后的人依旧是粱厚载。

    和我之前预计的一样,和洞口相连的确实是一条很长的墓道,用来铺地的石板大多已经断裂,漏出一道道缝隙和石板下的泥土,而在墓道两侧的道壁上,则挂满了胶状的油脂,尽管这些油脂十分粘稠,但在漫长的岁月中,它们还是一直在慢慢下滑,道壁的上半段几乎都是裸露的,油脂全都堆积在了下半段。

    耿师兄将手电光打在道壁上,仔细观望了一会,对我说:“墓壁都是青铜打造的,上面的部分严重腐蚀,下半部分有油脂保护,腐蚀的程度明显低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