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0章 邪风呼啸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也许除了一世祖,还有其他人也曾创出这样一个风水局呢?”

    耿师兄断然摇头:“不可能的,一世祖创出来的东西都有着很强的个人风格。就算有人能设计出一个相似的风水局,也不可能在所有细节上都和千巽镇邪局一模一样。”

    “耿师兄,你的意思是……这里的局,就是咱们寄魂庄做出来的?”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耿师兄没有直接否认,他只是说:“不管怎么说,这里的千巽镇邪局确实是一世祖创出来的。但这样的风水局不仅能镇邪,也能夺走活人性命,如果真的找到了大墓,咱们要下墓,就必须先破了这里的风水。”

    说到这里,耿师兄就停了下来,默默地看着我。

    我知道他的话没有说完,最后应该还有一句:“可破了风水,压在这里的邪物就会挣脱束缚。”

    他这么看着我,是想让我给个主意。

    我想了想,说:“只要找到墓,就必须破了这里的风水,不管地底下的邪物是什么,咱们都得下去看看。”

    耿师兄显得有些担忧:“可万一邪物破土,咱们又镇不住它,那可是要祸害一方的。”

    我无奈地笑了笑,说:“镇不住也得镇啊。耿师兄,你看能不能想个办法,让这里的风水既能镇住邪物,又不会妨碍到咱们?”

    “我哪有这么大的本事啊?”耿师兄也是无奈地摇头:“还是先找到墓再说吧。”

    我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在我们说话的这段时间里,太阳已经开始西落,金红色的余辉只能照亮林子里的树冠,而林子内部则提前暗了下来。

    大伟建议先不要急着深入,在这里休整一夜,看看情况再说。

    在夜间继续深入确实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我和耿师兄都赞同大伟的提议,让大家原地休息。

    入夜以后,林子里起了怪风,风声呼啸,可我们所在的这片空地上却感受不到风力,只有周围的树叶哗哗作响。

    大伟显得有些紧张,他一直坐在我和粱厚载之间,不断擦拭着狙击枪,我问大伟怎么了,大伟说,林子里的怪声音快要出现了。

    在这之后没多久,一股阴气从山林深处弥漫开来,我开了天眼,就看见一团团白色的影子正从林子深处朝我们缓缓走来。

    那都是一些看不清长相的游魂,它们聚集在一起,游街似地朝我们这边移动,可到了空地边缘,它们却止步不前了,就站在林子里默默朝我们这边观望。

    像大伟这样没有修为的人都能感觉到那股阴气的存在,他抬起头来问我:“那些身上裹白布的女人是不是又出现了?”

    我点了点头:“都是些普通的游魂,对人没有危害。”

    大伟则皱起了眉:“它们只要一出现,那个声音也快来了。”

    我对大伟:“刚才就想问你,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声音?”

    大伟:“我也形容不上来,总之那声音一出现,就让人心里很难受,就好像……好像要死了一样,很多战士听到那个声音就会做出一些自残的举动,当初要不是撤离得早,他们可能在当晚就发狂了。”

    听着大伟的话,我又朝林子里望了一眼,游魂虽然没有继续靠近,可从深林中传来的阴气却越来越浓了。

    我拿出琉璃卵,将它放在手心,它静止了一会,随后就朝着正前方滑动了一段距离,重量也增加了几分。

    看来这股阴气和之前出现的戾气一样,也是从地底散发出来的。

    就在这时候,林子里的游魂又开始行动了,它们沿着空地外围慢慢移动,渐渐围成一个圈,将整个空地都包围起来。

    我也是这才发现游魂比我想像得还要多得多,粗略地数了数,它们的数量至少是以千计的。

    如果没猜错的话,它们应该都是陪葬者的魂魄,按说像这样的游魂不会在阳间待太久,至多十年,它们就会消解在天地的阴阳炁场之中,也有人说它们是被阎罗殿里鬼差带走了,我不确定阎罗殿是否真的存在,所以也无法确定这种说法的可信度到底有多高。

    当游魂在林子边缘游走的时候,大野猪就带着小野猪来到了空地上,它们现在大概也后悔跟着我们了,看得出来,它们现在非常紧张。

    被大量游魂围在中间,又被这些游魂死死盯住,刘尚昂和大伟就显得很不自在了。

    刘尚昂也凑到我跟前,问我:“道哥,我咋觉得头皮发凉呢,好像背后有什么东西盯着我似的。”

    我说:“你又不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场面,有什么好紧张的?”

    “唉,我没紧张,我就是觉得浑身难受。”刘尚昂说着说着,脸色突然变得非常难看,他朝黑压压的林子深处看了一眼,又回过头来对我说:“林子里有动静!”

    此话一出,空地上立即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望着林子深处,努力倾听着。

    刚开始,什么声音都没有,可过了一会,林子里就响起一阵很轻很轻的撞击声。

    噗、噗、噗——

    那声音,听上去就像是木槌打在棉花上的声音,但细细一听,又像是一阵阵爆破似的风声。

    大伟是所有人中最紧张的一个,他努力调整着呼吸,同时举起了狙击枪,让枪口指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我拍了拍大伟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妄动,大伟冲我点了点头,可狙击枪依旧端着。

    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五分钟过去,那个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

    除了噗噗的撞击声,还有一阵“咔嗤咔嗤”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骨头被压碎时发出的声音。

    虽说这两种声音混在一起确实让人感觉无比怪异,但还不至于到达让人发狂的程度吧。

    可当这阵杂音被渐渐放大以后,在我的脑海里竟出现了一种难以名状嗡鸣声,确切地说那不是一种声音,而是一种感觉,当时我就觉得耳膜和骨头都在颤,浑身上下就像是爬满了蚂蚁,又痒又麻。

    耿师兄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自言自语地说了句:“附骨之蛆。”

    的确,附骨之蛆,这样的形容更确切一些,当时的那种感觉,真的就像是骨头上有蛆虫在蠕动一样,恨不能用刀子挖掉身上的肉,让这些蛆虫统统抓出来。

    我立刻凝练念力、默背三尸决,稳定心神。耿师兄则直接将三尸决背了出来,当大伟听到他的声音之后,情况明显好了一些,刚才大伟已经用手在身上挠了,现在他已经恢复了持枪的姿势,只是脖子和额头上依旧不停地冒冷汗。

    三尸决是寄魂庄的传承,轻易不能外传,但我只记得保护自家的传承,却忘了这些传承本身就是用来救人的。在这种情况下,将三尸决念出来或许会导致传承外流,但对于大伟来说,三尸决的每一个字,都是他救命的稻草。

    今天耿师兄的举动,算是给我上了一课。

    耿师兄还在一遍遍地背诵着三尸决,大伟则对我说:“上次声音出现的时候,没有这么响,而且每次都是持续一小会就消失了。”

    我问他:“这种声音还会反复出现吗?”

    大伟擦了擦脖子上的汗,点了点头。

    我转身问耿师兄:“耿师兄,在这里能不能用封魂符,我想把附近的阴气驱散。”

    耿师兄一边背诵三尸决,一边冲我点头。

    我立刻取出一张封魂符,甩手将它掷向地面,符纸在空中荡了几下,慢慢落在地上。

    封魂符一出,方圆十几米内的阴气立即消散,连林子里传来的声音也弱了很多。看样子,那道杂音和林子里的阴气关联紧密。

    我没敢在封魂符上加持太多的念力,就怕伤到了林子外围的游魂,如果再加持一些念力的话,杂音应该能完全消失。

    不管怎么说,随着杂音变弱,脑海中的那股嗡嗡声总算是消失了,我问大伟:“好点了吗?”

    大伟长出一口气:“呼——好多了。”

    也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林子里的杂音嘎然而止,游魂开始向林子深处慢慢撤离,附近的阴气也随之变弱了。

    刚才的声音消失得太突然了,我隐隐感觉可能要有不好的事发生。

    耿师环顾了一下四周,皱着眉头对我说:“风向变了。”

    因为空地上感知不到风力,我无法判断风向是不是真的变了,只是觉得林子里的风似乎变得小了一些,原本呼啸的风声也几乎变得轻不可闻。

    这样的安静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一段时间以后,风声渐渐变得尖锐起来,空地周围的树叶开始猛烈地摆动。

    我沉了沉气,仔细感知着林子里的炁场变化。

    风势越来越猛,三四个人才能抱过来的大树都跟着晃动起来,一股戾气从林子深处慢慢扬起,正顺着风势在整个林子里快速蔓延。

    那股戾气还在以缓慢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浓郁,它每变强一分,我心里的压力就大一份,我能感觉到,某个沉睡在深林中的庞然大物正悄然苏醒,如果它完全醒过来,情况将变得非常凶险。

    耿师兄朝我这边瞄了一眼,又指了指地上的封魂符。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可现在撕掉风魂符,未必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在犹豫片刻之后,我还是蹲下身,撕下了封魂符,也就是封魂符灵韵消失的一刹那,戾气快速进入了我们所在的这片空地。

    接着就听到身后传来“嗷——”一声惨叫,大野猪被这股戾气惊到了,当场带着小猪逃进了林子,可那只棕灰色的小野猪没跟着大猪一起离开,它在原地不停地转圈,一边转一边朝大猪逃走的方向叫着,好像是想把大猪叫回来,可大猪却没有听到它的声音,越跑越远了。

    小野猪显得很害怕,它小心翼翼地凑到罗菲脚边,然后又不停地回头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