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8章 野猪
    “看不出来,”宋老六先是这么应了一声,又转过头来看着我说:“我就是觉得,你们不像是搞地质的,哪有搞地质还带着琴的?”

    他是在说我背上的吉他包啊。

    我冲他笑了笑:“我看上去不像搞地质的吗?”

    宋老六点了点头:“不像。”

    我问他:“那你看我像干什么的?”

    他说:“找宝贝的。”

    这话一出,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耿师兄和我对望一眼,问宋老六:“找宝贝?在我们之前还有人来过?”

    “头四五年的事了吧,”宋老六一边思考着,一边说到:“那时候也来过一伙人,说是进山找什么宝贝,嗨,找啥宝贝,不就是一群盗墓的嘛。那一回啊,也是我领他们进的山,他们好像有……七八个人吧,这些人一块进的山,最后回来了一个。我跟你们说,林子里头可怪着呢。”

    耿师兄问他:“你还记得,出来的那个人长什么模样吗?”

    宋老六摇头:“那哪还记得住呀,好几年前的事了,光记得是个三十来岁的男的。他出山以后,还在村里住了一个晚上,我就问他,其他人呢?他说提早走了,他累了,想休息一晚上再走。你说这不是骗人嘛,我家就住在山口那边,出来人,我还能看不见?嘿嘿,我估摸着吧,那几个肯定都折在山里头了。”

    说到这里,宋老六朝仙儿和罗菲那边扬了扬下巴,接着说:“你说你们进山就进山呗,还带着两个小姑娘,要是出不来,不怪可惜的慌?这山里头可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啊。唉,我就是这么一说啊,咱之前都谈好了,不管这事成不成,那份钱都得给我。”

    大伟在旁边插上了话:“老乡啊,你看你说的,就跟山里真有什么似的。咱们得相信科学,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都是老迷信。我们就是搞地质的,你别看她们是姑娘家家,学问可深着呢。”

    宋老六看了大伟一眼,一边嘟囔着:“你爱信不信。”,一边进了村口。

    我们不敢在村子里待得太久,怕当地人起疑心,到宋老六家拿了两袋干粮之后就随他进了山。

    临行前,宋老六还带上了他的侄子宋忠。

    宋忠,送终,听起来是个很不吉利的名字,可宋老六说,他的侄子之所以取这么个名字,是因为小时候招过恶煞丢了魂,起这么个名,也是为了保他平安。

    起个半死不死的名字就能保平安了?头一次听说有这种事。

    说起来,宋老六带着宋忠进山也是没办法的事,离开村子以后,我们要走整整两天的山路才能到达目的地。到时候我们继续深入,宋老六沿原路返回,林子里到处都是危险,让他这样一个老人独自赶路,确实不安全。

    宋忠人长得很魁梧,可脑袋好像有些问题,我们跟他说话的时候,他好半天都没有反应,就算回应,也是简单地“嗯、啊”,从来没见他说过完整的句子。

    一路走来,宋忠一直跟在宋老六身边,宋老六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但看得出来,宋老六对他算不上好,每次吩咐他的时候都是连吼带骂,有时候还用树条抽打宋忠,每次宋忠都被他打得惨叫,可从来没还过手。

    有一次见宋老六又无缘无故地抽打宋忠,我有些看不过去了,就夺了宋老六手里的枝条,质问道:“老宋,你这是干什么?”

    宋老六愣了一下,随后叹了口气,说:“唉,我打的不是他,是附在他身上的东西啊。我不想打他呀,可这孩子,要是一段时间不打,他就要伤人的!”

    附在身上的东西?我开天眼看过,宋忠身上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

    可看宋老六的样子,却又不像在说谎。

    我问宋老六:“谁告诉你他身上有东西的?”

    宋老六说:“是喜庆她娘说的,哦,喜庆是村长的大侄子,他娘就是我们这一片的神婆子,可灵验着呢,她说的话,都准。”

    在我和宋老六对话的时候,大伟和耿师兄同时朝我投来了担忧的目光。

    我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

    当时我真的很想告诉宋老六,宋忠身上什么都没有,他们村子里的神婆,根本就是一个江湖骗子。可这些话我又不能说,这一次我们可是秘密行动,不能让人知道我们的身份。

    我将枝条扔在一边,叹了口气,对宋老六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打人是犯法的。”

    说完,我看了宋忠一眼,他则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没有感激,也没有其他的感情。我叹了口气,继续向前走了。

    经过这件事以后,宋老六虽说还是会抽打宋忠,但总归是收敛了一些。

    自从进了林子以后,仙儿的心情就变得特别好,我们都是小心翼翼地前进,她却总是脱离队伍,一个人东走西逛有的,还一脸轻松的表情,就像是回到家了一样。

    我问仙儿以前是不是在这地方住过,仙儿摇头说没有,并告诉我,这地方和夏天的东北老林很像。

    宋老六告诉我,这两年很少有人进山打猎了,以至于山里头的野兽越来越多,即便是没有碰上不干净的东西,林子里依然充满了危险。

    听他说,现在林子里最常见的是野猪,它们不但在林子里活动,有时候还跑下山,到村子里偷吃庄稼,村民们对于这些野猪也是好一阵子头疼,后来有人发现野猪特别怕敲锣声,尤其是深山里的野猪,只要锣声一响,它们扭头就跑。反倒是那些常常溜进村的野猪,因为听得多了,现在也不怎么怕。

    除了野猪,林子里还有狐狸、豪猪和狼,早年还能看到黄鹿和豹子。宋老六说,最麻烦的就是狼群,其他的野兽都不会主动攻击人,但狼会,嘱咐我们碰到狼群千万别慌,要是你只顾着跑,狼群肯定会追上来,必须面对狼群,别让它们看出你的恐惧。

    我问他怎么对付狼群,他只是告诉我狼怕火,也怕锣鼓声和鞭炮声,当时他身上就带着鞭炮。

    说完这些,宋老六又没头没尾地说道:“其实最吓人的还是山里的狐狸,过去村里头的老人常说,那些狐狸啊,成精以后经常下山害人。”

    还好他说这话的时候仙儿不在场,不然的话,我估计他当天晚上肯定要做噩梦。

    不管怎么说,宋老六的话是对的,在这样一个林子里行走,必须要时刻小心。

    傍晚时分,我们在一条小河旁休息,大伟用鹅卵石围城一个圈,在里面添加干柴,升起了火,并在火堆上撑起一个支架,将开盖的罐头放在上面熥热。

    我坐在火堆旁,正对着跳动的火苗发呆,身后的林子里突然传来了低沉的嚎叫声。

    宋老六立即站了起来,他将宋忠拉到身边,而后转身对我说:“是狼群。”

    在他说话的时候,仙儿就一阵风似地钻进了林子,宋老六一脸惊异地看着仙儿离开的方向,又分别看了看我们几个,他大概不能理解,为什么仙儿冲进林子的时候,我们都没有拦着她。

    过了没多久仙儿就回来了,而狼群的低嚎声也没再出现。

    大伟看着仙儿,笑了笑,又转过头来小声对我说:“还好你把仙儿也带来了。”

    我也笑了笑,没说什么。

    虽然不知道仙儿刚才做了什么,但可以确定,是她赶走了狼群。她原本就是东北老林子里的狐妖,知道如何跟这些野生动物打交道。

    罐头在火上烤了一阵子,很快就有牛肉的香味飘了出来,我们拿出了宋老六准备的干粮,开始吃晚饭。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一只野猪悄悄来到了我们的营地附近。第一个发现它的人是刘尚昂。

    当时刘尚昂用胳膊肘戳了我一下,悄声对我说:“道哥,那边有东西。”

    我朝着刘尚昂目光停留的方向望过去,身后除了一片黑压压的老林,什么都看不到。

    我问刘尚昂:“那里有什么?”

    刘尚昂摇头:“太暗了,看不清楚。”

    他这边刚说完话,我就听到林子那边传来一阵“吭哧吭哧”的声音,由于夜里比较安静,在场的人全都听到声音了。

    先是刘尚昂对我说:“从刚才开始,它就一直这么叫。”

    随后,我就看见宋老六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铜锣,他说一句:“是野猪。”,然后就敲响了锣。

    随着“当——”的一声锐响,林子里立即传来了野猪惊恐的叫声。

    林子里太暗,我看不见野猪是朝哪个方向跑的,只能听到一阵急促的奔跑声。

    大概过了几秒钟吧,一个影子从林中蹿了出来,不管不顾朝着仙儿和罗菲那边跑。

    等它离火光近了一些我才看清楚,那竟然是一头小野猪,它的皮毛是有些发灰的浅棕色,身上还带着深灰色的花纹。

    当时宋老六还在敲锣,小野猪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它径直跑到罗菲身边,然后就朝罗菲手底下钻,像是要寻找庇护。

    我朝宋老六摆了摆手,示意他停下。

    他立即停了下来,可嘴上却对罗菲说着:“赶紧把这只小野猪赶走,不然母猪要来了!”

    锣鼓一停,小猪就从罗菲的胳膊下露出了头,然后就一直盯着火堆上的罐头。

    罗菲笑了笑,对我说:“它们知道咱们不是猎人,只是想分点吃的。这只小猪很有灵性呢。”

    过了一会,一只成年野猪又带着另外一只小野猪从林子里走了出来,那只成年野猪应该就是小野猪的母亲了,它看到小野猪和我们在一起,显得十分紧张,但不知道为什么,又不敢冲上来,只是在远处“吭哧吭哧”地叫着。

    罗菲站起身来,拿着热好的罐头朝大野猪那边走,那只小野猪就在她身后紧紧地跟着,看它的样子,好像走路都还不太稳当。

    上次在青海草场的时候,我们就发现罗菲对于这些动物来说,好像有一种天生的亲和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