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7章 兽头四足鸟
    说完,他就转身回了轿子,我悄悄将铁牌收好,确保九封山的人不会看到。

    直到何老鬼一行走远了,夏师伯和赵师伯才向我招手,让到堂口里面去。

    他们刚才离我很近,何老鬼的举动他们都是看在眼里,我一进堂口,赵师伯立即关上了堂门,夏师伯问我:“何老鬼给你什么了?”

    “一块铁牌。”说话间,我就将何老鬼给我的铁牌拿了出来。

    夏师伯一看到那块铁牌,就露出一脸惊诧的表情,他说:“这块铁牌……应该是九封山的掌旗印啊,何老鬼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你,是什么意思?”

    我疑惑道:“掌旗印?”

    赵师伯也凑了过来,他看了看夏师伯手里的铁牌,对我说:“这是九封山掌门的传代信物,得此印者,得九封山!”

    不会吧,这么重要的东西,何老鬼什么要交给我?

    赵师伯沉思了一会,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何老鬼不会是想把掌门的位子传给有道吧?”

    夏师伯立即摇头:“不可能,九封山的掌门大位是绝不会外传的。”

    说完,夏师伯又问我:“刚才何老鬼对你说什么了?”

    我说:“他只是说,以后有需要的话,让我到九封山去找他。”

    夏师伯皱起了眉头:“除了九封山门人,根本没人知道这个门派在什么地方。何老鬼说这种话,到底是什么意图呢?”

    赵师伯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会不会是九封山出事了?”

    夏师伯点点头:“我也这么想。”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铁牌递给了我,随后又对我说道:“你收好它吧,我想啊,就算你不去找何老鬼,总有一天何老鬼也会派人来联系你。”

    赵师伯问他:“夏师兄,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夏师伯摇头:“有些事情现在还不太确定。前些天我推算星相的时候,发现西南一带有血煞普照,虽说没人知道九封山确切的位置,但他们总归是在西南方向。先前我也没把那道血煞和九封山联系起来,可现在看来,一年以后,九封山说不定会有一场大劫。那可是灭顶之灾啊!”

    赵师伯愣了一会,但终究没再说什么。

    在这之后,门市中的宗门全部撤离,我们又开始着手收拾各家店铺里的家什。

    对了,忘了提狄保全的事,虽说铜甲尸的事是我和他事先商量好的,可出了这么大的岔子,总归还是要算在狄保全的头上。为了不破坏规矩,我只能告诉狄保全,明年的小市他不能来了,但到了2011年的大市,我会让他进驻西市最当中的一间店铺。

    那间店铺是西市的铺首,每年生意都特别好,更何况狄保全是在大市的时候进驻,下一次大市只要不出大的意外,狄保全的收益能达到以往五年的总和。

    我这么做,也算是对他的补偿了。

    可狄保全还是做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说什么干点买卖不容易,养出一具邪尸要多少多少年,好像真吃了多大亏似的。

    他这么做,只是想让我觉得他是真糊涂。狄大马虎这张面具在他脸上带得太久了,这样的表演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我对狄保全说:“狄老前辈,大家都是明白人,你就别演了。”

    听到我这番话话,狄保全二话没说,赶紧收拾东西走人。

    鬼市结束以后,我先回家拿了一些东西,将天阳八卦印、琉璃卵、墨斗、《行尸考录》全都带在身上,当天晚上陪着我爸妈吃了顿饭,第二天一早就再次踏上了旅途。

    罗有方给我的所有坐标中,有两个位于深山老林里,还有一个,则指向了黄河口的一个小村庄。

    按照耿师兄的建议,我们先去两处老林探一探,至于黄河口的那个村子,耿师兄事先联系了庄师兄,让庄师兄再派人过去摸一次底,主要调查当地人的民俗风化,我也不知道耿师兄为什么要调查这些东西。

    除了耿师兄,大伟也来配合我这次的行动,早在半个月前,他就拿到了三个坐标的调查资料。

    我们要去的第一处坐标靠近淮河流域中段,那是一片面积广大的针叶林地,而我们的最终目的地,就是这片针叶林地的深腹地带,大伟说,他已经找好了向导,那人是个上了年纪的采菇人,姓宋,名字不详,他只负责带我们到山林深处,剩下的路,我们要自己走。

    另外,大伟还给耿师兄带来了等高线地图和一些针叶林的生态资料。

    耿师兄看过那张地图以后,就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他指着地图上的几个点,对我说:“六处五虎禽羊的大风穴,这地方不是一般的凶险啊。”

    我对风水上的东西了解不多,但看耿师兄的神态和语气,也知道这次的旅程不会轻松。

    大伟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那地方确实邪性得很,侦察队进去以后遭遇了不少怪事。后来组织上也是怕出现人员伤亡,就让我们先撤出来了。”

    我问大伟:“你们碰上什么事了?”

    大伟说:“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有几个战士头一次经历那样的阵仗,差点发狂,我一看情况不对头就没敢继续深入,庄队也说,那样的地方,没道行的人不能进,要是我带队深入,说不定整队的人全都要折在里头。”

    说到这,大伟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接着说:“后来我们联系了冯哥,冯哥说,就算咱们在里面找不到大墓,也极有可能发现其他的东西。”

    耿师兄点了点头:“确实,这样的风水自然形成的几率很低,极可能是人为布置出来的。”

    大伟稍稍放慢了行车速度,从扶手箱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对我说:“我们进山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庄队说,你可能认识。”

    我接过大伟手中的盒子,打开,就看到里面装着一块青绿色的铜牌,上面纹刻着一只兽头四足鸟。

    虎足、牛身、狼头、鸟翼、蛇尾,这是商朝女鹳氏特有的图腾。

    女鹳,这个氏族很神秘,在大多数史册中都没有相关记载,寄魂庄内阁中的古籍上也只是说它们“居昆仑之腹,天地食,三丧祭土,能通灵”。

    内阁里的那些古籍,因为大多是用竹简编纂,为了节省篇幅,很多事情都是这种模糊不清的方式来记述。以至于我很难完全弄明白这些文字想要表达什么。

    居昆仑之腹还好理解,大概就是说,他们的族群居住在昆仑山的深处。天地食,就是以天地为食,他们不擅长农耕,依靠自然经济为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擅长渔猎,但不会种庄稼。能通灵,大概是说女鹳氏族的族人大多都是能通灵的吧,要么就是他们的祭祀文化接近于萨满教那样的自然教派。

    至于“三丧祭土”,这几个字我解释不了,祭土大概就是说他们信仰的神祇和土地有关,可三丧是什么意思呢?

    耿师兄问我:“看出什么来了?”

    我说:“这是女鹳氏的图腾,这个氏族出现在商代早期,周朝开国以后就没了,而且这个氏族应该是在昆仑山一代啊,他们的东西怎么出现在淮河这边了?”

    大伟笑了笑:“你还真知道它的来历啊,我们找了好多人都没看出这玩意儿的来头。”

    耿师兄看着盒子里的铜牌,皱起了眉头:“这东西几乎没有腐蚀的痕迹啊,应该不是古物吧?”

    大伟说:“我们刚发现它的时候,它的表面裹着一层半胶质的油,那些油是特制的,绝氧抗酸碱。”

    耿师兄这才点了点头:“是这样。”

    我问大伟:“你们是怎么发现它的?”

    大伟:“扎营的时候发现的,我们搭帐篷要在地上打孔啊,有个战士往地上打锥的时候发现地底下有个硬东西,用工兵铲挖了两下,就把它挖出来了。后来,我们又在同一个地方找到了另外几个铜牌,样式都是一样的,都埋得很浅。”

    我又仔细看了看盒子里的铜牌,在四足鸟身上确实有一个很浅的小洞,那应该就是用锥子打出来的。

    就听大伟那边又说到:“也就是挖出这些铜牌之后,就开始出怪事了,有几个战士说,他们看到一个身上裹白布的女人在营地附近逛荡。老兵都看不见那个女人,只有刚入队的新兵能看见。”

    我说:“新兵是因为经历得少,初次执行这样的任务,心理浮动太大、气息不稳,确实更容易看到阴物。”

    大伟点了点头:“庄队也是这么说的。哎呀,如果只是几个游魂,倒还不至于终止行动,后来又出了一些别的事。”

    “什么事?”

    大伟尴尬地笑了笑:“我也说不清楚,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经历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我们最终来到了老林子外的一个小村庄。

    一到村口,就有一个老人朝我们这边凑了过来,他的头发已经全白,皱纹很深,可面色红润,看上去年纪大概在七十岁上下。

    他一到我们的车跟前就朝大伟吆喝:“是进山的吧?”

    大伟摇下车窗,问他:“你是老宋?”

    那人点了点头:“你叫我老六就行啊。”

    大伟驻了车,刘尚昂的车也在后面停下来,我们下车以后,老六又忙不迭地凑到了大伟跟前,问大伟:“什么时候给钱啊?”

    怎么一上来就要钱了?

    大伟皱起了眉头:“不是已经给了一部分了吗,等你把我们送到地方,自然有人把余下的部分给你。”

    宋老六好像很在意这份钱,即使大伟这么说了,他还是穷追不舍地问:“那得有人来送钱吧,谁来啊,他知道我家住哪吗,别送错了地方。”

    听到宋老六的话,大伟忍不住笑了:“行了,你放心吧,不会送错地方的。让你帮我们准备的干粮呢,准备了吗?”

    宋老六:“哦,都准备了,都准备了。你们真是搞地质的吗?”

    耿师兄问他:“那你觉得我们是干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