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5章 小吵怡情
    这多年,师父在这做饭的时候一直保持着环境的整洁,他生前是个很在意厨房的人,因为厨艺也是守正一脉的传承,所以不管是对食材还是做饭的环境,他一直都小心呵护着。

    可我一进来看到那些焦黑的菜、焦黑的锅,还有炉灶周围的那些菜叶,说真的,那时候我心里就有火了,现在仙儿又在我旁边唧唧歪歪,我没压住火气,狠狠瞪她一眼:“出去!”

    仙儿一见我瞪眼,当场就恼了:“左有道你什么意思,我还不是看你忙了一天,想给你帮忙吗?你什么语气啊?”

    我指着橱柜:“给我帮忙?自己会不会做饭自己不知道吗,你让我的师兄弟吃那种东西?仙儿,你平时爱怎么闹那是你的事,但你别闹到寄魂庄来,你知道多少人等着吃饭吗,食材就这么多,你弄成这样……”

    没等我说完,仙儿又嚷嚷开了:“我怎么闹了,我什么闹你了?我不就是想做顿饭吗,你干什么!”

    罗菲上来拉着仙儿的胳膊,想劝她出去,可她推开罗菲,将一把青菜狠狠扔在我脸上,嘴上还喊着:“左有道,你给我说清楚!”

    我也恼了:“说个蛋!有本事你把自己做的菜全吃了!”

    本来只是和仙儿争吵,可当时我的心里火大,把罗菲也牵扯进来了:“罗菲,还有你,她把菜弄成这样,你不拉她出去还陪着她瞎闹!”

    其实我也知道,就仙儿这性子,她决定要做饭了,罗菲肯定劝不动她,可我就是火没处发了,逮着谁算谁。

    这样的争吵声惊动了夏师伯他们,夏师伯和赵师伯进来了,庄师兄和冯师兄进来了,耿师兄和萧壬雅也进来了,小小的厨房一下子容纳了这么多人,变得拥挤不堪。

    夏师伯和赵师伯就劝我,说仙儿也是好意,庄师兄还尝了尝被仙儿炒糊的菜,背着良心说味道比看起来好。萧壬雅则和罗菲一起,想将仙儿拉出厨房。

    我和仙儿就这么气鼓鼓地瞪着对方,谁也不肯示弱。

    后来又进来几个不太熟络的师叔,他们也加入了劝架的行列,来了生人,我真的不好意思再吵下去了,就避开了仙儿的眼神,让大家都出去,说我要做饭了,厨房人太多施展不开。

    仙儿最后抓起一把切好的蔬菜,狠狠扔在我身上,骂一声:“狼心狗肺!”就气冲冲地走了。

    说实话,我当时也是怒气难消,可这么多人等着吃饭,我也不敢耽搁,将夏师伯他们送走以后,就关了厨房门,自己一个人在里面做饭。

    按照规矩,我除了准备主食,还要让每张桌子上出现两荤两素四个大菜和六个凉拌小菜,可今天晚上我实在没有心情准备这么多,大菜还是正常做,凉菜我仅用萝卜丝和咸菜对付了一下。

    炒好菜,我却完全没心情吃,几个壬字辈的师侄进来将菜端走,我则留在了厨房,开始打扫仙儿留下的烂摊子。

    夏师伯进来喊我吃饭,我说不饿,他叹了口气,也没再催促我。

    打扫厨房的时候,我在灶台附近看到了一张菜谱,上面很详细地写着一些烹饪步骤,还标注着要使用的调味料。

    在这张菜谱上,满满都是仙儿的笔迹。看样子她确实是想帮忙的,可拿起锅铲以后才发现,事情没有她想象得那么简单,加上她又是那样一副怕油崩的样子,锅子没被她烧个底掉就不错了。

    想到她做饭时候那副慌乱的样子,我又忍不住想笑。

    我试着尝了一下仙儿炒出来几个“黑菜”,果然难吃得一塌糊涂,先不考虑糊没糊,光是那股咸味就能齁死人了。

    收拾好厨房,我又拿了几块猪蹄,剔骨之后,用花椒沥油,放八角、桂皮、辣椒、香叶将油炒香,用这些油给猪蹄裹一层酥皮,再将猪蹄放进砂锅,用香料混合冰糖、料酒和酱油小火慢炖。

    随后我闷上了米饭,就坐在炉灶边耐心等待猪蹄出锅。

    在我倒腾这些的时候,粱厚载和刘尚昂进了厨房,刘尚昂一进来就问我:“什么味道这是,这么香?”

    他一边说着,就要伸手去掀砂锅的锅盖。

    我立刻白他一眼:“不是给你做的,要吃饭去大堂。”

    刘尚昂看着砂锅,舔了舔嘴唇,粱厚载则问我:“听他们说,你跟仙儿吵架了?”

    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粱厚载却又问我:“为了什么事啊?”

    我冲他笑了笑:“唉,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你们俩还是出去吃饭吧,忙了一天也该饿了。”

    粱厚载很知趣地没再继续问下去,拉着刘尚昂离开了厨房。

    猪蹄要炖一个小时,在这期间,大家吃完了饭,都很自觉地帮我收拾了碗筷。庄师兄和冯师兄还帮我洗了碗。

    冯师兄从砂锅旁边走过的时候,笑着问我:“这是给仙儿他们准备的吗?”

    我叹了口气:“总不能让她们饿肚子吧。”

    冯师兄笑着摇了摇头,和庄师兄一起离开了。

    一个小时以后,猪蹄炖好了,我开大火稍微收了收汤。然后就从橱柜里拿了一个篮子,将砂锅放进去,又装好米饭、拿了三副碗筷。

    离开镇门堂,我开了天眼,就发现东南方向有一股很重的妖气。

    每次仙儿生气了,她身上的妖气就变得很重,我知道,她是故意放出妖气,怕我找不到她。

    我是在东南方向的一条艮字路找到她的,当时仙儿坐在一家店铺的房顶上,罗菲就站在路口,远远地望着仙儿。

    我来到罗菲身边,她看着我,轻轻叹了口气:“其实仙儿真的是想帮忙。”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我刚才我对你……”

    罗菲摆了摆手:“没事,知道你在气头上。好了,去劝劝仙儿把,现在只有你能劝她了。”

    我看着罗菲,忍不住笑了:“谢谢你,罗菲。”

    罗菲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谢谢你,左有道。”

    我问她:“你谢我什么?”

    罗菲笑着说:“谢谢你做的饭啊,好香啊。你又谢我什么呢?”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谢她,刚才的话就是不经意间说出来的,现在她这么问我,我反倒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好啦,你快去找仙儿吧,东西先放在我这。”她一边说着,一边接过了篮子。

    我深吸一口气,朝仙儿那边走了过去。

    仙儿在屋顶上看了我一眼,立刻就将头扭到一边去了,看样子还没消气。

    我一个急冲,三步登上了房顶,这些老房子的房顶并不结实,我登顶以后,动作就变得小心翼翼的,慢慢朝仙儿靠近,又慢慢坐在她身边。

    这条艮字路上已经没有开张的店铺了,店门上的红灯笼已经被摘下,只有不远处的长明灯还亮着。

    仙儿背对着我,一副对我爱答不理的样子。

    我拿出那张菜谱,借着长明灯的灯光念到:“香菇油菜,香菇十二个,油菜三百克,先用蒜把油炒香,千万别炒糊了。香菇要先用热水焯一下,时间不要太长,等香姑……怎么是七大姑八大姨的姑,错别字啊?”

    仙儿立即将脸转过来了:“不可能,我检查了好几遍,不可能有错别字。”

    我将菜谱举高了一点,做出一副很疑惑的表情:“哎?好像真的不是错别字,不行不行,灯光太暗,看不清楚啊。”

    说着说着,我就忍不住笑了。

    仙儿一见我笑,就知道我在诳她了,一巴掌拍在我的胳膊上,气鼓鼓地冲着我喊:“左有道,你这人怎么这样?真是……真是……讨厌!”

    我将菜谱叠好,放进仙儿的口袋里,本来我想严肃一点的,可脸上的笑根本收不住。

    仙儿狠狠白了我一眼,又将头扭回去了。

    我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又小心翼翼地挪到她对面,她做出一副很反感的样子,故意闭上眼睛不看我。

    我晃了晃她的手臂:“行了行了,别生气了,生气容易长皱纹。”

    仙儿:“我不,我就生气。好心好意帮你做饭,你还对我那么凶!”

    看到她闭着眼睛强作气愤的样子我就忍不住乐:“我错了我错了,不该对你那么凶。”

    仙儿睁开眼睛看着我:“你知道错了吗?”

    我立即回应:“知道错了。”

    仙儿看着我的眼睛,又问了一次:“真的知道错了?”

    我很诚恳地说:“真的知道错了,哎呀,我现在,悔不当初啊,老惭愧了。”

    仙儿:“你错哪了?”

    我:“我错在……把你的好意当成驴肝肺,还凶你。我都觉得我自己太过分了。”

    仙儿“哼”一声,很不屑地说:“切,骗人!那你以后还对我那么凶吗?”

    我依然很诚恳地摇头:“当然不会啦,哎呀,说到驴肝肺,我好像从来吃过驴肉呢。大仙姐,你活了这么多年,肯定吃过驴肉吧,来,说说什么味道。”

    仙儿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说:“驴肉,就是……什么叫我活了这么多年,左有道,你说我老!”

    说话间,她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就朝我伸过来了,掐住我胳膊上的一小块肉,狠狠地拧。

    “啊呀呀,疼啊,你轻点!”我护着自己的胳膊,一边喊疼一边后退。

    仙儿显然没打算放过我,我刚后退了一步,她就扑了上来,抓住我的胳膊张口就咬。

    我“啊——”的一声惨叫,别看她现在身子只有二三十斤沉,力气一点也不小,尤其是咬合力,那一下我疼得我眼泪差点出来。

    仙儿放开我的胳膊,就站在那里气呼呼地看着我:“左有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招人厌呢!”

    我揉着被她要过的地方:“我了个天,你这么用力啊,绝对紫了!我觉得萧壬雅那样对付刘尚昂,肯定是从你这偷师了。”

    仙儿白我一眼:“你还好意思提人家萧壬雅和刘尚昂的事,你看看人家多麻利,跟你似的,磨磨叽叽好几年都没个结果。”

    她又把这个问题抛出来了,我当场语塞。

    接下来,我和仙儿就陷入了冷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