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4章 以和为贵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也学坏了。”

    闫晓天:“不学坏还能怎样,就我现在这样,还被那些长老弄得焦头烂额呢。哎,不过说真的,左有道,我现在心里挺不爽的。”

    我小声问他:“怎么了?”

    闫晓天皱着眉头对我说:“你现在到底是什么程度了?这么轻易就把铜甲尸给废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那可不是一般的铜甲尸。”

    经他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来,铜甲尸的尸身我还没处理呢。

    我一面说着:“你有什么好不平衡的,术业有专攻,我们守正一脉就擅长对付邪尸。”,一面转身朝铜甲尸那边走。

    闫晓天估计是嫌臭,没跟着我一起掉头,径自朝人群那边过去了。

    等我来到铜甲尸跟前的时候,它的尸身已经烂了一半了,我赶紧朝旁边的小巷子喊:“厚载,快去叫冯师兄过来,这里的味道得尽快散一散。”

    我能感应到粱厚载身上的念力,他现在就在那条巷子里。

    随后巷子里就传来了越来越远的急促脚步声。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铜甲尸的尸身眼看就要烂光了,冯师兄才在粱厚载的带领下来到现场。

    他带了一大缸配合阴阳沙炼制出来的活水,这种水里加了石墨和豫咸一脉特制的药粉,祛味能力非常强。

    等尸身彻底烂成了水,冯师兄才将整整一缸活水全都泼在了地上。

    坎字路上的尸臭很快就消得差不多了,冯师兄又找了工具,着手清理地上的脏水,我本来想帮忙来着,可冯师兄对我说:“你别插手了,主顾们都等着呢,快回去吧,门鼎脚行的生意不能耽搁。”

    我这才点点头,朝人群那边走了过去。

    按说铜甲尸也除了,味道也消了,可这主顾们还是聚拢在路口,似乎没有人离开。

    我走近人群的时候,龙泉派的老道士走了过来,将蛇皮袋还给了我,我冲他笑了笑,继续朝门鼎脚行方向走。

    主顾自动给我让出了一条通道,让我先行。我穿过人群之后,身后才传来他们的脚步声,以及他们的议论声。

    听到有人说:“左掌门手里的剑……是青钢剑吗,怎么看着不像呢?”

    没想到这个问题还得到了其他人的回应:“你懂啥,每一代守正掌门的青钢剑都是不一样,柴掌门和他师父的剑就不一样。”

    在这其中也有让我感到无奈的声音:“左掌门今年才三十来岁吧,就有这么深的道行了?”

    我在意的不是“道行”,而是“三十来岁”,我显老我知道,可你这么说,我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像这样的问题也有人回应:“你个碎嘴子,什么三十来岁,人左掌门现在还上大学呢,就二十冒头。”

    然后还有人给评语:“嗯,少年老成,有他师父的风范。”

    另外还有一些人在讨论魏老头的事:“刚才那个人是百乌山的长老吧,怎么看他走着走着,法器就‘磅’的一下爆了呢。我可是留意过他手上的法器,灵韵不是一般的强啊。”

    回应者的话:“他拿的是件阴器,左掌门的念力中正刚烈,魏长老手上的阴器根本扛不住啊。”

    “哎,你们发现没有,刚才左掌门用了番天印。”

    “那还用你说,寄魂庄的番天印可是千年没人能催动了,就连当初的柴掌门都只能从上面借力。”

    “这个新上任的小掌门连番天印都能催动了?”

    “你瞎呀,自己不会看?”

    当然,在我身后也有一些异样的声音:“不就是一具邪尸吗,看你们说的,好像他能上天了似的。”

    立即有人回应:“怎么又是你?在门鼎脚行里吆喝着不认识云海道人,现在又扯这些。就你那点见识,唉,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你没看见那具邪尸的体格,那可是铜甲尸,人家左掌门三下两下就办了,要是换成你,十条命都不够。”

    从我身后传来的声音,听上去大多比较年轻。那些修为高深的老一代修者都没有说话,他们是不屑于在我身后议论这些事情的。

    不过从这些年轻修士的态度上来看,我这次展现实力,基本达到了事先的预期。

    回到门鼎脚行,我再次登上了高台,主顾们还是按照原先的座次就坐。

    我朝着龙泉派的老道招了招手:“前辈,您还是来验一验东西吧。”

    老道尴尬地笑了笑:“刚才……刚才我就已经验过了,确确实实是祖师爷的乌铜八卦印。说起来,现在宗门里也有一些祖师爷留下来的法器,可还没有那一件能有这么强的灵韵。”

    我笑了笑:“这东西,您出价多少?”

    老道士报给我一个不菲的数字,他说,这就是龙泉派能拿得出手的最大的数额了。

    我算了一下,他给的数字,足够寄魂庄整整一年的开支了。

    可这还不算完,一个在场的富商是龙泉派俗家弟子,他说他可以帮龙泉派买下这块八卦印,算是他对宗门的贡献,也算他的功德。

    但我也不着急出手,冲那个富商笑了笑,又对在场的其他主顾们说:“大家都可以来验一验这枚八卦印,看看它值不值这个价。”

    这话一出,就有很多人凑到了台前,老道士也凑过来了,他的视线一直在那些验货的人身上游走,表现出一脸的担忧,生怕别人将八卦印抢走似的。

    其实这块印,我是一定会卖给老道人的,之所以让大家验货,只是想打消他们的疑虑,毕竟我是第一次经营门鼎脚行,于他们来说,信誉没有保障。就怕我直接将奇货甩给老道人,会有人说闲话,说我和老道人是事先串通好的。

    很多行当里的老人在验货时也在感慨,他们在感知到八卦印上的灵韵以后,都很难相信这是雍正年间的东西。

    云海道人只用三百年时间就培育出了这样一个道家至宝,已足以见证他当年的道行深厚。

    在验货的时候,就有人报出更高的价格了,但对于他们的报价,我也只是笑一笑,没有给出确切地回应。

    每次有人报价,老道人都是一脸的紧张。

    这个过程持续了近一个小时,几乎每一个在场的人都接触过乌铜八卦印,我才招呼他们就位。

    一般来说,验货结束,就该正式开拍了。但我这次不打算走竞价的流程,决定直接出手。

    等到大堂里安静下来,我将八卦印摆好,然后对老道人说:“这位前辈,既然这块乌铜八卦印原本就是你们的东西,那我今天就做个人情,半价卖给你了。”

    老道人站起身来:“当真?”

    我笑着对他说:“当然,做生意嘛,既要讲道理,但也要讲究一个情谊。我这么做,也算是物归原主,皆大欢喜嘛。”

    做生意,有时候确实讲究情谊,但半价是情谊,将乌铜八卦印物归原主,则是防止冲突。

    这枚八卦印可是老道士的心头肉啊,我要是卖给别人,于寄魂庄和买家来说,都相当于多了一个潜在的隐患,毕竟谁也不能确定,眼前这个老道会不会记仇。

    现在想想,先前抛出“云海道人”那个问题的人,应该是第一次来门鼎脚行。他没有考虑,万一这块印涉及到个别宗门利益,那我是绝不可能将它卖给其他人的,也许在座的主顾中,有不少人都想买下这枚印,可因为他的搅局,那些人就算有足够的钱,也不能从老道人手里抢东西。

    在我们这个行当里,宗门之间不管是做生意还是日常来往,最讲究的就是“不结仇,以和为贵”。今天他无意间将这个规矩搬了出来,却砸了自己的脚,我估计,经过这次的事之后,有很多人要记恨他了。

    老道得了乌铜八卦印,对我好一阵感谢,还邀请我去龙泉派做道术交流。

    我因为后面还有任务,就婉拒了他的邀请,他说随时欢迎我去。

    乌铜八卦印出手以后,寄魂庄的半年开支有了着落,我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这一次,门鼎脚行从开张到打烊,整个过程都算顺利,夏师伯和赵师伯他们也能松口气了。

    凌晨时分,我先在门鼎脚行的大堂里演练了几次青钢剑,直到幻象消失了,我才回到镇门堂。

    此时,所有寄魂庄门人都聚集在了镇门堂,我进堂口的时候,他们就一直眼巴巴地看着我,等着我做饭呢。

    我简单地和夏师伯、赵师伯他们打过招呼,就一头钻进了厨房。

    走到厨房门口,我就听到里面有冷菜下油锅的“嗤啦”声,还闻到一股很重的焦糊味。

    进去一看,就发现仙儿和罗菲都在在厨房,仙儿正在炒菜,她像是怕被油崩到,躲得远远的,又伸长了手臂,胡乱搅动着锅铲。

    罗菲站在菜板那边,板上还放着有一些切好的蔬菜,可她现在的目光没在菜板上,而是一脸担忧地望着仙儿。

    过去总听说仙儿她会做饭会做饭,可看她现在的样子,明明就是第一次动锅。

    我问仙儿:“你干嘛呢?”

    仙儿转过头来冲我笑:“你没看见吗,我做饭呢,菜都炒了好几个了,你出去吧,今天晚上的饭我包了。”

    我看了看身边的橱柜,上面确实摆着几个盘子,糊味就是从这些盘子里飘出来的。

    那些菜看上去都焦黑焦黑,根本分辨不出是用什么原料做出来的。

    我赶紧上前将仙儿拉开,关上火,把锅铲一并夺了过来。

    朝着锅里看了一眼,不知道仙儿放了多少酱油,好好的青菜也被她弄得焦黑焦黑的。而且锅子周围还散落了很多菜叶,她刚才搅得太狠,菜叶都被她搅出来了。

    哎,好好的食材就这么糟蹋了,我看着就心疼。

    我说:“仙儿,你们先出去吧,晚上饭还是我来做。”

    仙儿站在旁边瞪着我:“左有道你什么意思啊,又是关火又是抢铲子的,什么态度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