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2章 门鼎开行
    闫晓天靠在小榻上冲着我乐:“行,那就见机行事。”

    离开百乌山的店铺,我又带着粱厚载他们在鬼市里巡视,到了晚上九点多,我们回到镇门堂,开火做饭。

    第一次给整个寄魂庄准备晚饭,可把我累坏了,回想我师父当年做饭时那副风轻云淡样子,我实在想不通,一次性给这么多人准备晚餐,他为什么一点都感觉不到累似的。

    等大家吃完饭,收拾完碗筷,已经快到午夜十二点了。

    自从上次中了诅咒,我每天临晨零点都会被幻象困扰,虽说这些幻象越来越不真实,可一看到它们,总归让人心烦。

    就算我睡着了,也还是会做那些和邪神有关的梦。

    我寻思着,反正睡不睡都会看到幻象,于是就提着青钢剑来到了尚未开业的门鼎脚行,借着从门外透进来的长明灯灯光,独自练起了天罡剑。

    现在的青钢剑变得非常沉重,我已经无法凭借单手演练整套天罡剑,于是双手持剑柄,有些勉强地将天罡剑根本算不上套路的套路演练了一遍又一遍。

    为了保持出剑的速度够快,每一次挥动青钢剑,我都要使出全身的力气,很快,肩膀和肱三头肌就变得十分酸痛。

    明天对付狄保全的铜甲尸,我不但要用番天印,也要使用青钢剑,毕竟这两样东西,都是我们守正一脉的传派信物。

    临阵磨枪,我当然无法完全适应青钢剑的重量,可不管怎么说,总归能对它多几分熟悉,不至于在明天出丑。

    虽说双手持剑会让我在移动身体的时候比过去笨拙一些,可青钢剑的长度很好地弥补了这个缺陷,加上如今的青钢剑剑刃不会对我造成伤害,让我在挥剑的时候也无需避开剑锋,反倒多衍生出了几个新动作。

    在我练剑的时候,幻象如期而至,我选择不去理会它们,继续在偌大的厅堂中挥汗如雨。

    一个小时以后,我已经没办法再挥动青钢剑了,只能坐在一张椅子上不停地喘着粗气,汗水顺着我的脸不断地往下滴。

    希望明天的战斗能速战速决,打完铜甲尸还要继续做生意,我怕我的体能会支撑不住。

    休息得差不多了,我才将大堂里的几张椅子拼成了床,在门鼎脚行凑合了一个晚上。

    仉二爷当初给我的药浴方子确实对我帮助很大,虽说我就算泡了那半年药浴,身体素质也无法达到二爷那样的境界,可和过去相比,我各方面的身体机能还是有了很大的提升。半夜一点钟的时候,我胳膊上的肌肉还撕裂般酸痛,这一觉睡起来,酸痛不再,我也丝毫感觉不到疲惫。

    整个白天,我一直和粱厚载他们打扫门鼎脚行的大堂,到了晚上七点一刻,镇门堂的大钟响起,门鼎脚行正式开行。

    早在下午三四点钟,门鼎脚行外就聚集了很多人,当庄师兄和冯师兄将门鼎脚行的大门打开的时候,大批主顾像潮水一样涌了进来。

    自从我在2001年第一次来鬼市至今,这是门鼎脚行纳客最多的一次,夏师伯说,这次鬼市开市,很多大型宗门都申请进门鼎脚行参与今年的拍卖,他们买东西是假,望风才是真。

    他们也想看看,柴宗远的大徒弟能不能扛起守正一脉经营千年的偌大名号。

    毕竟在守正一脉的历代掌门中,我是最年轻的一个,对于很多宗门弟子来说,这样一个年纪也就是刚刚入行而已。

    说真的,看到那么多人同时涌进大堂,我突然紧张起来,就怕万一出点差错,成了别人的笑柄。

    冯师兄凑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别紧张,正常说话,正常做事。”

    我朝冯师兄点了点头,默默将蛇皮袋子放在桌子上,默默看着那些入场的主顾们。

    人太多,大堂里的椅子根本不够用,只有一半的人找到了座位,剩下的人却只能站着。

    这是我的失策,一早就知道这次人多,却没有做充足的准备。

    可既然出了纰漏,还是要想办法弥补的,我朝站在门口的庄师兄挥了挥手:“庄师兄,再弄些椅子来吧。”

    我这边刚说完话,人群中就有人在喊:“不用了,我们站着就行。快把奇货拿出来吧,给我们长长眼。”

    当时我真的很紧张,也没搞清楚这个声音是从哪个几角旮旯传出来的,可表面上还要故作平静,对在场的所有主顾说:“大家千里迢迢来到鬼市,我们寄魂庄不能失了礼数。准备不周,还请大家多担待。”

    说完,我又朝庄师兄挥了挥手,庄师兄点点头,快步走出了大门,原本坐在前排的闫晓天也站起身来,跟着庄师兄一起出去了。

    在场的人大多是第一次见我,可闫晓天已经在百乌山的掌派的位子上坐了好几年,很多人都认得他。

    一看百乌山掌派离席,场下的人就开始议论起来。

    有人说:“那不是百乌山的掌派吗,他怎么也进门鼎脚行了?”

    也有人说:“闫晓天中途离席,是对左有道不满吧,这么多人,就这么几张椅子……”

    还有一些声音是:“看样子,这次的门鼎脚行开行,不太顺利啊。”

    反正说什么的都有,我就站在台上,一语不发地冲着人群微笑,心里却乱成了一锅粥。

    闫晓天,你出去干什么!给我添乱么!

    过了没多久,闫晓天又和庄师兄一起回来了,在他们身后跟着很多百乌山门人,每个人搬着一把椅子,入场之后,又在闫晓天和庄师兄的指挥下将所有新增的座位摆好。

    等大家都入座了,闫晓天才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庄师兄将百乌山门人送出大门,随后转过头来冲我这边喊:“多亏有闫掌派帮忙,不然的话,这么多椅子不知道要搬到什么时候呢。”

    我朝闫晓天抱了抱拳:“谢谢。”

    闫晓天倒是显得很随意:“你跟我客气什么,都是自己人。”

    这话一出口,大堂里又炸了锅,行当里应该有不少人知道我和闫晓天的那些瓜葛了,可当闫晓天说出“自己人”这三个字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一阵议论。

    他们讨论的话题无非就是“百乌山不是和寄魂庄积怨很深吗,怎么成了‘自己人’了?”。

    闫晓天站起身来,朝身后望了一眼,回过头来对我说:“我看椅子还多了两把,让魏长老也进来吧,他一直想见识见识门鼎脚行是怎么做生意的呢。”

    让魏老头进来?我感觉,闫晓天这么做好像是有深意的。

    我点了点头,再次朝庄师兄那边挥手:“去请魏长老。”

    通常来说,没有收到门鼎脚行邀请的人是不能进入大堂的,我这算是给魏老头开了先例。接下来,场下又是一阵交头接耳。

    我已经懒得去管这些人说什么,好像在他们眼里,两个积怨已久的宗门化干戈为玉帛,是件难以置信的事情。

    直到魏老头进大堂就座,我才从蛇皮袋里拿出了乌铜八卦印,高声对大堂里的主顾们说道:“这枚乌铜八卦印产自雍正年间,是当年云海道人最喜爱的法器,云海道人过世以后,曾将它埋在小龙潭,历经两百年天地灵气滋养才重新破土,是一件灵韵无双的至宝。”

    刚说完,人群中又有人喊:“云海道人是谁?没听说过。”

    云海道人是谁?我哪知道他是谁!《奇博考》上也没详细说明啊,只说他是雍正年间的道士,道行可与当代张天师比肩。

    这事该怎么圆?我不知道云海道人的来历,却要卖他的法器,如果我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估计这次的生意要黄。

    那一刻,我背后的冷汗都出来了。我知道,如果现在台上的人是我师父,他根本不用介绍这块乌铜八卦印的来历,也能卖出很好的价钱。因为行当里的人信任他,可他们不信任我。

    万幸的是,有人帮我回应了这个问题。

    就见一个年过古稀的老道人站了起来,一脸愤懑地朝刚才说话的人喊:“不知道云海道人是谁?那是你没见识!云海道人,乃是我龙泉派开山祖师,石屏道宗大家!你是哪个门派的,敢如此出言不逊!”

    这个老道人我也是第一次见,可他在行当里似乎是有些威望的,他这么一喊,大堂里顿时一片寂静,气氛突变,刚才说话的人立即缩了缩脖子,没敢应声。

    坐在老道身旁的人拉了拉他的衣角:“小辈不懂规矩,别和他一般见识。”

    老道人这才压住了火气,回过头来问我:“你手里的东西,当真是祖师爷的乌铜八卦印?”

    我将八卦印小心翼翼地放在蛇皮袋上,对他说:“您可以验一验。”

    老道忙不迭地上前,正要伸手去拿八卦因,粱厚载突然闯进了大堂,做出一脸惊慌的表情冲我喊:“道哥,狄保全那边出事了!”

    我连忙收好八卦印,将蛇皮袋挂在腰上,然后拿起青钢剑和番天印,快速冲出了大堂。

    毫无意外的,在我出门以后,门鼎脚行的雇主们全都涌了出来,跑得最快的就是那个老道人,我用余光扫了他一眼,发现他一面飞奔,一面将视线死死地锁定在我的蛇皮袋上。

    有他在,这块乌铜八卦印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狄保全的店铺在西市的一条坎字路上,一进路口,我就感应到了铜甲尸身上的邪气,看样子,狄保全应该是将它身上的所有封印全都打开了,但凡它身上还有一张镇尸符,邪气也不该传到这么远的地方。

    我正要走进路口,身后的老道人却拉了我一把。

    我回身望着他,就听他说:“要不,你先把乌铜八卦印放在我这吧,等会你和邪物交手,可别……可别把它弄坏了。”

    他大概是怕我不相信他,又补充了一句:“放心,我就是暂时看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