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0章 青钢再生
    人都说,只要长得白、脸上没有皱纹,一个人是不会显老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皮肤很白,也没有皱纹,却总是给人一种糙汉子的感觉。

    上了旅店二楼,就有一个年纪在四十上下的中年人凑了过来,他手里拿着一个很长的行李包,默默地走到我跟前,我本以为他也是这次的主顾之一,没想到他在我身边停了下来,小声对我说:“我是裘华晖。”

    我也停下了脚步,愣愣地看着他。

    当初听到“裘华晖”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认为裘华晖是个男人,可后来在四合院却见到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尽管我已经知道那个女孩子并非裘华晖的真身,但当她开口的时候,传来的却是实实在在的女声。

    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又认为裘华晖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

    现在,这个面目斯文的中年人却用浑厚的嗓音说,他就是裘华晖。这让我一时间难以适应。

    他见我长时间不说话,又补充了一句:“我是本尊。”

    我强压着心中的不适,冲他笑了笑:“总算见到本尊了,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他没有就这个话题讨论下去,很直接地问我:“带钱了吗?”

    我说:“带着卡,可以给你汇款。”

    裘华晖点点头:“我带了pos机。”

    随后,他又给我报了价格。他自己说价格公道,可我怎么都觉得他好像在黑我,那个价格实在太高了,我几乎要清空银行卡里的所有数字才能付清。

    他见我一直没回话,又简单地说了一句:“不讲价。”

    我犹豫了一下,可又朝他手中的旅行包望了一眼,最终叹了口气。为了青钢剑,我只能认了。

    裘华晖带着我们来到了靠近楼道楼的房间,他将旅行包放在床上,又拿出了pos机,对我说:“你可以先看看东西。”

    我将银行卡放在桌子上,随后拉开了旅行包的拉链。

    终于见到让我苦等一个多月的青钢剑了,我知道,躺在旅行包里那把剑就是青钢剑,可它已经完全不是过去的样子了。

    现在的青钢剑,长度已经达到了一米以上,剑鞘和剑柄上爬满了黑色的根须,这些根须扭转在一起,就像是一道道铁箍,沿着剑鞘和剑柄以流线形蔓延。

    青钢剑上依旧带着很重的阳气,可在过去,这股阳气就像平静的湖水一样寂静,可现在青钢剑上的炁场却是在不断流转的,我开了天眼,就看到一道道如丝如缕的阳气正围绕着青钢剑周围,不停地流动。

    裘华晖在旁边说道:“你可以试一下它的份量。”

    我拿起青钢剑,果然发现它比过去重了很多,仅仅用单手,我几乎难以挥动它。

    脱下剑鞘,平坦的剑身在灯光照耀下泛着一层油亮的柔光,仅仅从外形上看的话,青钢剑的剑身只是比以前宽了、长了,可上面却多了一道过去未曾有过的火气,我觉得,它好像变得比原来更年轻好斗了。

    最让我担心的还是青钢剑断裂的部分,我仔细端详着剑身,却完全没有发现裂痕,之前断裂的痕迹已经彻底消失,就像是它从未断过一样。

    裘华晖对我说:“现在青钢剑的形态是最适合你的。因为你选的那颗种子吸收了你的血。”

    我好奇道:“到底是怎么修补青钢剑的?一点裂痕都没有?”

    裘华晖依旧面无表情地解释道:“不是修补,是生长。你选的那颗种子激发了它的活性,让它自行愈合伤口。而它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是因为你的血、你的性格。虽说变化比较大,但这样的变化总得来说还是比较保守的,我原先还以为这把剑会变成一把斧子或者别的东西。可它现在还是一把剑。这就说明,你的骨子里还是比较墨守陈规的。”

    说到这里,裘华晖稍稍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但你的血能为它建立新的规则,让它的炁场发生变化,这一点倒是出乎我的预料。好了,剑也看了,付钱吧。”

    说来说去,最终还是说到了“钱”。看样子,裘华晖本质是还是个商人。

    我按照他的价格付了款,他很满意地收起了pos机,随后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走了。

    我目送他的背影从门口消失,从心底长舒了一口气。还好鬼市快要开市了,很快就有新的款项进账,不然的话,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寄魂庄可能就要喝西北风了。

    不过,就算我挑选的那块乌铜八卦印能卖出不错的价格,也只能勉强够寄魂庄撑上半年,剩下的钱,就要靠寄魂庄的其他产业和我经营的尸棺生意了。

    过了五六分钟,耿师兄大概是觉得裘华晖走远了,才凑到我跟前来问:“这还是青钢剑吗?”

    “当然是。”我点了点头,有些费力地将青钢剑拿起来挥了两下,由于不适应青钢剑的长度,我在挥剑的时候,不小心让剑锋触到了电视柜。

    我几乎没有感觉到任何阻力,可红木打造的电视柜却被斩下了一角,而且端口非常平整。

    耿师兄看着少了一块的电视柜,咂了咂舌:“青钢剑好像比以前还要锋利了。”

    我小心翼翼地用手指触摸着青钢剑的剑锋:“确实比以前锋利。”

    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的手指触碰到青钢剑时,原本锋利的剑刃在一瞬间变得平滑起来,摸上去就像是没开过刃一样。

    其实在很早的时候我就知道,青钢剑是活物,就连藏书阁中的古籍也说,青钢剑可以算是乌木成精,有自己的意识。

    可现在,它竟然主动回应了我,让我心中无限惊喜。

    耿师兄好像也对重新铸造过的青钢剑充满了兴趣,他凑在我旁边问我:“看你挥剑的时候并不轻松啊,这把剑现在有多沉。”

    我说:“不知道呢,大概比原来重了将近一倍吧。看来我得花点功夫来适应它的重量了。”

    在这之后,我又好好研究了一下青钢剑,意外地发现时剑柄和剑鞘上的根须也是可以动的,如果拿着青钢剑的人不是我,剑鞘和剑柄上的根须就会缠在一起,耿师兄试着想拔出剑身,可那些根须的材质好像和青钢剑是一样,坚硬无比,而且韧性非常强,耿师兄费了全身力气都拔不出来。

    当耿师兄小心地触摸剑锋的时候,被他触摸的地方也变得十分圆润,青钢剑好像知道,耿师兄不是主人,但也不是敌人。

    对于青钢剑显现出自我意识,耿师兄也是惊叹不已。

    我渐渐发觉,裘华晖没有骗我,他给的价格确实是公道的。在这之前我想都不敢想,他竟然能让青钢剑变成这样。

    就连返回寄魂庄的路上,我依然对新的青钢剑爱不释手。

    黄昌荣送来了新的奇货,裘华晖送回了青钢剑,我们在当天晚上布置好了鬼市,剩下的,就是等待鬼市开市了。

    2008年9月14,推迟了一个月的鬼市终于在这一年的中秋节开市了。

    清晨五点钟,我来到断魂桥的桥头,等待着那些携带魂票前来的主顾们。

    过去听我师父说,我身后的那座吊桥之所以叫断魂桥,其实是有一段典故的。可因为年代太久的缘故,寄魂庄的门人已经忘了那个典故的具体内容,只记得它和我们的一世祖有关。

    岁月流转,尽管寄魂庄历代门人将过往的一段段历史写在了书简上,可有些东西,终究还是会在岁月的长河中慢慢消逝。

    在断魂桥下,依然是那条干枯的河道,一切都一如我第一次来时的样子。

    唯一变化的是守桥的人,过去是我师父,而现在,变成了我。我想,这大概也是一种传承吧。

    五点半,第一个主顾出现在了桥头,我学着师父当年的样子,心里很别扭地朝来人喊一声:“来者何人?”

    随后主顾拿出魂票,我验明了他的身份,引领他走上断魂桥。

    鬼市开市的第一天,我都要一直守在这里,引着一个个主顾上桥。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是来买东西的,但也有进市开店的商人,而在所有商人中,狄保全算是最亮眼的一个。

    他不是唯一一个经营邪尸生意的人,但每年他赶来的邪尸都不止一具。他会在鬼市开市的当天早上八点来到断魂桥头,而在七点半到八点半这个时间段里,则不会有其他主顾来到这里。

    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狄保全带来的东西邪气太重,加上他狄大马虎的名声在行当里无人不晓。大家都担心,万一跟他同行,而他带来的邪尸又不早不晚出了问题,那周围的人弄不好要跟着遭殃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一个原因,让我有了和狄保全单独接触的机会。

    这次他带着三具黑僵和一具铜甲尸来到了桥头,我离得很远就能感觉到那具铜甲尸不太正常,在它身上带着一股很重的晦气,煞气反倒没那么重。

    我唤一声:“来者何人?”

    狄保全应一声:“是我,狄保全啊。”,他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魂票。

    他的票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但我还是仔细看了看,又仔细查过狄保全身上的炁场,也没有异常。

    随后我问他:“那具铜甲尸是特意准备的吗?”

    狄保全咧嘴笑了:“对,等门鼎脚行开行了,我再让它出来活动。呵呵,这具铜甲尸算是我们养尸人一脉的遗害了。当初炼它的时候出了差池,让一些脏东西进了它的身,这都多少年了,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处理它,所以就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嘿嘿。”

    我又看了看他身后的铜甲尸,那一身钢筋铁骨加上体内的邪祟,看来并不好对付啊。

    看样子,狄保全并不相信我的实力,也想用这具甲尸试试我的道行。

    呵呵,狄大马虎,他这心思,可是一点都不马虎呢。

    我笑了笑,引着他上了断魂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