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8章 作死也是一种本事
    《奇博考》上说,这块乌铜走银的八卦印,是从云南石屏那边传过来的,虽说和门鼎脚行里的其他奇货相比,它的年代算不上久远,但它是当年云海道人最喜爱的法器之一。早年间,云海道人常用中正念力滋养它,道人临终之前,又将它放在小龙潭,让它在之后的两百年间收天地灵韵,最终成为了一个品相绝高的宝物。

    至于这块八卦因是如何在百年前落入寄魂庄手中的,书上却没有任何记载。

    我将乌铜八卦印装在蛇皮袋子里,并将它放在地窖入口旁的石台上。

    挑好了奇货,我又跑到夏师伯那里领了长明灯的灯油,叫上粱厚载和刘尚昂,一起给鬼市中的长明灯添新油。

    鬼市里的长明灯有两种,一种是“年灯”,它们遍布鬼市的大街小巷,这种灯亮度不算高,但光源的扩散能力很强,一盏灯的灯光就能覆盖很大一片区域。另一种叫“百年灯”,这些灯只有门鼎脚行和镇门堂附近才有。

    和年灯相比,百年灯要亮得多,持续燃烧的时间也更长。年灯可以持续燃烧399天,而百年灯则是576天,每年鬼市,我们都要将所有长明灯的油盒添满。

    除了给长明灯添油,我还要按照寄魂庄各脉的人数来布置镇门堂。了解那些将要参加鬼市的宗门,按照它们的习惯和忌讳布置门市中的各个店铺。最后,我还要采购大量的食物和水,并确保它们的安全性。

    我这么说可能会让人认为,我们守正一脉在鬼市中所扮演的角色和杂役差不多。

    过去,我们守正一脉其实就是寄魂庄的门丁,这应该也算是杂役的一种吧。除了这些杂活,我们还要维护整个鬼市的治安,另外也要充当伙夫,为所有寄魂庄门人准备早餐和晚餐。

    虽说鬼市还没正式开始,可连续几天操持这些事情,还是把我累得够呛。

    临鬼市开市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老黄家的人来了。

    那天早上我正和刘尚昂一起收拾门市的最后一间店铺,耿师兄找到了我,说黄玉忠来找我了。

    我放下手里的活,一边锤着有些酸麻的后腰,一边我问耿师兄:“黄玉忠是谁啊?”

    耿师兄说:“就是黄昌荣的儿子,老黄家的下一代家主。”

    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上次去老黄家的时候,确实听说过这么个人。当初,就是因为这个黄玉忠在学校里和人起了冲突,他老爹黄昌荣才火急火燎地往他学校那边赶,没想到遭到埋伏,被罗有方的人给绑了。后来罗有方就乔装成了黄昌荣,混进了老黄家。

    说起来,黄玉忠似乎也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呐。

    我问耿师兄:“他说找我什么事了吗?”

    耿师兄:“他是来给门鼎脚行补货的。”

    对了,补货。这两天忙得昏头转向,把这事给忘了。

    所谓补货,其实就是给门鼎脚行的仓库增添新货,而我们最大的货源,就是东北老黄家。他们家的货永远都是最好的,而且一分钱不收。这是老黄家和守正一脉的协议,我们守正一脉做他们的监理人,保他们平安,而他们呢,则要向门鼎脚行免费供应奇货。

    往年来寄魂庄送货的人一般都是黄玉莲,怎么今年换成黄玉忠了?

    我看剩下的活也不多了,就让刘尚昂自己收收尾,而我则在耿师兄的陪伴下来到翡翠山庄。

    在这个时候,老雇主们还没来,翡翠山庄也是冷清得很,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整个大厅里就坐着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精壮男子。

    他理着干净利落的平头,穿一身白色的T恤,肩膀和胳膊上显露出很结实的肌肉块。

    仅仅从年龄上来判断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黄玉忠的。记得当初我去东北老黄家的时候,他好像还在江苏上大学来着。

    我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正望着窗外出神,从他所在的位置朝窗外望,正好能看到老林子最为高大的一棵古松。

    记得庄师兄曾告诉过我,那棵树,就是老林子的山神。

    “是黄玉忠吗?”我拍了他一下,问道。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突然冒出来一句:“你怎么看上去年纪比我还大?”

    这家伙果然是个刺头,我长得老相我自己知道,可你刚见到我就说这种话,就有些不妥了吧,而且听说话的口气,就好像我欠了你什么似的。

    这样的人,先不论品行如何,至少素养不是很高。

    可他毕竟是黄家的下一代家主,我以后也少不了要和他接触,为了不在第一次见面就把关系弄得太僵,我也没有理会他的话,只是坐在他的对面,不带任何情绪地问道:“老黄家这次怎么派你来了?”

    黄玉忠很不耐烦地回应我:“不是家里让我来的,他们指使不了我,是我自己想来。”

    说完,他又问回了刚才那个问题:“我爸不是说,你今年才二十出头吗,怎么看上去比我年纪还大呢?”

    这家伙有毛病吧!

    我还是沉着气,对他说:“常年风吹日晒的,老得快。”

    在我正面回应了他的问题以后,他“哼”了一声,嘴上说一句:“无聊。”

    我不想和他有太多牵扯,直接问他:“这一次黄家准备了什么东西?”

    黄玉忠:“我不是来给你送货的,年年都把最好的东西给你们,你们却一分钱都不给,凭什么?”

    我笑了笑:“我们守正一脉的历代掌门都是老黄家的监理人,我们负责保你们太平,你们呢,负责给我们供应奇货。这是公平交易。”

    黄玉忠:“我没觉得公平。”

    我说:“我也觉得不公平,奇货这东西,守正一脉不是弄不到,可为了你们黄家的这点奇货,我们就要不计损失地保护你们,甚至不惜将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想一想,真的不值。”

    我这么说的时候,耿师兄又在后面拉我的衣角了。

    上次去间罗菲的义父时,我说重了话,他也是不停地给我使眼色。

    虽说,在我刚接手守正一脉的节骨眼上就和老黄家的人闹翻,的确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对付黄玉忠这种人,你越是顺着他来,他就越是蹬鼻子上脸。

    黄玉忠很不屑地白我一眼:“你们的命值几个钱?老黄家的奇货,能把整个寄魂庄买下来。”

    我说:“黄家人的命值几个钱?有你们那些奇货贵吗?”

    黄玉忠眯起了眼睛:“你说这话……是啥意思?要和我们老黄家断交吗?”

    我:“和老黄家断交,这种事我还真没想过。不过呢,如果你再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我特么揍不死你!”

    这话一出口,耿师兄看我的眼神都直了,黄玉忠也愣在原地,好半天没说话。

    看样子,他们好像都没想到我会是这样的态度。

    按说耿师兄和我接触也不少了,应该了解我的脾气啊,我在这样的情形下说出这样的话,好像在情理之中吧。

    至于黄玉忠那边,我虽然年纪比他小,可我作为老黄家的当代监理人,连黄老太爷都要和我平起平坐,所以我完全有权利教训他这个后辈。

    可这两个人怎么都是这样的表情,好像我这么说话是件不可理喻的事情。

    翡翠山庄的饭店大厅里寂静了十几秒钟,随后,黄玉忠突然暴起,大吼一声:“你妈……”,朝我扑了过来。

    见他出手,我也出手了。

    我知道他以前常在学校里和人干架,加上有老黄家的传承,经验、身手都不会差。

    但我这一身功夫可是历经生死才锤炼出来的,他那点花拳绣腿和我没得比。

    他一出手就打上三路,好像要一击把我放倒,可他速度太慢,我稍稍侧了一下身子就避开了,同时伸出右手,扣住他的左肩,用力一攥,******黄玉忠的力气瞬间就被我卸干净了,我这一锁用的力气不小,他被我死死按在桌子上,浑身疼得直哆嗦,却咬紧了牙,就是不肯喊疼。

    别看这家伙没什么修养,骨气倒是可以。

    我慢慢加力,他抖得更厉害了,可还是死死咬着牙,就是不喊疼。

    刚才我抓住他的时候,他根本没闪避,现在三处大穴同时被我按住,这样的疼痛和骨头被拧碎差不多,能忍住不叫就不错了,根本没力气反抗,而且只要他的身子一动,就会更疼。

    可他最终还是没完全忍住,鼻子里轻微地“哼”了一声。

    我也不能做得太绝,于是松开了手,将他推回了座位上。

    他坐在那里,身子还在因为剧痛而微微颤抖,我原本是想等他平静下来了再请他滚蛋来着。

    没想到他刚刚缓过劲来,就随后抓起一把凳子,甩手就朝我的头顶砸了过来。

    刚才就觉得他速度慢,现在他肩膀上还有伤,行动起来更不方便了。在他举起凳子来的一瞬,我快速扑到了他身前,左手抓住他的手腕,右手抓住他的腰带。

    左手使出天罡锁的手法,用力一掰,他拿着凳子的那只手顿时脱力,凳子就这么落了下来。随后我右手猛地发力,直接拎着他的腰带将他提到半空,又重重将他摔在地上。

    黄玉忠的身体素质确实是不错的,被我这么摔都没摔散架,他落地没多久就爬了起来,又一次冲着我猛扑。

    看到黄玉忠一次次的冲向我,我心里反而安心了一些。像黄玉忠这样的人并不难对付,真正让人胆寒的,是那些吃了亏以后默默离开,然后在暗中默默等待时机报复你的人。

    他冲上来,我依旧微微避一下身子,同时快速出手,将他打翻在地。他站都站不稳了,可还是会爬起来,再次冲向我。

    他站起来四五次,有被我撂倒了四五次。

    但看样子,他好像并不打算就此放弃。

    也就在这时候,饭店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个呼喊声:“别打了,别打了。左家小哥手下留情!”

    我回头一看,就见黄昌荣正急慌慌地朝我这边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