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7章 都是戏
    我甚至预感,九封山这次来,很有可能就是来拆台的。

    夏师伯见我很长时间不说话,试探似地问我:“有道,你想好该怎么和那些老主顾做生意了吗?”

    我笑了笑,转移了话题:“夏师伯,在这个名单上,我想加一个人。”

    夏师伯问我:“谁?”

    我说:“闫晓天。”

    对于我的提议,赵师伯显然有些担忧,在夏师伯开口回应我之前,赵师伯就抢先说道:“现在就把百乌山叫出来,恐怕不妥吧。”

    我反问:“为什么?”

    赵师伯想了想,说道:“之前,九封山的何老鬼和赵德楷一直关系非常好,你帮着闫晓天把赵德楷拉下了马,何老鬼对你、对闫晓天,恐怕都是怀恨在心呢。何老鬼那个人你不了解,如果这次你叫闫晓天来,他指不定要弄出什么幺蛾子呢。”

    在赵师伯说话的时候,我发现粱厚载脸上展开了一抹笑容,就问他:“你笑什么啊?想到什么了?”

    粱厚载笑着对我说:“我估计何老鬼干不过你。”

    他这话说得没头没脑的,弄得我和两位师伯都是一脸的诧异,赵师伯问他:“你的意思是,如果何老鬼捣乱,就让有道出手教训他?”

    夏师伯立即反对道:“不行,咱们不论怎样都是鬼市的主人,哪有主人向客人出手的道理!”

    赵师伯叹了口气:“你再仔细回忆一下我的话,我说:‘如果何老鬼捣乱’,有道可是要维持鬼市秩序的,何老鬼要是捣乱,有道可不得教训他吗。”

    我知道粱厚载肯定不是这个意思,嘴上还是配合赵师伯,问他:“你是想让我跟何老鬼动手吗?”

    粱厚载摇头:“不是,我是想说,何老鬼这个人其实胆子很小的,呵呵,我师父给我的那本书上,都有关于他胆子小的记载。”

    我说:“那不是古书吗,怎么把何老鬼也写进去了。”

    粱厚载眨了眨眼:“因为何老鬼就是古人啊,如果按照他的出生日期换算的话,他现在应该有三百多岁了吧,虽然他的生理年龄只有七十岁左右。师父给我的那本书,也记录了一些清朝,尤其是康熙年间发生的事情。”

    我有些不解:“这是……怎么个意思?生理年龄?”

    粱厚载笑了笑:“何老鬼的体质比较特殊,他有时候会陷入很深的睡眠,就像死了一样,浑身的器官都安静下来,细胞活性也变得很低,心脏几乎不跳,几乎不呼吸,他这一辈子,进入睡眠的时候比醒着的时候多得多。你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把姓何的叫做‘老鬼’吗,就是因为他确实很老了。”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

    我看向夏师伯和赵师伯,却发现他们两个一点也不惊奇,好像早就知道这件事似的。

    粱厚载则继续对我说:“何老鬼见到柴爷爷就怕,其实不是怕柴爷爷本人,而是怕番天印,这也是古书上的记载。道哥,你可是千多年前唯一一个能催动番天印的人,所以我想,你不如在鬼市开市的时候,向大家展现一下番天印的风采,尤其是向何老鬼展现一下。”

    “展示……倒是没有问题,”我有些担忧地说道:“可就算要展示番天印,也要有个契机吧。我总不能什么事都没有就拿着番天印踩罡步,那样的话,任谁都能看出来我这是在炫技。”

    粱厚载笑了笑,说:“上次咱们帮养尸人清理了门户,他们还欠着咱们的情呢。况且我也看到了,名单上有狄保全。有一次,他带进来的邪尸不是出问题了吗,那谁又能保证,他这次带进来的邪尸不会出问题呢?你别忘了,狄保全在行当里可是有一个非常有名的绰号呢。”

    对,狄保全的绰号就是狄大马虎,如果他带来的邪尸除了问题,我就有展示番天印的理由了。行当里的人都知道他脑袋常常缺根筋,他出问题,旁观者因该也不会认为,这是我和他事先串通好的。

    赵师伯和夏师伯也猜到了粱厚载的意图,两人对视了一下,然后就看着粱厚载笑了。

    其实,他们让我带着粱厚载参加掌门会议,就是为了让粱厚载给我们出出主意吧。

    之后我又和两位师伯讨论了这次鬼市的具体安排,诸如怎么安排各大宗门、门鼎脚行什么时候开行、今年该针对什么样的主顾选择什么样的商货云云,过去,师父每次和两位师伯讨论这些的时候,我都在场,只是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自己上手了。

    离开大堂,我就和粱厚载去了藏书阁的外阁,欲图找一本叫做《奇博考》的书,那不是古籍,而是一个类似于账本的东西。上面详细介绍了门鼎脚行中的每一件奇货。

    在两年前,这本书还放在门鼎脚行的地下室里,后来师父过世,我给师父守丧的时候就将这本书拿到了外阁,那时候的我认为,师父去世,这本书就应该存放在藏书阁中,因为这里的书籍大多都是寄魂庄的最伟大的先人们亲手写出来的。

    快走到藏书阁的时候,我远远看到刘尚昂正和萧壬雅在门楼附近聊天,就朝刘尚昂挥了挥手:“瘦猴,你手机我用一下。”

    刘尚昂一边掏出手机来往我这边跑,一边问我:“怎么了?要给谁打电话啊?”

    我接过手机,问他:“你这上面有狄保全电话吗?”

    刘尚昂:“署名大马虎的那个就是,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联系他了?”

    我冲刘尚昂笑了笑:“联系他自然是有事啊。”

    对话中,我已经拨动了“大马虎”的电话,电话那头立即传来一个半死不活的声音:“喂……哪位啊?”

    我说:“是狄掌门吗,我是寄魂庄的左有道。”

    电话那头回应道:“是我……是我,左掌门啊……等……你等一下。”

    他说话的时候好像喘不上气来似的,听这声音,狄保全就像是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挂。

    接下来,我听到了很急促的脚步声,过了好一阵子,狄保全才说:“左掌门啊,你咋知道额的号码来?”

    现在他的声音变得很正常了。

    我心里有些纳闷,狄保全刚才为什么那样说话,他在干什么呢?

    但我也没多问,就说有事要找到他帮忙,他没等我说是什么事呢,就一口答应了。后来我告诉他,需要他在今年的小市上出点状况,他犹豫了一下,可最终还是答应了,还说绝对不会让我失望。

    我没想到狄保全这么爽快,毕竟这么做,对养尸人一脉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不管怎么说,狄保全现在可是养尸人一脉的掌门。连掌门都是这样的马虎性格,门人还能好到哪里去?

    在我打电话的时候,粱厚载就一直在我旁边笑,我挂了电话,问他:“你笑什么呀。”

    粱厚载:“我笑狄保全啊。其实他这次配合你,根本就不是还你的恩情,相反,是道哥在帮他呢。”

    我疑惑道:“这话怎么说?”

    粱厚载:“狄大马虎根本不马虎,他那个憨憨的样子是装出来的。如果他不这么干,我估计,现在养尸人一脉的掌门也不会是他。七八年前,狄保全在鬼市出了幺蛾子,赵德楷借机作乱的事,应该也是狄保全和赵德楷两个人串通好的。”

    我问粱厚载:“为什么这么说?”

    粱厚载咧嘴笑了:“这种事解释起来很麻烦的。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在咱们这个行当里,还真的需要狄保全这样的人。”

    我和刘尚昂同时问:“为什么?”

    粱厚载说:“因为,只有狄保全这样的人才会配合道哥啊。狄保全其实也是想借这个机会告诉大家,他真的是一个很马虎的人。”

    听着粱厚载的话,我觉得越来越糊涂了,又问他:“到底怎么个意思,狄保全到底是咱们这边的,还是赵德楷那边的?”

    粱厚载说:“过去呢,他应该是介于赵德楷和柴爷爷之间,两边都不敢惹,两边都要配合。那时候的狄保全,就是用他装出来的那股晕劲,在各个势力之间来回摇摆,以求自保的。可现在赵德楷已经完蛋了,他就应该是咱们这边的人了。我估计啊,他过去应该不止在鬼市出过幺蛾子,有可能也在赵德楷的指使下给其他门派使过绊子,他向世人证明他的马虎,也就是在对那些门派说,他当初做下的那些事情,真的不是故意的。”

    刘尚昂:“我靠,还有这种事?照你这么说的话,狄保全这辈子也活得挺憋屈的哈?”

    粱厚载摇头:“他可未必觉得自己憋屈,说不定在他眼里,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聪明人,其他人都是被他蒙蔽的傻子呢。不过咱们这个行当也是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要有,狄保全这样的人,自然也有他存在的道理。”

    我无奈地笑了笑,将手机还给刘尚昂,之后就带着粱厚载去了藏书阁。

    拿到《奇博考》,我们两个就提前进了鬼市。

    虽说今年是小市,但鉴于与市的人很多,依然要像大市时那样准备很多东西。

    我首先要做的,就是选出这一次门鼎脚行开行时售卖的商货,之前两位师伯给我的那份名单上没有佛家人,在某种层面上来说,佛家人和我们这个行当是有些脱节的,他们不太关心行当中的变化,也不关心我能不能支撑气门鼎脚行的产业,就算我这次表现的不好,三年以后的大市,他们依然会来。

    既然没有佛家人,我准备商货的时候就不用考虑佛家了。

    “大市三,小市单”,这是门鼎脚行的规矩,意思就是大市的时候要有三件奇货出手,小市只要一件就行了。

    我在脚行的仓库中寻觅了很久,最终选中了雍正年间传下来的一块乌铜八卦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