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5章 滴血认种
    哦,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合理了,昨天晚上逛夜市的时候,他一直和萧壬雅在一块来着,离我们比较远,他们买了什么我也不会知道。

    过了一段时间,刘尚昂说:“就剩下一个太阳了。道哥,你说最后一个太阳不会也没了吧?”

    他这边刚说完,就听前方传来了耿师兄的声音:“破阵!”

    我立刻闭上了眼,过了一会,又听耿师兄在喊:“仙儿,你把眼睛闭上。”

    仙儿很不爽地“啧”了一声,随后大概也闭上了眼,因为我听到耿师兄的脚步声变得更加急促了。

    除了耿师兄的脚步变得越发急促之外,没有其他的异常,炁场没有发生变化,地面也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震颤。

    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耿师兄的声音又出现在前方:“睁开眼吧。”

    我这才慢慢睁开了眼,此时呈现在我眼前的四合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原本重在院子四角的树只剩下了一棵,除了我面前的那座房子还是之前的样子,东西两侧的房子却明显发生了变化,门、窗变得不一样了,窗台上没有花盆。

    之前,这就是一个空空的院子,除了四间房和四棵树,院子中央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可现在,院子月出现了很多晾晒的衣服,在靠近西房的一个角落里,还堆放了很多木头打造的小物件,甚至还有没雕完的根雕。

    耿师兄走到我面前,指了指身后:“你看看身后。”

    我转过头去一看,身后的屋子消失了,先前出现过的那面墙也消失了,回身望去,能直接看到青黑色的院门。

    可我记得,耿师兄刚才明明进了那个房子,从里面拿了一些东西,我以为四座房子里只有那一座是真的。

    这时耿师兄又指了指东面的房子,笑着对我说:“你看它眼熟吗?”

    我朝着东厢房一看,才意识到先前见到的那座墙,就是东厢房的西墙,门、窗、窗帘,还有墙壁的颜色都一模一样。

    我问耿师兄:“裘华晖怎么还不出来?”

    耿师兄将那个香炉似的东西小心放在地上,指了指正对面的那座房对我说:“他就在那里,你自己过去吧。”

    我点点头,从行囊中拿出折断的青钢剑,来到房门前,用手轻轻叩响门板。

    片刻之后,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让破阵的人进来。”

    耿师兄就在我身后喊道:“如果没有他找到那棵树,我破不了你的阵。所以说,我掌门师弟才是破阵的人。”

    门另一侧的女人沉默了很久,最终还是拉开了门。

    之前听到她的声音时,我一直以为她的年纪应该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现在真人露面,我却发现她也是十岁左右的年纪。

    可她不管是穿着打扮还是看我时的眼神,都没有丝毫的稚气,要不是看到她的身高和脸,我大概真的会将她当成一个成年人。

    她将门完全敞开,对我说:“我就是裘华晖。”

    在她说出这句话之前,我一直以为裘华晖是个男的。

    我将断了的青钢剑递到她面前:“能修好吗?”

    她看着我,皱了皱眉头:“你是柴宗远的什么人?”

    对于她认识我师父的事,我一点也不意外,在地穴里的时候杜康就说过,青钢剑也曾在我师父手中断过一次,我料想,当初帮我师父铸剑的人,应该也是裘家人。

    我对裘华晖说:“我是他的弟子,左有道。”

    裘华晖做出一副恍然的样子:“啊,你就是左有道啊,我倒是听说过你。呃……你的剑我虽说能修好,但需要时间,而且各种材料的价格……”

    我摆摆手,将她打断:“钱不是问题,你尽管用最好的东西来修理它,一定要把它修好。”

    裘华晖那张奇怪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笑容:“呵呵,不愧是寄魂庄,就是有钱啊。”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快速收起脸上的笑容,对我说道:“同样的价格,你是要快修,还是慢修?”

    他感觉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有点不怀好意,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怎么快修,怎么慢修?”

    裘华晖说:“快修嘛,就是要给这把剑动个小手术了,只不过修好以后,你的青钢剑会比现在短一些,轻一些。慢修的话,我可确保这把剑不会变短、变轻,但它也可能会出现不可预料的变化。你选哪个?”

    我问她:“我师父当年选的哪一个?”

    裘华晖挑了一下嘴角,那表情,像是在笑,又像是惋惜。

    随后就听她说:“在那个年代,裘家自身难保,慢修的材料不足,你师父才选的快修。你应该不知道吧,早年的青钢剑比现在可是要重一倍还多呢。”

    她的意思是,如果快修,我的青钢剑至少会变轻一倍?那还是剑吗,不变成匕首了吗?

    这种事我根本不用做太多考虑,直接告诉她:“我选慢修。”

    耿师兄就在后面冲我喊:“有道,你别忘了阳历九月份门鼎脚行开市,你还得去坐镇呢。没有青钢剑,那些老主顾指不定怎么议论你呢。”

    我先应一声“无所谓,爱怎么议论怎么议论。”,完了又对裘华晖说:“我要慢修。”

    裘华晖点点头:“嗯,你跟我来吧,剑就放在桌子上。”

    我将两截青钢剑放在桌上,裘华晖则带着我离开屋子,朝着西厢房走了过去。

    她一推开房门,里面就飘来一股非常浓郁的中药味,我走进去一看,果然在三面墙壁上都立着很高的药柜,屋子中央还有老式的药碾和一个硕大的药臼子。

    裘华晖径直走向了正西方向的柜子,分别从五个药屉里拿了一块煤球样的东西。她回到我跟前,对我说了一个字:“血。”

    我没明白她的意思:“什么?”

    裘华晖:“把你的血,滴在这几块石头上。”

    说话间,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五六寸长的钉子,将它递给了我。

    我用尖锐的钉头将食指刺破,又捏着指尖,依次在那五个煤球样的东西上滴了一滴血。

    裘华晖用手指将每颗煤球上的血迹均匀抹开,然后又拿出了放大镜,很仔细地观察着那些血迹。

    过了一会,她将四颗煤球放回了药柜,只留下了体积最小的一颗。

    裘华晖看着那颗煤球,一言不发地皱起了眉头。

    刚才和她说话的时候,她除了偶尔动动嘴,脸上几乎一直没有任何表情,可现在她皱起了眉头,还露出一副无比担忧的表情,让我也变得紧张起来。

    我感觉,对于裘华晖来说,那颗小小的煤球似乎是个很难处理的东西。

    如果她驾驭不了这东西,我的青钢剑还能修好吗?

    过了很长时间,裘华晖才抬起头来对我说:“你的剑,大概要一个多月以后才能修好。”

    听她这么说,我心中长长地松了口气。

    可随后裘华晖又说到:“不过,当你再拿到青钢剑的时候,可能已经认不出它了。”

    我皱起了眉头:“为什么?”

    裘华晖指了指手掌上的煤球,对我说:“你选的这颗种子,说实话我从来没用过,裘家对它的记载也非常有限。所以我也不确定,用它来修复青钢剑,会让青钢剑出现怎样的变化。”

    她管那些东西叫做“种子”?可在我看来,那就是一颗颗纯黑色的煤球。

    我问裘华晖:“不能选其他的吗?”

    裘华晖摇头:“不能。其实不是你选择了种子,而是种子选择了你,只有和你命理相合的种子,才能修复你的青钢剑。”

    她说出“你的”这两个字的时候,故意加重了语气。

    随后她有问我:“你是什么命理,阴还是阳?”

    我说:“命带精阳。”

    裘华晖指了指我的头顶:“可你头顶上为什么有阴阳两气盘绕呢?”

    我说:“是天眼,刚才进了你的风水局我就开启它了。”

    裘华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怪不得呢……你这双天眼是天生的吗?”

    我点了一下头,说算是吧。

    得到我的回答,裘华晖长吐一口气,好像有什么事让她感到宽心。

    她将种子装进口袋里,一边朝北屋那边走,一边对我说:“青钢剑修好以后,我会亲自送到你手上的。交货付钱,一分也不能少。”

    说话间,她已经进了北面那座屋子,青钢剑也在里面。

    她进屋的时候,我听到西厢房深处传来“咔嚓”一声轻响,在这之后,整个四合院中的所有景物都猛地模糊了一下,当它们再次清晰起来的时候,三面房子全都变的和西厢房一模一样,天上的太阳又变成了四个。

    裘华晖的声音从北屋那边传来:“快走吧,再过几分钟,你们就走不了了。”

    耿师兄赶紧朝我招手,示意我随他一起离开。

    我们来到院门口的时候,青黑色的大门自行开启,等所有人都出门了,它又自行关闭了。

    直到快上车的时候,我忍不住问耿师兄:“裘华晖到底多大年纪了,看起来也就十一二岁,可看她的做派,却像个成年人。”

    耿师兄说:“我听庄师兄说,裘华晖其实不是一个人名,而是一个代号,每一代的裘家第九房家主都叫这个名字。而且裘华晖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当刚才那个裘华晖,也未必是他的真身。”

    刘尚昂也在旁边附和道:“对,刚才那个人说话的时候,有两次口型和声音没完全吻合起来,当时我就觉得,她出来就是装装样子,发出声音的人不是她。”

    “是吗?”我望向刘尚昂:“我离她这么近都没看出来。”

    刘尚昂笑了:“我那是因为跟老包学过唇语。她当时的口型和声音基本吻合,只有一两个字不对,一般人肯定察觉不出来。”

    他说话的时候,耿师兄已经打开车门,招呼大家上车了。

    回去的路上我试图从耿师兄嘴里套话,希望他能告诉我,这次庄师兄召唤我们来北京到底是什么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