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1章 短暂相聚
    当天晚上,我爸妈来了,王大朋来了,王强和刘寡妇来了,黄大仙和小六也来了,大家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让偌大的房子多了些许暖意。

    经过几年的调养,小六恢复得不错,没有以前那么爱闹了,可他似乎还是对大舅家的沙发充满了兴致,一进屋就所在角落里,盯着沙发扶手出神,大舅一看见它那样就变得特别紧张,一直坐在沙发旁边死死地盯着它。

    直到我开火做饭,厨房里飘出了香气,小六才一溜烟钻进厨房来了,它盯着我炒菜的锅铲,那眼神和盯沙发的时候一样一样的。

    黄大仙大概是怕小六弄出什么幺蛾子来,也跟进了厨房,美其名曰来给我帮厨,实际上他也就是能洗洗菜,帮我切了一个土豆丝还切得跟筷子似的那么粗,我也是没办法了,就放弃了炒土豆丝的想法,做了一道炸薯条。

    眼见没什么事可干了,黄大仙就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天,他这几年一直呆在乱坟山上清修,加上有陈道长的指点,进境神速,还学会了隐藏妖气。连我爸妈都以为他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寻常人。

    他说话的时候咬字很清晰,但又刻意模仿老年人的声音,说一会话,还要特意停顿一下,喘一阵粗气。不过他这么做,也是为了让声音和现在的形象吻合,他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就是一个腰背微弯的老头。

    我将切好的肉下油锅翻炒,放了一点盐进去,他就在那边说:“这肉闻着就不错,左掌门炒菜的手艺越来越高明了。”

    我笑了笑,对他说:“你在自己人面前就不用故意捏嗓子说话了,听着怪别扭的。”

    黄大仙也笑了,过了一会,他又对我说:“我听陈道长说,现在行当里的人想让你继承你师父的名号来着。”

    我抓起一把芹菜扔进锅里,随后问他:“什么名号?”

    黄大仙:“尸道宗啊,听陈道长说,行当里的人觉得你不应该只承袭掌门的位子,你师父在行当里的地位,你也应该捡起来了。”

    我摇了摇头:“什么尸道宗啊,我就是一卖棺材的。再说这个名号分量太重,我可承受不起。至于我师父的地位,就算我不去顶,也会有其他人去顶的。再说我师父那人你也知道,他活着的时候就不在意这些,我也不在意。”

    黄大仙说:“你谦虚什么啊,行当里头的人都说,要不是你,百乌山在几年前就完了。你救了一个门派,光是这一道功绩,就能和你师父比肩了。”

    “嘴张在别人身上,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一边翻炒着锅里的芹菜,一边说着:“我们寄魂庄不追求那些东西,也不认那些东西。哎,对了,我帮百乌山的事情,不是让闫晓天保密吗?听你着意思,行当里的人全知道了似的。”

    黄大仙冲我咧嘴一笑:“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爱怎么说,那还不是别人的事?你能堵住闫晓天的嘴,其他人的嘴你也能堵上?”

    说罢,他就跟打了胜仗似的,昂首挺胸地离开了厨房,临走前还抱走了小六。

    这个黄大仙,我不就是不赞同他的观点吗,怎么搞得我好像得罪了他似的,他刚才那番话,我怎么想怎么觉得他是在找回场子,而且自以为成功了。

    想到这些,我不由地笑了,黄大仙天性善良是不假,可他依然脱不了黄皮子记仇的本性啊。

    不过他既然提到了百乌山,也算是给我提了个醒,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络过闫晓天了,陕西那边的生意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炒满整整一大桌菜,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当我坐在餐桌前拿起筷子的时候,已经感觉到疲惫了。

    吃饭的时候,我发现王大朋和梁厚载一直交头接耳地说悄悄话,我问他们聊什么,他们两个也不告诉我。

    吃过饭,黄大仙回了乱坟山,刘尚昂回了自己家,梁厚载则跟着王大朋走了,说是去上网,但我觉得,他们俩刚才好像在密谋什么,现在要实施计划去了。

    但他们不带着我,我也不能死皮白赖地跟着吧,这不是我的风格。

    大舅家有两间客房,一间是给我爸妈准备的,另外一间原本是仙儿的卧室,她现在还没回来,我就只能将就一下了。

    记得早年在大舅家住的时候,大家还是睡土炕,现在土炕已经没有了,躺在柔软的床垫上,我却如何也找不回当初的感觉,心里还觉得怪怪的。

    一夜无事,梁厚载十二点才回来的,仙儿的床太小,容不下两个人,他就只能委屈一下,睡了一夜的沙发。

    第二天早上我和原本是打算拉着梁厚载和刘尚昂去上网的,可刚吃过早饭,庄师兄就打来了电话,让我带着梁厚载和刘尚昂去北京,说是有任务。

    我接电话的时候,我妈就在旁边,得知我当天下午就要离开家,我妈显得有些不乐意,但也没说什么。

    而在这个上午,我也打消了上网的念头,在家好好陪了陪我爸妈和我大舅,中午吃过饭,刘尚昂将他的微卡开到了村口。

    在这个大多数学生都选择在家陪伴父母的暑期,我们再一次踏上了离开家乡的旅途。

    其实刘尚昂还不如我,我至少陪着家里人吃了几顿饭,可他除了今天早上的豆浆油条,连顿像样的饭都没在家吃过。

    昨天晚上我本想将刘尚昂的爸妈也邀请来的,可他们正好要参加一场婚宴,并和我约好了周末一起吃饭。

    一路上,刘尚昂一直没什么兴致,平时特别爱说话的他也变得沉默寡言起来,我想,他也是想家吧。

    我们刚下高速,庄师兄又打来了电话,问我们到哪了,刘尚昂告诉他我们的具体位置,他就让我们在原地等待,说等一会大伟过来接我们。

    可我们也不知道大伟现在在哪,北京这么大,他来的路上万一再堵个车,我们还不得等到晚上啊。

    在寄魂庄,我是掌门,庄师兄还是夏师伯的入室弟子,可在组织里,他可是我的顶头上司,他的话,在有些时候就是死命令,他让我们等,我们就只好等了。

    万幸的是大伟来得还算及时,只让我们等了两个来小时。

    他来的时候开着一辆灰色的吉普车,我朝车前窗扫了一眼就看到他了,在副驾驶的位子上,还有一个人在拼命地朝我们挥手。

    我瞪眼一看,竟然是仙儿。

    大伟刚停下车,就有三道车门被打开了,仙儿、罗菲,还有萧壬雅呼呼啦啦从车上冲了下来。

    萧壬雅怎么也来了?

    我心里正这么想,就看见萧壬雅一个箭步冲到了刘尚昂跟前,刘尚昂见势不妙就要往我身后躲,可他没躲及,萧壬雅伸手就抓住了他的耳朵,十分气恼地喊着:“你多长时间没给我打电话了,多长时间没给我打电话了啊?咱们之前怎么说的来着,怎么说的来着!”

    刘尚昂抓着萧壬雅的手腕,也嚷嚷起来:“不就昨天和今天没给你打电话吗,我得开车,开车哪能打电话呀,我可是遵纪守法好公民……哎呀呀,你下手轻点,差不多得了。”

    萧壬雅恶狠狠地瞪着他:“什么叫差不多得了?你开车开两天啊,忽悠谁呢你!”

    刘尚昂:“不是,那什么,你你你轻点,这么多人呢,给我留点面子。”

    萧壬雅这才放过了刘尚昂,可那一对眼睛里依旧满是气恼。

    我看了看刘尚昂,又看看萧壬雅,忍不住问道:“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好上的?”

    其实我就是好奇,没别的意思,可萧壬雅正在气头上,当场甩给我一句:“管你什么事?先处理好你自己家的事再说吧。”

    她这句话可把我给噎住了,弄得我都不好意思朝罗菲和仙儿那边看。

    萧壬雅骂完了才想起来我是她师叔,瞬间做出一副愧疚的样子,朝我吐了吐舌头。随后她又一溜烟跑到大伟的车上去了,上车以后还冲刘尚昂喊:“刘尚昂,你过来把话给我说清楚。”

    刘尚昂显然不想在这个时候接近她,立即回应:“我得开车呢,你别闹啊。”

    萧壬雅眼睛一眯缝:“你现在不过来,就永远别过来了!”

    这下可把刘尚昂为难的,他看看萧壬雅,又看看我,直到罗菲对他说:“你去吧,车我来开。”,这才屁颠屁颠地跑到大伟车上去了,然后我就看见梁厚载也朝那边走。

    我立即拉住了梁厚载:“你干嘛去啊?”

    梁厚载:“我可不当电灯泡,找大伟聊天去。”

    他一边说着,一边笑呵呵地挣开了我的手,这时候仙儿凑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小道哥。”

    我很警惕看着她:“干嘛?”

    仙儿又用力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那架势,跟拍苍蝇似的,然后我就听她说:“你们家的事,啥时候处理啊?”

    我看着仙儿,又用余光扫了一下罗菲,她们两个视线都落在我身上,我就觉得背后冷汗直窜。

    这时候刘尚昂又跑了回来,将车钥匙塞给罗菲,嘴上还说着:“上路吧,大伟在前面走,你们跟在……气氛不对头啊,你们这是干嘛呢?”

    罗菲接过车钥匙,一语不发地打开车门,进了驾驶室。

    仙儿白了刘尚昂一眼:“滚!”

    刘尚昂当时就不乐意了:“嘿,我招你惹你了,你就让我滚?”

    萧壬雅从大伟的车上探出头来:“刘尚昂你干嘛呢,递个钥匙这么长时间。”

    刘尚昂一边应着:“来了,来了。”,一边朝萧壬雅那边走,走到一半还回过头来指了指仙儿,虽然他没说话,可脸上的表情分明就是再说:“你给我等着!”

    趁着仙儿朝刘尚昂翻白眼的机会,我赶紧开门上车。

    我这边还没关上车门呢,仙儿也冲进来了,按着我的脸将我往里面一推,她也坐在了车后座上,关上了车门。

    这是要关门放狗的节奏吗?

    她坐进来以后,就用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弄得我心里直冒寒气。罗菲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随后发动了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