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0章 陈道长的答案
    陈道长盯着我看了很久才开口:“你听谁说的?”

    我本想告诉陈道长,是罗有方亲口告诉我的,可想了想,我还是放弃了说谎话的念头,实实在在地回应着:“这是我们分析出来的结果,种种迹象表明,罗有方应该就是我师父埋在葬教中的内线。道长,你是我师父最信任的人,如果罗有方真的是我们的人,他一定会提前和你通气的。”

    陈道长顿时皱起了眉:“你们分析出来的?罗有方这个小子一直藏得很深,你们怎么……坏了,他这一定是故意露信给你们,坏了坏了,可能要出事!哎,不过也不一定,你现在是守正一脉的掌门,他找你道也算是正常。”

    罗有方真的是我们的人!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谱,但我还是最后问了一次:“罗有方真的是咱们的人?”

    这一次,陈道长总算是点了头:“是啊,他确确实实是咱们的人。有道啊,这件事,你们几个知道就行了,千万不能再让其他人知道了啊。罗有方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我问陈道长:“连我庄师兄他们都不能说吗?”

    陈道长:“不能说。你别想一些,不是不相信小庄他们。是因为,知道的人要是太多了,罗有方就不是罗有方了。”

    我没能明白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朝陈道长投去一道询问的眼神。

    陈道长则继续说道:“老柴说过,这是他和罗有方约好了的,尽量不让别人知道罗有方的身份,只有大家都把罗有方当成仇人,葬教才能对他不设防啊。”

    他这么说我就理解了。看来葬教对罗有方并不信任,只要正道中人对他的态度稍稍松动,葬教的高层就会起疑心。

    罗有方现在正扮演着葬教中最恶毒的角色,他必须将这个角色扮演得毫无破绽,才能保住自己的命。而要扮演这样一个角色,不仅仅需要他各人的演技,还需要所有正道中人的配合。

    只有所有人都将他当作了那个人,在葬教眼中,他才是那个人。

    我好奇道:“我师父是怎么认识罗有方的,他又是怎么进了葬教呢?”

    陈道长说:“罗有方本来就是葬教的人,是你师伯让他改邪归正的,不过你师伯也不知道他已经投靠咱们了。哎呀,这些事说起来忒长,这么说吧,就是那个么……老柴救了他的命,赵宗典又帮他续命,那时候要救他,只能将阴支的一些东西传给他,打那以后,他就成了咱们的人了。”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那我师伯怎么会不知道罗有方的身份呢?”

    陈道长叹了口气:“当初,赵宗典确实想收他做弟子来的,还给他改了名。可罗有方觉得没法报答你师父和师伯,哎呀,这个孩子怪得很,想起一出来是一出,那时候他给你师父留了一张字条,然后就盗走了很多阴支的东西,回他的葬教了。那张字条上,就是他和你师父的约定,他帮你师父调查葬教,你师父帮他保守这个秘密。”

    怪不得我师伯对罗有方一直表现出如此的反感,原来是因为罗有方盗走了阴支的东西,我想,他偷东西回去,也是为了告诉葬教,他没有因我师父救他而节变吧,想当初,葬教应该知道他被救走的事。

    这也就解释了葬教为什么不信任罗有方了。

    陈道长的话还没说完:“罗有方这个人呐,虽说是咱们这边的人,可他的性子,比你师伯还怪,而且做事情不择手段啊。你师父说过,能藏在葬教这么久不被发现,这种事也只有罗有方能做得到,他太像个邪道了,就算你师父到处说他是个正道,估计也没人信,他太像了。”

    我点头:“罗有方确实是。这些年,虽说他一直悄悄给我们传信,但他也害了不少人啊。”

    陈道长摇头:“说他害人嘛,也不太恰当。其实你好好想一想,罗有方弄过的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在你师父师伯救他之前,他就已经这个样了,你师父也说,罗有方这个人,是带点侠气的,可就是心太狠、手忒黑,杀人无数啊。”

    这样就麻烦了,如果罗有方手里命案太多,就算有朝一日他能光明正大地回到我们这边,估计也安生不了太久,就我师伯那性子,肯定会先传他阴支的术法,待他学成之后,再亲手将他送进大牢。

    别的不说,现在张小攀的死和罗有方到底没有没关系,罗有方会不会因此得一个罪名,都还没有定论呢。

    这家伙,真够麻烦的。

    这时陈道长又对我说:“有道啊,你现在知道罗有方的身份了,也别想着主动联系他哈。他如果有什么重要的消息,肯定会想办法通知你的,你相信他就是了。”

    我先是点点头,随后又问:“对了陈道长,我师父跟你说过没,当初在东北老黄家的时候,罗有方曾在我的课本里塞过一张字条?”

    陈道长沉思了一会,说:“就是写着‘罗中行’的那张字条吧?你师父当时的推测是,他给你们这张字条,可能是想告诉你们,十全道人还活着。”

    果然是这样!

    但随后陈道长又说:“不过你师父也不是特别确定呢,毕竟罗有方也没说那张条到底是个啥意思。当时你师父也是考虑到罗有方的身份,才得出那么一个结论的。”

    我挑了一下眉毛:“罗有方的身份?”

    就听陈道长说:“对啊,他和你那个未婚妻一样,都是罗中行的后人,而且罗有方是鬼胎,能感知到仙人的存在。你怎着这么个表情捏,你师父没跟你提起过吗?”

    “我师父从来没跟我提起过这些事情。”我有些沮丧地回应着。

    陈道长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说道:“唉,我估计,这些事老柴可能是想等你高考结束再告诉你的,那时候,他可能是觉得自己快扛不住了,才把我叫到床边,把这些事告诉我的。我还以为你除了不知道罗有方的身份,其他的事全都知道,也没再跟你说。”

    我问陈道长:“我师父临终前还说了什么?”

    陈道长摇头:“没有了,基本上就这么多了。”

    接下来,我和陈道长同时沉默了,过了很长时间,我才对陈道长说:“陈道长,你在这,住了有段日子了吧?”

    陈道长愣了一下,接着笑了:“嘿嘿,怎么突然就聊到这了,你不会是想劝我回道观吧?哎呀,你肯定是觉得,老柴走了以后,我还没缓过来。是不是?你们这些小毛孩子,尽替大人操闲心,我修行这么多年了,还能看不透生死,老柴现在在那边过得好着呢,我挂念他作甚?嘿嘿,我住在这,主要是为了盯着地宫,老柴一走,这地方就没有看门的了。”

    我说:“黄大仙不还在乱坟山上吗?”

    陈道长摆了摆手:“他白搭(不中用),修为太低了,随便来个厉害点的角色就把它给弄了。不行不行,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我可不放心。”

    看陈道长说得振振有词的,我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他明明就是没从我师父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可在我们这些后辈面前,却依然这么嘴硬。

    这番话他说得很轻松、很流畅,看来在这两年中,同样的话他说了无数次,每次有人来劝他的时候,他都是用这些话应付着。

    我知道,我是劝不动陈道长的,只能无奈地笑了笑。

    这时陈道长对我说:“正好你也回来了,去看看你大舅吧,去年他那个房子又重新盖了,比原先大了不少,也冷清了不少。”

    我点了点头,对陈道长说:“晚上一起聚聚吧,正好王大朋想请客,多几个人,宰他一顿大的。”

    陈道长摆摆手:“还是算了吧,嘿嘿,我还得留下看场子捏。你也别老让人王大朋请客,他挣那两个钱不容易。”

    我回应着“我刚才就开个玩笑,还能真宰他呀?道长,我先去看看我大舅,晚上再来看你吧。”

    我一边说着,就一边朝朝院门外走了。

    身后传来陈道长的声音:“你晚上别过来了,过了八点我就回道观那边了。”

    我随口“哦”了一声,快速离开了乱坟山。

    总觉得和陈道长在一起的时候,心里特别悲伤,好像我师父去世时的的那一幕幕再次出现在我眼前了似的。

    离开乱坟山,这种感觉才算是淡了一些,我回头朝师父搭建的小土房看了一眼,长长吐了口浊气。

    粱厚载说:“陈道长还是没走出来啊。”

    我无奈地点头。

    大舅家的宅基地还在原来的位置,这些年,村里变化不小,很多老房子都翻新了,一间一间的砖瓦房很整齐地坐落在村路两侧,大舅家也翻新了。

    如今的大舅可能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富人了吧,他平时没什么花销,唯独对居住条件的要求比较高,这座老房子,从我记事至今,已经翻新过三次了。

    院门也换成了新的,可门上的锁却还是那把铜黄色的老锁。

    看到这把锁,我不由地笑了,我知道大舅这是在给我留门呢,我有这把锁的钥匙。

    开门进院,就见正对院门的老房子已经变成了两层新房,可镶嵌在墙壁上的那两道门,依旧是几年前的老门,这些门的钥匙我也有。

    除此之外,院子的井,还有井口上的辘轳也还在。

    有了这些东西,这地方不管怎么改,对我来说,也还和过去的老样子没有什么区别。

    时间还早,我开门进屋以后就径直去了厨房,找了一些简单的食材,打算给大舅做顿饭。

    没等我这边点开炉灶,大舅就回来了。

    他大概是看到院门被打开,就知道我回来了,一进院子就喊:“阳阳回来啦?”

    我赶紧从屋子里出来,就看见他正用力摇着辘轳,见我来到了屋门口,就笑着对我说:“给你存了西瓜。我记得你小时候啊,到了夏天就喜欢吃这一口。家里倒是有冰箱,可冰箱镇出来的瓜不好吃呢,还是井水的凉能凉透心。”

    我靠在屋门的门沿上看着大舅的笑容,也跟着笑了起来。

    当天中午,我用大舅家所剩不多的食材做了一顿还算凑合的午饭,下午,我和大舅到超市买了很多食材,大舅原本想给我做小豆腐,可转了一大圈都没找到萝卜缨,超市里的萝卜全都是去了叶的。

    从超市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很晚了,大舅只能放弃了做小豆腐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