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9章 该走的终究留不下
    这时,粱厚载对我说:“我想,当初罗有方肯定是和张小攀达成了协议,只要张小攀同意成为炼尸的材料,他就能让张小攀的家人一辈子衣食无忧。对于这些,王倩肯定不知情,罗有方只是借她之口向我们透露炼尸的事。”

    照现在的情形来看,这似乎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但我还是有些不安心,因为不管罗有方和张小攀达成了怎样的协议,他都将张小攀炼化成了邪尸,这其实就相当于谋杀了,就算张小攀是自杀的,似乎也是被罗有方教唆、诱使自杀。

    我站在原地,沉默了很久,直到粱厚载对我说:“其实我觉得,如果罗有方真的是咱们的人,那知道他身份的,或许不只柴爷爷一个。”

    我挑了一下眉毛,问粱厚载:“什么意思?”

    粱厚载说:“我觉得,陈道长应该也知道这件事。你想,柴爷爷的阳神不全,本来是活不过七十……”

    说到这里,粱厚载突然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他大概是觉得,在我面前讨论我师父的寿命,是有些不妥的。

    这确实不妥,不过我不会怪他。而且我也明白他想说什么,他是想说,我师父在得知自己大限将至的时候,肯定会将罗有方的身份告诉另外一个人。

    而最有可能得知罗有方身份的,就只能是陈道长了。

    在我师父所有的朋友中,陈道长和我师父的关系最好,他也是我师父最为信任的人之一。

    我拍了拍粱厚载的肩膀,对他和刘尚昂说:“走,去找陈道长,正好咱们也很久没去看他了。”

    刘尚昂:“你不打算去张小攀家看看了?”

    我冲他笑笑:“没什么好看的,去了他们家,无非就是见证张小攀的父母过得不错而已。再说了,人家活得安安静静的,咱们也别再去叨扰他们了。”

    刘尚昂先是点了点头,后又问我:“难道不去问问张小攀的家里人,他们知不知道那些钱是从哪来的?”

    粱厚载替我回答:“他们肯定不知道这些钱的真实来路,罗有方为了自保,不会透露自己的任何信息的。我想,为了将这些钱给他们,不管是张小攀还是罗有方,都有可能为他们编造了一个很美好的谎言吧。咱们还是不要跑去揭这个谎了。”

    当然,粱厚载说的只是其中一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张小攀的家人根本不需要什么谎言,也能心安理得地接受这笔他们女儿用命换来的钱,这笔充满血腥的钱。

    可我宁愿相信粱厚载的话,我希望,张小攀死后,他们父母曾展现过人性中善的一面,而不是恶。

    刘尚昂最终也没有坚持去见张小攀的家人,他启动了车子,带着我和粱厚载来到了陈道长的道观。

    很久没来过这个道观了,这些年,我们那个小城市和全国的大多数地方一样,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这个道观还是一如我刚见到它时的样子,地面上铺满了老旧的青砖,在三大殿外的水缸下都长着苔藓,偶尔能看到几块稍微新一些的石砖,那些砖头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不但颜色很浅,石头的纹路也不一样。

    在很多年前,那些铺着新砖的地方曾遭受过铜甲尸的破坏,后来破砖换新砖,它们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而且这里的香火也和过去一样稀稀拉拉的,进来这么久都没看到一个香客,只有三三两两的道士在清扫或者打拳,在三清殿外,我看到吴相松正望着天空发呆。

    这家伙看上去也和过去没什么两样,第一次我碰到他的时候,他是个连符箓都能画错的马大哈,可当初对付金甲尸的时候,陈道长召出来的金身也和他长得一模一样,那时候我以为,吴相松大概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他可能是那种大智若愚型的人。

    可现在看到他发呆的样子,我只能联想到“愚”,至于大智若愚中的“智”……我觉得吴相松和这个字好像没什么缘分呢。

    本来没打算和他搭话来着,可我们刚走到他旁边,就听他说:“师父在后山上练功呢。”

    他的话让我有些惊奇:“你怎么知道我要找陈道长?”

    吴相松白我一眼:“你不找我师父,难道来找我啊?”

    一想也是,我们和道观里的其他人也不熟,来这里,可不就是找陈道长的吗?

    我笑了笑,没再说什么,继续朝道观后面走,可没走几步,我却想起来这个道观根本没有后山,出了后门就是一片面积很小的林子,再穿过林子,就是马路了。

    这时候,吴相松又朝我们喊:“后山就是乱坟山。”

    以前道观还没搬过来的时候,确实就建在乱坟山脚下,那里可不就是后山么。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又转过头来朝前门那边走,再次路过吴相松身边,我发现他倚着三清殿外的柱子,竟然睡着了。

    粱厚载盯着他看了好半天,对我说:“这家伙,和我想象得不太一样啊。”

    我说:“陈道长说他是个有大机缘的人,虽然我一直没明白他说的机缘指的是什么,不过不管怎么说,吴相松大概都有一些过人之处吧。”

    粱厚载点了点头。

    因为王庄离道观不远,刘尚昂没再开车,我们就这么徒步朝村子那边走。

    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王庄离市区还挺远的,可现在永安路被拓宽、加长,如果不是网状外围还有大片耕地,它几乎要变成一个城中村。

    快走到路口的时候,我朝着王大朋的网吧看了一眼,去年永安路拓宽的时候,他们那一排房子就全拆了,等新街建好以后,王大朋在老地方开了一家更大的网吧,听说生意比以前还好。

    不过说起来,王大朋生意上得意,可在感情上却一直磕磕绊绊的,听说他前年结的婚,可婚后不到三个月就离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夏师伯说,王大朋的运势会在他二十五岁之后峰回路转,想一想,他今年好像已经二十四了吧,还有一年估计就要发迹了。

    从网吧门口经过的时候,王大朋立刻推开了门,从里面伸出头来:“哎呀,道哥,你们怎么回来了?我请你们吃饭吧。”

    他每次见到我们都会说“我请你们吃饭吧”,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了。

    我笑着点头:“行啊,老规矩,地方你挑,时间我定。”

    王大朋咧嘴笑了笑,然后又招呼我们进去玩,说网吧里还有三台空着的机器。

    在王大朋的网吧里,有一个很小的包间,这个包间的机器是最好的,环境也是最洁净的,但平时不对外开放。虽然他嘴上不说,但我心里清楚,这个包间是他专门为我们准备的。因为里面只有三台机器,一台里面装着我最喜欢的那些游戏,一台里面存了很多粱厚载爱看的灵异小说,还有一台存了很多很老的武侠小说。

    而且这三台机器都是开的单线,独立的硬盘,开机不用登录账户,不用刷身份证。

    我只是笑着说还有事,改天再来,王大朋没再强留我们,就一直靠在门口看着我傻乐。

    他大概是想说,我的状态看上去比上次他见我的时候好多。

    两年了,我颓废了太久,很多人都牵挂着我,其实我也很想告诉他们,两年前的左有道又回来了,好让他们安心。

    我已经从阴影中回到了阳光下,可陈道长好像还没从阴影中走出来。

    来到乱坟山的时候,陈道长正坐在我师父过去从常坐的那张马扎上抽着烟,那支烟杆,也是我师父留下来的。

    他好像在想事情,直到我们走到门口了,他才受惊似地“哦”了一声,随后才站起来,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嫩(你们)仨怎着回来啦?”

    我说:“反正学校也考完试了,左右没什么事,就回来了。陈道长,你怎么到乱坟山这边来了?”

    陈道长有些心不在焉,过了好一会才回应我:“哦,嗨,那些小崽子太乱了,我到这边来清静清静。”

    在他说话的时候,我凑到房前,朝屋子里看了看,里面的摆设还和我师父活着的时候一样,床铺上还铺着干净的被子。

    看样子,这段日子陈道长应该是一直住在这里的,不然屋子里不会这么干净。

    陈道长在我身后问:“鬼市快开市了吧?”

    我说:“今年延后一个月。”

    按说,寄魂庄应该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将鬼市延后的事通知各个门派了,陈道长作为我师父最好的朋友,不可能没接到通知。

    他沉思了片刻,才说:“对了对了,你看看我这个脑子,怎着给忘了捏。”

    我发觉陈道长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无奈地叹了口气:“师父已经走了两年多了。”

    陈道长也叹了口气:“是啊,两年多了。”

    说完,他先是陷入了片刻的沉思,过了一会又说:“该走的,到最后还是留不住啊。”

    一边说着,陈道长站了起来,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问我:“你们几个,不会是专门来看我的吧?是不是在道观那边没找到我,吴相松跟你们说我在这的?”

    我也笑了:“什么都瞒不过道长啊。其实我们今天来找您,是想了解一下罗有方的事。”

    陈道长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他盯着我的眼睛,很小心地问我:“他又干什么了?”

    我觉得陈道长的反应有些不对劲,他的语气,不像是询问,更像是试探。

    于是我也改变了口气,稍作严肃道:“他来找我了。”

    陈道长:“找你干什么?”

    我没回答,而是问:“罗有方是不是咱们这边的人?”

    听我这么一说,陈道长的嘴角连着抽搐了好几下,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刘尚昂和梁厚载,脸色变化不定。

    在我看来,陈道长现在的表现,几乎等同于给了我肯定的答案。

    我又问了一次:“罗有方真的是咱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