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6章 惊人的猜测
    虽说邪神已经被我们清除了,可林子还有大量的鬼物和矮骡子,如果不处理一下,以后还是会出乱子。

    鬼物还好说,来到大崖,我踩一套重罡就全部镇散了。

    虽说鬼物这东西宜渡不宜杀,可聚集在大崖的厉鬼早就被邪神的炁场污染,残魂虚弱,早晚也是要消散的,根本渡不得,我也就没再犹豫,送它们一程,让它们早点解脱了。

    其实现在想想,山妖吸收蚯蚓身上的养分,用制造分身的手段来提升自己的力量,邪神吸引游魂,将它们身上的阴气和怨气夺走,恐怕也是要增强实力,以便在和山妖的斗争中取胜吧。

    鬼物散了以后,大崖一代的雾气也跟着散了,接下来是矮骡子,这些东西比较麻烦,从地穴出来的时候,我装了一小瓶怪物血,不知道这些血液对未发生异变的矮骡子有没有用。

    我们在林子里找了很久,却一直没找到矮骡子,我也没有感知到矮骡子身上的炁场,仉二爷推断,矮骡子应该是迁到别的地方去了,之前它们盘踞在这里,可能是因为这里的阴气比较吸引他们,可现在阴气散了,林子离人类的村庄又近,它们似乎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道理。

    不管仉二爷的推断是不是正确,找不到矮骡子,我们也只能打道回府。

    自从在地穴里被怪物撞了一下,我一走路就感觉左腹部隐隐作痛,眼看邪神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我就提前辞别了仉二爷他们,带着粱厚载和刘尚昂去了贵阳。

    我刚入行的时候师父就对我说过,干我们这一行的,特别怕身上有隐伤。所谓的隐伤,就是从外表上看没什么问题,可伤在内里,如果处理不当就会变成老病根而无法根治的内伤。身上的隐伤多了,会导致内息不稳,施展术法的时候会受到影响。

    去贵阳之前,仉二爷已经帮我联系了龙家,让他们帮我找好了大夫。

    那个大夫我也只见过一次,忘了他的名字,只记得他开了一家规模很小的中医药店。

    在这家小药店一查,我才知道自己不光是胃出血,肋骨也出现了骨裂,虽说伤得不算重,但一样需要调养。

    还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比较深,就是给我开药的这个大夫对一些事情比较执着,比如他开的药,必须用他的药锅来煎,而且他的药锅是从来不外借的。

    为了方便每天从他那里取药,我们三个就在附近的一家连锁旅店住了下来,我自己睡一间屋,粱厚载和刘尚昂睡一间,不过大部分时候,他们两个就一直赖在我屋里不走,临入住之前我为了避免无聊,跑到旧货市场淘了一台老式的红白机。

    他们两个赖在我屋里当然不是为了照顾我,是为了蹭游戏来了。

    有一天,我和刘尚昂正在屋里打游戏,粱厚载就趴在窗前向外张望,从早上开始他就一直趴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爱玩游戏是不假,可不管玩什么技术都特别水,刘尚昂那边一条命没死,我这边已经死干净了,索性就将手柄扔在床铺上,问粱厚载:“小梁哥,想什么呢?你在那趴一上午了。”

    粱厚载转过身来的时候还皱着眉头,他坐在我对面,用很低沉的语气对我说:“道哥,我这两天思来想去,总觉得罗有方有问题。”

    刘尚昂接了一句:“他本来就有问题啊。”

    粱厚载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觉得,罗有方可能是咱们的人。”

    这话一出,我和刘尚昂同时炸了锅。

    我:“罗有方是咱们的人?厚载,你跟我开玩笑的吧?”

    刘尚昂也扔了手柄,站起来摸了摸粱厚载的额头:“你不会是发烧了吧,我记得你下洞以后,没伤着脑袋啊。”

    粱厚载伸手将刘尚昂推开:“你别闹,我说真的。你们试着回想一下,罗有方这些年做了这么多事,好像都是在给咱们指引。”

    刘尚昂一脸不屑地说:“怎么可能呢,你别忘了,当初道哥刚进寄魂庄的时候,罗有方差点就把道哥给弄死,还有他炼活尸的事,你也忘了?”

    粱厚载说:“我当然忘不了。不过我觉得,如果当年罗有方真的要把道哥置于死地,应该是件很容易的事,可道哥却活到了今天。”

    听到粱厚载的话,刘尚昂显得有些不乐意了:“载哥,你这么说话我就不爱听了啊……”

    我摆摆手将刘尚昂打断,又对粱厚载说:“你接着说。”

    粱厚载这才接上刚才的话:“其实,我也是见到鬼娃以后,才重新回想了你跟我说的那些事情。你说,罗有方将沉香木手链给你以后,没多久南实小那边就出事了,还有就是,他曾将一个黑色八卦镜放在大爷大娘的床底下,还招来了蛇灵。这都没错吧?”

    我点头:“没错,这两次出事,都和罗有方有关。”

    “可是道哥你想过没有,”粱厚载朝我这边凑了凑,说:“如果你真的收鬼娃为徒,该如何将阴支的那一部分传承教给他呢?”

    我想了想,说:“阴支的东西我从来没接触过,能做的,大概也就是先把道德经和三尸决交给鬼娃,再传他一些简单的东西,等他对这些东西有所领悟了,再将阴支的东西给他,让他自己去研究吧。但我现在没打算收他为徒啊。”

    粱厚载问我:“那……在阴支的传承里,没有没祖上传下来的法器什么的,就像阳支的番天印和青钢剑这样?”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当初罗有方用在我身上的那两样东西,还真就是阴支那边传下来的法器。

    说起来,阴支的传承没有阳支这么深厚,留下来的法器中,除了招魂幡能勉强能达到黑水尸棺的级别外,就只有那面黑色的八卦镜和沉香手链了。

    那面黑色的八卦镜叫“地阴镜”,和我师父的“天阳镜”是一对,是五代时期的一个方士炼化出来的。没记错的话,天阳镜我也只是在之前提过一次,从那以后没再提过它,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那面八卦镜我从来没用过,印象中我师父也很少用,因为有黑水尸棺和番天印,平时根本用不上它,可真论起来的话,天阳镜也是一件不错的法器。

    那枚沉香手链和我一直带在身上的狗宝链差不多,都是用来辟邪的,我这串手链是第一次去鬼市的时候师父用一张封魂符给我换回来的,而沉香木手链则是得自仙一观的馈赠。

    我曾听陈道长说过,那串手链看上去像是沉香木,其实不是,它的原料是一种叫做“鹤胆”的稀有矿石,这种石头里面封着阴毒,外层则中气很正,这种石头虽然可以驱邪,但因为天生带阴,只有****体质的人才能用,像我这种纯阳体质的人,带上以后会反受其害。

    粱厚载能这么问我,说明他已经想到了,当初罗有方用在我身上的这两样东西,就是阴支的法器。

    见我一直在迟疑,粱厚载也猜到了我心里的答案,他沉思了片刻,对我说:“我想,当初罗有方害你是假,把这两样东西还给守正一脉才是他真正的意图。道哥,你想想,以罗有方的能力,在那个年代,他要杀你简直易如反掌啊。”

    我疑惑道:“可沉香手链引来了****,地阴镜引来了蛇灵。如果不是师父和仙儿救场,我不是一样会死?”

    粱厚载:“刚刚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我觉得,罗有方大概没想到会出现****和蛇灵,这里面可能有其他人动了手脚。我假设罗有方就是咱们的人,可他每次出现,都是给咱们带来麻烦的,可在麻烦之外,又一次次地指引咱们。如果假设成立,那就说明,罗有方并不自由,他身边至少是有人在监视的,所以,有些事他也不能做得太直白。”

    刘尚昂有些听不下去了:“这种说法也太牵强了吧,再说我也没觉得罗有方指引过咱们啊。”

    粱厚载摇了摇头,说道:“你们想一想罗有方这些年做过的事,先是将两件法器给了道哥,又在道哥老家炼活尸,在东北老黄家给咱们纸条、和咱们一起进地宫,又指使芦屋正信散布邪术。东北老黄家传纸条那次,恐怕是罗有方最冒险的一次了。”

    我问粱厚载:“炼活尸的事怎么解释?”

    粱厚载说:“当初他拿活人炼尸的事情出现以后,咱们的注意力都在张小攀的死上,但你别忘了,王倩活下来了。道哥难道不觉得奇怪,两个人同时被炼尸,为什么偏偏王倩活下来了呢,她弟弟王大朋又和咱们这么熟,你不觉得太巧了吗?”

    我说:“确实很巧合。”

    粱厚载:“我想,罗有方这么干,就是为了让咱们通过王大朋查到炼邪尸的事,他那时候大概是想告诉柴爷爷,葬教正在用这种方式炼化邪尸,让柴爷爷早做打算。你还记得吧,罗有方曾让张小攀喝过尸魃的血,我不相信他能从柴爷爷眼皮底下将血偷出来。”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你的意思是,是我师父将尸魃血交给他的?这说不通吧。”

    粱厚载解释道:“柴爷爷是不可能和罗有方直接接触的,我是觉得,你们第一次进入乱坟山地宫的时候,柴爷爷应该发现罗有方跟在后面了,但没有阻止他。柴爷爷很可能原本就知道他是咱们这边的人,或者说,他进入葬教,就是柴爷爷安排的。”

    他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是在一年半之前,我曾在寄魂庄见过一次师伯,当时师伯就说,守正一脉在葬教里还埋着一条比他更深的内线,除了我师父,没人知道这条内线是谁。

    难道说,那个人,就是罗有方?

    如果真是这样,就说明我师父在很早以前就知道葬教的存在了,而且这么多年前都一直在设法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