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5章 筋疲力尽
    杜康抬头望着洞顶上的红玉,有些无奈地点头:“行啊,不过这东西不太好处理,我需要一点时间。”

    我一边拿着番天印朝山妖那边走,一边问他:“杜先生需要多长时间?”

    杜康稍作思考之后答道:“一个小时左右。”

    处理那颗红玉需要这么长时间吗?

    如果我用番天印加罡步,大概在一分钟之内就能同时驱散山妖身上的尸气和邪神的怨气、戾气,但我在行当里也混迹了这么时间,当然知道在这种时候不能抢风头,邪神还是留给杜康来处理,他才是这方面的专家。

    我来到山妖身旁,不着急出手,就这么远远地看着杜康,看看他到底想怎么搞。

    就见他从背包里拿出了几条长线和一些不知名的香叶,后来他又在正对红玉的地方插一根很粗的香火,用七根火柴分七次点燃。

    我隐约觉得,他点香火时的一些手法,可能和罡步是相通的。

    香被点燃以后,浓浓的烟雾笔直地向上飘动,很快,红玉周围就覆盖了一层烟雾,在红光的照耀下,烟雾也呈现出淡淡的红色。

    在这之后,杜康就用黑线将那些带香味的叶子串了起来。

    他刚才之所以说需要一个小时,是因为要等香烧完,这根香很粗,燃烧的速度却很慢。

    等到香烧至还剩最后小半截的时候,杜康转过头来对我说:“我这快好了,你开始吧。”

    我看了看立在地上的小半截香,它要烧完至少还要十多分钟吧。

    我让大家离我远一些,然后走罡步、催动番天印、走第二次罡步,星力得到番天印加持,变得极其纯粹,山妖身上的妖气、尸气根本抵挡不住。

    就算是生命受到了威胁,山妖还是没有放弃对抗邪神,如果它放弃和邪神的较量,全心全意地对付我,我想,即便我有番天印,也无法将这只活了上千年的大妖彻底镇压。

    可它执念太深,它觊觎邪神炁场一千年了,到现在也放不下,宁可放弃生命,也不愿意将那股力量拱手还给邪神。

    而邪神这边,它肯定也知道自己要完蛋了,可如果它转过头来对付我们,就相当于放弃了和山妖的争斗,这时山妖会快速占据它的意识,可如果它将所有精力都放在对付山妖这件事上,又会让我们轻易地得手。

    在此之前,山妖至少还用妖气给我们造成了一些麻烦,可邪神从始至终都没打理我们,好像在它眼中,山妖就是唯一的敌人。

    长达千年的争斗中,这两个无比强悍的邪物都没有打败对方,而最后将他们击败的也不是我们,而是他们自己的执念。

    很快,山妖的妖气和尸气就被星力消耗殆尽了,首先消散的是妖气,妖气一散,山妖就变成了没有心智的邪尸,可在这个时候,它剩下的那一点点尸气也不足以对我们造成任何威胁了。

    最后尸气也彻底消散,这只活了上千年甚至更久的大妖就这样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想一想还真为它感到惋惜。

    另一边,杜康的香也烧完了,洞穴里的邪神炁场已经变得非常淡,但还没有达到彻底消失的地步。

    我收起了番天印,杜康则对我说:“那个……左掌门,能不能帮我个忙?”

    我笑着点点头。

    杜康显得有点尴尬:“你能不能帮我取下那块玉?它已经和岩层分离了,只要轻轻一碰就能掉下来。”

    怪不得他会尴尬,想要将玉弄下来,必须有仉二爷帮忙,可就凭他和二爷的关系,二爷肯定不会向他伸出援手。

    我望向了仉二爷,他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走到我身边,蹲下身子。

    就这样,我踩在二爷的肩膀上,再次触碰到了红玉,我仅仅用手指碰了它一下,它就从洞顶脱落下来了,杜康立刻拿出准备好的香叶,将掉落在地的红玉层层包裹起来。

    我从仉二爷肩上跳下来,就看见杜康正把红玉塞进背包里,忍不住问他:“那玩意儿不用销毁吗?”

    杜康笑了笑,说:“我要将它送到极寒的地方净化,它是邪神的心脏,可最初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是人类将它变成了这个样子,也该由人类来净化它,让它得到安宁。”

    我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可飘散在空气中的邪神炁场还是让我放心不下。

    后来,在离开洞穴的路上我曾问杜康,以前他都是这么处理邪神的吗。他给了我肯定的答案,并告诉我,因为地下的邪神炁场没有完全消失,所以我晚上还是会做恶梦,只不过梦境里的东西不会像之前那么真实了,我一觉醒来,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印象。

    快走到出现怪物的地方时,杜康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放心吧,大地会化解最后那点邪气,估计再过两三个月吧,你就不会再做那些恶梦了。”

    希望如此吧。

    来到怪物的尸体附近,我们又取了它的血,各自抹在身上。可一直到我们回到蜂窝洞,都没再碰上矮骡子。

    杜康带着我们在蜂窝洞中走了很长的一段路,走到一个面积只有十几平米的小洞时,他突然停下脚步,指着身旁坑坑洼洼的洞壁问刘尚昂:“能不能把这面石壁炸炸碎?”

    刘尚昂看了看那面洞壁,点头:“炸药应该还够,怎么突然要炸墙呢?”

    杜康说:“把这面石壁炸了就能把地底下的东西封住,防止它们出去害人。”

    他口中的“那些东西”,应该就是指的矮骡子了。

    刘尚昂分十几次将那面洞壁一点一点地炸碎,在洞壁的另一侧,是个面积更大一些的洞窟,炸碎了石壁,也只不过是让两个洞连为一体而已,我也不明白,杜康为什么说这样就能挡住矮骡子。

    可他既然那么说了,自然就有他的道理。

    几个小时以后,我们终于回到了地表,那个古老的小村子还是像之前一样寂静,仿佛在地底发生的事情和这里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村子和地穴,原本就是两个完全无关的世界,可此时的我心中还有一些疑虑,为什么每座房子里的布局全都是一样,就连石器的摆放位置都别无二至。

    粱厚载说,他要回去查一查古书,说不定在那里能找到答案。

    趁着天色还没暗下来,我们快速离开村子,回到了贯穿崖壁的天井那边。

    我们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硕大的山谷中待了多长时间,先是见证幻象,又在地穴中走了一遭,我想这期间至少也要一两天的时间吧,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极少休息,也很少吃东西,加上在地穴中的两场战斗,回到天井的时候,每个人都已筋疲力尽。

    可我们还是要顺着天锁爬上去,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现在的我们已经没有食物和水了,天色又渐渐暗了下去,如果现在不爬天锁,就要等到明天一早。

    我们已经没有更多食物,再熬一个晚上,第二天的情况会更糟。

    和上次一样,还是仉二爷背着老杨第一个上天锁,再由老杨用手电给我们指路。上天井比下天井的难度要大得多,不仅仅是攀爬天锁需要消耗更多的力气,还有一个很大的难题是从头顶上落下的泥土,因为老杨是在上方指路,所以我们要一直抬着头,时刻留意手电光束的落点,可仉二爷只要稍有动作,上方就会大量落泥,下面的人很难睁开眼睛。

    说真的的,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爬上天井的,攀上第一个锁环的时候,我就感觉胳膊和腿极度酸麻,爬到半腰的时候,我就感觉胳膊像要断了一样,连脑壳都是木的。

    这一道天井耗尽了我们最后一点体力,当我们顺着天井上方的窟窿回到崖顶的时候,几乎连站立都觉得十分困难。

    可在大崖上又盘踞着大量的鬼物,我们依旧不能多待,只能互相搀扶着朝村子那边走。

    后面的路途中具体发生了什么,我真的记不清了,问问老梁和老刘,他们两个也说,当时只觉得特别累,路特别长,至于其他的,都记不得了。

    我也只是记得,那天晚上的月亮很大、很亮,老杨就是靠着它辨别方向。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在当天晚上回到了老杨家,一进家门,鬼娃就朝我们奔了过来,还垫着脚尖一直朝我的身后看。

    直到老杨迈进门槛,鬼娃脸上才露出了笑容。

    老杨活着回来了,这一路上我们也没让他经历太多的危险,算是圆满完成了对鬼娃的承诺吧。

    我们几个都累得半死不活,晚上的饭本来想麻烦盖栋来着。可盖栋又不会做饭,本来留他来照顾鬼娃,没想到这几天都是鬼娃闷好了米,他就陪着鬼娃一起吃点咸菜,偶尔也会到村民家里弄点东西吃。

    后来也是没办法了,我们就让盖栋拿着钱到附近的村民家买现成的吃,当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很多村民都已经入睡,盖栋折腾了很久才弄回几个像样的炒菜。

    吃过饭,我们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就睡了。

    当天夜里,我确实又做梦了,可这一次的梦境却变得飘忽起来,圣树又出现在了我的梦里,在树的周围弥漫着大量雾气,让它看起来不那么真实,而黑狗和带血的人脸也没再出现。

    我们在邪神的领域中至少待了两个晚上,可我却没有被诅咒的幻象骚扰,后来我问过粱厚载,他说,大概是因为邪神的炁场太强了,阻断了诅咒和我的联系。

    对于他给我的解释,我不是特别理解,诅咒本身不就是借助邪神的力量来实现的吗,为什么我离邪神如此之近的时候,它却失效了呢。

    我们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我简单炒了几个菜,饭后又在老杨的引领下,与仉二爷、粱厚载一起进了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