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1章 断剑
    我快速冲到它跟前,挥剑就朝它的喉咙刺了过去,它的双腿被捆死,又躺在地上,可在我刺剑的时候,它的身子猛地一缩,我就听“咔嚓”一声脆响,随后它的上半身从胃部折成了九十度,脊椎似乎也被它强行折断了。

    它避开了青钢剑,又像蜥蜴一样快速“爬”了出去。它确实是仰面倒地的,“爬行”的时候手脚没有多余的动作,可身下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是它背上的硬毛变成了一根根蜈蚣似的脚。

    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它顺着地面爬到了洞壁附近,这时候它的脊椎又恢复了正常,并依靠背上的“脚”,像只壁虎一样顺着洞壁向上爬。

    仉二爷快步走上前,伸手抓住怪物拖在身后的一段钢索,将它从洞壁上扯了下来。

    我立即上前,一剑刺入了怪物的胸膛。

    如果它的器官构造也和人类相似,我这一剑应该刺中它的心脏,可被刺中之后,它依旧在奋力地挣扎。

    青钢剑上的封魂符灵韵正在快速消耗着它身上的妖气,在绝境中,它爆发出来非常强悍的力量。

    这股巨力不是由妖气催生,而是来自求生的本能。

    仉二爷压制着它的双臂,粱厚载和杜康抱着它的腿,就算这样也无法彻底将它束缚住,它不断扭动着身子,粱厚载和杜康几次被它甩开,就连仉二爷都喘起了粗气。

    我紧紧握着青钢剑的剑柄,在它那股巨力的带动下很难稳住重心。

    在它扭动的过程中,我和仉二爷撞在了一起,二爷的身子骨生硬,我的后背顶在他的铁肘上,就觉得一阵生疼,浑身的骨架像要散了一样。

    在这之后怪物又猛地甩了一下身子,这一次我真的站不稳了,当场倒地,可攥着青钢剑的手却不敢松开。

    就在我倒地的瞬间,耳边传来“咔嚓”一声脆响,我手里还攥着青钢剑的剑柄,可从青钢剑的另一端,却感受不到重量了。

    我心里顿时一惊,赶紧看向青钢剑,却发现剑身竟然断了,此时我手中握着的只有剑柄,以及和剑柄相连的一小截剑身,剩下的大半截青钢剑还插在怪物的胸膛上。

    看到青钢剑折断,一股怒火顿时窜上了我的心头,我暴吼一声,解开火蚕丝布,一个箭步冲上去,用番天印狠狠砸向怪物的面门。

    它不怕番天印的炁场,并不意味着番天印镇不住它。

    被番天印砸中之后,它发出一连串撕心的哀嚎,这样的巨大声响肯定惊动了邪神和外面的矮骡子,可我当时是怒火攻心,根本管不了这么多,我用牙咬破开手指上的伤口,在怪物身上快速画下六道封魂符。

    它不停地哀嚎着,大量妖气从胸前的伤口中喷发出来,我不停地用番天印砸它的脑袋,它的皮肉非常硬,番天印无法对他造成物理层面上的伤害,可每次番天印接触到它,它都像是被火焰灼烧了一样,身子剧烈地颤抖着,一阵阵哀嚎声在宽阔的洞穴中回荡。

    几分钟之后,怪物身上的妖气终于散尽,它僵硬地躺在地上,我还不依不饶地用番天印狠砸它的头。

    仉二爷扑上来,抓着我的肩膀将我拖开。在那时候,我的意识都有些模糊了,一心想把那只怪物碾成肉泥。

    仉二爷死死地抱着我,冲我大喊:“它已经死了!”

    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怪物胸前的半截青钢剑上,怒吼着:“那是我师父留给我的东西!”

    当初我被飞僵缠住,我师父就是用青钢剑救了我的命,这些年我一直带着它,我都数不清楚这把剑有多少次帮我度过了危机,它是守正一脉代代相传的宝物,代表着我们守正一脉的传承,也代表了我对师父最大的念想。

    有它在,我就觉得师父一直在我身边。可现在它竟然断了,竟然断了!

    仉二爷一把将我压在地上:“剑断了可以重铸,左有道,你冷静点!”

    “重铸”这个词出现以后,我才稍稍平静了一些:“真能重铸?”

    仉二爷依旧用那双大手压制着我:“能。青钢剑不是第一次断,过去有人能修好它,现在也能。”

    我看着仉二爷的眼睛,他也死死地盯着我。

    杜康也在一旁说道:“四十年前,这把剑在你师父手里也断过一次。青钢剑是你们守正一脉的信物,只要你们守正一脉不亡,它就能重铸。”

    杜康和仉二爷的话终于让我冷静了下来,我长出了一口气,紧绷的肌肉也慢慢松弛下来。

    仉二爷这才放开我,靠在洞壁上大口喘着粗气。

    在行当里混迹了这么多年,我以为我的心智已经和师父一样坚强,可刚才的事却让我明白了,直到现在,我依旧是当年那个爱冲动的小不点。

    我用手支撑着地面,有些吃力地坐起身来,视线再次落在了折断的青钢剑上。

    看到那段残缺不全的剑身,我心中无限自责,当初师父将它交给了我,可我却没有保护好它,还有番天印,当初师父拿着它的时候,每次用它都是小心翼翼的,可到了我手里,我却没有真正地爱惜过它。

    我站起来,从怪物身上拔出青钢剑的半截剑身,那上面依旧散发着非常精纯的阳气,但我总觉得,青钢剑好像变得虚弱了。

    这时刘尚昂拉着老杨跑到我身边,一脸焦急地对我说:“后面有动静,矮骡子过来了!”

    我看了看疲惫的仉二爷,又看看坐在地上的粱厚载和杜康。

    刚才那只怪物让我们每个人都到极限了,一旦矮骡子围上来,我们只有死路一条。可如果我们逃离这里,向着洞穴深处走的话,且不说我们现在的脚程肯定敌不过矮骡子,被追上是迟早的事,就算矮骡子没追上我们,洞穴深处的妖尸和邪神也不会让我们好受。

    而最坏的情况就是前有妖尸、邪神,后有矮骡子,我们被夹在中间,那样死得更快。

    杜康扶着洞壁站起来,对我说:“接着往深处走吧?”

    我摇头:“不走,等矮骡子过来。”

    杜康大概以为我还没从暴怒中平静下来,当场喊道:“你疯了?那么多矮骡子,就咱们现在这样样子,根本不是对手。”

    我说:“等会它们冲过来,我用罡步挡住他们,你们调整好了就继续深入,处理完妖尸和邪神再回来找我。”

    杜康还要说什么,仉二爷却摆了摆手:“听有道的。”

    我将青钢剑的剑身装进剑鞘,又将剑柄和剑鞘一起交给了仉二爷:“二爷,如果你们能出去,帮我重铸它吧。唉,这次连累你们了。”

    “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仉二爷接过剑鞘和剑柄,说:“把那些矮骡子都给老子弄死,咱们一起出去。”

    我笑了笑,摘下头灯,将它带在二爷的头上,随后打开了手电。

    适应了头灯昏暗的灯光,手电的光束显得特别刺眼,我用了好一阵子才适应过来,这时矮骡子的脚步声已经很近了,我捡起番天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粱厚载和刘尚昂也跟在我身后,似乎是想和我一起对抗簇拥而来的大批矮骡子。

    我停下脚步,转身对他们说:“你们两个去帮仉二爷,矮骡子这边有我一个人就够了。别哭丧个脸,我死不了。赶紧把妖尸和邪神废了,早点过来找我。”

    说完,我就加快了步伐。

    粱厚载和刘尚昂没再跟着我,仉二爷将他们两个拉了回去。

    我知道他们担心我,但他们应该也明白,这一次,他们真的帮不了我了,在我走罡的时候,矮骡子进不了我的身,他们两个也一样。

    一边走着,我颠了颠手中的番天印,它还是和原来一样重,里里外外依旧散发着让人心烦的躁气。刚才连画十道血符,说真的,我也快到极限了,番天印加罡步,我大概能支撑半个小时左右,这半个小时一过,我肯定要完蛋。

    希望他们能在这段时间里除掉邪神和妖尸,也希望邪神一死,洞穴里的矮骡子能自动离开这里。希望他们能活下来……

    我独自一个人走了不算长的一段路,黑压压的矮骡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站在原地,将手电放在地上,而后举起了番天印。

    几百只矮骡子也停下了脚步,它们远远地望着我,一双双黑漆漆的眼睛在我身上扫来扫去。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的情形下,我突然想笑。

    自从进入这个行当的那天开始,我就知道,就算我的命再怎么硬,也未必能得一个善终,但我没想到我的最后一程会在这样一个见不得光的地方走完,这些矮骡子会将我撕碎,碎到只剩碎肉残渣,也许我死了以后,根本没人知道我存过,我的家人也不会知道我的尸体究竟去了哪里。

    一想到这些,我就想笑,可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笑。

    我就这么高举着番天印,等着那些矮骡子超我扑过来,可等了很久它们都没有向我靠近。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就朝着它们走了几步,没想到他们一见我接近他们,都慌慌张张地后退。

    怪了,上次见到这些矮骡子的时候,他们好像天不怕地不怕,就算看到同伴一个个倒下也没有仓皇逃走,可是现在,它们怎么变得这么胆小了?

    难道是因为番天印?它们惧怕番天印的炁场?

    我心中带着疑惑,又朝它们走了几步,它们就像是见了瘟神一样,再次急慌慌地后退。

    我看看手里的番天印,又看看那些矮骡子,完全想不通它们是怎么回事。

    刚才和怪物的战斗让我整个人都有些发虚,一直举着番天印的胳膊上全都是汗,汗珠从我的手背上滴下来,落在了我的额头上,我怕汗水会流进我的眼睛里,就腾出一只手来擦了一下额头,又用力甩手,将手上的汗甩向了对面的矮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