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0章 怪物
    由于洞穴中极静,即便二爷压低了声音,可我们依旧能清楚地听到他在说什么。

    他这边话音一落,跟在我们后面的呼吸声也嘎然而止。

    很显然,那东西知道我们已发现它了。

    我看不见它,但能感应到它身上的炁场,它就是那股比较弱的妖气源头。

    在这之前,它明明是在洞穴的更深处,没人知道它是在什么时候跑到我们身后去的,由于它身上的妖气和另外一股妖气太过相似,在它移动的时候,我竟然没有察觉到。

    我抽出了青钢剑,用剑身在地面上轻轻划了一下,发出一阵绵长的“嗤——啦——”声。

    原本是想招引它一下,可它没有动静,我看了眼刘尚昂,刘尚昂正侧着头,似乎在认真聆听着黑暗中的声响。

    片刻之后,刘尚昂将脸转向了我,他抬起手,指了指洞穴的顶端。

    洞顶很高,我仰头望去,依旧只能看到一大片黑暗。

    我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对炁场的感知上,就发现在我们的头顶上方果然有一道妖气在飞快窜动。

    它顺着洞顶快速挪到了前方十米左右的位置,然后在那里停了下来。

    我能感觉到,那股妖气正关注着我们,换句话说,身上携带那种妖气的东西正盯着我们。它匍匐在那里,像个盯著羚羊群的猎豹,它在等待一个扑向猎物的最佳时机。

    我想打开手电,也许突然出现的强光能让它短暂地僵硬一下,可不只是它,我们也已经适应了这里的黑暗,突现强光,我们受到的影响不一定比它更小。

    沉思片刻之后,我解开了火蚕丝布上的接扣,但没有将番天印暴露出来,而后迈出一大步,稍稍拉近了与那东西之间的距离。

    我动,它也跟着动了,我能感觉到它也朝我这边凑了凑,此刻,我和它之间的直线距离大概只有五米左右。

    刘尚昂也紧紧跟在我之后走了一步,我轻轻推了他一下,示意他后退。

    我又向前走了一步,那股妖气也快速朝我凑了过来。

    借着头灯的昏暗灯光,我终于看清了那是个什么东西。

    它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被放大了的矮骡子,身体比例也更加接近正常人类。它的体型和仉二爷差不多,头、身的比例和人类相似,腿要比人类长一些,而在它那宽阔的胸腔两侧,则是一对分外细长的手臂。

    和矮骡子一样,这家伙身上也长满了毛,它此时如同壁虎一样趴在洞顶上,仰头看着我。

    在黑色的洞穴中,它的整个身子看上去也是黑漆漆的,加上那壁虎一样的动作,我顿时想起了曾经在二龙湾和老黄家地宫出现过的影尸。

    我掀开了火蚕丝布,让番天印露出一角。

    番天印的炁场慢慢散发到空气中时,它不为所动,依旧趴在洞顶上盯着我看。

    这东西竟然不怕能镇天地间一切邪物的番天印。

    这时候,身后传来了轻盈的脚步声和走路时带起的风声,我知道是仉二爷正朝我这边走过来。

    而这阵脚步声也让我出现了片刻的分神,我的眼珠晃动了一下,视线在极短的时间内离开了洞顶上的东西。

    下一个瞬间,我就听洞顶上传来“嗒”一声轻响,接着就有一股妖气扑到了我的面前。

    我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快速朝一侧避让,可那东西太快,我刚刚倾斜身子,就感觉一股很强的冲击力撞上了我的腹部。

    当时我就感觉一阵剧痛,随后整个上半身都疼到发麻,喉咙里还传来一股咸腥味。

    我蜷缩着身子倒在地上,用双手捂着腹部,那一刻我的脑壳已经有些懵了,但还知道担心自己的伤势。我估计这一下可能把我弄得胃出血了,希望肋骨没断,不然等一会我就什么都干不了了。

    在那样的情形下,我最担心的事情,就是接下来我可能没有力气对付邪神,至于眼前的危险我倒不是特别挂心,毕竟在我身后还有仉二爷他们。

    我疼得无暇顾及接下来那一小段时间发生的事,只听到身边传来一连串紧凑的撞击声,还有仉二爷的怒吼。

    过了很长时间我才缓过劲来,我试着活动了一下身子,除了腹部还阵阵作痛外,没有其他异常,而且那种疼也不是完全忍不住的剧痛。

    肋骨没有问题,但喉咙里的咸腥味没消,看样子真的胃出血了。

    我扶着石壁站起来,脑袋依然昏昏沉沉的,可周围的声音和情景却变得越来越清晰了。

    当时我的脑子里一直反复回荡着“受伤”、“邪神”这样的字眼,可在我的眼前,却是一副乱斗的场面。

    仉二爷、粱厚载、杜康都加入了战局,刘尚昂在后面护着老杨,时不时朝粱厚载他们这边观望。

    粱厚载正朝那东西挥洒灵符,杜康手里拿着我不认识的法器,仉二爷的一双铁拳在雨点般朝它砸了过去,可那它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它用拳头和仉二爷对拆,看得出来,它的力量比仉二爷还大,二爷每次被它打中都会后退一小步,可它被击中之后,却只是晃一晃身子而已。它怕粱厚载的灵符,粱厚载洒符的时候,它就不断挪动着身子躲避,惊人的是,粱厚载将灵符撒得满天飞,可它竟然全都避开了。杜康手里拿着一个铁棒似的法器,可他不管怎么努力,都没办法砸中那个东西。

    那只形态怪异的矮骡子唯一无法避开的,就是仉二爷又快又重的一对拳头,可即便是这对拳头,也无法对它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而且我有一种感觉,对于它来说,和仉二爷他们的战斗好像只是一场游戏,让它乐在其中。

    见我站了起来,刘尚昂就想朝我这边凑,我抬抬手,示意他止步。

    我的位置离粱厚载他们太近,刘尚昂过来,很可能被卷到战斗中去。

    我调整了呼吸,强忍着腹部的疼痛站直身子,仔细观察了一下那只形态怪异的矮骡子,我发现它每次朝仉二爷挥拳,都是四肢同时发力,两条腿,还有那只用不上的胳膊,肌肉都会紧绷一下。

    “带绳索了吗?”我问刘尚昂。

    刘尚昂立即从背包里拉出一条钢索扔给我:“只有三米长。”

    三米长就够了。

    我问他:“这玩意儿承重多少?”

    刘尚昂:“这是静吊三吨的,太粗的我没……”

    后面的话我没接着往下听。一手甩开钢索,一手端着青钢剑,就朝怪物扑了过去。

    粱厚载见我拖着钢索朝那边冲,立刻明白了我的意图,他扔掉了手里最后几张灵符,飞奔到我这边,捡起了钢索的另一头。

    我对粱厚载说:“先攻它下盘。”

    说话间,我们已经冲到了怪物身后,它好像脑袋后面长了眼睛一样,我们刚到它身后,它就一个后踹踹向了我。

    仉二爷正牵制着它,让它无法全力攻击我,这一记后踹的速度也比它第一次攻向我的时候慢了很多,我猛地一窝腰就避开了。

    本来绕到它身后,是想攻它的视觉盲区,没想到这招对它没用。

    我不等重新直起腰来,就赶紧拉着粱厚载后撤几步,这时候它又一脚踹过来,如果不是我退得早,硕大的脚掌可能已经把我的头骨踹碎了。

    粱厚载又从口袋里拿了两张辟邪符出来,我用胳膊肘戳他一下:“留着对付邪神。”

    说完,我就拿起青钢剑,在左手的手指尖上划破了一道血口。

    我用牙咬着伤口,让血尽快流出来,而后快速凝练念力,在青钢剑的剑身上画下四道血符。

    在青钢剑上血画符,这也是我为师父守丧的一年间领悟出来的,不过迄今为止,我还是第一次用在实战上。

    当我举着融合了封魂符灵韵的青钢剑再次冲向怪物的时候,它终于开始紧张了。

    它身上的妖气不再那么平静,出现了大规模的起伏,我就知道,它开始紧张了。

    我和粱厚载刚到它身后,它又是一记后踹,这一次它似乎用上了全力,速度比之前快了很多,好在我一早就知道它会这么干,在接近它的一瞬间就快速后退了一步,它这一脚又没踹中我。

    它因为紧张而分心了,仉二爷的一记重拳结结实实地砸在它的脸上,它只用单腿站立,无法维持平衡,顿时向后退了几步。

    我和粱厚载立即上前,一人抓着钢索的一端,将钢索拉直,怪物原本正在后退,它的小腿肚触碰钢索之后立即被绊倒,就在它倒地的瞬间,我和粱厚载用最快的速度交换位置,用钢索将怪物的小腿缠住。

    仉二爷也扑上来,骑马似地骑在怪物身上,不断用拳头夯击着怪物的面门。

    当初仉二爷对付变身修罗的王磊,用的也是这样的招数,而躺在地上的怪物也和王磊一样对二爷进行了还击。

    沉闷的撞击声此起彼伏,在仉二爷和怪物互相攻击的时候,我和粱厚载用钢索在怪物的腿上缠了一圈又一圈,让他下半身的活动能力彻底丧失。

    期间怪物一直在挣扎,粱厚载在它的腿上贴了两张辟邪符,才让它稍微老实了一点。

    这怪物虽然不怕番天印的炁场,但梁厚载的辟邪符对它还是有效的。

    粱厚载在钢索上打了一个死结,而我则提着青钢剑跑到了仉二爷那边。

    没想怪物一看到我手里的青钢剑,立刻变得非常急躁,它拼尽全身力气猛地一顶腰,仉二爷顿时被他顶飞了出去。

    二爷那至少三百斤的身子在半空中划了一道长弧,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刚才怪物发力的时候,我感觉它身上的妖气在那一瞬间全都聚集在了它的腰部,就是因为这股凝结在一起的妖气,让它拥有了异常强悍的爆发力。可这样做也让它变得虚弱了一点,之前在腰部凝聚的妖气没能重新蔓延到身体的其他部位,有一部分在二爷被顶飞的时候就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