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9章 藏在黑影中
    罗有方曾成功地将活人炼化成尸,既然他可以拿活人炼尸,当年出现在大寨的那个老人,为什么不能用山妖炼尸呢?

    而且我怀疑,这只妖尸有可能至今还活着,此刻它就藏身在蜂窝洞的深处。

    我一边想着这些,一边在错综复杂的洞群中辨认着方向。我留意到,这些洞窟似乎是在短时间被腐蚀出来的,在洞壁上随处可见密密麻麻的小孔,每个孔大概有小拇指那么粗,深度在半厘米左右。它们的出现,让这些洞壁看上去,就像是被酸液腐蚀过的钢铁。

    穿过几个洞穴,一个足有五米宽的硕大洞口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邪神的炁场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同时传来的,还有十分微弱的火光和来自远方的嘈杂声。

    我立刻关了手电,仉二爷他们也熄灭了灯光。

    我靠在洞壁上仔细聆听着,那些嘈杂声听起来……好象是有人在歌唱,又好象是有人在哭丧。

    刘尚昂凑到我跟前来,将什么东西塞进了我的手中,小声对我说:“这种灯我就带了这么一个,你领头,你带吧。”

    周围黑漆漆一片,我也是听到他的声音之后,才知道凑过来的人是他。

    说完,刘尚昂点亮了那盏灯,淡蓝色的的灯光轻飘飘地洒落在我们周围,呈现出了所有人的轮廓。

    这种灯光的传播距离很短,不进入我五米之内根本看不到光亮。

    我将头灯套在额头上,对他说:“照顾好老杨。”

    刘尚昂点了一下头,转身要走,我又拉住了他,问他:“能听清前面是什么声音吗?”

    他再次凑过来,也侧着耳朵聆听了一会,随后他又朝着火光传来的方向望了一眼,才对我说:“大群影子正围着火跳舞,也好象是在朝拜,它们说的话我听不懂。道哥,那些东西应该是矮骡子,数量非常多。咱们非走这个洞不可吗?”

    我也朝着火光传来的方向望了一阵,可惜除了那一点点火光,什么都没看到。

    “非走不可,邪神就在这个洞的深处。”我对刘尚昂说:“矮骡子的分布区域很广吗?”

    刘尚昂:“不广,它们很集中,都围在火光附近呢。不过……也不好说,有些地方太黑了,不确定那些地方有没有矮骡子。”

    我问他:“你刚才没开灯不也能凑到我这边来?”

    刘尚昂说:“那是因为关灯前我记住了大家的位置,这是我平时的训练课程之一。”

    我点了点头,又嘱咐他一次:“保护好老杨。”

    刘尚昂“嗯”了一声,快速退到后面去了。

    火光的位置在洞穴的左侧,为了避开那里的大批矮骡子,我刻意沿着右侧的洞壁慢慢前进,每走一段距离,我还要停下来,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确保附近没有潜藏在黑暗中的矮骡子。

    可这个洞穴刚开始很宽,越深入就变得越狭窄,等那道火光变成了一团熊熊篝火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时候,我们和矮骡子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近了。

    那群矮骡子围着篝火跪成了一圈,它们时不时挥动双臂,口中发出类似于吟诵咒文的声音。

    再稍稍走进一些,就见篝火周围立着一些小型的石碑,每块石碑上都有着一模一图案,内容是一个被从中截断的根须,旁边还有一棵蜿蜒生长的树木,根须的体积和树一样大。

    很快我就辨认出来了,那棵树,就是受到鲜血污染后扭曲的圣树,而那一截根须,就是山妖的“首级”。

    错不了了,这里的妖气,一定和山妖有关!

    这时候,仉二爷的大手从后面碰了我一下,我转身看向他,就见他朝我摆了摆手,然后就退到了队伍末尾,而刘尚昂则再次凑了过来,代替仉二爷,成了队伍的领头人之一。

    先前,仉二爷在我身边,是为了和我一起应对前方出现的突发状况,现在换成刘尚昂,是为了让刘尚昂发挥斥候的作用,和我一起探查前方的情况。

    刘尚昂来到我身边,指了指篝火右侧的阴影。

    火光没有照射到那片区域,刘尚昂朝着那个方向走,似乎也说明了他确认那里没有矮骡子。

    我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老杨,这时杜康就在老杨身边,他发现我朝老杨那边看,就冲我点了点头,示意他会照顾老杨。

    在这之后,我就关了头灯。

    灯一灭,除了二十米之外的火光和跪在火光附近的矮骡子,我们什么都看不见了。

    后面的人只能通过判断我的脚步声来跟紧我的步伐,可为防暴露,我又必须刻意放轻脚步,所以在行动之前,我碰了刘尚昂一下,抓了抓他的衣服。

    刘尚昂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用一只手拉住我的衣服角,然后又拍了一下身后的杜康,我能听到他的手掌拍在杜康身上的声音。

    我等待了很长时间,才朝着阴影处进发。

    我走一步,刘尚昂也跟着走一步,然后后面的人依次行动。

    就这样,我们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和矮骡子相聚不到十米的地方。

    如果是我身处在火光照射的区域中,肯定看不到阴影中的情形,可这里的矮骡子在黑暗中繁衍千年,对光暗的适应能力很强,我也不确定他们能不能看到我们。

    当时我的心中说不出的忐忑,篝火那边的矮骡子至少有两百只以上,如果它们突然扑向我们,事情将会变得非常麻烦。

    在隧道中和矮骡子交手的时候,由于隧道只有两米多宽,矮骡子无法从四面八方包围我们,可是现在,洞穴虽然变得越来越窄,可和隧道相比依然宽敞得多……

    想到这些,我头上就不由地冒冷汗。

    我右手拿着青钢剑,左手也不自主地放在了番天印上,如果真的惊动了这些矮骡子,我还有两个保命的招数,一个是罡步,另一个就是番天印。可现在我们离邪神这么近,只要我催动番天印或者走罡,邪神肯定会发现我们。

    邪神和矮骡子哪一个更凶残?很难说。

    我就这么一面担心,一面压低声音,悄悄地向前走。

    走着走着,刘尚昂突然在后面用力拉了我一下,我虽然停下了,可刚刚迈出去的那条腿却触碰到了一个毛绒绒的东西。

    我顿时反应过来,刚才那一下,我肯定是踢到了一只矮骡子!

    我的腿贴在矮骡子身上,而那只矮骡子也动了,我感觉到它的身子侧了一下,一个相对坚硬的东西撞在了我的小腿上。

    虽然什么也看不清,但我能够猜到,矮骡子应该是在转身的时候,肩膀顶到了我的腿。

    我在脑海中还原出了它现在姿势,而后快速出手,还算精准地抓住了它的脖子。手上先是传来了和喉咙接触的触感,我立刻将手掌向前一探,狠狠抓住矮骡子的后颈,用力一捏。

    下一个瞬间,矮骡子的身子软了下去,它的肩膀也顺着我的腿下滑,我怕它落地的时候会出现声响,就抓着它的脖子,轻轻将它放在了地上。

    那只矮骡子的身子靠在地面上的时候,我在心中长舒一口气,可就在这时候,篝火旁的一直矮骡子突然站了起来,它瞪大眼睛盯着我,高高举起了双臂。

    我的左手摸到了火蚕丝布的活扣上,几乎就要取出番天印了,可篝火旁的矮骡子又俯下了身子,它匍匐在地上,双手抱着正前方的石碑,看上去无比虔诚。

    出了这次的事情之后,我更加小心了,每次迈步之前都要稍等几秒钟,刘尚昂不拉我,我才敢将腿迈出去。

    我们花费了大量时间避开这些矮骡子,不过总算是有惊无险,直到矮骡子的吟唱声以及那一团火光离我们远一些了,我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头灯。

    在我身后的刘尚昂也长出了一口气。

    我转过身去看了看后面的人,没有人走失,就连我最担心的老杨也紧紧跟在杜康身边。

    由于仍不确定在洞穴的阴影处是否还潜藏着其他矮骡子,在接下来的路途中,我们依然要非常小心。

    我顺着邪神的炁场来到洞穴的边缘,在这里的洞壁上只有一个半圆形的洞口,它的形状很规则,两米多高、两米多的宽度,我感觉这个洞口,更像是人为开凿出来的一扇门。

    矮骡子能在土壁上绘制壁画,但我不相信以他们的能力,可以在如此坚硬的石壁上掘出这样一个规则的半圆形门洞。

    可如果不是矮骡子,又是谁留下了这道门?

    刘尚昂悄悄凑到我跟前,压低声音问我:“进去吗?”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万事小心。”

    一边说着,我就快速钻进了这个洞口。

    两米的高度对于仉二爷来说还是矮了一些,他进洞的时候必须弯着腰,中途我回过头去看了他几眼,生怕他撞在洞顶上。

    万一撞到了,就他那非人的力气和钢铁似的皮肉,肯定会激起很大的声响。在这寂静的蜂窝洞内,这样的声音恐怕会引起巨大的连锁反应。

    好在随着我们渐渐深入,洞穴也变得更加宽阔了,后来仉二爷已经能直立行走,而洞穴的左右宽度也足以让我们几个人并排前行了。

    自进入刚才的洞口以后,邪神炁场就一直维持在很浓郁的状态,一直没有改变过,而随我们的深入,妖气和尸气却变得越发精纯了。

    而且我意外地察觉到,洞穴深处的妖气有两道,一强一弱,两者非常相似,只有着极其细微的差别,之前离得远,连我也以为这里只有一个妖气源。

    呼——呼——

    也不知道究竟走了多远,我的身后传来了粗重的呼吸声,刚开始我以为是老杨,可这时候,刘尚昂却在后面用力拉了我一把。

    我立即停下脚步。

    后面的人一见我停下,也都跟着停了下来。

    脚步声消失以后,那道呼吸声也变得越发清晰了。

    老杨现在也在喘粗气,可他的声音更淡一些,远没有另外一个声音浑厚。

    仉二爷转身朝喘息声传来的方向望去,低声对粱厚载说:“有东西跟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