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8章 继续深入
    矮骡子的利爪上带着尸气,这股气息顺着伤口进了我的血液。黑水尸棺立刻发动,强横的炁场在一瞬间就化解了我血液中的尸气,连同我背上的矮骡子也被这股炁场淹没。

    仅仅一秒钟,矮骡子身上的尸气就被黑水尸棺吞噬得一干二净,它从我的背上滑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虽然尸气被化解了,可肩头上的伤口还是火辣辣地疼,那是一种透骨的疼痛,好像除了尸气,还有什么东西钻进我的身体里来了。

    仉二爷见我受伤,立刻凑了过来,他撕开了胳膊上的绷带,还强行拆了刘尚昂缝在他伤口上的肉线。

    线一拆,仉二爷的伤口就裂开了,他将血滴在我的伤口上,接着又投入了战斗。

    说来也怪,我的伤口一沾到二爷的血,立刻就没有那种透骨的痛感了,就是单纯的撕裂式的痛,这是伤口该有的正常痛感。

    这时杜康也将手中的武器换成了黑蝎尾,那东西带着很纯的阳毒,矮骡子根本招架不住。仉二爷在帮我治疗了伤口以后,又将他自己血抹在了匕首上。

    对于这些矮骡子来说,我们手里头的东西就是阎王爷的招魂幡,只要被刮着蹭着,很快就一命呜呼了。

    它们根本不怕死,见到同伴倒下,就更加暴躁,我们且战且退,一边避开它们的正面冲锋,一边找机会结果它们的性命。

    这些矮骡子确实凶猛,不但速度快、力量大、数量多,而且爪、牙都带毒,如果没有仉二爷,我刚才受的伤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了。

    战斗中,我不时朝着老杨那边看一眼,还好粱厚载和刘尚昂一直扶着他后退,他和仉二爷之间有一段距离,还不至于立刻昏厥。

    最后一只矮骡子暴怒地扑向了杜康,杜康猛一俯身,同时甩出黑蝎尾,锋利的尾勾在矮骡子的头顶上划开了一道硕大的口子。

    猛烈的阳毒很快腐蚀了伤口,大量尸气外泄,矮骡子还没等发起第二次的攻势就倒地不起了。

    眼看战斗已经结束,仉二爷回头看了老杨一眼,随后就收起了身上的煞气。

    粱厚载用手电扫了扫前方隧道的地面,那里横七竖八全是矮骡子的尸首,粗略数数大概有上百具。

    之前听脚步声稀稀拉拉,我完全没想到它们的数量这么多。

    刘尚昂查看了一下老杨的情况,确认他没事了,才从背包里拿出了医疗用具,帮我和仉二爷包扎伤口。

    仉二爷不用说,伤口太大,肯定要缝的,我肩膀上的伤也一直止不住血,最后没办法,刘尚昂也对着我拿出了针线。

    看他给仉二爷上针的时候,仉二爷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还以为不疼,可当弯弯的缝线针穿破我的皮肤时,那种穿刺带来的疼痛,还是让我忍不住皱眉。

    我问刘尚昂:“你不能先给麻一下再上针?”

    刘尚昂呵呵地笑:“我能记得带针线就不错了,你还指望我给你麻一下,要求有点高了啊。”

    缝好我的伤口以后,刘尚昂又用纱布给我进行了妥善的包扎。

    粱厚载扶着老杨过来的时候,老杨正望着隧道里的尸体发呆。

    想必经历了这次的事情,他大概再也不想让鬼娃进我们这个行当了。

    仉二爷拍了老杨一把,朝他扬了扬下巴,说:“我们还得继续深入啊,你能行吗?”

    老杨好半天才缓过神来,问仉二爷:“这一地的东西……都是矮骡子吗?”

    仉二爷叹了口气:“这可不是普通的矮骡子,这玩意儿,比林子里的同类可厉害多了。不过你不用担心它们报复,这一百来只矮骡子,应该是一整个族群了。唉,不得不说啊,矮骡子这东西,只要碰上了就是个麻烦。”

    老杨显得非常惊愕:“你们连矮骡子都能弄哦,那肯定有法子赶走那只吊死鬼。”

    仉二爷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什么吊死鬼?”

    老杨说:“鬼娃儿从四五岁开始,每天晚上都能看见一只吊死鬼,咱出去以后,能不能给他弄一下?”

    我虽然不会看相,对生辰八字的测算也不精通,可第一眼看到鬼娃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和罗菲一样,也是****体制,天生自带阴炁场。这样的孩子,确实是容易招来鬼物的。

    仉二爷笑了笑,又指了指我这边:“这事有道会帮忙,你找他就行了。”

    听到仉二爷的话,老杨转过头来,冲我笑了笑,我点了点头,还他一个笑脸。

    这时刘尚昂已经收好了他的医药箱,我见老杨没有大碍了,就招呼大家继续深入。

    路上,我听仉二爷在后面问粱厚载:“你是怎么知道那些矮骡子不怕光的呢?”

    粱厚载说:“我发觉矮骡子身上有尸气,料想它们和二爷在山谷中碰到的那些是同一个物种。它们能同时在地下和地上出现,就说明这一千年来,这些矮骡子应该偶尔回到地面上去,既然有见光的机会,视觉就应该没有完全退化。它们的眼睛对光暗变化的适应能力应该比较强,可再怎么强,在它们身处在黑暗中的时候突然出现强光时,它们也会觉得刺眼。”

    仉二爷:“好小子,就刚才那一瞬,你脑子里就过了这么多东西?”

    粱厚载笑了笑。

    接着又听仉二爷说:“唉,我那个笨徒弟要是能有这智商就好了,那孩子就是个死脑筋。”

    在这之后大家就没有再说话,都闷着头,默默地走着。

    来到裂谷的尽头,就见挡在我们正前方的土壁上毫无规律地分布着七个洞口,当大家面对这些岔路不知该作何选择的时候,杜康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径直走进了正对我们的洞口。

    洞中连着一条还算宽敞的隧道,他就这么一直走着,时不时用手电照一照隧道两侧的墙壁。

    岔路之后又是岔路,我们每走一段距离就能碰上这样一面土壁,每一面土壁上都有着大量的洞口,每次都是杜康在辨别方向,而在经过几条岔路口之后,我已经无法记清回去的路该怎么走了。

    越走越深,隧道的土壁变成了石壁,氧气却意外变得丰沛起来,我想,如果不是因为地下更深层的地方有河脉,就是有其他洞口直通地底,为这个巨大的地下洞穴送来了新鲜空气。

    除此之外,隧道中的潮气也变得越来越重了,地上时不时能见到一些腐烂的根茎,杜康说,它们应该是矮骡子吃剩下的食物。

    在我们最后走过的一条隧道中,潮气凝结在石壁上和隧道顶端,形成了大片大片的水珠。

    邪神的炁场在这条隧道中变得异常浓郁,尸气和妖气也愈发浑浊。

    一路上,粱厚载给老杨换了三次辟邪符,如果失去了这些符箓的保护,老杨会被妖气扰乱心智,从而产生幻象。

    反倒是同样没什么修为的刘尚昂自进坑以来都没有异常反应,我估计他的背包里可能装了能驱散邪气的东西。

    离开最后一条隧道,我们进入了一个结构异常复杂的洞窟。

    确切地说,这不是一个完整的洞窟,而是由很多不同的小洞穴混杂而成的巨大洞群,刚从隧道出来的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一个足球场大小的洞厅,而在洞穴四周的墙壁上,则布满了许多大小不一的洞口,在每一个洞口后面,又连着大小不一的洞厅。

    杜康说,说这种地貌在邪神出没的地方很常见,他们管这种洞群叫做“蜂窝洞”,有时候也叫“******”,对于寻常人来说,这样的地方进来容易,可一旦误入洞群深处,要想出去,没有极好的运气根本不可能。

    不过他们这群人因为常年和邪神打交道,早就总结出来一套在蜂窝洞中求生的经验,这其中也包括如何从这样的洞中走出去。

    但杜康也坦言,进了蜂窝洞以后,他就无法辨别邪神的位置了。

    的确,由于洞连着洞,导致洞群中的气息流动混乱,很难凭借气味寻找邪神的所在。

    我记得每次辨认方向的时候,杜康都会抽一抽鼻子,他应该就是凭借气味来寻找邪神的。

    如今气味已经不能再作为寻找邪神线索,那就只能借助炁场了,由于邪神身上的炁场很重,我不用开天眼就能“看到”它们的流向,于是引路人由杜康换成了我,我接替他走在队伍最前方,他则到队尾和粱厚载一起殿后,在我探路的时候,仉二爷跟在我身边。

    走了这么多岔路,我已经无法辨别东西南北,但我还记得,在地面上感知炁场的时候,邪神的炁场在山谷东侧。

    此刻的洞窟中,左侧的炁场比右侧要浓郁一些,所以我判断,左手边的洞口应该是通向山谷以东。

    我先钻进了那个洞,见洞中没有异常状况,才冲身后的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跟上。

    “邪神在离位,火性很强啊。”仉二爷跟着我进了洞口,随口说了一句。

    我说:“在这样的地方,气息流转混乱,离位易生妖,也易尸变。二爷,我怀疑,这地方不止有邪神,可能还有一只妖尸。”

    仉二爷皱了一下眉头:“什么是妖尸?”

    我想了想,说:“就是……妖怪死后变成的邪尸。”

    “还有这种东西?”仉二爷若有所思地说:“我还以为妖怪和普通生灵不一样,毕竟它们身上的灵气重,死后也不容易被邪气侵蚀,我还以为它们不会尸变呢。”

    我没再说什么,继续向前走着。

    不得不说,仉二爷的话是有道理,和普通的生灵相比,妖物确实极难尸变。可那个长相与罗有方相似的汉人,却让我有了另一重担忧。我怀疑,黑王当年对付的山妖,其实就是一只妖尸,它有可能是在活着的时候被直接炼化成尸的。

    换句话说,那只山妖有可能是被炼成了活尸,我从寄魂庄的一本古籍上看到过一段文献,上面说,活尸难练,就是因为那些被炼化的生灵三魂七魄具全,不亲邪气。在天地间所有物种中,人类的体质最难适应邪气,也最难被炼成活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