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3章 失算
    我不禁笑了:“我在寄魂庄待了那么长时间,也不是什么都没干啊。行了,快上山吧,南山的鬼物可能多一些,你和瘦猴要多加小心。”

    粱厚载笑了笑:“放心吧,只要没有凶神,我们俩还是应付得来的。”,说完,他就招呼了刘尚昂,朝南山上走了。

    而我则拉上了老杨,开始登北山。

    之所以选了北山,确实是因为北山的阴气稍微淡一些,鬼物应该相对较少,老杨跟着我走这条路,安全也更有保障。

    老杨跟紧了我的步伐,随我一起走上了山坡。

    山上没有路,只有大量的杂草和树木,上山前,老杨对我说:“爬山的时候可得小心点,我们这一代蛇很多。”

    虽说是在嘱咐我,但他的声音却在颤抖。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

    这座山已经被鬼物占据,除了无法离开土壤的树木和杂草之外,不可能有其他活物了。况且蛇本身就是一种灵性很强的东西,它们喜阴气,但一般不会待在鬼物盘生的地方。

    山路难行,我一手抓着身旁的树干,一手拎着出鞘的青钢剑,艰难地走着。除此之外我还要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看老杨,确保他没出状况。

    老杨虽说上了年纪,但显然比我更擅长走山路,他见我回头看他,还不停地向我点头致意,示意他没问题。可他的脸上却一直显露出时分紧张的表情。

    我不敢开天眼,就用背尸的手法将黑水尸棺的炁场凝聚在眉心,这样一来,就算不开天眼也能大略感应到身边那些阴气的流动。

    自我们走到山腰开始,就有大团阴气开始向我们靠拢,我知道,那些鬼物一定将我们围住了,它们就藏在树林中,偷偷地窥视我们。

    天眼不能开,鬼物也不能镇,我担心这里的鬼物也是和邪神相连的。

    为了防止他们靠近,我解开了火蚕丝,将番天印露出了一角,那些阴气依旧围绕在我们附近,但终究没再继续靠近。

    我带着老杨来到了北坡,然后望了一眼太阳的位置,它现在已经快要天空的正中央了,正午即将来临。

    按照我的计划,在正午时分,仉二爷和杜康先用封魂符驱散崖壁附近的邪神炁场,这样的话,山谷中的炁场会在南、北两个方向出现缺口,这两个位置对应乾坤两个卦位,缺口一开,外部炁场从乾位进入山谷,而山谷中的炁场则有少量从坤位流出,这样一来山谷中的邪神炁场就能变淡。

    在邪神炁场变淡之后,我和粱厚载分别在山头的两侧阻止邪神炁场以山体为心的盘转回流,理论上来说,这样一来,邪神的炁场就能经由两山之间的峡谷正常离开山谷。

    不过我想,邪神的炁场能在山谷中淤积上千年,仅靠一个下午是无法将其疏通干净的,所以我准备了双倍的封魂符,以保证炁场的疏通能持续到明天早上。

    正午时分,天地炁场会有一次大变,午夜十二点,炁场再变,两次天地炁场的大变,加上我们疏通,理论上来说,邪神是可以消散的。

    但这一切也仅仅是我的设想而已,理论上能够成功,可实际操作起来却未必不会出现意外。

    而现在我担心的是,仉二爷和杜康无法在正午到达崖壁。

    我站在山坡上,远远朝着山谷两侧的崖壁眺望,午时一到,北方崖壁的邪神炁场被如期切断,紧接着,南方崖壁那边的炁场也出现了破口,外部炁场开始进入山谷。

    等到太阳微微偏西,我立刻祭出了三张封魂符,将它们贴在了三根粗壮的树干上。

    虽说我的封魂符还达不到师父当年的水平,但也足以阻隔邪神的炁场流通了。

    三张风魂符同时发力,瞬间切断了邪神炁场的流通。连同那些盘踞在山上的鬼物都快速远离了我们。

    这时我又开始担心邪神会发现我们。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只要我们从邪神的炁场中脱离出来,邪神根本无法察觉到我们干了什么,现在有四个地方的炁场被切断,邪神也只是知道自己的炁场出现了巨变,却无从知道是谁导致了这样的变化。

    而且我们几个就像是病毒一样入侵了它的身体,如果它不像人类那样有着高效的免疫系统,就是发现了我们也对我们无可奈何。

    但所有的推断,都仅仅是“理论”而已,没人知道邪神有没有自我保护能力,也没人知道我们从它的炁场中脱离出来以后,它还能不能感应到我们的存在。毕竟在我身上,还有因诅咒留下的印记。

    我焦急地等待着,两只手一直没有从青钢剑和番天印上离开过,我心里很清楚,一旦邪神要对我们动手,我将首当其冲。

    就算我身上没有邪神的印记,所有封魂符上也全都带着我的气息。

    就在我惴惴不安的时候,老杨走到了我身边,附近的阴气消散之后,他显得轻松了一些,在我身边慢慢坐下之后,半开玩笑似地问我:“那天在我家吃饭的时候,我听那个姓仉的老哥哥说,你打算收个弟子?”

    我从背包里拿出了两块压缩饼干递给他,一边说着:“就算我有这个打算,也未必现在就能收。再说,我现在连自己都照顾不过来呢,暂时还没琢磨收徒的事。”

    老杨好像根本没听见我说的话,而是问我:“你觉得,我家的鬼娃儿咋样叻?”

    我无奈地笑了笑:“鬼娃资质不错的,但我感觉他应该是****体质,我练的东西都是纯阳的,恐怕不太适合他。再说了,我们这个行当,危险得很,弄不好就要没命的,鬼娃如果真的跟着我,也不是什么好事。”

    “不会不会,你们都是有本事的人,”老杨说:“咋能那么容易死咯?我看你和鬼娃有缘,仉老哥不是说,你们那一脉,也分阴阳两支的吗?”

    被他这么一打岔,我心里的紧张也跟着烟消云散了。我眨了眨眼,问他:“仉二爷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老杨说:“就是昨天吃饭的时候嘛。”

    哦,对了,当时我一直在琢磨晚上会做梦的事,没注意他们都说什么了。

    不过我立刻就明白老杨为什么这么急着向我推荐鬼娃了,他是希望鬼娃离开山村以后能有一个靠山,而他选中了我。

    我冲老杨笑了笑,说:“杨大爷,你是怕鬼娃跟着我们走了以后,没人照顾他吧?”

    听到我的话,老杨当场愣了一下,之后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对他说:“只要我们将鬼娃带出去,就一定会照顾他的。到时候,你跟着我们一起走,看得出来,鬼娃对你很依恋。”

    老杨叹了口气:“一直和我相依为命,咋能不亲我哦。唉,鬼娃儿有福气啊,你们都是好人。”

    在他说话的时候,我又拿了一些压缩饼干,也拿出了水壶,打算简单吃点东西。

    这时候,老杨又笑着对我说:“刚才,我确实就是怕鬼娃儿出去没人看,呵呵,没想到一下就被你看穿咯。本来还觉得,你一个后生想不得那么多。哎,你的年纪比我大还是比我小,我听仉老哥说,你们这个当当里头有好多人,都是看不出年纪哩。”

    我笑着说:“那你觉得我今年多大?”

    说实话,这句话一脱口我就后悔了,就我这长相,老杨肯定会把我猜老了。

    老杨沉思了一会,试探似地问我:“你今年,没有四十吧?”

    听到他的话,我差点吧嘴里的饼干沫全喷出来。

    我用了好大的力气才顺过气来,对老杨说:“我再过几个月才二十一。”

    老杨沉默了好半天,才刻意展开了笑容,说着:“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

    说完,他就再次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我吃着压缩饼干,也没再说什么。

    这样的冷场持续了整整一下午,在此期间什么事都没发生,看来理论成为了现实,邪神确实没有发现我们。

    直到夕阳西下,太阳的顶端沉入群山之间,我拿出了剩下的三张封魂符,将它们贴在了树干上。而在此之前,我感觉到崖壁那边的邪神炁场再次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贴好最后三道封魂符,我长舒了一口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午夜十二点来临的那一刻,邪神的炁场将彻底疏通完毕,我身上的诅咒也就解开了。

    在这之后,我就带着老杨朝着山下走,我打算提前回村中心等待其他人汇合。

    可当我带着老杨走下山坡的时候,却发觉西边的邪神炁场已经大量淤积。虽然我阻断了炁场的回旋,却依旧没能让邪神的炁场通过峡谷流通出去,此刻,从山谷向西流淌的邪神炁场全部堆积在了峡谷之中。

    这时粱厚载也从南山那边走了过来,他也察觉到了峡谷中的邪神炁场十分浓郁。

    他一边朝我这边走,一边远远地问我:“炁场没散出去吗?”

    我点了点头:“都堵在峡谷里了。两山之间可能有什么东西。”

    粱厚载:“现在怎么办?”

    我说:“咱们俩过去看看。瘦猴,你和杨大爷在这等我们。”

    刘尚昂立即凑到了老杨身边,而我和粱厚载则朝着峡谷那边摸了过去。

    进峡谷之前,我们完全感觉不到风,可进了峡谷,却发现风势很大,炁场向西流,风却是向东吹,这极不合常理。

    我身子宽,风阻也大,走起来非常吃力,粱厚载干脆躲在我身后,避开风力的同时,还在后面推着我向前走,这样一来,我们就是用两个人的力量抗一个人的风阻,行进速度也提升了不少。

    来到峡谷中央,我感觉到炁场的流动出现了变化,于是停下脚步,顶着大风遥望。

    按照我先前的设想,炁场进入峡谷以后,应该是在峡谷的尽头被分成了两股,一股绕着南山盘旋,另一股绕着北山盘旋,只要断了这两条回路,峡谷中的炁场只要淤积到一定程度,就会像冲破堤坝的洪水一样,快速倾斜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