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8章 血宴(下)
    很多人都听到了黑王的声音,他们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黑王,似乎是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们没听错,几秒钟之后,黑王又重复了一遍:“蛀虫!该杀!”

    也是在同一时间,我留意到人群中有人瘫倒在了地上,最初瘫倒的那群人,是抢酒最多,喝酒也最多的人,他们身旁的人以为他们喝醉了,还嘲笑他们。

    可是很快,虚弱就像一场瘟疫一样席卷了所有人,不断有人瘫软在地,先是喝酒相对较多的男人,然后是女人和老人。

    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是黑王在酒里动了手脚,起初他们还只是疑惑,脸上并没有显现出多少恐惧。直到黑王向藤甲兵发出了号令:“杀了这些蛀虫!”

    至此,黑王和他的军队终于展露出了凶残的一面,那些藤甲兵举着长矛和斧子扑向了十倍于他们的村民,惨剧就这么开始了。

    对于很多正在狂欢的村民来说,这场杀戮来得毫无征兆。当第一个人被长矛穿透喉咙的时候,飞溅的鲜血让其他人惊恐起来,他们开始乱喊乱叫,有人在向黑王哀求,有人在大声质问黑王和那些挥动长矛的士兵,也有人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那些持屠刀的人。

    黑王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静得就像是一座没有感情的石雕。

    这些士兵看来都是久经战阵的老兵,他们每次刺出长矛,都会有一个人丧命,每个人都没有多余的动作,就是机械般地举矛,然后将长矛扎入寨民的胸口和喉咙。

    他们的手段粗暴而高效,在很短的时间内,刚才还在狂欢的人群就变成了横死在大寨中的大片尸体。

    我远远望见大巫从他的房子里走了出来,他也目睹了正在发生的杀戮,我看到他缓缓地跪在了地上,直勾勾地看着那些被杀死的人,泪流满面。

    当最后一个人咽气的时候,黑王突然问一个士兵:“看见大巫了吗?”

    大巫在暗处,黑王看不见他,其实他离黑王并不远,可以清晰地听到黑王的声音。

    大巫仿佛用了浑身的力气才从地上爬起来,他朝着堆满尸体的大寨中心看了最后一眼,转身冲向了他的房子。

    我知道,他是打算利用那个暗门逃走了。

    粱厚载曾说,在黑王屠戮大寨以后,只有一个人或者逃了出去。看来,那个人就是大巫了……不对,也不一定是大巫,我没记错的话,山马应该还在村子里。

    这时,黑王对他的士兵说:“留下十个人在寨子里寻找大巫,其他人,去,把这些蛀虫的巢烧掉。”

    那些士兵像是着了魔一样,立刻冲出了大寨,奔向了村子所在的方向。

    我们从大巫住处的那道暗门离开了大寨,提前来到了村口。

    此时,山马就站在村口处朝着大寨观望,他可能不知道大寨那边发生了什么,但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了深深的不安。

    黑王的军队很快就出现在了山马的视野中,这时的黑王一改他往日亲和的形象,他坐在一个临时搭建的轿子上,由几个身材最魁伟的士兵抬着。夜晚的风从他身边拂过,士兵手中的火把照亮了他那张威严的脸,仿佛在这时候,黑王才成了一个真正的王者。

    一个失去理智、残忍嗜杀的王!

    山马远远看到黑王,朝着士兵走了过去,黑王也看见了他,并紧紧皱起了眉头。

    近一千个士兵在距离村子十余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他们面无表情,视线从山马身边掠过,望向了村子里的一排排房屋。

    山马站在方阵的对面,冲黑王大喊:“大王!”

    他以为黑王会回应他,可黑王没有。

    片刻之后,黑王挥了挥手,慢慢地吐出了两个字:“点火。”

    近一千个士兵立即甩动手臂,将一根根火把掷向了村子里的木屋。

    最先被点燃的是那些房顶盖了茅草的房子,纯木质的房屋反而不那么容易燃烧,可火把一直落在屋顶上,经过一段时间的灼烧,屋顶上开始出现火星,随后,这些火星慢慢地蔓延到了屋子的其他地方。

    山马回头望着村子渐渐升起的火势,他依然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冲黑王喊:“大王为什么要烧村?”

    就在这时候,远方想起了大巫的呼喊声:“山马,快走!”

    我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就看见大巫像个疯子一样冲了过来,他是从山口的方向过来的,背上还背着一个兽皮的包裹。

    看得出来,他原本是打算趁夜离开寨子的,可大概是半路想起了山马还在村子里,又折了回来。

    黑王也看见了大巫,立即对士兵下令:“杀了他!”

    这些士兵就像是机器一样,他们没有任何的犹豫,面无表情地扑向了大巫。

    大巫从包袱里拿出了一个泛着金属光的瓶子,他打开瓶塞,将瓶子里的浅黄色粉末撒向了那些朝他扑过去的藤甲兵。

    也不知道那些粉末到底是什么,藤甲一触碰到它们就立刻燃烧起来,冲在最前方的几个士兵立即被火舌覆盖,可我没想到惨叫声,也没有看见他们挣扎。

    这几个人冲到大巫身边,将带火的长矛刺向了大巫,大巫想闪避,可刺向他的矛太多了,三支长矛穿透了他的后背,另外有两根长矛刺穿了他的腹部。

    大巫倒下了,但没有立即死亡,他拼了命地向后爬了一段路,然后朝着山马大喊:“山马,快跑,去找夜郎王!”

    山马没走,他推开那几个对大巫虎视眈眈地藤甲兵,似乎想要到大巫身边去。

    就在这时候,一支带血的长矛刺穿了山马的胸口,而手持长矛的人,就是黑王。

    黑王将长矛拔出来,并将它递给了身边的一个士兵,然后他转过头,望着村子里越来越大的火势,对他身边的人说:“回去吧,圣树在等我们。”

    他一边说着,一边坐上了轿子,又由士兵们抬着,朝大寨那边走去。

    我以为,大巫和山马,这两个人中肯定会有一个活下来,可山马已经死了,大巫身上的血也会流干。我不明白大巫为什么要回来,他明明知道自己回来就是死路一条,况且他之前曾因为怕死,牺牲了全村的人,为什么要为山马独自回来犯险呢。

    他应该清楚,就算他赶回来,也救不了山马,还要白白将自己的命搭进去。

    大巫躺在地上,他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山马,眼神中是无尽的痛苦。

    那样的痛苦和疼痛无关,它似乎来自于内心深处的悲伤。

    黑王和他的军队越走越远了,就在我心中开始疑惑,究竟是谁将大寨发生的事情告诉夜郎王的时候,村口那边响起一阵急促的咳嗽声。

    一个身材消瘦的老人扶着墙壁,艰难地从村子里爬了出来。

    我仔细看了一下他那张被烟熏黑的脸,大大的鹰钩鼻、薄薄的嘴唇,他是乌拓。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昏迷了整整一天的乌拓竟然醒了。

    他从村口出来以后,就恍然不知所措地坐在地上,他望着越走越远的黑王和藤甲兵,眼神无比空洞。

    我感觉,他现在的状态好像介于活人和死人之间,他的身子能动了,可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过了很长时间,乌拓的眼中才出现了一丝活人该有的神采,他懵懵懂懂地审视周围的环境,直到他的视线落在山马和大巫身上的时候,乌拓的意识在渐渐被唤醒了。

    他脸上的表情先是慢慢从僵硬中恢复过来,然后慢慢变得疑惑,又从疑惑突然变成了震惊。

    乌拓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地来到了大巫身边。

    他用手推了一下大巫的头,大巫缓缓睁开眼睛,随后又猛地咳出一大口鲜血。

    乌拓立即摘下头上的簪子,在大巫的身上用力顶了几下,他好像是封住了大巫身上的几处穴位,大巫不再吐血,神智也渐渐恢复过来。

    过了很长时间,大巫才认出他眼前的人就是乌拓,他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抬起手,拍了拍自己的包袱,对乌拓说:“把它……交给……夜郎……王。”

    乌拓仔细检查着大巫身上的伤势,回应着:“我能治好你,我能治好你,你现在别说话。”

    大巫吃力地摇了摇头,抬起一根手指指着山马:“你能……治好他吗?”

    乌拓摇头:“大巫,山马已经死了。”

    大巫突然笑了:“我唯一的……孩子死了……我要到天……的另一边和他……相见,告诉……告诉他,他是我的孩子。”

    乌拓停了下来,他看着大巫的眼睛,良久之后,叹了一口气。

    此时的大巫已经越来越虚弱了,在他弥留之际,用尽最后的力气说了一句完整的话:“告诉夜郎王,预言成真,黑王杀了所有人,圣树……”

    他的话没能说完,在火光的映照下,大巫的瞳孔失去了最后一道光彩。

    乌拓将大巫的包袱抱在了怀里,他有气无力地站起来,离开了被火光照亮的这边区域。

    我想,乌拓当时应该没有立即离开,如果他离开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也不会出现在李爷爷传给粱厚载的那本古书上。

    在乌拓的身影完全进入黑暗之后,一直笼罩在圣树周围的雾气消散了。

    那棵巨大的树终于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它看上去就像是一棵体积巨大的桦树,在树身上有着很多眼睛似的斑纹,每一个斑纹都正对着大寨,就好象是圣树在注视着大寨中发生的每一件事。

    和我在幻象中看到的一样,这棵树至少有数十米高,二十层楼……不对,它至少有三十层楼那么高,那应该是接近百米的高度了吧,而且这棵树不但高,而且非常粗壮。深谷中的其他树木和它相比,就像是生长在他脚下的野草一样。

    可这棵树已经快要枯萎了,幻象中的季节应该是临近盛夏,山谷中一片生机盎然,可这棵树的枝杈却是光秃秃的,整棵树上没有长一片树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