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7章 血宴(上)
    大巫摇头:“不知道,也许醒不过来了。山马,咱们的寨子要完了。”

    说后半句话的时候,大巫的语气非常认真,山马则瞪大了眼睛:“大王不是找到清除山妖的办法了吗?我听村里人说,大王的军队已经进入山口了。”

    大巫摇了摇头:“让村子灭亡的不是山妖,是瘟疫。夜郎王曾预言过,将有一场血的瘟疫席卷大寨,乌拓是唯一一个能治好大家的人,可是现在,乌拓也倒下了。山马,我打算在大王回来以后,将瘟疫的事告诉他,如果我死了,你就立刻离开这里,去找夜郎王吧。”

    山马显得有些焦虑:“大巫为什么要这么说?”

    大巫叹了口气,说:“现在的大王,和以前不一样了。下午大王来找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变了。夜郎王曾预言过,如果我被大王杀了,瘟疫就不会毁掉整个寨子,可如果我还活着,死的就是你们。”

    山马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愣愣地看着大巫。

    大巫站起身来,对山马说了最后一句话:“如果乌拓熬不过今晚,就葬了他吧。”

    说完,大巫离开了茅屋。

    他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已是面如死灰,整个人看起来老了十岁。

    我感觉,不管是没有发生变化前的黑王还是这位大巫,都知道这一夜肯定会有事情发生,两个人都是从夜郎王那里得到了预言,可大巫得到的预言是瘟疫,而黑王得到的预言却是一旦圣树枯萎,寨子里的人全都会死。

    这两道不同的预言似乎也让黑王和大巫产生了分歧,黑王为了保住大寨的人,势必会先确保圣树不会枯萎,而大巫则好像对圣树并不关心,他只关心大寨里的人。

    村民还在不断地涌出村子,通往大寨的路上形成了一条长龙。

    大巫依然绕靠了人群,抄小路离开了村子,我们跟在他的身后走着,就在他离开村口的时候,视线中的景物再次剧烈地晃动起来。

    在这阵晃动中,大巫和村口的村民渐渐消失了,等到这些景物稳定下来以后,我看到黑王带着他的军队从山口那边凯旋。

    我看了一下队伍的规模,和他离开寨子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看样子他确实找到了对付山妖的办法,可这群人离开寨子的时候还气势如虹,回来的时候却像死气沉沉的。

    黑王手里拿着一根粗壮的树根,根尖上有血迹,这应该就是山妖的“首级”了吧。

    很显然,黑王和他的军队取得了胜利,可我从黑王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喜悦,他没有任何表情,走路时的姿势也有些僵硬,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而跟在他身后的那些士兵一个个浑身杀气,连眼神中都透着几分凶狠,他们望向大寨的时候,好像看到的不是自己生活的地方,而是一个用木头和石头垒砌起来的巨大屠宰场,而那些聚集在大寨门外村民,就是一只只待宰的羔羊。

    此时我已经意识到,我最不想看到的那一幕很快就要发生了。

    可黑王和他的人究竟在山口那里经历过什么,没人知道。

    黑王和他士兵走到大寨门前时,迎接他们的是村民们山呼海喝般的欢呼声,那里的人太多了,我们没敢过去,就这么远远看着。

    有几个藤甲兵顺着绳子爬上了寨墙,片刻之后,寨门被开启了,外面的居民开始涌入大寨。

    粱厚载曾说过,黑王的军队在这个晚上足足杀了一万个人,而后自杀。我没办法统计寨子外的村民到底有多少,只知道在寨门外的那一大片区域外,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就像是黑压压的蚂群一样,寨门开启以后,他们也是像蚁群那样缓缓向寨门中“流动”。

    刘尚昂拍了我一下,我看向他,就见他伸出一只手,指了指寨墙的东侧。

    借着月光,我就看到大巫真沿着一条小路朝大寨那边走,来到寨墙附近的时候,他停下脚步,看了看缓缓进入大寨的人流,长长叹了一口气。

    刘尚昂说:“他好像要从那个方位进寨子,那里正好能避开人群和大寨的中心广场。”

    我们立即跟了上去,就见大巫来到了寨子的正东面,紧邻东墙的,就是一片极其茂密的小树林。大巫钻进林子以后,就在树和树的缝隙间艰难穿梭着。

    他最终来到了寨子东墙的墙根处,用右手在墙面上用力拍打了两下,然后用力一推,木墙最下方竟出现了一道暗门,而在暗门的另一侧,就连着大巫的住处。

    由于暗门很小,而且大巫进去以后就将门关上了,我们没来得及跟上他。只有借助最靠近寨墙的一棵树翻进大寨。

    沿城墙种树,这是一种非常不明智的行为,如果在战争年代,敌人的细作很容易爬树入寨,就像现在的我们一样。从这些树木的高度上来看,林子在很久以前就在这里,黑王能让它存在这么久,似乎十分确定大寨不会出现战乱的局面。

    我们一进大寨,就听到寨子中心传来了村民们欢呼、歌唱的声音,一场大型的庆功宴已经开始了。

    但大巫的住所离寨子中心比较远,在这个地方,看不到狂欢的人群。

    透过窗户,我看到大巫正在屋子里踱着步子,他看上去十分焦虑,一边在屋子里急促地走着,一边又时不时地抬头,朝着窗外观望。

    后来他拿出一张褪毛的兽皮,在上面写下了几个字,可他显然没有将自己想写的东西全都写出来,他草草地动了几笔之后就再次站起来来,在屋子里转来转去。

    粱厚载看了眼兽皮上的文字,不禁皱起了眉头:“他犹豫了。他现在在考虑,要不要将瘟疫的事告诉黑王。”

    在村子里的时候,大巫告诉山马,如果他将瘟疫的事告诉的黑王,他就极有可能丧命,但如果他活下来,寨子里的人全都会死。

    那时候,大巫的语气十分坚决,好像他只要一回到寨子,他就会去找黑王。

    可当做抉择的时刻终于到来的时候,大巫还是犹豫了。生与死,自己的命和上万寨民的命,他只能选一个。

    在屋子里逛了几圈之后,大巫的表情变得痛苦起来,他抱着头蹲在地上,用我根本听不清的声音喃喃自语着。

    后来他变得十分愤怒,他抓起桌子上的那些法器,将它们一件一件地狠狠摔在地上,他张大了嘴,无声地嘶吼,但他不敢发出声音,似乎是怕寨子里的人听到。

    这时候我才知道,在黑王和人民面前沉稳而温厚的大巫,其实是个内心很脆弱的人。他憎恨自己的迟疑和胆怯,却无法战胜自己。他想发泄,但又怕别人发现他的脆弱。

    他就这么在屋子里折腾了好一阵子,可最终,他还是妥协了。

    大巫摔碎了桌子上的最后一件法器之后,就缩坐在了墙角里,将头仰靠在墙壁上,长叹了一口气,在这之后,他的目光变得有些空洞了。

    粱厚载也不禁叹了口气:“他放弃了。”

    大巫就这么仰着头,很长时间都没有做出其他的举动。

    寨子里人声鼎沸,欢笑声和喧哗声交织在一起,显得异常胡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狂欢的人群渐渐安静下来,大寨中变得鸦雀无声。

    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我感觉,屠杀可能马上就要上演了。

    在经历了片刻的寂静之后,有人喊了一声:“救……”

    后面那个字没能喊出来。

    虽然我早就知道有些事迟早会发生,可当我听到这个字的时候,心里还是猛地颤了一下。

    紧接着,寨子里再次喧哗起来,这次的喧哗声比之前更大了。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冲向了大寨的中心,却发现聚集在那里的人群依旧在狂欢,他们围在一簇簇篝火前手舞足蹈,兴奋到不能自已。

    几十个藤兵并正抬着几口大鼎朝这边走来,鼎中飘散出类似于酒的辛香味,但辛香之余,还有很重的酸腐气息。

    我听到人群中有人兴奋地高呼起来:“酒!大王赏酒了!”

    直到这时我才反应过来,之前那一声“救”,其实也是喊得“酒”,而狂欢的人群之所以静下来,大概是因为他们看到了盛酒的大鼎。

    在这个年代,粮食够吃就很不错了,极少有人会有余粮去酿酒,大寨虽然富庶,但也没有人用酿酒的方式来消耗粮食。黑王的酒应该存了很久了,我看到那些铜鼎上都带着厚厚的灰尘,我想,他存下这些酒,也是为了在这种特别的日子拿出来和村民们一起享用的。

    藤甲兵将大鼎排成两列放在大寨中央,黑王高高举起了右手,冲着人群喊了一声:“尽情地喝吧。”

    他说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聚集在大寨中心人群却立即沸腾起来。

    所有人都拿着各式各样的杯子到大鼎那里盛酒,不然男女老少,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分到了一些酒水,可仅仅是这几个铜鼎里的酒水,是根本不够这么多人共饮的。

    很多人手里拿着盛酒的牛角杯,却舍不得去喝里面的酒水,就一直拿着这样的杯子和其他人一起狂欢。

    相比于这些狂欢的人,黑王的脸上却一直没有任何表情,驻守在大寨中的藤甲兵也将头盔压得很低,火光照在头盔上,士兵们的眼睛全都藏在了阴影里。

    过了很久,黑王再次举起了右手,此时他的手里多了一支用黑牛角制成的酒杯,他高喊着:“饮尽这这杯酒!”

    话音一落,狂欢的人群先是安静了一下,随后,所有人都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和黑王一起,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黑王的视线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这时他挑了挑嘴角,露出一副很满意的笑容,他将牛角杯扔在一边,然后就围着离他最近的一簇篝火跳起了大神,一边跳,口中一边念诵着我听不懂的咒语。

    粱厚载顿时皱起了眉头:“他要行凶了!”

    话音刚落,黑王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过身,冲着人群大吼一声:“蛀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