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6章 固定的地界
    大巫的眼神里充满了担忧和疑惑:“大王要带多少人去?”

    黑王很自信地说:“所有人,在我离开的时间里,请大巫将村子里的人都聚集到大寨吧。”

    “大王要聚集附近的村民?”大巫有些不确信,问了这么一句。

    这时候黑王已经朝门外走了,他一边踏出了屋门,一边说道:“让村民准备好庆功的宴席,我们会在今天晚上带着山妖的首级回来。”

    黑王走了以后,大巫对着屋门发了很久的呆,眼神中满是惊愕。

    他似乎并不知道黑王体内嵌入了玲珑胆,但这并不妨碍他察觉到黑王身上的异常。

    那个叫左归的人是在傍晚的时候来到村子的,其实我们在昨天已经见过他,他就是在黑王的屋门外和山马搭话的人。

    他身后跟着两个藤甲兵,三个人像疾风一样快速穿越大寨,进了黑王的屋子。

    在左归从大巫门前走过的时候,我们正好出门,由于他奔跑的速度太快,粱厚载险些和他发生近距离的接触。

    见他们朝着黑王的住所那边跑,我们也快速跟了过去。

    来到门前,就见黑王拍着左归的肩膀说:“把所有人都叫来,我们去给你的兄弟报仇!”

    左归显得十分兴奋:“所有人吗?”

    黑王:“对,所有人。大巫会设法坛庇佑我们的。去吧,把大家集合起来,咱们在天黑之前就动身。”

    左归用力地点了点头,快速出了门。

    就在左归出门的那一刹那,周围的景物突然距离地晃动起来,可我并没有感觉到地面的颠簸,这样的晃动,并非来自于一场地震。

    我疑惑地望向粱厚载,粱厚载就对我解释:“邪神的记忆出现了断层,接下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可能和邪神的产生没有直接的关系。”

    当周围的景物不再晃动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找不到黑王的身影,而外面的天色也暗了下来。

    寨子里响起了沉闷的号角声,还有一阵阵喧闹的说话声,我仔细聆听了一下,那声音,不太像是正常说话,更像是呐喊。

    粱厚载说:“黑王要行动了,他们在喊必胜的口号。”

    我本想到寨子中心看看,可粱厚载和杜康都不同意我去,他们说,现在寨中心区域的人很多,一个不小心就会和他们发生近距离的接触,建议我还是在原地等等,等到黑王的军队出寨子了,再尾随他们一起去山口。

    好在喧闹声持续的时间不长,我们悄悄摸出了屋子,就见一支足有千人的队伍正徐徐走出寨门,朝着山口的方向进发。

    我们几个也跟了上去,可离开寨子大概四五里之后,前方那个却出现了一片密集的树林,黑王带着他人进了林子,我想跟上去,可杜康再次拉住了我:“这林子是走不通的。你还记得吧,当初咱们从寨墙上朝着里观望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这样一片林子。”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之前从寨墙上朝这边眺望,视野中就是一条非常平坦的大路,一直通向远方的山口。

    粱厚载说:“看来邪神并不知道黑王在离开寨子以后发生了什么,出了这片林子,就离开了邪神的领域。”

    “走不出去的。”杜康叹了口气,接上话:“邪神的地界本来就是有进无出,这林子里到处都是鬼打墙,一旦进去,就只能在迷途中活活饿死,那些鬼打墙是解不开的。”

    说到这,杜康冲我笑了笑:“邪神的幻象太真实了,只有神智本就错乱的人才不受这些幻象的影响。”

    我听懂了他的意思,他是说,进来的时候,他是为了规避幻象,而故意让自己发疯的。

    换言之,他当时真的疯了,但进入这个地界以后,他又能快速恢复正常。那样的能力已经超出了我的常识。

    粱厚载转身望向大寨:“大寨里的景物没有震荡,说明现在大寨中发生的事情,也促成了邪神的出现。咱们还是回去看看吧,去看看大巫在干什么。”

    自从幻象出现以后,我们先是跟着山马,后来又一直跟着黑王,现在又要去找大巫,让我有了一种疲于奔命的感觉。但我依旧只能点点头:“去找大巫吧。”

    我们沿着原路返回,就看到大巫正站在寨墙上,望着山口那边出神。此时寨门是紧闭着的,寨墙上除了大巫也没有其他人。

    这时候,一个身披黑色麻衣的人急匆匆地来到了寨门前,仰头冲着大巫喊:“大巫,不好了,村子里出事了。”

    大巫这才将收回视线,问寨墙下的人:“出了什么事。”

    那个人用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稍显急促地回应道:“乌拓受了重伤,快要咽气了。”

    这时候大巫的表情已经无法用惊愕来形容了,他的整张脸都是扭曲的,眼神中是极度的焦虑和绝望,那副模样,像是天要塌了一样。

    他用十分紧张的语气问寨墙下的人:“你说乌拓他怎么了?”

    寨墙下的人说:“乌拓受到了重击,一直昏迷不醒,现在他的气息已经越来越弱了。大巫快去看看吧。”

    此时的大寨里似乎只剩下了大巫一个人,在他说话的时候,寨子里异常安静,完全听不到其他的杂音。

    回想一下,我们在寨子里行动的时候,除了年迈的大巫,出现在我们视线中的人全部都是青壮年的男人,住在这个寨子里的人,似乎全部都是黑王的士兵。

    大巫在寨墙上迟疑了一下,最后他定了定神,沿着亭子那边的麻绳滑了下来,大概是上了年纪的缘故,他的动作看起来很吃力,似乎随时都有跌落下来的危险。站在寨门下的那个人也替他捏了一把汗,脸上露出了异常紧张的表情。

    好在大巫最终安全着陆,那个人才长出了一口气。

    大巫落地以后,就让他带路,两人快步朝着村子那边奔去。刚开始,大巫还能跟上那个人的脚程,可他毕竟上了年纪,很快就上气不接下气了,带路人也不得已慢了下来。

    这可让我们松了口气,不知道怎么的,这里人奔跑起来都特别快,就连上年纪的大巫,迈腿的速度也比我们快很多。

    而且我留意到,寨子里一匹马都没有,就连黑王带着众士兵前往山口的时候,也是徒步前行的。

    当初在草原上特训的时候,我曾听柯师叔说过,在古代,马算得上是人类最好的代步工具了,可这么大的寨子,别说是马,就连驴和牛这样的牲口都没出现过。

    我们来到村子的时候,几个身披黑麻的人正引导村民朝大寨那边走,村民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神采,很多人怀里还抱着土坛子或者说大的箩筐,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食材。

    为了避免和这些村民发生近距离的接触,我们刻意绕开了他们。

    大巫同样避开了人群,拣小道来到了村子外围的一座茅草房前。

    这个村子看起来很富裕,不但人丁兴旺,房子也都捯饬得十分规整,这里的房子大多是木质结构的,大一点的房子有现代的三层楼房那么高,矮一些的也比现代的平方高出很多。很多房顶上晒着鱼干和干瘪的肉,还有用来充当纸张的兽皮。

    唯独我们眼前的这座房子,不但小,而且十分破旧,土墙上出现了大量的坑洼和斑驳,连屋顶上的茅草也是稀稀散散的。

    引路的人似乎并不想进去,他站在门口,对大巫说:“乌拓就在里面,是山马发现他的。”

    大巫点了点头,就要走进屋子,这时候,引路人突然唤了一声:“大巫。”

    大巫停了下来,转身望着引路人。

    引路人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大巫,有件事,我一直不明白。”

    大巫:“讲。”

    引路人:“乌拓明明是个不祥之人,可为什么一直以来,大巫和大王都这么看重他呢。”

    大巫怔怔地站在门外,似乎是在思考着如何措辞,片刻之后,他冲引路人笑了笑:“等哪天你得了我和大王都医治不好的病,就不会觉得乌拓是个不祥之人了。”

    说完,大巫就快步走进了房门,引路人站在门外发了一会呆,随后就到了村子的大路那边,和其他人一起引导村民出村。

    由于茅屋的面积很小,我担心进去的话,可能会和大巫有近距离的接触,于是就站在门外,朝着屋子里观望。

    此时的屋子里有三个人,大巫、山马,还有一个躺在地上的老人,我知道,他一定就是乌拓,因为他长了一张不祥的脸。

    那张脸就像是被火烧过的老树皮一样,龟裂、干裂,一道道皱纹比黄土坡的沟壑还要深邃。他虽然闭着眼睛,可那只弯弯的鹰钩鼻和薄薄的嘴唇,还是给人一种十分难受的感觉。

    这个人的长相,有点像欧洲中世纪的老巫女,但他是个男人。

    大巫蹲在乌拓身边,用手指试了试乌拓的鼻息,紧紧皱起了眉头:“快没有呼吸了,乌拓是怎么受伤的?”

    山马回应:“是那个汉人干的,乌拓今天中午来到这里,想查看那人的伤势。但乌拓发现他的后背根本没有受伤,衣服上的血迹也是假的,就问他是什么人。没想到那个汉人突然出手,一拳就把乌拓打到在地,我冲上去想抓住他,可他的速度特别快,一眨眼就离开了这里。我跑到村路上的时候,他已经消失了。”

    大巫依旧皱着眉头问:“那个汉人不是昨天晚上就送到这来了吗,乌拓今天下中才发现他的伤是假的?”

    “大阿伯得了恶疾,”山马回应道:“乌拓昨晚一整晚都在照顾他。

    大巫陷入了沉思,他看着昏迷不醒的乌拓,喃喃自语:“那个汉人想干什么?”

    说真的,我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山马没有回答,只是问大巫:“乌拓能醒过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