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3章 邪神的记忆
    片刻之后,杜康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后来又变成了深深的哀伤,他嘴里不停地说着:“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那完全就是一副得了失心疯的样子。

    自从进山以后,我就觉得杜康在一点一点地失去理智,而仉二爷好像早就知道他会这样似的。

    我望向了仉二爷,仉二爷冲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打扰杜康。

    杜康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会之后,就径直走进了前方的林子,仉二爷示意我跟上去。

    我随着杜康进了林子,他依旧直勾勾地看着前方,连走出来的路线都是笔直的。

    可林子里的树这么密,走直线的话,早晚要撞到树上的,我再次伸出手,想拍拍杜康的肩膀,提醒他一下,仉二爷也再次抓住我的手腕,冲着我摇头。

    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杜康根本不会撞在树上,相反,这些粗大的树木都会主动避开他。

    有时候,他明明眼看就要撞在树上,可当他的鼻尖离那棵树不到半米的时候,树木就会突然改变位置。

    我很难描述当时的情景,就是……那棵树刚才明明还在那里,可当杜康走过去的时候,它却突然到了杜康的右侧或者左侧,它不是移动了,而是凭空改变了位置,就好象是空间跳跃一样。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事情,于是给了仉二爷一个疑惑的眼神,仉二爷一直盯着杜康,没有留意到我正在看他。

    在我转头的时候,我看到走在仉二爷身后的刘尚昂和粱厚载也是一脸疑惑,而老杨的表情已经可以说是惊恐了。

    很显然,树木自行改变位置的那一幕并不是我的幻觉,所有人都看到了。

    杜康就这么笔直地向前走着,而我们则一次次见证着树木不断避开他,给他让出一条笔直的路。

    我也试着走直线,可那些树木根本不会避开我,那就是真正的树,我的鼻子和额头与树干有过一次亲密接触,感受过上面的粗糙。

    渐渐地,林子外出现了火光,我还听到有人在说话。

    那原是一种我完全听不懂的语言,可怪异的是,我竟能听懂那些话的意思。

    此时正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在说:“山口那里出了一只山妖,到那边砍柴的阿大和阿三都没回来啊。”

    接着我又听到一个粗犷的男声:“山妖好多年前就在那里了,黑王不是说,它是庇佑这座山的山神么?怎么山神也会伤人?”

    “不知道啊,最近不太平啊。”一个声音稍显年轻的女人说。

    此时我已经和杜康一起离开了林子,就看到几个着装怪异的人正站在林子旁边交头接耳,其中一个身材健壮的男人手里拿着火把,火光摇曳间,我意外地辨认出,第一次出现在我梦境中的那张脸,就是他的!

    我下意识地将手探向了青钢剑的剑柄,杜康突然拍了我一下。

    我转身看他,发现他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他冲我摇了摇头,压低声音说:“冷静点,都是幻觉。”

    幻觉吗?我看向了持火把的那个男人,他手中的火把在燃烧中发出一连串的噼啪声,他的头上包着一块黑布,鬓角的发丝露在外面,正对着风轻轻地摇动。

    如果是幻觉的话,怎么会如此真实?刚才的树林也是幻觉吗?为什么到了现在,我的鼻子和额头还阵阵作痛?

    这时仉二爷和刘尚昂他们也走了出来,粱厚载小声对大家说:“眼前这些人,应该都是邪神记忆的一部分,别和他们有什么交集,那样邪神会发现我们。”

    听着粱厚载的话,我依然无法相信这些都是幻象,我伸出手,摸了摸身旁的树,手面上依旧传来十分粗糙的触感。

    粱厚载冲我笑了笑:“都是假的。”

    我还之一笑,看向了刘尚昂,刘尚昂此时正瞪大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几个人,看来他也无法相信这些都是幻象。

    粱厚载说:“我师父给我的那本书上说,邪神总是会不断重复它成为邪神的那段记忆,在这段记忆里,应该能找到邪神的命门。”

    “是生门。”杜康纠正道:“如果找不到生门,这座山就会死。”

    听杜康说话时的口气,我感觉他真的恢复正常了。

    这时候,远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循声望去,先是看到一大簇明亮的火光,片刻之后我才看清楚,那是一些身披黑色麻布、手持火把的人。

    他们走得很快,但步调一致,看起来像是一群士兵。

    当他们从我们身边走过的时候,却完全把我们当成了空气,没人留意到我们的存在。

    走在队伍末尾的那个人还背着一个老人,从穿着上看,那个老人应该是个汉人,他的额头瘀青,背上还有血迹。

    这些人一出现,之前凑在林子外聊天的几个人就散了,可领队的人却拉住了其中一个人,对她说:“我们在山上捡到了一个汉人,你们把他送到乌拓那里去。”

    闲聊者中唯一的一个男性听到他的话,折了回来,抱着那个昏迷的汉人离开了。

    在这之后,士兵们继续沿着小路前进,粱厚载和杜康示意大家跟上去。

    这条路很长,其间还分布着几个哨岗。其实说是哨岗,就是用木头和兽皮搭建起来的小棚子,里面驻扎着三两个同样身披黑色麻布的人。

    包括那些正在赶路的人在内,每个人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连我都能感觉到,这个地方可能要出大事了。

    路过六七个哨岗之后,我们随着士兵们来到了一个用巨大的石块和长木桩搭建起来的大寨子,此时的寨门还是紧闭的,在石头垒砌而成的寨墙上,还驻守着几个身穿盔甲的人。

    他们的铠甲和后世的铠甲完全不同,那些铠甲看上去就像是用浸过油的木条编制起来的,远远望去,就像是在身上绑了草席,在头上带了木筐。

    我也是思考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们穿的应该是藤甲。

    城墙上的人看到有人来到了寨门前,喊了一声:“开寨门!”

    片刻之后,我就听到寨子里传来一阵“吱吱呀呀”的摩擦声,那声音,好象是粗壮的绳子和木头拧在一起时发出来的。

    随着这阵噪音的出现,寨门缓缓开启了。

    那扇门有两层楼高,它是用十几根很长的木头并排穿连而成的,从外形上看很像一个体积巨大的木筏。这不是后世那种两扇开的城门,靠近门顶三分之一的地方有条粗壮的横轴,轴端陷入石砌的寨墙,而此时寨门正以横轴为圆形缓缓地向上翻开。

    寨门没有完全打开,只翻开了一道一米多高的缝隙,门外的士兵立即俯下身子,从缝隙中钻了进去。

    我们也和他们一起行动,快速进了寨子。

    一入寨子,被我们尾随了一路的士兵们快速站好了队列,然后就朝着寨子深处飞奔。我们也加快了步伐,紧跟着他们。

    奔跑中,我大略地看了一下寨子里的环境。

    这个寨子应该很富裕,目光所及的地方全都是尖顶的木屋子,穿过一个类似于广场的地方时,我看到有人正宰杀牲口,还有几个人在合力伸展一张虎皮。

    和我在寨子外面看到的那些人不同,寨子里的人全都是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情,他们似乎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也并不知情。

    在寨子的尽头,是一片占地面积不算太大的石屋,附近还有很多穿着藤甲的人在来回巡视。我想,这里应该就是黑王的居所了。

    有一个没穿藤甲的巡逻兵走了过来,问领队的人:“山马,找到阿大和阿三了吗?”

    他们每次开口说话的时候,用的都是我听不懂的语言,但这些语言传到我的耳朵里以后,却在脑海中直接翻译成了汉语。这种感觉很怪异,明明听到的是一回事,可脑子里的反应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里的人名字似乎都很奇怪,先是乌拓,现在又是山马,我能感觉出来,这两个名字不是音译,而是按照原本的意思翻译成了这样的汉字。

    我看到那个叫山马的人摇了摇头:“找到了,但大阿伯肯定人不得他们了。”

    巡逻兵皱起了眉:“怎么了?”

    “死了,”山马叹了口气,说:“死状很惨,连完整的尸体都没留下。黑王现在睡了吗?”

    石屋子里传来一个十分浑厚的声音:“天色还早。”

    随后,屋门上的帘子被掀开,一个身材魁伟的中年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一出现,外面的士兵就流露出一副十分恭敬的表情。

    这个人一定就是寨子的主人,也就是士兵口中的黑王。他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他看起来十分温厚,眼睛中闪烁着平和而睿智的光彩。

    那个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屠尽全寨的人,就是他么?

    黑王走到山马的面前,拍拍山马的肩膀:“找过乌拓了吗?”

    山马摇头:“没有。我们从山口那边捡回来一个汉人,让几个村民抬到乌拓那边去了。”

    “汉人?”这次说话的人是那个没穿甲胄的巡逻兵。

    在这里,诸侯和臣子之间似乎没有太多条条框框似的礼仪,臣子见了诸侯不行大礼,也可以在诸侯王说话的时候随便插话。

    山马说:“我们是在山妖出没的地方找到他的,他可能是个樵夫,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昏了过去,额头和背上都有伤口,可能是遭遇了山妖的袭击。”

    黑王问他:“山妖不害汉人吗?”

    山马依然摇头:“不清楚。可阿大和阿三都死了,他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却活着。”

    就在山马说话的时候,一个身上裹着兽皮的老人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山马他们见到黑王不用行礼,可见到了这个老人,却都躬了躬身子。

    黑王也露出一副很恭敬的表情,叫了一声:“大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