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0章 北山
    让我们将鬼娃带出山去,在他看来好像是一个有些非分的请求。

    其实,我才是那个“非分”的人,老杨大概还不知道,这一次他之所以要拿性命去犯险,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我身上。

    如果不是我中了诅咒,杜康也许不会跑到这里来寻找邪神,而他也不用和我们一起进入邪神的领域。

    在来的路上我就和仉二爷讨论过,能不能先让老杨带着我们找到大崖,然后我们就送老杨出来,反正已经找到了通往大崖的路,我们完全可以送老杨出来以后再原路找回去。

    可杜康说,如果没有老杨,我们就算消灭了邪神也是有去无回,因为只有像老杨这种在这个村子里的土生土长老人,才知道如何搭建天锁。

    刘尚昂正在给鬼娃洗头,可鬼娃听到老杨的声音,头上带着肥皂泡就冲了过来。

    刚才他的脸上都是灰,我也没看清他的五官,可现在,那一对形状干净的剑眉,还有一双细长的丹凤眼,让他年纪不大,看起来却有种天生的威严。

    我担心老杨会让鬼娃给我们下跪什么的,见他跑到了老杨身边,就抢先说道:“鬼娃,会闷米饭吗?”

    鬼娃立即点头,头上的肥皂泡甩得到处都是。

    我笑着对他说:“先把头洗干净了,等会帮我闷上米。”

    鬼娃看向了老杨,老杨正要说话,我又抢在他前面对他说:“这种笋我以前没有炒锅,要不然,您也上手,做个菜?”

    杜康也对老杨说:“好了,你的心意我们都知道。让喜乐去洗头吧。”

    老杨这才放了鬼娃,笑呵呵地到我这边来炒笋。

    我炒了四个份量比较大的菜,老杨炒了笋子,又刘尚昂他们弄回来的小鱼做了一大碗奶白色的汤。在这间四处透风的老房子里,八个人围着小桌坐在一起,大口吃着饭菜,仉二爷和老杨喝了些米酒,我知道二爷酒量大得惊人,那一坛子米酒肯定不够他喝。

    鬼娃吃得特别开心,他大概很久遇到这么丰盛的晚饭了吧,一双眼睛总盯着腊肉和两个放肉比较多的菜,看到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我不由地回想起第一次在乱坟山喝太岁汤的情景。

    那时候的我被鬼物消耗了元气,也是瘦瘦小小的,就如现在的鬼娃一样。

    吃完饭,我们就在老房子的客厅里席地而睡,老杨显得有些过意不去,可我们几个人达成了共识,那就是先照顾鬼娃,他身子弱,年纪又小,地上寒气太重,老杨的身子也不好,不能让他们睡地板。

    因为我晚上做梦的时候会浑身抽搐,所以在十一点以后,我就悄悄地到了屋子外面,坐在门外睡了一阵子。梦境如期而至,大概是因为我此时已经非常接近邪神了,梦的内容也发生了变化。

    在梦中,天色已经大亮,整个村子被笼罩在一层浓浓的雾气中,看不到太阳。

    我依旧坐在门外,抬头望去,就能看到一棵巨大的树挺立在群山之中,树身上黑气盘生,我看到树杈上站了很多人。在浓浓雾气下,树上的人成了一个个深色的剪影。虽然离得很远,但我知道,我望着树的时候,他们也正望着我。

    一个黑影从我面前的小路上一闪而过,我知道它就是每次都会出现在我梦境里的黑狗,没有理会它。

    过了一会,黑狗果然折了回来,它就站在离我不到三米的地方,用那双火炭似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却一直不向我靠近。

    “你来了。”

    在我身后,响起了粱厚载的声音,我转身去看,就看见一个穿着蓑衣的女人站在屋子里,在她的额头上,也钉着一根狭长的透骨钉。

    看到她的一瞬间,剧烈的头疼再次出现,而我也猛然睁开了眼睛。

    村子里一片寂静,在我的头顶上,不算明亮的月亮和星辰映衬着整个夜幕。

    我揉了揉太阳穴,回到了屋子里。

    第二天一早,我简单地做了几个菜,大家吃过早晚后,就准备动身了。

    家里还剩下了不少米,刘尚昂他们也弄来了咸菜,鬼娃的一日三餐就不用太挂心了。尽管如此,杜康还是让盖栋留下来照顾鬼娃,毕竟只是一个八岁出头的孩子,让他一个人在家,终究不是一件让人放心的事。

    可这天早上,鬼娃从起床以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的,吃饭的时候也没什么精神。当他们离开老房子,朝着村北的大山走的时候,鬼娃从屋子里冲向了老杨,他抱着老杨的胳膊,一脸担忧地问:“爷爷,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老杨揉了揉鬼娃的头发,笑呵呵地说:“昨天晚上不是告诉你了吗,过两天就回来了。”

    鬼娃点了点头,可抱着老杨胳膊的那双手依旧没有松开。

    我想,鬼娃大概是预感到了老杨会有危险,祖孙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在某些方面,两个人的心意是相通的。

    我蹲在鬼娃面前,对他说:“你爷爷会回来的。”

    鬼娃看看我,又看看老杨,他朝我伸出一只小手:“拉勾。”

    我也抬起手,用自己的小拇指勾住鬼娃的小拇指:“拉勾。”

    鬼娃这才松开了老杨,咧着嘴冲我笑了。

    仉二爷说得没错,鬼娃和我确实很有缘分,他信任我,我也不会辜负他的信任,不论如何,我也一定会把老杨带回来。

    辞别了鬼娃和盖栋,我们沿着村里的一条小路进了大山。

    这里的山,植被异常繁茂,或高或矮的树木紧凑地占据着山上的空间,密集的杂草没过了膝盖。

    仉二爷问老杨:“你们这的林子平时很少有人进来啊,杂草都这么高了。”

    老杨说:“村子南边是柴园,过去砍柴都到南面的山上去,北面这块地,相传在过去的时候是土司家的猎场,平民是不能进的。听以前的老人说,在早七八十年前的时候,偶尔有猎户进来打猎,可有一次,三四个猎人进了林子以后就没再出来过,从那以后,北山就荒了。”

    杜康问老杨:“听说你上次找到大崖,是因为在北山迷了路。”

    老杨笑了笑:“那天我是想给鬼娃儿弄点野味,他正长身体,家里的东西不够吃,我呢,年轻的时候跟人学过抓蛇,就想着抓条蛇回去。可不知怎么就走深了,林子大,太阳也下了山,我就迷了路。没想到误打误撞走到大崖那边去了。”

    说到这,老杨又补充了一句:“这山上蛇多,毒蛇也多,大家小心一些。”

    走了一段路以后,我也忍不住问老杨:“总听你们说大崖大崖的,大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老杨说:“就是断头崖,人脖子上横把刀,不就是‘大’嘛。那是老土司处决犯人的地方,都说那里怨气重,没人敢去,而且我听村子里的老一辈说,那地方啊,经常出怪事呢。”

    我说:“你上一次到大崖那边去的时候是晚上了吧,没出现什么怪事吗?”

    老杨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过了好半天,他才说:“怎么没有啊,那一晚上,我总听见有人叫我的奶名,那声音,鬼哭似的。还好我到大崖的时候太阳快升起来了,等到天一亮那声音就散了。其实在这个老林子里,最厉害的不是鬼,是矮骡子。我命好,没碰上。”

    在《行尸考录》上有矮骡子的相关记载,上面说,矮骡子其实就是湘黔特有一种山魈,它们的外形和人类相似,但个子很小,头很大,眼睛在夜里会放光。这东西虽然身子小,但力气大得惊人,在山里行动速度也非常快,兼会一些迷魂术,如果数量多了很难对付。

    而且这东西是群居,一般来说,不会单个出现,一出现就是一大群。《行尸考录》上还说,矮骡子特别记仇,但凡是惹过它们的人,都会遭到极其残忍的报复。如果对上矮骡子,绝不能杀,只能震慑,如果他们怕了你,就永远不会在你面前出现第二次。

    因为矮骡子能通阴阳、邪灵,有些人也认为他们是山神的奴仆。据传在明朝年间,有一个法力高深的道士曾养过一只矮骡子,后来这个道士没得善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养矮骡子遭了天谴。

    老杨显然对矮骡子十分惧怕,当他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随着我们越来越深入,林子反而没有刚进山的时候那么密了,地上杂草好像也稀疏了一些。老杨的方向标是时间和太阳的方位,所以只有到了能看到太阳的地方,他才能辨别方向。

    我一直开着天眼,前半段路没有出现任何异常,可过了正午以后,我们已经到了老林子深处,这时候,我已经感受到了很重的阴气,在树与树的缝隙间,偶尔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

    那是在林子里徘徊的游魂,它们没有攻击性,但我看到它们的时候,它们也会发现我,偶尔有游魂会跑到附近来窥视我们,但我手里拿着脱鞘的青钢剑,腰上还有番天印,再加上仉二爷那身邪祟勿近的煞气,这些游魂不敢靠我们太近。

    下午三点左右,林子突然起了雾,这阵雾气以很快的速度变得异常浓郁,我们的可视距离只有五米左右。

    因为雾气的出现,老杨已经无法辨别方向了。

    老杨停了下来,问仉二爷该怎么办,仉二爷则转向了我,说道:“这雾起得太突然,不太对劲啊。”

    我点了点头:“有东西靠过来了。”

    其实在雾气刚刚出现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有十几道怪异的炁场正慢慢接近我们。我过去也没见过这样的炁场,时阴时阳,而且躁气很重,其中还掺杂着一丝妖气。

    我想,我们恐怕是被矮骡子盯上了。

    那些炁场还在慢慢地接近我们,我就对仉二爷说:“二爷,你别压着煞气了,撒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