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9章 鬼娃儿
    杜康说,老杨家的日子不好过,这次我们去,他是拿不出东西来招待我们的。

    在杜康说话的时候,仉二爷一直目视着前方,做出一副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

    山路难行,途中有骑着摩托车人路过,他们看到我们的时候,都像是要张口说话,可每个人都是欲言又止。

    我问盖栋:“这些人怎么回事?”

    盖栋似乎没想到我会主动跟他说话,他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笑着说:“他们车拉不动我们。”

    我不解:“什么意思?”

    盖栋依旧只是笑了笑:“等一会你就知道了。”

    果然,二十分钟之后,有一辆摩托车从我们对面驶来,一辆小小的车子,竟然同时坐了五个人,而且每个人都是大包小包的,似乎要出远门。

    直到那些人走远了,盖栋才对我说:“这条路走不了车,全靠这一辆一辆的摩托车将村里人运出来,将村外的人送进去。我和师父也坐过,十里山路,一个人只要三块钱,很便宜的。”

    我这才知道刚才过去的那些人为什么欲言又止,他们大概原本想问我们要不要搭车的,可看到仉二爷的体型,他们就只能放弃了。

    个头太大,有时候也不是一件好事。

    十里山路,最初的一段还算平坦,越到后面,路就变得越发难走,有些地方坑坑洼洼,有些地方则十分泥泞。

    即便我们的脚程不算慢,依旧花了两个小时才走完这段路。

    交通的不便注定了羊场村的贫穷。整个村子建在一座山的半山腰上,木质结构的老房子错落而无序,几个叼着旱烟的老人坐在村口的位置,望着夕阳的方向聊着些什么。

    我没听清他们聊天的具体内容,只是觉得他们所用的方言和四川的方言非常相似,好像只有个别词汇的发音有着比较大的差别。

    在村子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座屋顶下陷的破房子,这里就是老杨的家。

    走在村路上,我远远就看见屋顶上压着很多砖头和挡雨用的破油布,屋子的一角还破了一个很大的洞,里面堵上了一个纸箱似的东西,挡住了屋外的风和我们的视线。

    杜康提着腊肉和饼干走到屋子门前,喊了一声“老杨”。

    起初没有人回应,过了大约三五分钟以后,一个八九岁大的孩子拉开了屋门,从门缝里伸出了脑袋,看到杜康以后,他脸上立刻展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杜爷爷!”

    杜康揉了揉他的脑袋,将装饼干的袋子塞进了他的怀里,问他:“你爷爷呢?”

    男孩指了指山坡的顶端:“爷爷去山上扫墓了,晚上回来。”

    杜康点点头,男孩接过腊肉,就一溜小跑地回了屋。

    我们也陆陆续续进了屋子,一进门,就能闻到扑面而来的霉味,刘尚昂的五感比我们所有人都强,他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拿手在鼻子前不停地扇着,驱赶着弥漫在空气中的味道。

    杜康笑了笑,对他说:“忍忍吧,咱们就住一个晚上。”

    刘尚昂点了点头。

    除了四面围墙,房子内部没有其他的墙体,只有几根粗壮的木头柱子顶着房梁,我看到其中一个柱子上有条很宽的裂痕,里面还结了蜘蛛网。

    男孩径自走到一个用黄泥砌成的灶台旁,又捡了柴火,好像要生火做饭。

    我将吉他包递给了粱厚载,过去帮忙。

    十年前,大舅家的灶台也是用柴火的,我对拾柴做饭这种事很熟悉,男孩好像有些怕我,我走过去以后,他就怯生生地躲到了一边。

    直到我点着了灶地的干草末,将柴火一根一根地方进去的时候,男孩很惊奇地问我:“你会生火啊?我爷爷说,城里人都弄不了我们这里的灶子。”

    我抬起头来,给了他一个笑容:“你叫什么?”

    “杨喜乐,姨伯他们都叫我小草,我爷爷叫我鬼娃儿。”男孩很认真地回答我。

    他很瘦,手上脸上都粘着黄土和灰尘,我从口袋里拿出湿巾来给他擦手,一边问他:“你喜欢哪个名字?”

    男孩依旧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说:“我喜欢爷爷。”

    他没说喜欢哪个称呼,只是说他喜欢爷爷。

    我将湿巾扔进了火势渐渐猛烈起来的柴火堆里,对他说:“晚上我来做饭,你先吃点饼干垫一垫,别吃太多了,省得晚上吃不下菜。家里有米吗?”

    男孩摇了摇头。

    我有转身问刘尚昂和粱厚载:“你们俩谁身上带现金了?”

    他们两个掏了掏口袋,还真凑了不少钱,我就让他们到村里去,向村民买一些米和菜,如果能弄到面粉和咸菜,也尽量弄一点回来。

    刘尚昂和粱厚载出门的时候,仉二爷还吆喝了一声:“顺便问老乡要一坛米酒。”

    听到仉二爷的话,杜康不由地冲二爷笑了,可二爷没理他,将头扭到了一边。

    鬼娃拆了一包饼干,问我们吃不吃,仉二爷说:“你自己吃吧,我们大人不稀罕这个。”

    后来鬼娃就搬了一个小凳子坐在灶台边,看着我做饭。

    我问他家里有没有热水,他说没有,问他有没有烧水的壶,鬼娃也是摇头。鬼娃说,家里就有一口铁锅和一个炒菜的铲子,家里来了这么多人,碗可能不太够。

    于是我又给粱厚载打了电话,让他们把餐具的问题一并解决了。

    我盛了半锅水,将锅放在灶台上慢慢烧着,之后找到了用树桩做成的大菜板和一把有些卷刃的菜刀,切起了腊肉和鲜猪肉。

    鬼娃一边吃着饼干,一边在旁边问我:“叔叔,你的头发怎么这么长?”

    我说:“因为我懒得理啊,你可不能跟我学,男孩子,还是头发爽利一点好。”

    过了一会,他又问我:“你脸上的疤是怎么弄的?”

    我脸上的疤,是当年和罗刹战斗的时候留下的,这些年过去已经淡化得差不多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你看得还挺仔细的。”我笑了笑,对鬼娃说:“我跟你这么大的时候啊,不听话,可淘了,这个疤就是因为淘气留下的。”

    鬼娃咧着嘴笑了。

    我朝他看了一眼,才发现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拿着一块饼干小口小口地啃着,好像舍不得吃似的。

    “这包饼干你可以吃一半。”我笑着对他说:“别耽误了吃饭就行。”

    他像是乐开花了一样,将菜板上的一包饼干抱在了怀里。

    仉二爷也凑了过来,他看着鬼娃,鬼娃却一直盯着我切好的一片片腊肉,又时不时地看看我。仉二爷笑着对我说:“你跟这孩子很有缘分。”

    我笑了笑,没说话,继续处理菜板上种类稀少的食材。

    约莫过了半个多小时,刘尚昂和粱厚载就拎着东西回来了,刘尚昂手里是各种各样的菜,以及一个装着餐具的大塑料袋,粱厚载则抱着大米和酒坛。

    他们两个将所有东西都堆在了菜板旁边,之后刘尚昂才对我说:“当地人好像没有吃面的习惯,没弄到面粉。”,粱厚载则跑去摘菜了。

    锅里的水已经烧开,我让鬼娃找来盛水用的缸子,将热水全都倒了进去,让刘尚昂再混上一点凉水,给鬼娃洗洗脸。

    在这之后,我又收拾好了菜,开始做饭。

    仉二爷就一直在旁边静静地看着我。

    到第三个菜出锅的时候,仉二爷突然对我说:“有道啊,你越来越像你师父了。”

    我说:“二爷,有时间的话,去趟山东吧。”

    仉二爷:“怎么了?”

    “前几天给庄师兄打电话的时候,我听庄师兄说,陈道长好像还没从我师父的事上缓过来,”我在脑子里整理了一下措辞,接着说道:“他身边的人太少了,一个人,有些事总归是想不开的。”

    仉二爷却叹了口气,摇头道:“老陈就是那样一个人,就算我去了也没什么用。如果李良能回来就好,他比谁都了解老陈。哟,说起来,李良走了有十年了吧?”

    因为油不够了,我刚才又热了锅,一边将肥肉放进去炼,一边回应道:“嗯,十来年了。到现在我也没明白,李爷爷当初为什么走啊?”

    仉二爷先是说:“他是为了躲情债。嗨,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回头你自己问他吧。”,之后仉二爷又转移了话题:“我说有道啊,你现在也是守正一脉的掌门了,传承的事是不是也该考虑考虑了?收个徒弟吧。”

    我无奈地笑笑:“我自己都还没完全出师呢,怎么教别人啊。再说,守正一脉收徒,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仉二爷问我:“老夏他们没给你算过什么时候能收徒吗?”

    我摇头:“夏师伯只是说,等我的徒弟缘到了,自然会有徒弟的。还说我收徒会比我师父轻松得多,这一生弄不好还有两个弟子。不过他就说了这么多,其他的没向我透露太多。”

    正说着话,屋门被推开了,我和仉二爷同时朝门口那边望过去,就看到一个身形纤细的老人走了进来。

    他一进来就看到了杜康,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杜师傅什么时候来的?”

    杜康笑着回应他:“有一阵子了,听喜乐说,你到山头上坟去了。”

    看样子,这个老人就是老杨了。

    老杨将草帽挂在墙上,一边回应着:“去给老太太烧两张纸。喜乐的事怎么样了?”

    杜康站起身来,朝我和仉二爷这边扬了扬手,说:“这位是仉二爷,那一位是左……掌门,这次你给我们引路,不管结果怎样,他们都会将喜乐接到城里去。喜乐上学的事你也不用操心了,他们都会操办好的。”

    听到杜康的话,老杨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接着又转向了我们,流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们了,鬼娃儿从小就命苦,你们别看他这个样,脑瓜灵光得很。哎呀,你看,我也不大会说话……”

    说着说着,老杨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尴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