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6章 第一次失败
    说来也巧了,我们刚进卫生间没有多久,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了罗有方的声音,他好像在打电话,不断地用一种我听不懂地方言说着什么,但没有人给他回应。

    罗有方的脚步声离卫生间门口越来越近了,刘尚昂立即冲到门旁,将身子紧紧贴在墙壁上,而我和粱厚载则离门口远了一些,避免被罗有方看见。

    几秒钟之后,罗有方走进了卫生间,他低着头,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将手机收进了口袋里。

    当罗有方的整个身子都进入卫生间以后,他才抬起头来,我也忘了他看到我的那一瞬间是什么表情了,因为这个表情只在他脸上停留了很短的时间。

    刘尚昂像阵风一样冲了过去,一肘子顶在了罗有方的腹部。

    罗有方是没有痛觉的,他哼都没哼一声,可身体无法承受住刘尚昂的冲击力,还是当场失去重心,倒在了地上。

    刘尚昂这要追上去打,罗有方却在这时候大喊一声:“进来!”

    话音刚落,之前出现在KTV门口的胖子就冲了进来,我看到他手里正攥着一把尖锐的水果刀,用刀刃对着自己的喉咙。

    这个人被罗有方控制了,现在,只要罗有方让他下刀,他就会毫不犹豫地让刀刃穿透自己的喉咙。

    刘尚昂也不得不停了下来,警惕地看着胖子手中的刀。

    罗有方看了看他身旁的胖子,又看向了我,突然笑了起来,他刚才被刘尚昂击中腹部,现在气息拱不上来,那笑声听起来,就像是自行车胎撒气的声音,笑了一会之后,他又开始剧烈地咳嗽,可他的眼神就一直没有从我身上挪开过。

    直到咳嗽的频率缓和了一些,罗有方才咧着嘴对刘尚昂说:“你一直在跟踪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知道我是什么吗,阴生鬼胎听说过没有?啊?嘿嘿嘿嘿,你别动,你敢动一下,我就让他死。”

    我见刘尚昂的身子都在发抖,他现在肯定特别愤怒,原以为罗有方已经是一只煮熟的鸭子,可没想到这只鸭子即便是下了锅,也有奋力一搏的能耐。

    其实我在来的时候就想过,这一次我们可能依旧无法抓住罗有方,不过无所谓,我本来也没想抓住他,我来,只是为了问他几个问题。

    但罗有方显然不认为我会有这种想法,他很放肆地冲我笑着,嘴上还在说:“左有道,我过去就说过,你斗不过我。你的妇人之仁让你变得很软弱,很矫情,呵呵呵呵,你只有被我踩的份,你……”

    我摆了摆手,将他打断:“行了,这也不是演话剧,你的台词留着说给别人听吧。我今天来,本来也没想把你怎么样,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罗有方愣了一下,片刻之后,他又笑了:“呵呵,要面子,嘴硬。我懂,我懂。”

    虽然他极尽所能地让自己的笑容夸张一点,可在他脸上,已经无法找到刚才的自信。

    我没和他多做纠缠,直接问道:“我一直很想知道,当初你在黄家庄给我的那张字条,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认识罗中行吗?”

    罗有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指了指他身旁的胖子,对我说:“左有道,你要救他吗?”

    我点了点头:“当然会救。”

    罗有方:“可如果你决心要救他,就抓不住我。你还记得吧,当初,就是我把八卦镜放在你老爹老娘的床底下的。我知道,我知道你恨我,可你能把我怎么样?你说,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盯着罗有方的眼睛,说:“罗有方,我和你是不一样的。”

    罗有方怔怔地看着我,没说话。

    我又对他说:“你觉得你比我强,是因为你没有我的底线。可你想过没有,你真的比我强吗?如果我用你的手段来对付你,你是我的对手吗?如果你用我的方式来对我,你是我的对手吗?知道当初在东北老黄家,我师父为什么任由你走吗,你以为他真的抓不住你?因为我们根本没有拿你当对手,为了你大费周章,呵呵,不值,你没有那个资格。”

    罗有方伸出一只手来指着我,过了好一会,他嘴里才蹦出几个字:“呵呵,好口才。”

    过了一会,他又补充道:“巧舌如簧啊,厉害厉害。论嘴,你确实比我强。可你现在除了站在那里说话,还能干什么?你能抓我吗,你能救他吗?你不能,左有道,你——不——能!你什么都干不了。”

    我真的懒得跟他罗嗦下去了,又问了他一遍:“你认识罗中行?”

    罗有方还是没有回答我,他拿起了电话,一边紧盯着我们,一边对着电话说:“把车开到胡同里。”

    在这期间我根本没有看到他拨号,看来他进入卫生间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结束通话。

    他收起了手机,又指着我们,对胖子说:“走过去,到他们那边去。”

    胖子走到刘尚昂身边的时候,罗有方朝着我们三个吼了起来:“你们三个后退,照着我说的做,不然我就让他死!”

    我拉了刘尚昂一下,示意他后退。

    我们三个退到了墙角,而胖子则在距离我们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罗有方退到窗户那边,用力将窗开到了最大,刘尚昂看出他要逃走,向前迈了一小步,罗有方原本还朝着窗外观望,这时突然回过头来,指着刘尚昂大吼:“你想让他死吗,别动!”

    刘尚昂站在原地,气得浑身发抖。

    窗外的巷子里传来了汽车的声音,那辆车应该是在窗户的正下方停了下来,发动机不时传出震音。

    罗有方笑了笑,指指胖子,问我:“左有道,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我看着罗有方,没说话。

    罗有方接着说:“你知道有多少人因为他家破人亡?这样的人,也值得你救吗?”

    我看了看胖子,这家伙身上有些煞气,耳朵两侧有轻微的黑气攀升,过去听庄师兄说过,这样的面相一般是暴徒才有的,而胖子的打扮斯文,应该是个隐藏的匪首,估计他家的生意,也不会是正经生意。

    我叹了口气,对罗有方说:“不是值不值的问题。”

    罗有方微微一笑:“左有道,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能长生不老吗?”

    我说:“你说的是罗中行?”

    罗有方咧着嘴笑,却不回答我的问题,片刻之后,他打了一个响指,同时仰面从窗口翻了出去。

    刘尚昂立即冲向窗口,就听罗有方在窗外大喊一声:“捅下去!”

    我们都知道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刘尚昂调转了方向,我和粱厚载也同时冲向了那个胖子。

    刀尖就抵在胖子的喉咙上,只要他稍一用力,刀刃就能穿透他的皮肉,刘尚昂死死抓住胖子的手腕时,他的喉咙上已经出现伤口了。

    粱厚载冲过去,一把抢下了刀,而我则抓住胖子的后颈,用力一捏,胖子当场昏了过去。

    在这之后,刘尚昂才扑到窗户上观望,他不停用手砸着窗沿,嘴里骂着:“跑了跑了,他娘的跑了!”

    我走上前,拍了拍刘尚昂的肩膀:“本来也没打算抓住他,他跑了,咱们反而轻松。”

    刘尚昂转过头来问我:“为什么?你不是一直想抓住罗有方吗?”

    我笑了笑:“我只是想见他,没想抓他。这家伙对于寄魂庄来说可是一块烫手的山芋,如过今天他落在我手里,对寄魂庄没有半点好处。”

    粱厚载将胖子斜靠在墙边,也走了过来,他靠在窗前,朝胡同里看了看,叹口气说:“罗有方这家伙,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呢。他明知道自己被跟踪了,竟然还敢只身出现在这里,真不知道应该说他自大呢,还是鲁莽呢。”

    我说:“应该是自大吧,他好像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粱厚载:“其实我觉得他只是用自大来掩藏自己的自卑而已,罗有方这个人,可能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强悍。”

    我点了点头,看了眼靠墙而做的胖子,估计等他醒来以后,不会记得自己为什么来到卫生间,大概也不记得刚才发生的事情。

    “瘦猴,查查他的底细,回头把调查结果给我庄师兄。”我一边将地上的水果刀收走,一边对刘尚昂说。

    刘尚昂显得有点疑惑:“给庄大哥?为啥?他也负责这种案子?”

    我说:“这个人可能被种了疯虱卵,庄大哥那边有解药,肯定会找机会见他的。到时候顺便揭一下他的案底,对于庄师兄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刘尚昂这才点头:“行吧……那罗有方的事,就这么算了?”

    我拍了拍刘尚昂的肩膀,冲他笑了笑,然后就招呼粱厚载离开了卫生间。

    我知道,自刘尚昂跟着包师兄学艺至今,罗有方恐怕是唯一一个让他全无办法的人,也是第一个让他感到挫败的人吧。我理解这种感受,当初在东北老黄家,当罗有方从我手中逃走的时候,我也有这种感觉。

    但我也知道,在这个行当里混迹久了,一个人总有失手的时候,刘尚昂必须学会接受这样的失败。

    刘尚昂没有跟着我们一起离开,他还要留下来调查那个胖子。

    坐公交车回到住处,我整理了董老板给我的那些票据,将应该给他的和他不应该看见的都分好类,然后拨通了董老板和仉二爷的电话,问他们晚上有没有空,最好能尽快见个面。

    我们将见面时间定在了晚上十一点半,地点是我的住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我回到家的时候就已经九点多了,加上整理票据又用了一些时间,给仉二爷和董老板打电话的时候已经过了十点。而我和粱厚载又没车,见面地点也只能选在我住的地方。

    十一点半,仉二爷和董老板一起来了,仉二爷今天恐怕没少抽烟,身上散发着一股很重的烟油味,董老板看来刚刚结束了一场应酬,身上还带着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