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1章 抵达盐场
    刘尚昂正要说什么,他的口袋里就传来了手机的震铃声。

    我估计应该是包师兄打来的,就催着他赶紧接。

    刘尚昂拿出电话来,屏幕上果然是包师兄的号码,他直接开了免提,就听包师兄在电话另一头说道:“瘦子,你今天下午去趟盐场……嗯?怎么这动静呢,你开免提了?”

    我连忙搭话:“包师兄,我们几个都听着呢。”

    在过去,包师兄听到我的声音绝对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他会继续刚才没说完的话,可现在我的身份发生了一些变化,他在稍微沉默了片刻以后,在电话那边很恭敬地说:“是掌门师弟啊,我在这边给你行礼了啊。”

    我真的是打心里反感豫咸和屯蒙两脉的这些繁文缛节,赶紧对他说:“免了吧,你们现在这样我真不习惯。盐场那边出什么事了?”

    包师兄反问我:“你还记得芦屋仓镰这个人吗?”

    芦屋仓镰?听着耳熟,可我一时也想不起在哪见过了。

    粱厚载对我说:“就是咱们在陕北除尸的时候碰上的那个阴阳师。那家伙还在一具邪尸身上培育过尸丹。”

    他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记得那次除尸还是受胡南茜委托,最后我们抓住芦屋仓镰以后,应该是把他交给了养尸人一脉。

    我问包师兄:“那个阴阳师又来了?”

    包师兄:“不是。芦屋仓镰被养尸人驱逐出陕西以后,我们原想找到他,把他遣送回日本,可我们在一个小旅馆里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是心肌梗死。这次来的是他的弟弟,芦屋正信,他的修为虽然还不及芦屋仓镰,但这个人非常狡猾,反侦察能力很强。”

    我:“他到渤海湾来干什么?”

    包师兄:“目前来看,他主要是在你们那个城市里散播一些东西,至于具体的目的,暂时不是特别清楚,只知道他想制造一些混乱。”

    “散播什么?”

    “术法、巫术,这家伙将一些邪门的术法散播到了普通人群里。在董老板的工地上招鬼的人不是别人,就是董书年本人,我们查到他前端时间购置了很多施法用的东西。另外,在你们那个地方最近还出现了一起招鬼害人的事,也是一个修行圈外的人做的。”

    这样的话,韩晋的事也能得到解释了。

    将邪门的术法传给没有修行经验的平凡人,这确实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而且,芦屋正信的目标,有可能都是像韩晋和董书年这种心术不正的人。

    包师兄继续说着:“掌门师弟,你们要尽快把芦屋正信控制住,如果任由他这么胡作非为,渤海湾肯定会有大动荡的。”

    我说:“芦屋正信去盐场干什么?”

    包师兄:“昨天晚上我们追踪到了他的电话,他和人约好了要在盐场见面,那个与芦屋正信通话的人,极有可能是罗有方。两人约定的见面时间是下午两点半,鉴于芦屋正信的反侦查能力太强,我建议你们提前过去蹲守。”

    我应一声“好”,接着就要起身去收拾东西。

    包师兄又说道:“董老板我也调查过了,他没有问题,他的竞争对手也没有问题。这次的行动,你最好能寻求到仉家的支援,罗有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了一阵忙音,包师兄掐断了通话信号。

    我们三个立刻收拾了一下东西,动身前往盐场。

    可出了门,我们却又开始犯难了。盐场那么远,该怎么去呢。公交车太慢,下车以后还要走很长的路,估计下午两点都不一定能到,打车,又太显眼,毕竟滨海开发区那种地方,平时也没几辆出租车过去,确切地说那地方根本就没几辆车。

    我想了想,还是给仉二爷打了电话,一方面是向仉家求援,希望他们能帮我们抓住罗有方,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借车。

    仉二爷却说我包师兄已经联系过他,现在仉若非和王磊已经在赶往我学校的路上了。

    我们三个在青年公寓门口等了不到半个小时,两辆皮卡车就驶到了我们面前。

    王磊坐在其中一辆车里,面无表情地朝我们招手,仉若非则坐在另一辆车的驾驶室里冲我们笑。

    这两个人同时出现,给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半睡不醒,我看到他们两个以后,觉得自己好像也没什么精神了。

    仉若非招呼我上他的车,刘尚昂和粱厚载则到王磊的车上去了。

    我刚上车的时候,仉若非对我说:“这两辆都是给盐场拉盐的车,我特意借来的。听说你们这次要对付一个阴阳师?”

    我笑了笑,应一声:“是啊。”

    原本我是想多说几句话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仉若非那半睡半醒的神态,我突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我总觉得不管我说什么,一个快睡着的人好像都不会有多少回应。

    仉若非这时已经踩下了油门,车子慢慢提起了速度。

    我不说话,他也不开口,两人就这么沉默着,不过我偶尔会带着些担忧看他一眼,我真的怕他一边开这车一边睡着了。其实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仉若非的开车很稳,停车起步几乎没有任何急促的感觉。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只有过一次对话。

    那是在车子快驶进滨海开发区的时候,皮卡在红灯前停了下来,仉若非转过头来问我:“听二爷说,你的功夫很厉害。”

    我说:“厉害什么呀,我几年前和仉二爷交手的时候,差点被他一拳放倒。”

    仉若非的眼睛稍微睁大了一点:“那就是说,你没被他放倒了?”

    我摇头:“最后还是被放倒了。”

    仉若非:“用了多久?”

    我没明白他的意思:“嗯?”

    仉若非:“他用了多久把你放倒的?”

    我想了想,说:“有……十秒钟?记不得了,反正很快。”

    仉若非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那你真的很厉害了,有时间咱们切磋一下吧。”

    他的笑容很浅,但毫不做作,我能看出他眼中流露出的兴奋。

    我也笑了笑,说了声“好”。

    在这之后,仉若非就一直默默地开车,车子在他的掌控下依旧稳稳地走在路上,他一直保持着半睡半醒的样子,可他也一直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闭上眼,反倒是我,在最后的几公里路途中,竟然靠着车窗睡了过去。

    仉若非将我唤醒的时候,车子已经进了盐场,我从车上下来,就看到刘尚昂和粱厚载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刘尚昂的表情看上去有点惊恐,他走到我跟前,很小声地对我说:“那个王磊,他的脸皮好像是假的。”

    我说:“我知道啊,不只脸皮,他浑身上下所有的皮都是假的。”

    刘尚昂立即瞪大眼睛看着我:“我了个……他到底是个啥?”

    他说话的时候,仉若非正好从我身边走过去,刘尚昂看了他一眼,又小声问我:“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精神呢,就跟睡不醒似的。”

    仉若非回过头来,指了指刘尚昂:“我可听见了啊。”

    刘尚昂立即转身,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地朝粱厚载走了过去。

    仉若非看着刘尚昂的背影,脸上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片刻,他远远地对刘尚昂说:“盐场西边有个老灯塔,那是个不错的观察点。”

    刘尚昂看了仉若非一眼,说了声“谢谢”。

    仉若非笑着点点头,就径自朝海滩方向走了过去。

    王磊走到我身边,口齿不清地对我说:“我今天本来没打算带着他,可盐场这边正好有个老物件要收,他名义上是为了生意的事顺道跑一趟,其实就是想见见你。”

    我看着仉若非走到一个带斗笠的人跟前,那个人应该是盐场的工人,他手上还拿着赶盐用的耙子。仉若非跟他交谈了几句,他则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亮银色的东西,似乎在和仉若非讨价还价。

    我问王磊:“那就是仉家人说的老物件?”

    王磊简短地“嗯”了一声,而后换了话题:“仉若非是不是跟你约战了?”

    我笑了笑,看向王磊:“他想和我切磋切磋,但具体时间没定。”

    王磊没说话,一直盯着远处的仉若非。

    海滩一带的风很大,可盐场这里的风给人的感觉并不舒适,刺眼的阳光洒在稍显泥泞的沙滩上,泛着一层油腻腻的光泽。

    刘尚昂跑去调查盐场的具体情况了,粱厚载则和王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天,仉若非还在远处跟人讨价还价,我一个人安静地站在皮卡车旁边,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又要见到罗有方了,如果放在几年前,我可能会很兴奋,在那个时候,我还把他单纯地当作了一个正道的公敌、一个无恶不作的恶人,可是现在,他的另一重身份则给了我很多的顾忌。

    不管怎样,在其他宗门的人看来,罗有方就是寄魂庄的门人,虽然师伯一直没有认他这个徒弟,可单单从传承上来论,他是我的同门师兄。如今要和罗有方对垒,让我有一种手足相残的错觉,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把他引到正道上来,但我又知道这不可能。

    仉若非拿着一个亮银色的老怀表走了回来,快到我跟前的时候,他叹了口气,说:“花了两百块钱就买这么个破东西,估计这一回又要砸自己手里了。”

    我说:“这就是‘老物件’?”

    仉若非点头:“对,这就是。你别看它外面普普通通,可是里面……”

    说着,仉若非打开了怀表的表盖,我立刻感应到了一股淤积不化的怨气,但在刚才,我却什么都没感觉到。仅仅是一层薄薄的银壳,竟然将这股气息完全隐藏了起来。

    仉若非合上了表盖子,对我说:“这才是老物件的真面目。呵呵,没想到里面的怨气这么重,今天晚上我可有得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