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0章 环保主义者
    虽然心里这么想,可我还是笑了笑,说:“行啊,那就正常睡觉。赶紧吃饭吧,这几个火烧你们够吗,不够的话我再去买,还有一家火烧铺做得也不错,那家的火烧的是用最老的那种土炉子烤的,滋味很特别。”

    粱厚载也笑了:“你以为我们俩的饭量都是你那个级别的?这些就够了。”

    他说完这番话以后,三个人就同时安静了下来,闷着头吃自己的东西,期间没再有任何的交流。

    我是想赶紧吃完赶紧回家,因为饭量比他们两个大一些,所以通常来说,我都是那个拖延时间的人,而他们两个似乎也各有心事,我想,他们大概还在担心我吧。

    回到住处,我就从卧室里拿出了笔记本,让他们两个研究一下我记录下来的梦境,然后我就收拾了几件衣服,到卫生间洗澡去了。

    青年公寓里的所有东西都不错,不管是家具还是电器都是新的,空调的制冷效率也不错,唯一让我不太满意的就是卫生间里的花洒,也不知道是水压不够还是怎么的,水流很小,就像是稀稀拉拉的雨点一样。

    我一边洗着澡,一边盼着水流能大一点,可这玩意儿完全没有成全我的意思,洗着洗着,水流反而越来越小了,我就想,如果这真是下雨的话,走在这样的雨里,估计都不用穿雨衣……

    对了,雨衣!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之前被我忽视的细节,当时出现在我梦里的老人,他的蓑衣上粘着一些红色的胶状液体,那液体看上去,像是混合了油脂的血液。

    还有我第一次见到的那张人脸上,也沾满了这样的液体。

    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粱厚载和刘尚昂还在讨论着什么。我从刘尚昂手中接过笔记本,将我刚才回想起的东西记录下来。

    粱厚载看着我在本子上写下文字,皱了皱眉头:“油脂一样的血?”

    我说:“我也不知道那东西是不是血,也有可能是颜色很鲜艳的蜡。”

    “不可能,在那个时代,蜡还没有被发明出来。”粱厚载摇头道。

    他的话其实只说了一半,我能明显感觉到他后面还想继续说什么,却强行打住了。

    我看着粱厚载的眼睛,问:“那个时代是哪个时代?”

    粱厚载:“呵呵,我就是觉得,这个诅咒不就是一个古巫术嘛,邪神肯定也是在很早真早以前就……”

    我被他给气笑了:“编,接着编,看你什么时候能把自己的谎给圆起来。”

    粱厚载不说话了,面带尴尬地看着我。

    我长出一口气,对他说:“从前天开始,我就一直觉得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明明对这个诅咒很了解,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怕我心理承受不了?怕我崩溃?厚载,你是头一天认识我吗?”

    粱厚载也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其实,我对这个诅咒,了解得也不是特别多。”

    “但你知道一些。”我抢言道:“说吧,有什么说什么,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作为这个诅咒的直接受害者,啊?直接当事人,最起码的知情权总该有吧?”

    粱厚载犹豫了好半天,才对我说:“道哥,你有没想过,为什么出现在你梦里的,一直是我的声音呢?”

    我点头:“最近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这事呢。”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谚语中的土司,就是我。”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什么意思?”

    粱厚载坐直了身子,很郑重地对我说:“还记得韩晋写在贴子上的谚语吗,那个在马路上种稻谷的土司,就是我。”

    我没说话,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粱厚载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挖空心思地整理语言,片刻之后,他继续说道:“诅咒中的谚语应该是元朝以后才出现的,但它表达的内容却在汉朝就有了,那时候,夜郎国也有很多小国王,也就是相当于中原的诸侯,他们统治的地方不大,通常是一个寨子,再加上几百到几千的人口。”

    这时刘尚昂突然说道:“你是土司?那不就是说,这些小国现在还在,你还是其中一国的国王?”

    粱厚载白他一眼,让他先不要打岔,并坦言那些小国早就伴随着夜郎国一起消失了。

    而后粱厚载说,其实这道谚语的原版翻译成汉语应该是这样的:“城门上的人头,黑王手里的谷子。”

    至于这个谚语具体想表达一个怎样的内涵,粱厚载说不清楚,他只是说,这个谚语出自一个在夜郎王族之间世代流传的传说。

    说是在夜郎国中,有一个以黑狗为图腾的大寨子,里面有将近一万人,那里的寨主,或者说小国王,被称作黑王。

    在黑王年轻的时候,他是一个非常开明的人,在寨子里做了很多好事,附近的人都争相归附他,那时候山里有妖兽作乱,黑王自己拉起了一只军队,由他训练出来的士兵都非常英勇,黑王带领着他们除掉了深山里的大妖,寨子又恢复了平静。

    可就是在全寨的人都在庆祝大妖被杀的那天晚上,黑王却莫名其妙地性情大变,连军队里的士兵都像是被蛊惑了一样,他们冲进每一户人家,大肆屠戮寨子里的人。

    人被杀以后,黑王命令他的士兵将人头割下来,用铜钉钉在城门外的那棵大树上,那棵树原本是寨子里的神树,却因此被血和怨气玷污。

    有一个人从寨子里逃了出来,他来到了夜郎国的首邑,面见了夜郎王,而夜郎王听说寨子的惨状,尤其是听说神树被污染以后,亲自率军讨伐黑王。

    可夜郎王带兵来到寨子里的时候,却发现黑王的士兵全都死了,一颗颗士兵的头颅挂在寨子的大木门上,而黑王则手捧着一大捧稻米,痴痴傻傻地站在直通寨门的大路上。

    在这之后,夜郎王就命人砍倒了神树,将树和寨子一把火全都烧了,可黑王的事迹却一直流传了下来。

    听完粱厚载对这个故事的陈述,我才开口问他:“听这意思,你就是那个黑王?”

    他当然不能是什么黑王,可联系他之前说的话,我只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粱厚载则解释道:“当年的黑王不但是大寨子的寨主,也是夜郎王的弟子,之所以让他管理大寨子,原本就是为了让他看守神树的,但谁也没想到会出那样的事情。师父给我的那本书上说,黑王之所以会做出那么残忍的事情,是因为另外一个诅咒。每一个夜郎王的弟子身上都会有这样的诅咒,但没有人知道这个诅咒会在什么时候发作。”

    夜郎王的弟子?我终于明白粱厚载为什么说自己是土司了,他的师父李良,正是夜郎王的最后一个直系后人。

    粱厚载继续说着:“据说,当初整个寨子里,除黑王之外总共有一万一千零一个人,除去最后逃出生天的一个,黑王的军队有一千人,寨子里的平民有一万人,而黑王捧在手里的稻米,也是一万颗。”

    我说:“一万颗,怎么统计出来的?”

    “不知道。”粱厚载摇了摇头,说道:“书上就是这么说的。道哥,其实我现在最担心的不是你,而是我自己。如果韩晋的推测是正确的,一旦第一千个回帖的人死了,土司就会出现,接下来,可能有大量的人要遭殃了。我不想成为那样的刽子手。”

    “唉,本来是我中了诅咒,”我无奈地叹了口气:“现在怎么又变成你中诅咒了?乱七八糟的。我这么问你吧,是不是只要我身上的诅咒结了,你身上的诅咒也不会发作?”

    粱厚载想了想,说:“理论上应该是这样。”

    我又问他:“我身上的诅咒怎么解,还是要干掉邪神吗?看样子这个邪神就在夜郎古国那一带吧?”

    粱厚载点头:“应该就在那一带,错不了的。这两天,我联系上了一个叫杜康的人,他应该能帮咱们。”

    刘尚昂插了句:“杜康,这不是酒名吗?”

    我和粱厚载都没理他,继续着我们的谈话。

    说起来,杜康这个人名字我还真听说过几次,但我也忘了是在哪听到的了,估计是过去师父闲聊的时候他提起过。

    我在脑海中搜了搜有关杜康这个人信息,然后问粱厚载:“杜康……就是那个环保主义者?”

    粱厚载立即点头:“对,就是他。其实说他是环保主义者,也不太确切吧,他在日常生活中并不是那么环保,可他做的事情,确实和环保有关。而且据我所知,他的那个小队,这些年来一直在世界各地游走,寻找各种各样的邪神呢。”

    我疑惑道:“寻找邪神?找这种东西干什么?”

    粱厚载笑了笑,说:“听杜康的徒弟说,他们到处寻找的邪神,是因为这些年全球变暖导致了邪神的性质也出现了变化。在过去,邪神在一个地方待得再久也不会影响附近的生态,可是现在,邪神却有能力将一大片区域的生态平衡彻底打乱了。”

    还有这种事?

    说真的,过去我从来没想过我们这个行当会和“环保”这两个字挂上钩,没想到邪神这样的淤积炁场竟然还会破坏生态。

    像杜康这样的人,长年累月地在各个国家乱窜,只因热衷于环境保护事业。这本是好事,可我为什么总觉的怪怪的呢?

    这时粱厚载突然问我:“听人说,杜康在符箓上的造诣很深啊。”

    我又是一阵努力地回想,结果也没想到多少和杜康有关的信息,只能随便应了声:“好像是这么回事。”

    之后就是长达一分钟的冷场,直到刘尚昂又问了一遍:“杜康不是酒名吗?”

    大概是因为我和粱厚载刚才都没理他,他的语气中透着几分不爽。

    粱厚载就对他说:“杜康本来就是个人名好吧,人家是酒圣杜康。你说的那种杜康酒,也是因他而得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