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7章 执念即疯狂
    “那是当然的,”韩晋立即回应道:“你知道吧,我的曾祖父,过去就是一个有修为的人呢,我从小就听我爸爸说他的事迹,我爷爷、我奶奶,还有一些亲戚朋友,都知道他很灵验的,这种事不会有假的。可我曾爷爷去世以后,手艺没有传给我们啊。我小的时候跟我同学说我曾祖有修为,他们竟然还告诉老师说我宣扬什么封建迷信,因为这种事,我没少被人奚落的。”

    说到这里,他朝我这边凑了凑,又说到:“哎呀这些人哪,都是些凡夫俗子,他们理解不了这些东西的。所以那时候我就发誓,一定要证明给他们看。我这个人呢,本来是对塔罗牌那些东西不感兴趣的,可是进了学校以后发现有这样一个小团体,我就想啦,加入这一小撮人,说不定能遇到会真东西的呢。可是你猜猜这个团体是干什么的?”

    他的话也引起了我的好奇,我就顺着他的话问下去:“干什么的?”

    韩晋叹了口气:“唉,就是一帮研究星座的痴男怨女,你说喜欢星座就喜欢星座吧,非要扯上什么塔罗牌,扯上人家吉普赛的巫术,不就为了显得自己逼格高一点。你看看,这不就是欺诈嘛!”

    我还以为这个团体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说不定能听到关于葬教的蛛丝马迹,想不到是这样。他这么一说,我立刻就变得兴趣索然了。

    我笑了笑,没接话。

    他则继续说着:“整个学校里也没有几个志同道合的人,真是烦着呢。哎,对了,你是做什么行业的,怎么突然道我们学校里来了?”

    我说:“我能做什么行业,我跟你是校友,我是计科的。”

    韩晋想了想,说:“学计算机的呀,那你们学院离我们机电远的来,你怎么知道我的?”

    终于给我机会把话题引到正题上了!

    我装作漫不经心地说:“最近学校里不是出了一个灵异贴子嘛,那贴子现在特别火,很多人都在打听是谁发的,后来我听人说,这种贴子,很可能是你们机电系的那个小团体发出来的,这不么,我也是好奇,就找到了你们那一拨的人。”

    我说话的,时候,刘尚昂向我投来一道敬佩的眼神。

    其实我自己都有点佩服我自己,这谎圆的,实在是恰到好处、严丝合缝,对于我来说绝对是超水平发挥。

    说完这番话,我就一直紧盯着韩晋,等待他的回答。

    而韩晋则低头看着地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好半天,他才抬起头来,简短地说了句:“那个贴子就是我发的。”

    竟然自己承认了!在惊奇之余,我又有些疑惑,因为他此刻的脸色显得十分憔悴,眼神中还带着一抹失望的神色。

    片刻之后,他又说到:“刚发这个贴子的时候看那些回贴,我还以为是真正的巫术呢,可没想到在最关键的一环,最最关键的一环,竟然出问题了。”

    我顺着他的话往下说:“第一千个回贴的人没死?”

    韩晋叹了口气:“对,就是这样的。我看到前面那些人拍照片回贴,还以为诅咒是真的的,可第一千个人没死……这个诅咒是假的。”

    当时我就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听这孩子的口气,他好像完全不顾忌别人的死活,只是想证明那个诅咒是真的。

    我强忍着心中的不满,说道:“如果那个人真的死了,他也不可能再发照片了吧?”

    韩晋摇头:“如果诅咒是真的,他死了以后,第一个见到他死的人会自动进被下咒,那个人会拍下他的照片,用他的账号登录,并将照片发在网上。唉,说这些有什么用,反正都是假的。”

    我盯着韩晋的眼睛,慢慢说道:“诅咒不是假的,我调查过之前那些回贴的人,所有人都是莫名受伤,那些受伤的照片,都是真的。”

    听到我的话,韩晋立刻变得兴奋起来:“你真的调查过?”

    说真的,刚进入这间屋子的时候,我对他的感官说不上很好,但也不能说差。可是现在,我却对他的态度感到极度反感。

    可我还是耐着性子点了点头:“我调查过了,他们确实受了伤。”

    韩晋嚯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开始围着沙发不停地踱起步子,脸上是难掩的兴奋,嘴里还嘟囔着:“诅咒是真的,诅咒是真的,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巫术。”

    我忍不住问他:“如果诅咒是真的,那些受伤的人岂不是很无辜?”

    韩晋却白了我一眼:“他们无辜不无辜,跟我有关系吗?”

    说完,他又用力攥了一下拳头,庆祝似地说:“太好了,我终于可能向他们证明了,等会我就把这个诅咒发到同学群里去。”

    我看向粱厚载,粱厚载笑了笑,点了一下头。

    我们互相能理解对方的意思,我想问他韩晋将诅咒发进群里会不会出问题,粱厚载则告诉我无所谓,随便他发。

    我也点了点头,而后又转向韩晋:“其实我就是为贴子的事来的。”

    韩晋“嗯?”了一声,问我:“你也回复留言了吗?”

    “那倒没有。”我说:“只是对你发的东西很好奇。我特别想知道,贴子开头的那块石头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一眼看到它,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呢。还有啊,为什么要往三宿舍楼顶上看呢,那里有什么?”

    韩晋开心地笑着:“这些东西也不算是秘密啦,你们跟我来一下吧,我给你们看一点东西。”

    说着,他就沿着楼梯朝二楼奔去了。

    我们三个也跟着他上楼,这里的楼梯都是木头打的,由于年份久远,脚踩在楼梯上面,会发出很别扭的“吱呀”声,那是两块干木头互相挤压、摩擦发出来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来到二楼,正对楼梯口的是一条昏暗的走廊,在走廊的两侧则是一间一间的卧房。

    地板同样是用老木板铺成的,我身子重,走在上面的时候会将整条目木板压弯,那种感觉就像是走在大一片弹力不怎样的弹簧上,小腿有轻微的失重感。

    韩晋的房间就在走廊的尽头,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屋子里飘出了轻微霉味。

    明明是出来租房,可这个房间却被他布置得跟宿舍没什么区别,一样是双层床,中间放一张桌子,在墙角的位置还有一个青色的铁皮衣柜。

    在那张堆满了方便面盒的桌子上摆着一个电脑显示器,零八年的时候液晶显示器已经十分常见了,可这个显示器依旧是最老式的大头外形,而且屏幕很小,分辨率很低。

    韩晋快速冲到电脑前,又飞快移动着鼠标。

    电脑原本就开着,他第一次晃动鼠标的时候,屏幕就亮了起来,接着就见他点开了一个又一个文件,打开了一个深藏在各级子文件夹中的文档。

    我看了一下,文档上所记录的,是曾经发生在三宿舍的楼顶的一场事故。

    具体的就不多提了,那场事故概括来说就是,九九年的时候,有一个女生因为被男友抛弃,一时想不开就从三宿舍的楼顶跳楼自杀了。

    那时候学校已经放寒假了,正好又是年关,整个学校都没几个人,根本没人知道她跳楼了,也没人帮她报警。直到大年初二,执勤的保安才发现了她的尸体。

    可这样一个事件,就是韩晋在贴子上让大家朝三宿舍楼顶观望的原因?

    我有些疑惑地看了粱厚载一眼,粱厚载则点了点头。

    虽然我已经大体看完了文档上的内容,可韩晋依然在缓慢地拖动着下拉条,他一直盯着屏幕上的文字,露出一副颇为得意的表情。我也不知道他在得意什么。

    直到他将滚动条拖到底部,才回过身来对我说:“这些东西都是我一个人调查整理出来的,你不知道吧,咱们学校在九九年的时候还出过这样的事呢。”

    我实在见不得他那样的嘴脸,就问他:“对了,你是怎么知道那个诅咒的?”

    “哦,是这个,你看。”韩晋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白布。

    布料是纯棉的,材质很细腻,在布面上则写着下咒的方法,其中有一条就是,要让回复贴子的人中诅咒,就要让他们同时向学校里怨气最重的地方张望,邪神会感觉到他们的视线,随后诅咒才能生效。

    原来是这样。

    对于这个诅咒,我心中还有很多的疑问,可反复看了上面的文字,依旧有很多谜题无法解开。

    上面的内容仅仅是下咒的方法,却没有对诅咒本身进行解释,也没有解释那道谚语,仅仅是说,受到诅咒人先是会受伤,因为诅咒的力量会渐渐增强,所以越晚中诅咒的人,伤得就越重,第一千个中咒的人百分百会死亡。

    至于什么“轮回”啊,谁来扮演土司,谁会成为稻谷这样的话,兴许就是韩晋自己创造出来的了。

    在看到这张白布的时候,我就有一种感觉,我觉得这张布,还有上面的文字就是专门为韩晋准备的,似乎有人提前料到了,他一定会按照布面上的方法将诅咒散播出去。

    刘尚昂接过那块布,仔细看了看,说:“这上面有折叠过的痕迹,有些地方还粘着些灰尘。这东西应该不是在抽屉里找到的吧?”

    韩晋笑着说:“你这人看东西真是仔细呢,确实不是在抽屉里找到的。这张布,是从地窖里发现的。对了,说到这里的地窖啊,那可是个好地方呢。来来来,我带你们去看看。”

    我和刘尚昂对视一眼,谁也没说话,默默地跟着韩晋出了屋。

    他一路小跑地带着我们回到一楼,打开了位于楼梯阴影处的那道小门。

    在这道门的后面就是先是一段很短的楼梯,与楼梯相连的就是韩晋口中的地窖了。

    地窖里没有灯,我们只能打开手机上的闪光灯,照亮了周围的区域。

    这个所谓的地窖其实就是一个面积不大的储藏室,因为不通风的缘故,潮气有些重,空气中还有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