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6章 状元楼
    我将报纸放在一旁,说道:“大概是因为对董书年不放心吧,毕竟董海明当初将自己的小公司交给董老板,原意也是让他照顾董书年。”

    我稍作思考,问刘尚昂:“董书年和葬教那边有联系吗?”

    刘尚昂:“目前还不确定,我现在已经把他的信息和董老板竞争对手的公司信息给老包了,老包会让人去查。由于这些人的活动范围比较广,查起来有些难度,他明天中午才能给我消息。不过那个韩晋调查起来就容易多了,这个人虽然平时的表现像个再普通不过的正常学生,经老包调查,韩晋祖上本来是姓杨的,他曾祖父还曾在贵州一带做过神汉。”

    我没说话,等着刘尚昂继续说下,可刘尚昂竟然没了下文。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然后呢,怎么证明韩晋有问题?”

    刘尚昂:“啊?这还不能证明吗,他曾祖父是个神汉。”

    我问他:“韩晋继承了他祖父的手艺?”

    刘尚昂想了想,说:“好像没有。”

    我笑了笑,无奈了摇了摇头:“行了,知道你担心我。吃饭吧,吃完了饭咱们去见见这个韩晋。”

    刘尚昂连忙跑到厨房去盛饭,又拿了筷子,催着我和粱厚载赶紧吃饭。

    这顿饭我们确实吃得飞快,其实我虽然一直做出一副平静的样子,可在心里头,却比谁都更想赶紧把自己事了结了。

    吃完饭,我们连桌子都没收拾就出了门,离开小区,径直奔向了韩晋所在的海华小区。

    从之前刘尚昂给我的那张照片上看,就知道那是一个很旧的老小区了,在照片中,窗台上的水泥都出现了大片的脱落,而窗旁的墙壁上出现了大量的爬山虎。

    目前来说,好像也只有那些老房子的墙壁上会出现爬山虎这样的植被了。

    可出了小区以后,刘尚昂却带着我们来到了学校北面的新区。

    所谓新区,就是一片刚刚开发出来的新楼盘,这地方在我来学校报道之前就有了,同学们都管它叫新区,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知道这一带的有很多新开的便捷酒店。

    海华城就在整个新区的西南方向,这个小区应该是刚建好没多久,我看到沿街的门头房大部分都是空的,而别的小区的门头房都已经被百货店、小饭店和小旅馆占据了。

    进入小区的时候,我发现保安室里竟然也没有人。

    即便是刚建好的小区,也不至于连个保安也没有吧?

    我给了刘尚昂一个疑惑的眼神,刘尚昂冲我笑了笑,说:“等你进去就明白了。”

    进入小区的内部,几座散发着荒芜气息的新楼很有规律地矗立在那里,每座楼上都没有丁点的光晕,小区的绿化带旁边放着几卷草皮,而绿化带中草却已经死得差不多了,地面上露出了一大块一大块的黄土。

    偌大的小区中只有门口的一盏路灯亮着,要不是现在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小区给我的感觉恐怕就不仅仅是荒寂了。

    刘尚昂说:“这个小区刚建好,开发商那边就出事了,想当初刚开始建的时候,因为南边靠着你们大学,北面靠着这个城区最好的双语学校,也算是实打实的学区房,房价高着呢。好在地厂商没有搞预售那一套,不然现在光是被业主追债就够他受的。”

    我问刘尚昂:“开发商出了什么事?”

    刘尚昂耸了耸肩:“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听说,董老板有接这个盘的打算。前面就是韩晋住的地方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向了前方,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一座老房子。那是一座看起来非常老旧的双层小楼,一楼还带着一个院子,从二楼的窗户里,散发出了柔和的灯光。

    那就是一座孤楼,不管是建筑样式还是年代感,都和小区里的其他楼房格格不入。

    刘尚昂说:“这是一座状元楼,为了让自己的房子更好卖,地产商就将它留了下来。”

    我挑一下眉毛:“状元楼?”

    “嗯,”刘尚昂点头到:“你们这个城市在明朝万历年间的时候出过一个状元,后来他们那个家族发展成了书香世家,后人各个都是博学多才,这座老楼就是状元后人留下的,多少年了一直都在这里。这地方毕竟是学区,考虑到业主们的心思,地产商在建楼的时候就把这座老楼保存下来了。”

    由于小区空旷,刘尚昂的声音又不算小,住在这座老楼的人也能听得见。

    也就在刘尚昂说话的时候,二楼的窗户被打开,一个消瘦的年轻人将头伸出窗户外观望。

    这个年轻人就是韩晋。

    天色还没黑透,他当然能看到我们,刘尚昂似乎并不把他放在眼里,用一种充满敌意的眼神望着韩晋,粱厚载则显得比较警惕。

    我朝着韩晋挥了挥手,朝着他大声喊:“你是韩晋吗?”

    他似乎也没想到我知道他的名字,因此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回应我:“我是啊,你哪位?”

    我说:“我也是研究塔罗牌和吉普赛古巫术的,听别人提起过你,听说你在这方面造诣很深,特地过来拜访一下。”

    唉,真是的,在外行走这么多年,我发现自己真的越来越不像好人了,像这样的瞎话张口就来,几乎都不用过脑子。

    韩晋脸上顿时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他们真的这么说?你们稍等一下,我下去开门!”

    说完他就从窗口缩了回去,等了不到一分钟,他就来到院子里,为我们打开了院门。

    他请我们进门的时候,脸上依旧带着十分兴奋的笑容,我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还问我:“谁跟你们说我住在这的?”

    我说:“你们那个小组里的人说的,他不让我说他的名字,只是说你在这里。”

    韩晋稍显疑惑:“小组里的人?可我没告诉我们我住在这啊。”

    我笑着回应他:“那家伙自称是你的铁杆粉丝,知道你的所有信息,可他这人嘛,很容易害羞的,喜欢你,又不好意思说。呵呵,你现在肯定猜到他是谁了,可这是你自己猜出来的啊,不是我主动说的。”

    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竟然一点也不心虚。

    可韩晋却皱起了眉头,好像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他突然问我:“难道是王倩?她怎么知道我在这住呢,她跟踪过我?”

    我说:“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说。呵呵,今天来,就是单纯地想和你探讨一下巫术方面的问题。”

    韩晋先是显露出一丝兴奋,但又用警告似的口吻对我说:“但咱们先说好,只讨论巫术和塔罗牌,星座的事情你别问我,我对那东西不感兴趣。”

    我立即伸手跟他握了一下:“志同道合啊,我对星座也没兴趣。”

    他终于放下了戒心,一脸笑意地请我们进屋。

    这个宅子确实很有年代感了,我看到房子上的一些装饰还是最老的欧式风格,但在屋檐、窗棂这些东西,却有着很浓的古代中国风。

    我想,这座房子应该是清末民初时候的建筑吧,在那个年代,极少数受到洋文化影响的大户人家才会坐拥这样的房产。

    进了一楼的大堂,韩晋拉开了灯,柔和的黄色灯光顿时充斥了整个空间,我环视了一圈,这里的摆设看起来也很老旧了,只有电视和楼道旁边的冰箱看起来像是近些年才买的,其他的家具,不管是那些依旧掉漆的桌椅,还是摆在墙角的老唱片机,都是一副暮气沉沉的样子。

    涂在楼梯扶手上的木漆也大片脱落了,整座房子给人一种近似于危楼的感觉,即便我心里明白,这座看似无人问津的老楼价值连城。

    刘尚昂用胳膊轻轻戳了我一下,指了指楼梯旁的阴影处。

    我看到,在那片阴影中有一道不起眼的小门。刘尚昂给了我一个询问的眼神,意在问我要不要过去看看,我摇了摇头。

    自进入这个屋子至今,我暂时还没有感觉到不正常的炁场,这座宅子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韩晋给我们每个人都倒了一杯清水,并邀请我们到沙发那边坐一会。

    宅子里有一套样式很老的欧版沙发,远远看去好像是真皮的,坐上去似乎会很舒适,但当我真正坐在上面的时候,却发现沙发垫里的簧全都碎了,那种触感很难受,好像这个脆弱的沙发随时都会崩塌一样。

    韩晋坐在了我的对面,我怕他又会问一些我回答不上来的问题,就率先开口:“这地方是你租的?一个人租这么大的房子,租金不便宜吧?”

    他“嗨”了一声,说:“没几个钱,宅子的主人搬到杭州去了,这地方他不住,我来租的时候,他只是象征性地每个月收我二十块钱租金,条件是我要帮他维护好这个老房子。”

    我点了点头:“这地方真不错,很安静。”

    一提到“安静”,韩晋顿时来了兴致:“我之所以租下这个地方,就是因为安静的来,你晓得吧,研究那些巫术什么的,最重要的就是安静啊。”

    “就是就是,”我赶紧符合道:“安静确实是很重要的。对了,你平时除了研究塔罗牌和吉普赛巫术,还研究别的东西吗?”

    韩晋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我笑了笑:“我的意思你,你平时涉猎的东西,应该不止塔罗牌和占星术吧。”

    “那是当然的,”韩晋沉思了一下,回应道:“其实我对塔罗牌啊,吉普赛巫术啊,这一类的东西根本没有兴趣的。我最想研究的东西,都是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那些东西,而且最近差一点点就有进展呢。”

    我知道他所谓的“差一点点”指的是什么。

    由于担心过早地切入主题会让他起疑心,我就问了一个不疼不痒的问题:“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超自然的力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