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4章 幻象
    我走出厨房,循着黑影闪过的方向来到了客厅,月光洒在地板上,而在墙角的位置,确实缩着一团黑色影子,我看不清那是什么,只是见它想筛子一样不停地抖动,似乎是在瑟瑟发抖。

    本来我是想先把灯打开的,可又怕强烈的灯光会吓到它,毕竟屋子里没有出现特殊的炁场,也许那就是一只沿着对面那棵树跳进来的野猫呢。

    在九楼的窗户外,一棵异常粗壮的大树正在微风的惊扰下晃动着自己的枝叶。

    我放轻脚步走向了那个黑影,渐渐看清了它的轮廓,那不是什么野猫,也是一条非常消瘦的狗,从它那耷拉在脸侧的耳朵和狭长的脸型,很容易分辨出那就是一条狗。

    好像在这屋子里有什么东西让它感到了极度恐惧,以至于不停地颤抖着。

    当我和它的距离只剩下不到一米的时候,它突然抬起了头,那张黑色的脸上,有一双红色的眼睛,红得像是烧透了的火炭。

    和它对视的一刹那,几次在生死边缘游走训练出的警觉告诉我,这条狗非常危险!

    我立刻后退一步,而它也在同一时间扑向了我,青钢剑和番天印都在卧室里,在我手边的茶几上只有一个凉水杯。

    它的速度不算太快,我微微一闪身,而后拿起桌子上的凉水杯,狠狠砸向了那条狗。

    可在凉水杯碰到它的那一刹,它竟然消失了,和之前来杀我的黑影子一样,它也是以极为突然的方式彻底消失,就像是被某种看不见的力量抹杀了一样。

    凉水杯没有砸中它,却重重地落在了电视柜上。

    先是啪的一声脆响,然后又是坡楞楞一阵碎响,凉水杯被敲碎,碎片撒得到处都是。

    这样的声响惊醒了粱厚载和刘尚昂,我很快就听到了他们起床的声音,趁着他们还没出来,我先提醒道:“别光脚出来,外面都是碎玻璃!”

    刘尚昂闷声闷气地问我:“怎么着了这是,什么东西打了?”

    我没回应他,而是抬头望向了窗外,刚才出现在窗外的那棵大树也已经消失了,视线穿过它原本矗立过的位置,只能看到对面的单元楼。

    这里可是九楼啊,在青年公寓这里根本没有这么高的树。

    粱厚载也出来了,他一看客厅地面上有大量的玻璃渣,就冲进厨房,拿了笤帚来打扫。

    我对他说:“我刚才出现幻觉了。”

    粱厚载将碎玻璃扫到撮子里,才直起腰来叹了口气,说:“那不是幻觉,那应该是邪神的记忆。”

    我现在还什么都没说呢,粱厚载竟然就对我看到的东西下定论了,看样子,他似乎早就知道我会看到那些东西,却没有提前告诉我。

    这时粱厚载又说道:“我原先还以为,以你的道行应该不会看到那些东西的。没想到,连你也没办法幸免啊。”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我怎么会看到那些东西?”

    “那是邪神的印记,”粱厚载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似乎是一边努力寻找合适的词汇,一边对我说:“就是邪神在成为邪神之前经历过的事情。比如果,这栋楼在某年某月遭遇了大的变故,凝聚出大量的怨气而成为了邪神,那么这场变故,就是它的印记。你因为中了诅咒,在某种意义上是和邪神的意志相连的,所以你可能看到这些印记。”

    我大体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其实不用粱厚载说我也知道,在干掉邪神之前,这样的幻觉恐怕要一直伴我左右了。

    粱厚载沉默了片刻,又说到:“道哥,你以后睡觉的时候,应该会经常做一些让人印象很深的梦,你最好把这些梦全都记录下来。”

    我转身看向他:“我刚才就做了一个这样的梦。记录这些梦有什么意义吗?”

    “书上说,从这些梦里,可以找到邪神的弱点。”粱厚载说:“你只要记下梦里那些不正常的地方就行了。”

    我说:“刚才在梦里,确实有一些不对劲的东西……可我一看到那些东西就突然头疼,紧接着就醒了。”

    粱厚载习惯性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头疼?可书上说,人受邪神影响而做梦的时候,应该醒不过来才对啊。啊,说不定是黑水尸棺察觉到了异常,想要中断邪神和你的连接,所以你才会头疼的。”

    不得不说,确实有这样的可能性。

    刘尚昂也凑了过来,问我们:“你们俩聊啥呢这是,我咋听不懂呢?”

    我给了他一个无奈的笑脸,但没说什么,抬头看了下钟表,现在是晚上十二点一刻,算算我起床到现在大概也就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也就是说,我做梦的时间极有可能是临晨十二点整。

    我让刘尚昂和粱厚载先回去睡觉,然后独自回到卧室,从写字台的抽屉里拿出了公寓早已准备好的本子和笔,在台灯柔和的黄光下将梦中不同寻常的地方全都记录了下来。

    虽然有电脑,但我还是觉得,一边思考,一边将梦的内容一笔一画地写下来更好一些。

    在我看来,整个梦境中,最不寻常的地方不是出现在桌子下的那张脸,而是刘尚昂和粱厚载同时失去联系,从小到大,我见过无数次和神神鬼鬼有关的东西,但他们两个同时失联却从未有过。

    另外,还有一件事让我非常疑惑,为什么从那张脸中发出来的声音是粱厚载的呢?

    我合上了笔记本的封皮,陷入了长时间的沉思。

    两点多的时候,我重新回到了床上,想试试看还能不能梦到有用的东西,可惜直到天色大亮,我也没再做梦。

    常年晨练,让我形成了非常规律的生物钟,起床的时候我看了眼床头上的电子表,时间正好是六点整。

    我像梦中梦到的那样下床,然后来到客厅。

    桌子上没有豆浆油条,粱厚载在卫生间洗漱,刘尚昂则一边将T恤衫套在身上,一边朝门口那边走。

    我问他干什么去,他说出去买早饭。

    路过餐桌的时候,我还猛地蹲下身子,看了看桌子底下。还好,那张人脸没有出现。

    我长出了一口气,粱厚载则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他大概是觉得我脸色不太对,就问我:“怎么了?”

    我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现在屋子里的情景,和我做的那个梦很相似。”

    粱厚载想了想,说:“其实那样的梦境,你睡觉的时候和醒着的时候都是会出现的。睡觉的时候就是梦,醒着的时候就是幻象。你等我一下。”

    说完,他就急匆匆地跑进了客房,过了一会又拿了一枚涂了墨的柿子饼出来。

    他将柿子饼递给我,说:“你带着这个柿子饼,醒着的时候就不会看到幻象了,不过睡着了还是会做梦。”

    我接过柿饼,笑着对粱厚载说:“只要醒着的时候看不到幻象就行啊,不然的话,我真的怕我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了。到那时候我估计不出一个星期我就得进神经病医院。”

    粱厚载也笑了:“不至于。咱们在地藏墓特训了半年多,对这种程度的幻象,你应该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

    我挑了一下眉毛:“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对我现在情况特别了解呢,就好象……你也亲身经历过似的。”

    粱厚载:“我当然了解了,在夜郎的古巫术里,就有类似的巫术。”

    我简单应了声:“也是。”,就到卫生间洗脸刷牙去了。

    虽然粱厚载刚才说话的时候刻意做出了一副很轻松的表情,但我总觉得,他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刘尚昂也买饭回来了。

    看了眼他手里的几个塑料袋,有三四个袋里装的都是火烧,还有一个袋子里装了几个茶叶蛋。还好不是豆浆油条,做了那个梦以后,我就对这两样东西格外抵触了。

    我从冰箱里拿了几包鲜牛奶到厨房加热,刘尚昂就在外面问我:“你在这住多久了呀,东西还挺齐全的。”

    “前天才搬进来。”我将脸凑在厨房门口,问他:“这除了家具还有什么?你怎么就觉得东西齐全了?”

    刘尚昂将早饭放在餐桌上,完了对我说:“你冰箱里这不还有鲜牛奶吗,昨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发现柜子里还有眼罩。”

    我笑了笑,说:“这栋楼从五楼到九楼都是酒店性质的,眼罩是原来就有的,牛奶是我来之前,嘱咐公寓这边帮我订的。”

    刘尚昂跑到厨房里来问我:“你租这地方不便宜吧?”

    我说:“他们正好在试运营,价格其实还行。你不会没发现,从五楼到九楼,就住了咱们这一户吧?”

    刘尚昂笑了笑:“我当然发现了,就是觉得奇怪才问你这么多呢。不过这个小区入住率确实高,沿街还有写字楼呢。除了这一栋和隔壁那栋楼,基本上都住满了,我看写字楼那边除了有一个办公室在对外招租以外,其他的也都满了。”

    我估计他这么一大早跑出来买饭,不管在呢样也要研究一下这里的环境,现在看来,果不其然。

    “正常,这里本来就是青年公寓。”我试试了牛奶的温度,已经温热了,一边将它们盛出来,一边对刘尚昂说:“来的时候就听公寓这边说,他们的写字楼上都是些新产业,经常有各个系的学生在那里做兼职,也有毕业以后干全职。学生没有工作经验,要的工资低,算是廉价劳动力吧,有很多资金量小的企业喜欢用学生工。”

    刘尚昂“哦”了一声,端着两个碗出去了。

    吃饭的时候,刘尚昂和粱厚载依然不停地跟我说话,而且都是东一句西一句的,完全没有重点。

    我觉得他们两个绝对有问题,于是放下了手里的火烧,打断了正在发言的刘尚昂:“你先停一下。我怎么觉得,你们两个这一早上都在没话找话呢,怎么回事?到底什么情况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