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2章 服务器中毒
    我说:“然后呢,诅咒就中断了?”

    粱厚载点头道:“嗯。这玩意儿解释起来有点麻烦,这么说吧,眼前这个黑影子是邪神的分身,也是邪神的子嗣。它消散以后邪神第一时间就会感知到,但我做了法,邪神无法知道它在哪里消散,又是如何消散的。而在为自己的孩子报仇之前,给你下咒的人无法再次借助邪神的力量。”

    听他这么说,我长舒了一口气:“这么说,如果邪神永远找不到咱们,诅咒就永远失效了啊。”

    粱厚载:“如果真的那么简单就好了。每年的阴历七月十五,所有邪神都会受到鬼门的影响变成……怎么说呢,变成另外一个邪神。”

    他的话我完全没听懂,不由地插嘴问道:“变成另一个邪神?这是什么意思?”

    粱厚载就向我解释:“因为邪神本身就是一股有了意识的炁场,咱们都知道,大多数的炁场是在流动中不断变化的,邪神也是这样,只不过它一直在某个封闭的环境中流动,很少受外界的干扰。可每年七月十五鬼门大开,那一天天地间炁场十分混乱,再怎么封闭的地方也会受到影响。包括那些邪神,它们受到鬼门的影响,性格和记忆都会发生变化。”

    我惊愕道:“炁场还有性格?”

    粱厚载耸了耸肩:“书上是这么说的,我也没验证过。书上还说,邪神每年都会更新一次记忆,但有三件事它是不会忘的。它是邪神,它为什么成为邪神,还有就是哪些人和他签订过血契。”

    “血契又是什么东西?”我问。

    粱厚载显得有点无奈了:“血契就是……啊……比如你要施展巫术,要借用邪神的力量,你就需要做一些仪式,这些仪式就是血契,再往深了说……算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用白话解释那些东西。”

    解释不了就算了吧,看他那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我也不好意思再难为他,索性就闭上了嘴。

    黑影一直在屋子里乱逛,我和粱厚载就一直盯着它。

    我们都不敢睡觉,就这么一直盯着,因为谁也不知道在我们睡着了以后,黑影会不会再回到客厅里,捡起那把菜刀。

    其实仔细想一想,邪神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如果我没有天眼,粱厚载也不会巫术。那我们不会知道在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有一个黑影进了屋子,当他拿着菜刀走向我的时候,我们依然不会发现,直到他用隐形的刀刃在我身上连砍数刀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疼。粱厚载看到鲜血飞溅才知道我快死了。

    对于寻常人来说,邪神的力量是完全无法防御的。中咒者必死。

    十二个小时过后,终于到了一天中太阳最高的时候,那个黑影进了我的卧室,很长时间都没出来。

    我和粱厚载凑到门口张望,就见它身上黑烟明显变得稀疏了很多,它应该正在消散,但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炁场却丝毫没有变弱。

    又过了五分钟左右,收拢在黑影体内的炁场在一刹那间突然消失,下一个瞬间,黑影也像是被某种力量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和粱厚载对视了一眼,粱厚载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我说:“赶紧看看帖子。”

    我立刻冲进客厅打开了电脑,进入学校论坛,这时候我发现,“灵异23”这个贴子依然在首页第一行的位置,而在它的下方,才是改成红字的置顶帖。

    这一看就是有人改了数据库的键值,只是让“灵数23”这个帖子置顶,但没有修改标题的颜色和置顶格式,如果是用后台软件进行置顶的话,这三个值都是同时更改的。

    我一边点开帖子,一边给申明海打了电话,这家伙就是学校网络部的小干事。

    申明海估计是出去买饭了,电话没接通,我让帖子跳转到最后一页,却发现这一页上竟然有一张车祸事故现场,一辆货车和一辆轿车相撞,而轿车的前窗玻璃破碎,上面还有迸溅的血液。在照片下方,还有短短的一行文字:第一千个。

    粱厚载看了眼那张照片,松了口气:“这张图我在网上见过,有人在恶作剧。”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松了口气,也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申明海带来的。

    接起电话,就听申明海语气很急促地问我:“打我电话干啥呀?”

    我也不废话,直接对他说:“学校论坛的数据库被人动了,你们抓紧时间看看。另外,你帮我看一下‘灵数23’那个贴子的发贴IP。”

    申明海:“我现在就在网络部呢,服务器好像中毒了,我们几个正在这搞呢。哎?你咋知道有人动数据库了呢?”

    我说:“灵数23那个贴子被置顶了,但是没飘红,也没修改成置顶格式。”

    “啊,你说那个啊。”申明海叹口气,说:“去年他们几个不是搞了个什么校花评选吗,单独做了一个投票的模块,那个模块里头有BUG,现在只要贴子流量超过十万就自动改键值。当时他们几个觉得咱学校论坛的贴子也不能有那么高的浏览量,就没修复。”

    他这边正说着话,我电话又震动起来了,一看是刘尚昂打过来。

    这时申明海又问我:“你昨晚上没事吧?”

    我说:“我能有什么事,那贴子就是水经验的,你还当真了?行了,我这还有个电话,挂了。”

    之后申明海又说了些什么话,我也没听清,匆匆中断了和他通话,转而接通了刘尚昂的电话。

    刚一接通,就听刘尚昂在电话另一头兴奋地嚷嚷着:“我下车了,你现在在学校吗?”

    此时的我已经连续两个晚上没睡觉了,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下车了?什么意思?

    过了好半天,我才回过神来:“你已经到了?不是说要三天以后吗?”

    刘尚昂:“正好昨天晚上有一趟飞机,我跟老包请了假就窜过来了。你现在在学校吗,我去找你。”

    我立刻冲到阳台上,朝青年公寓的大门口看了一眼,然后对刘尚昂说:“我现在在学校北门的青年公寓,这个地方叫新赋海,门口有一个绿色和白色相间的门牌。”

    刘尚昂说了声:“二十分钟后到。”,就挂了电话。

    以他那性格,他说二十分钟到,估计十分钟就能到我楼下。而且我估计他也不是刚下车,应该是已经快到我学校了。

    我赶紧冲到洗手间洗了个脸,接着就打算出门。

    从我这下楼,再到小区门口,估计也要六七分钟的时间。粱厚载见我慌慌张张的,就问我:“你这是要干嘛去?”

    我说:“瘦猴来了,我到门口接他一下。”

    粱厚载也站了起来:“我也去。”

    我和粱厚载来到公寓大门口的时候,刘尚昂正好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我看了一下手表,从我冲进卫生间洗脸到现在也才过了五六分钟而已。

    刘尚昂就是这样,他总是习惯等别人,不习惯让别人等他。

    两年不见,刘尚昂还是精瘦精瘦的,只不过面相上多了几分老成,没有过去那么像小偷了。

    他依旧背着那个硕大的背包,这个背包已经陪了他很多年了,每次他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时候,这个背包总是瘪瘪的,可一旦我们有行动,仅仅一个晚上,那个背包就会被他揣得鼓鼓囊囊的。

    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他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搞到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刘尚昂一看到我们两个,就一阵风似地冲了过来,分别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熊抱。

    这时候,出租车师父把车窗摇了下来,冲着刘尚昂喊:“你还没给钱呢!”

    刘尚昂吐了吐舌头,又快速跑回去结了帐。

    “你咋还扎上马尾了?”刘尚昂一边将钱包塞进口袋,一边笑呵呵地问我。

    我说:“头发长显年轻啊。你这次准备在我这待多久?”

    刘尚昂的笑容更盛了:“你需要我待多久我就待多久,我现在已经从老包那正式毕业,是个自由人了。要不我给你打工吧,你给我发工资。”

    我也跟着笑了起来:“行啊,不过给你开多少钱呢,二十块钱够吗?”

    我一边说着一边接过了他的宝贝背包,转身朝小区里面走,刘尚昂从后面勾住我的肩膀,撇撇嘴说:“二十也行啊,吃喝拉撒、买房子买车,外加婚丧嫁娶你一个人全办了,我就跟着你干。”

    粱厚载也凑过来说:“先别回去了吧,正好中午了,咱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吧?”

    我一想也是,家里根本根本没有东西吃了,于是就折了个弯,朝青年公寓东边的小饭店走了过去,有粱厚载在,我估计店老板肯定又要给我们优惠。

    走在半路上,粱厚载没头没尾地问了刘尚昂一句:“你这次回来,不打算去看看萧壬雅吗?”

    嗯?怎么突然提到我壬雅师侄了?

    我看向了刘尚昂,却发现他一直朝粱厚载挤眼睛。

    我伸手在刘尚昂的额头上拍了一下:“不是,你小子怎么回事?你和壬雅怎么回事?”

    刘尚昂冲着我憨笑,粱厚载则在一旁说道:“他们俩一年前就好上了。”

    我正要说话,刘尚昂就赶紧岔开话题:“你们这次急慌慌地叫我回来倒底什么事?我这还……”

    “你别打岔,”我立刻打断他:“老实交代,你是怎么把萧壬雅好好一小姑娘,骗上你那条贼船的?”

    刘尚昂露出一副很无辜的表情:“你可别这么说,明明是你师侄把我骗上她那条贼船的。”

    粱厚载笑着说:“我听说,确实是萧壬雅先表白的,不过刘尚昂跟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俩互通电话好几年了,关系本来就不是一般的好,现在能走到一起也是水到渠成。我还听说,你赵师伯在很久以前就有心要撮合他们两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