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9章 来找我
    三号宿舍就在我们那个宿舍楼的对面,我抬起头,透过阳台窗户就能看到那里的楼顶。

    这时候我隐隐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就开了天眼,可三号宿舍的楼顶上什么都没有,而越过楼顶,我也只能看到正在渐渐变暗的天空而已。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的视线落在三号公寓楼顶上的时候,却有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

    到底是哪里怪异,我却说不上来。

    这时申明海对我说:“别看了,我们都看过了,那里啥也没有,可不知道咋回事,我看到三宿舍楼顶以后,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呢。”

    难道连他也能感觉到不对劲。

    我扫视了一下凑在附近的几个哥们,每个人的表情都闷闷的,他们一定也和申明海一样感觉到了异常。

    申明海指了指屏幕:“还有呢,你接着往下看。”

    他继续控制着鼠标,就见三楼四楼都是楼主自己回复的。

    三楼的回复是:“看到了吗?没看到?那是因为城门上没有死人,马路上也没有土司和稻谷。谁来扮演死人?谁来扮演土司和稻谷呢?”

    四楼的回复是:“轮回开始,越早进入轮回的人,越不重要。”

    这是今天凌晨左右楼主留下的回复,而在四个小时以后,五楼出现了,这一次出现的不是楼主,而是之前问问题的那个人,他也公布了一张图片,图片上是他自己的手臂,在小臂的右侧还有一块不大的瘀青。

    而他在图片下方配的留言则是:“第一个。”

    第一个什么?我的理解是,第一个进入轮回的人。

    在这之后,帖子沉寂了一个小时,直到八点的时候,又有一个人点了进来并留了回复:“又是这种吓唬人的东西,无聊。”

    可在八点半的时候,同样是这个账号再次进行了回复。

    这次的回复依然先是一张手臂受伤的图片,配的文字是:“第二个。”,他伤得更严重一些,虽然还是瘀青,但瘀青的面积比上一个人要大。

    九点多的时候,又有几个人参与进了讨论,这几个人毫无例外全都是来开喷的,内容也大多是说楼主和前面那些留言的人无聊,都是合起伙来骗留言的云云。

    可在一段时间之后,这几个人全都再次进行了回复,而且格式都是统一的图片加文字。

    越晚留言的人,受得伤就越重,我看到第一页的最后一张图片时,图片上显示着一只破了皮的脚腕。

    而这个人写下的文字则是:“第四十六个。”

    这个帖子绝对有问题,我可以确定这些留下图片的人不但中招了,而且还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不然不可能在受伤以后这么统一地留言。

    我对申明海说:“直接跳到最后一页。”

    申明海一边操作着电脑,一边说:“你可得有心理准啊,越到后面越恶心。”

    画面跳转到了帖子的最后一页,这一页只有两条留言,第一条同样是一张照片,一段文字。

    照片上是一个男生裸露的左侧胸膛,而在他的胸口有一道很深的伤口,像是刀伤,血就顺着伤口流了下来。文字则是:“第九百九十九个。”

    接下来,又是楼主的回复:“下一个就是死人。”

    申明海盯着屏幕,深吸了一口气,说:“我现在好像有股冲动,我想给她留言。”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指放在了键盘上。

    我一把将他推开,用最快的速度登上了我的学校论坛账号,快速回复道:“来找我。”

    因为害怕有人会抢在我前面,我只打了这三个字,点击“确定”以后,画面上立即出现了我的回复,而在我的留言下方,几乎是同一时间出现了另外一条回复:“都是骗人的,大家别上当。”

    我长长松了口气,还好我手快,才没被人抢了先。

    “我擦,作死啊!”宋建明很紧张地看着我说。

    我白他一眼:“什么死不死的,我跟你们说,这帖子就是骗人的,明天这个时候,我肯定能好好地回来。”

    宋建明又问我:“明天公会活动你去吗?”

    我很干脆地应一声:“不去,没空。”

    说完我就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出了寝室,可出门没走几步,我又退了回去,对着几个凑在电脑跟前的舍友说:“你们几个别再留言了啊。”

    申明海:“为啥呢?”

    我说:“这帖子就是骗回复的,谁回谁傻。”

    这句话一脱口我就发现问题,好像整个宿舍里,只有我给这个帖子回复了吧?

    他们几个的表情也发生了变化,一个个都用嘲弄的眼神望着我。

    我果断没有和他们纠缠,拖着箱子就走了。

    当时学校北门正在建一个大型的体育馆,我们从北门出来的时候,有几辆拉石子的卡车就停在工地旁边。

    而就在我从一辆车的正前方走过的时候,身边突然出现了一股异常的炁场,那种炁场有点像阴气,又有点像怨气和戾气的混合体,我也是平生第一次感应到这么怪异的炁场。

    我当然还记得自己给灵数23的帖子留过言,这股炁场一经出现,我立刻感觉到不妙,迅速拖着行李想后退了几步。

    紧接着我就听到旁边的卡车那边传来“吭噔”一声,车子竟突然发动,巨大的车头呼啸着从我身边蹭了过去。

    车子在瞬间的加速之后,又开始迅速减速,最终前车轮就停在了我刚才站立的位置。

    要不是我提前躲开,整个人都会被卷进车轮底下!

    没多久,就有一个中年人惊慌地跑了过来,他先是问我没事吧,没等我回答,他又拉开车门登上了车。

    车门打开的一瞬间,我隐约看到一个黑色影子从门缝里飞了出来,但它速度太快,我根本没看清那是个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车上的人又下来了,嘴里还嘀咕着:“手刹拉得好好的呀,车子怎么自己动了呢。”

    正说着他又看见了我,连忙问我:“你没事吧?”

    我冲他笑了笑,摆了摆手,然后就拖着箱子走了。

    一路上,我心里不断地回想刚才的炁场,它实在太怪异了,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炁场。

    而且这一路我都非常小心,看到车就避得远远的,回到青年公寓,尽管我住的是九楼,但我依然没敢坐电梯,拎着硕大的旅行箱,由楼梯徒步上楼。

    回到住处的时候,粱厚载已经买好了菜,在我们学校这一带吃饭,一般来说饭店里做的好的、而且大家经常点的菜就四样,糖醋里脊、老厨白菜、地三鲜,再加一个干煸芸豆,因为大家出来吃饭的时候这四个菜常常必点,所以直到现在,我们还管这些菜叫“学生菜”。

    粱厚载今天买回来的还就是这四个菜,此时他正坐在沙发上发呆,而他买回来的菜都已经装好了盘,摆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我将拖着行李箱走进卧室的时候,粱厚载突然对我说:“我今天买东西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人。”

    听他这么一说,我还以为他发现了和帖子有关的线索,立刻冲出了卧室,问他:“什么人?”

    粱厚载大概没想到我是这样的反应,他很诧异地看了我一会才开口道:“就是饭店的老板娘啊。我本来只想买糖醋里脊和芸豆来着,可她竟然附送了我两个菜,而且我发现,她给菜的分量特别大。这样应该亏本吧?什么人会做这种亏本生意?”

    我叹了口气,问他:“你去的饭店是不是东边最近的那家,老板娘看起来和咱们年纪差不多?”

    粱厚载点头:“对啊。我提着这些菜离开的时候,她还让我以后常去呢。”

    唉,那是因为你长得帅,老板娘看上你了。话说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这种待遇呢。

    我不想就这个问题继续讨论下去了,只是对他说:“你智商这么高,仔细想想就知道前因后果了。哎?你现在都能自己买东西了?我记得过去让你去超市买点东西,你都不好意思跟收银员说话。”

    粱厚载显得很无奈:“大哥,我自己在北京待了三年了好吗,这点生存技能都没有会饿死的。”

    我将行李箱整个放进了衣柜里,将电脑拿到客厅,插上了网线。

    粱厚载指了指桌子上的菜:“你怎么又把机器捯饬出来了,先吃饭吧?”

    我按了开进键,一边说:“今天我们学校论坛上出了一个帖子,我怀疑这个帖子可能和巫术有关,你看看。边吃饭边看。”

    打开网页,进入学校论坛的首页,“灵数23”的帖子就在头条的位置,我点了进去,又将电脑屏幕转向粱厚载,让他自己看。

    刚看到帖子的标题和首楼的内容,粱厚载的眉头就瞬间拧成一个“川”字,我没打扰他,让他一个人安静地往下看。

    他从小看东西的速度就非常快,他看几十条回复用的时间,和我看一张图片用的时间差不多。

    粱厚载不断滑动着鼠标的中轴,快速翻看留言,看完第一页的一百层楼以后,他也直接跳转到了最后一页。

    在我离开宿舍的这半个小时时间里,这一页上又多了几十条回复。

    粱厚载指着我的那条回复,说:“这个人回复到现在已经半个多小时了。除了前几个回帖的人以外,其他人都是在第一次回帖以后的十分钟左右贴出了自己受伤的照片。可到了现在,这人还没有发图呢。”

    我说:“这个‘夜半林歌’就是我,刚才在路上差点挂了。”

    粱厚载瞪大了眼睛:“你疯了?这是诅咒啊,你现在已经中了别人的术了!”

    我说:“那怎么办?如果留言的不是我,现在恐怕已经有人死了……可是死人怎么发照片?”

    粱厚载说:“人死了,就算本人不发图,也会有其他人帮他们发上来的。这确实是巫术,而且是典型的灵媒,帖子开头出现的那个石头,绝对不是普通的石头。”

    我问他:“这东西容易破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