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8章 灵数23
    粱厚载依然摇头:“不是,我是说,董老板根本不知道工地闹鬼的事,他的工人也没见过那只怨灵。我估计,那只怨灵,应该是在流尸出现在工地上以后,才达到那里的。”

    听着他的话,我越发觉得不可意思了:“可常理来说,鬼物是趋阴避阳的呀,流尸身上的阳气那么重,它出现以后,鬼物不应该进入工地啊。除非……除非怨灵是人为安置进去的。”

    “我也这么想。”粱厚载说:“而且,怨灵身上的阴气和流尸身上的阳气,强度、精纯度都很接近,至于两种炁场混合起来的时候,竟能让对方完全隐藏起来。可这世界上的鬼物千千万,渤海墓里的流尸也不止一两只,可出现在工地上的这一对,炁场匹配度太高了,我觉得这恐怕不是巧合。”

    也就是说……董老板工地上发生的事情,确实是有人精心设计过的。

    对我说完这番话之后,粱厚载又问仉二爷:“二爷,渤海墓所在的位置离滨海开发区远吗?渤海墓的入口很深吗?”

    仉二爷想了想,说:“远啊,隔着百八十公里呢。嗯,很深,入水三四百米。怎么,开发区那边出现了流尸?”

    离得这么远?我原本还以为渤海莫就在离工地不到十公里的海滩附近呢。

    之前我一直以为,工地之所在抽取地下水的时候抽出了流尸,是因为管道连通了某条和渤海墓相连的地下河脉,可现在看来,如果这真的有这样一条和渤海墓相连的地下河,而它又能延绵近百公里,流尸根本不可能顺着它进入内陆。

    因为工地打的机井,深的一般也就是几十米,这还是在海平面以上打井,而渤海墓却在海平面以下三四百米,从地势上来说,地河里的水,也不能由渤海墓流向开发区。

    那只流尸之所以出现,绝对是有人事先安排好的!

    粱厚载没有回答仉二爷的问题,又问仉二爷:“二爷,现在渤海墓那边有人看守吗?”

    仉二爷:“有啊,我们在那里安插了几条船,每天巡视。怎么了你们两个这是,怎么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呢。”

    粱厚载沉默了片刻,对仉二爷说:“二爷,咱们得早做准备了。”

    仉二爷疑惑:“做准备?准备什么?”

    粱厚载:“我猜,葬教的人可能已经回来了。而且这些人,要么和董老板有关,要么,就和董老板的竞争对手有关。”

    仉二爷怔怔地看着粱厚载,过了好半天才说道:“你这么说,有谱吗?”

    粱厚载摇头:“只是推测而已。”

    我则接上了话,说道:“这么多年了,你的推测几乎从没出过差池。”

    仉二爷也点了点头:“既然这样……有道啊,你尽快联络一下姓董的,我要跟他见个面,葬教的人和他有没有关系,我见一面就能知道个七七八八。哎,对了,你身边不是还有个小子吗,就是又瘦又小的那个,怎么没见他一起来啊。”

    我无奈地笑了笑:“他现在还跟着我包师兄出外勤呢。”

    说完,我顿了顿,又补了一句:“我会让他尽快赶过来的。”

    现在,渤海湾的情况又变得复杂起来,我发现身边少了刘尚昂,很多事情办起来都特别不方便。

    泡完澡,我和粱厚载在仉二爷家吃了一顿便饭。离开仉家,我立即联系了刘尚昂,让他务必跟包师兄请个假,到我这来一趟。

    刘尚昂问我这算不算是在召唤他,我说这不是算不算的问题,这就是在召唤他。他听到我的话,特别爽快地说:“三天以后到,等着我!”

    下午,董老板的汇款到帐,我在经济上一时间变得非常宽裕,就跑到学校附近的青年公寓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水电齐全,精装,拎包入住。

    以当前这样的情况,我无法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找房子、收拾房子这些事情上,不然的话,我大概会租一套条件差一些但相对便宜的房子。

    房子的事情解决以后,我又给董老板打了电话,说我们这个行当里的一个前辈想见见他,他很干脆地答应了,并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处理完这些琐碎的事情以后,我决定回学校收拾一下行李,估计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不会在宿舍里住了。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和粱厚载到仉二爷家做客的这个上午,有什么东西已经渗透到了我的学校里。

    我让粱厚载到附近的小饭店里打包几个菜,晚上就不开火做饭了,反正新房子里也没食材,而我也懒得去菜市场。

    我们两个是在青年公寓门口分开的,当时我的口袋里就不到一百块现金,全都给粱厚载了。

    在这之后我就回了宿舍。

    没记错的话,那天应该是零八年的六月二十三,没错就是二十三号。后面发生的很多事情,都和这个数字有关。

    而这些事情,都涉及到了校园论坛上的一个帖子,帖子名就叫做“灵数23”。还好我想起了那天的确切日期,不然的话,我估计要胡乱编造一个帖子名称来自圆其说了。也正是因为回想起了这个数字,事件中的很多细节也重新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我们学校是六月底七月初放暑假,但那一年有些人要参加软件大赛,就在暑假中的第一个月留在了学校。

    那时候我们这个系里头参加比赛的人很多,不过他们中只有很小的一部分是真的想在这一个月中做出点成绩来的,大部分人只是借着比赛的名义留在学校打游戏而已,比如我们宿舍的那谁、那谁还有那谁。

    如果我的舍友们不幸看到了我写的东西,我觉得他们中的一些人肯定会在心里鄙视我。

    其实他们应该感谢我,因为据我所知,直到现在,这几个牲口都还活得好好的。

    我回到宿舍的时候是下午六点左右,同宿舍的几个人正凑在一起讨论着什么,几张电脑桌上都放着他们打来的饭,这几个人应该是一起出去打的饭,我看到每个人的饭缸里都是好油乎乎、红彤彤的辣米线。宿舍中充斥着一股辣椒油混合着油炸花生的香味。

    起初我进屋的时候也没打算打理他们,一个人敞开了衣橱,将干净衣服一件一件地放在了行李箱里。

    在宿舍里,有一个和我玩同一个游戏、在同一个区、同一个服务器、同一个公会的哥们,叫宋建明,这家伙当时站在离我最近的地方,他大概是听到我收拾行李的声音,就回过身来看我。

    我当时正好抬头,眼神和他对上了,结果他没头没尾地问我:“干嘛?”

    我说:“什么干嘛?我没说话。”

    这哥们平时脑袋时常短路,偶尔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被我这么一说,他才回过神来,然后问我:“今天工会活动你怎么没去啊,团长问我你干嘛去了,我说你出去找小妹了。”

    我白他一眼:“找个卵的小妹,我出去办事了。唉,我估计以后也不能参加工会活动了。”

    他瞪大了眼睛问我:“我擦,那以后谁看T的血?你怎么收拾行李啊,要回家?”

    说话的当口,我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拉上了行李箱的拉锁,而后我才直起腰来对他说:“你让团长再找个奶吧。我以后估计很少在学校住,这张床就赏给你们了。”

    操作电脑的人就是上次提到的申明海,他也回过身来问我:“哪去啊你这是?”

    我笑了笑:“我在青年公寓那边租了套房,这段时间就住在那边,你们有事给我打电话。”

    申明海:“你要出去住啊?找人合租不,算我一个。”

    这哥们爱凑热闹,你干什么他都想尝试一下,我赶紧扯开了话题:“你们几个干嘛呢这是?”

    宋建明说:“咱们学校出灵异事件了,哎,你不是研究过周易什么的吗,你过来看看。”

    我也是心里好奇,就凑了过去,申明海正在操作他电脑,屏幕上是学校论坛里的一个帖子,但页面已经向下拖了不少,我看不见主题,只是看到那些留言全都是今天上午才回复的。而且我看了一下屏幕上显示的楼层已经达到了两千以上。

    像我们学校网络部做的那种论坛,除了平时宿舍掉线的时候偶尔有人上去发一下牢骚,其他时间根本没人上,我从来没见学校论坛里的帖子能盖到两千楼以上的。

    我问申明海:“这是什么帖子,怎么这么多人留言?”

    申明海立即刷新了一下页面,并让帖子回到了第一页上,我这才看到了帖子名:灵数23。

    零七年的时候,金凯瑞主演过一部同名的电影,所以我刚看到帖子的名称时,还以为这是讨论电影剧情的呢。

    可看了看帖子的内容,我却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帖子开头发布了一张黑白的老照片,照片上只有一块歪歪扭扭的石头,有人在石头上刻下了一张人脸,眼睛、鼻子、嘴巴、耳朵,五官俱全,可每一样都刻得十分扭曲,给人一种非常难受的感觉。

    申明海对我说:“也不知道是因为啥,就这块破石头,我每次看都觉得很可怕。”

    我简单地“嗯”了一声,然后又朝电脑屏幕上凑了凑,仔细看着那张照片。它虽然看起来像是一张普通的老照片,但我仔细看了看石头后面投下的影子,那影子很清晰,而且影子边缘的轮廓很粗糙,而且有明显的点阵痕迹。

    这样的影子,一看就是用矢量图做的,整张照片是合成出来的!

    在照片的下方,还赔了一段不知所云的文字:“城门上吊着死人,土司在马路上种出了稻谷。”

    我问申明海:“这句话什么意思?”

    申明海立即滚动鼠标的滑轮,帖子向上移动了一段距离,我就看到果然有人询问发的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而发帖人也在后面回复了:“你看看三号宿舍的楼顶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