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7章 寻找接盘侠
    我笑着摆了摆手,说:“不碍事。人家这不叫脾气怪,叫有性格。”

    我这么说也就是客气客气,怕仉二爷面上过不去,其实在心里,我确实觉得张若非这人挺怪的。

    这时候,张若非从里屋走了出来,对仉二爷说:“行了,盆子够你们几个人用的,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渣场那边还有点事没处理完。”

    说完他就要走,仉二爷一把将他扯住:“来了客人,连招呼都不打就走吗?”

    张若非这才叹了口气,转身来,很敷衍地冲我抱了抱拳,说:“我是二爷家的伙计,仉若非。久仰久仰。”

    久仰个屁啊!我知道我是谁吗,还久仰了。这招呼打得也太随便了吧。

    而且他跟我说话的时候一直拉着长脸,我跟我欠他二百吊钱似的。

    可当着仉二爷的面,我又不好意思表现出反感,也朝仉若非抱了抱拳:“我是左有道。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听王磊提起你。”

    在这里我想我有必要说明一下,这里之所以将“张”写成“仉”,并不是笔误,而是刚才他就是管自己叫做仉若非的,我绝对不会听错,他的发音是三声,仉。

    我自报家门之后,仉若非却一改之前的敷衍,稍微睁了睁眼睛,脸上带着些惊奇地问我:“你是左有道?寄魂庄的左有道?”

    他的态度变得有些突然,我一时间有些不适应:“对……对啊,我是寄魂庄的人。”

    仉若非叹了口气:“嗨,我还以为你是大爷家的人呢。前阵子我还经常听二狗提起你,一直想跟你见一面,没想到你就来了。可我听二狗说,你不是和我同岁吗?怎么看起来你好像比我大好多呢。”

    我很无奈地说:“我长得有点着急。”

    “你这两天不走吧?”仉若非问我。

    我说:“我能走哪去?我现在就在这个城市里上学。”

    仉若非笑了笑,说:“那就好,有机会的话我请你吃饭吧,听说你特别爱吃,正好我知道一个不错的店。那什么,我今天还有点事,咱们改天聚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屋门那边走,可中途又折了回来,问我要了电话号码。

    一直到他存了我的手机号,从屋门出去,我都没回过神来。这家伙的前后变化太大了,真的让人很难适应。

    这时候,王磊凑到我跟前,说:“这家伙跟你挺投缘啊,头一次见他这么热情。”

    我说:“刚才他提到了大爷家的人,大爷是谁?”

    “是我们仉家的家主,若非的亲爷爷。”说话的人不是王磊,而是站在我身后的仉二爷。

    我回过身去看着仉二爷,仉二爷却很无奈地朝我摆了摆手:“算了,这都是我们仉家内部的事情,也不方便跟你说。你们几个先去洗个淋浴吧,完了好好泡个澡。”

    之后王磊就带着我们进了里屋。

    所谓的里屋,其实是一个足有百余平米的大屋子,这间屋看来就是专门用来洗澡的,墙角有淋浴的花洒,屋子中央还有三个装满热水的大木盆子,除此之外,在屋门旁边还有一条长长的板凳,上面钉了四五木头打的盒子,每个盒子都有半米见方。

    王磊告诉我们,盒子里有专门为我们准备的干净衣服,最左边的一个盒子是给我准备的,紧挨着的一个则是给粱厚载准备的。

    我和粱厚载洗完淋浴,就一人挑了一个木盆坐了进去。

    盆底应该是有东西在加热的,那里的温度要比其他地方都高一些,盆里的水散发这一股很淡的清香,似乎是加了草药,我刚一滑进水里,温水浸泡了我的的皮肤,我就感觉好像有一股温暖的气流涌进了我的体内,并快速游遍了我的五脏六腑。

    我舒舒服服地靠在盆边上,长舒一口气,感觉整个人从内到外都变得轻松起来。

    昨天晚上整晚都在和棺材较劲,我早就已经困乏了,本来想靠在浴盆上睡上一会,可我刚闭上眼,就听到旁边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溅水声,而且还有大量的水珠打在我的脸上,瞬间就把我弄醒了。

    我睁开眼,朝着身旁一看,才发现仉二爷已经坐在了最大的一个浴盆里,盆中的水此刻还在剧烈地摇晃着。

    仉二爷见我醒了,就笑着对我说:“听孙先生说,你在青海的那半年一直按着我的方子泡药浴。这倒是不错的,不过他从外面买的那些药可没我们老仉家自己培育出来的药材好用,你就算泡了,那些药性也是长期积在你的身子里,不能完全吸收。今天让你来泡澡,就是给你巩固巩固,让你重新消化一下药性。”

    没等我道谢,仉二爷就接着说道:“不过这次叫你来呢,也是为了和你商量一下下墓的事。早在一年前我就曾进去过一次,原本只是想去探探情况,可没想到里面出现了那么多流尸,这种邪尸的生命力很强,在深海中也能靠捕食鱼类生存。我担心,它们一旦出了渤海墓,很有可能会流窜到陆地上来。”

    我点头:“流尸身上的阳气很重,生命力肯定要比炁场以阴、尸两气为主的邪尸强很多。而且他们身上的尸毒极烈,如果大面积地流窜到陆地上来,恐怕会造成很大的动荡。”

    仉二爷:“嗯。所以我觉得咱们应该再回一趟渤海墓,把里面的流尸清理一下。你也知道,我们仉家并不擅长对付邪尸,所以这件事还是要你出手才行。”

    我对仉二爷说:“那就尽快吧,这种事拖得越久风险越大。”

    谁知仉二爷却摇了摇头:“不行啊有道,现在不是禁捕期,经常有渔民从渤海墓那边走,那个墓开启的时候动静很大,很容易被渔民们发现的。咱们还是等到明年三月吧,禁捕期一到,咱们就下海。而且你也不用太担心,上次我离开渤海墓的时候已经堵了墓道口,流尸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出来的。”

    我问仉二爷:“渤海墓是怎么被找到的?按说这种墓隐藏在水下,应该很难被发现才对吧。”

    仉二爷想了想,说:“这个墓并不是咱们发现的,是葬教的人开启了它,我们也是听出海的渔民间盛传某某地方有水妖的传闻,才到那里看了看,渤海墓算是意外发现。之所以会有水妖的传闻,也是因为渤海墓开启时的那副光景被几个渔民看到了,说真的,虽然我已经进去两次了,可每次想起开墓时的景象,还是觉得很惊人。”

    我不由好奇:“渤海墓开启的时候到底什么样?”

    “这我可描述不上来,”仉二爷无奈地笑了笑,说:“反正明年三月你就看到了。啊,对了,你这两天和那个姓董的地产商接触过了吧,你觉得这人怎么样?”

    我说:“他给我的印象不错,应该是个值得交的朋友吧。不过我可没有阎晓天那样的能力,不管什么人,只要他看上一眼就能分析出大体的性格来。”

    仉二爷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阎晓天……就是百乌山的新任掌派啊。这个小伙子倒是不错的,百乌山乱了这么多年,让他给一手引到正道上了,而且我听说,现在百乌山和寄魂庄的恩怨已经化解了,这事是真的吗?”

    看样子,仉二爷并不知道我们在百乌山做的那些事。

    不过我也不打算说太多,只是回应道:“嗯,是真的。现在百乌山和寄魂庄的关系,应该算是进入蜜月期了吧。”

    仉二爷“哦”了一声,接着又转变了话题:“老仉家的这一片平房,说起来也有几十个年头了。最近这段日子老大想拆了这片旧砖瓦,把老基业改成新楼房。可你也知道,我们老仉家是行当里的世家之一,朋友多,敌人也多。所以我最近一直寻思着,就算要改建,也得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来接盘啊。”

    我点头:“王磊都告诉我了,他说二爷对董老板比较中意是吗?”

    仉二爷愣了一下,叹口气说:“王磊这孩子,怎么什么都说呢,嘴上没个把门的。不过他说得也没错,我确实挺中意那个姓董的,之前我调查过他早年的一些事迹,这人脾气很大,但人性好,做事也比较周到。可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不信咱们这个行当里的东西啊,我原本也想过直接去找他,跟他谈一谈改建的事,可怕就怕,我在行当里的声望,在他那不好使啊。”

    我说:“经历了这次的事,董老板也不是过去那个董老板了。要不这样吧,回头我跟董老板联系一下,你们见个面,聊聊这事?”

    仉二爷伸出一只大手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笑呵呵地说:“行啊,这事就交给你了啊。”

    也就在这时候,之前一直没有说话的粱厚载突然对我说:“道哥,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啊!”

    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什么事不对劲?”

    粱厚载先是看向了仉二爷,意在询问仉二爷还有没有别的话要对我说,如果有的话,粱厚载可以等一等再开口。

    仉二爷朝着粱厚载扬了一下下巴,粱厚载才转过头来对我说:“道哥,你想过没有,董老板的工地上,为什么会出现怨灵呢?”

    我说:“滨海开发区本来不就是一片荒地吗,像那种地方有个孤魂野鬼的不是很正常?”

    粱厚载摇了摇头,说道:“可如果这只野鬼一直在工地里的话,为什么工程做了一半了,也没有发现过她。你想啊,开发区那边现在还没有民居,工地上不怕扰民,停工时间肯定很晚。我想,那些工人在晚上加班的时候,应该很容易撞客才对。我假设董老板确实是可信的,那他应该从工人口中听说过闹鬼的事,如果说,他第一次见咱们的时候还是一个无神论者,根本没把闹鬼当回事,所以就没跟我们说。可经历那一夜的事情以后,他不应该再瞒着咱们了。”

    我思考了一下,说:“你的意思是,董老板骗了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