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6章 仉若非
    我说:“这确实是我们的谋生手段之一。事实上我们在平时的生活中和其他人没有太大区别。像我吧,没生意做的时候一样要上学啊。”

    董老板点了点头,说:“哦,我明白了,就说你们在社会里还有一份类似于正常人的身份。”

    我当场就笑了:“你把我们这些人想得太特殊了,我们本来就是正常人啊。”

    董老板似乎不太相信我的话,他又转移了话题:“你现在上的什么学?成人教育吗?”

    对于这位董老板,我虽然不是特别欣赏他的性格,但总觉得他是一个很让人放心的人,所以也不打算瞒着他,说道:“不是,我就是一普通大学生。呵呵,我就在当地上大学。”

    “你今年多大?”董老板一脸惊愕地问。

    我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再过一段时间就二十一了。”

    董老板笑着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可我却忍不住追问他:“我看上去像多大年纪的?”

    董老板犹豫了一下才对我说:“我还以为你今年得二十七八了呢。”

    我松了口气:“那还好。我十五六岁的时候别人看我就像冒三十的一样,现在蓄了头发,反倒年轻点了。”

    董老板目视着前方,脸上一直带着笑。

    说起来,我和董老板坐在一起,也算是对比度强烈了。他八几年开车那会就二十多岁了,零八的时候已经年近五十,可看起来却只有三四十岁的样子。而我呢,从小就显老。从外貌上来说,我们算是两种对立的极端吧。

    路上我们又聊了一些话题。期间我问他是不是在海边有个会所,他点头说是,还让我有空过去玩。大部分时候,他聊得都是一些和金融、地产有关的话题,虽然我对这两个领域都不算太了解,可董老板聊起这些话题的时候,我却一点也不觉得枯燥。他的口才很好,讲出来的话也很吸引人。

    回到工地,我和粱厚载在流尸身上贴了灵符,又用麻袋将它包裹起来,然后才让它入棺。

    邪尸入棺以后,我又抽出了青钢剑,在棺盖上刻下了七星海棠的棺纹。

    董老板目睹了我纹刻的全过程,说没想到我还是个匠人,这一手雕刻功夫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听他这么夸赞我,我不由地松了一口气,我还记得我当年刚跟着师父学做棺的时候,刻出来的东西那叫一个难看,那时候我刻出来的东西,基本上相当于三岁以下幼儿随手涂鸦的水平。

    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也只能依葫芦画瓢地还原出七星海棠、九州图、九龙压棺这三种雕纹的纹路,如果让我自己创造一个什么纹路,我估计我刻出来的东西也不会好看到哪去。没办法,我这个人真的没有什么艺术细胞。

    流尸入棺以后,我又仔细检查了一下工地的炁场,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我才告诉董老板这里的事情已经彻底解决了,又交代了他一些以后需要注意的事项。

    最后,我又报了一下棺材的成本价和手工费,董老板很痛快地许诺,钱会在下午四点之前转到我的账上。

    至于流尸和棺材,我打算将它们送给庄师兄,因为庄师兄在邮件里说过,流尸是一种新出现的邪尸,他们现在对流尸也不是完全了解。我将这具流尸送给庄师兄,也是方便他们研究。

    可我给庄师兄打电话的时候,他却坦言要派人过来的话至少要半个月的时间,建议我先把棺材运到仉二爷那里去,让仉二爷看管一阵子。

    要运棺,就需要董老板的卡车,原本董老板中午还有一场应酬,但他一听说我们要用车,就说他的事情不着急,开车将我们送到了仉二爷所在的街区。

    仉二爷居住的地方,是一片看起来很有年头的平房住宅区,由于卡车的体积太大,开不进胡同口,董老板只能将车子停在街道上,而我和王磊则将棺材搬下了车。

    董老板临走前给我了一个电话号码,说那是他的私人号码,平常只和家里人联络的时候才会用,他说既然以后都在一个城市,我有什么事尽管找他,他只要能帮的,一定会帮忙。

    当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董老板还是打算去参加他的应酬,于是就开这车走了。

    我目送着卡车走远了,才转过头来问王磊:“这地方怎么这么大一片平房?”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我们所在的这个街区几乎被新起的住宅楼和商业楼完全占领了,唯独剩下了这么一片老房子,像个孤岛一样被掩藏在大海的中央。

    王磊说:“这一片都是老仉家的产业。现在仉家人也打算拆了建楼,可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开发商。毕竟老仉家的秘密太多,必须找个能靠得住的人来接盘啊。二爷这次之所以让我插手你的生意,有一方面的原因,也是想让我和董老板接触一下。我感觉二爷好像对他很中意。”

    我点了点头:“董老板这人,给我的感觉也不错。”

    我这边刚说完话,身旁的胡同里就传来了仉二爷的声音:“哟,怎么都矗在那不动弹呢,等着我替你们搬棺材?”

    朝着胡同里望去,就看见仉二爷穿着背心裤衩就出来了,他看上去还是老样子,精神头比年轻人还要足。

    师父去世以后,每次见到这些长辈,我都有一种格外亲切的感觉,似乎是因为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我师父过去的影子。

    我一直带着笑,看着仉二爷走到了我身边,仉二爷过来以后就在我肩上重重地拍了一下:“你这混小子,来这一年多了,也不知道来看看我!”

    他那一掌的力道太惊人,我感觉肩胛骨都差点被他给震裂了,一边呲牙裂嘴地揉着肩膀,一边说:“二爷,咱下手能不能清点?”

    仉二爷没理我,他看向了粱厚载,立即露出了笑脸:“厚载也来了?你可是稀客,来来来,都进来吧,我那个笨徒弟应该烧好水了,先跟我去泡个澡。”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棺材托起来扛在肩上,而后就大步流星地进了胡同。

    王磊也跟了上去,我和粱厚载则走在最后面。

    走着走着,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之前仉二爷不是说,他们家有温泉吗,可刚才他怎么又说烧好水了?

    我怎么突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这条胡同非常深,地面是用红砖铺成的,两侧的房屋有着青灰色的水泥墙,上面爬满了爬山虎,而院子的围墙却是用红色砖头垒起来的。

    快到中午了,正好是家家户户开火做饭的时候,走在胡同里就能听到附近厨房里发出的声音,锅铲和炒锅的碰撞声,还有菜接触到热油时发出的“嗤啦”声,都特别的清晰。

    走在这里,我突然有了一种错觉,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税务局的老家属院。

    之前我大概忘了说,就在我到大学报到的零七年,我爸妈退了家属院的房子,又搬回老家去住了。

    毕竟我已经不在城里上学,他们也没必要花钱租房,而且这么多年过去,老家关于我克死爷爷的留言也早已平息了。

    仉二爷抬着棺材走到了胡同的最深处,用力地敲响了其中一个院子的院门。

    没多久门就开了,一个看起来年龄和我相仿的年轻站在门的另一侧,他看了看仉二爷,皱着眉头问:“怎么弄了一口棺材回来?”

    这个人应该就是王磊反复提到的张若非了,他的眼睛好像睁不开似的,一直半眯着,给人一种精神萎靡的感觉。可看他的身姿又异常挺拔,一点也没有虚弱感。

    仉二爷白他一眼,说:“你管的着吗?水烧好了吗?”

    年轻人一边将门敞开,一边说着:“烧好了,不过盆不够用,我的到别家借一个去。”

    说完,他就侧着身子避开了仉二爷,出了门,进了胡同。

    仉二爷进院子的时候,还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什么别家别家的,不都是咱们老仉家的人?”

    王磊离仉二爷最近,所以仉二爷说话的时候,他也听到了。他看了我一眼,从鼻子里叹了口气,但他脸上有没有表情,我也弄不明白他叹气是什么意思。

    仉二爷将棺材放在了院子最容易被阳光照到地方,然后就招呼我们几个进了屋。

    屋子里的摆设给人一种很老旧的感觉,桌子、椅子都是些老木头了,地上的瓷砖也早已磨得不成样子。

    我在屋子里环视的时候,仉二爷冲我笑了笑,说:“在仉家里头,我们这一房就是专门经营老物件的,家里的这些老木头,不是没钱换,而是有感情了,舍不得扔啊。”

    我问仉二爷:“经营老物件,就是做古董生意吗?”

    仉二爷摇了摇头:“不是,我们是专门收旧货的,你得明白什么是古董什么是旧货。在我们这一行里啊,买到手里还能卖出去的,而且是百年前的老东西,那叫古董。三十年前、一百年内的老东西,我们叫旧货。买来以后卖不出去,只能砸在自己手里的古董,在我们看来也不是古董,就是麻烦一点的老物件而已。”

    仉二爷的话,前半段我能听懂,可后半段,我却听得云里雾里的。

    可他也没打算多做解释,只是对我说:“你们昨天折腾了一晚上,正好泡泡我这的温泉水,我也想跟你聊聊渤海墓的事。”

    正说着,张若非就抱着一个硕大木盆冲了进来。

    仉二爷唤他一声:“若非,你先停一停,来了客人也不打个招呼?”

    这个年轻人果然就是张若非了。

    他看了仉二爷一眼,闷声闷气地说一句:“没空。”,就抱着木门进了里屋。

    仉二爷显得有些尴尬,对我说:“唉,我这徒弟啊,脾气怪得很。平时还好好的,可一旦家里来了人,他就矫情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