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4章 谁是江湖骗子
    董老板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接过了糖块,吃了下去。

    他体内的阳气受损,守阳糖入口即化,紧接着,我就看他露出了一副十分痛苦的表情。

    我怕他把糖吐出来,就对他说:“忍着点,吐出来就没用了。”

    他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可依旧闭着嘴巴,强忍着筮草催生出来的苦涩。

    我估计,让他无法置信的,应该就是守阳糖怪异的味道吧,毕竟守阳糖从外形上看,应该是一块味道甜美的奶糖。

    五六分钟过去,守阳糖的苦味大概是散尽了,董老板这才长舒一口气,指着躺在六楼楼道口的邪尸问我:“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一次,他的语气中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高傲,但他依然没有放低自己的身段,一番话说下来不卑不亢。

    看得出来,董老板应该是个骨头很硬的人,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旧不想向我低头。不过我觉得这种人还是很讨人喜欢的。

    我冲他笑了笑,对他说:“在我们这个行当里,大家都管它们叫做‘邪尸’,你眼前的这种邪尸是一种新出现的品种,流尸。像这样的东西,其实是极少出现在地面上的,普通人一辈子也见不到一次。”

    董老板沉默了很长时间,又问我:“它是鬼吗?”

    我说:“邪尸是邪尸,鬼是鬼。两种东西是不一样的。董老板,其实这些事情呢,你也不必去探究,我估计从此以后,你应该不会再碰到这种事了。”

    董老板似乎还不死心,又问我:“真的有鬼神?”

    看得出来,他虽然表面上冷静,但经历过今晚的事,即便是他这样的人,世界观似乎开始被颠覆了,十五分钟之前,他还是一个视我为江湖骗子的无神论者,可是现在,他的信念已被动摇。

    我长出了一口气,对他说:“那要看你如何去定义鬼和神了。其实说实话,你别看我在这个行当里做了这么久,但我也说不好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灵,因为不管是我还是我的先辈们,没有一个人见过神灵,也没有一个人能真正修炼成神。既然谁也没见过,又有谁能证明他们的存在?”

    董老盯着我好一阵子,又将视线转向了楼道口的流尸,紧紧皱起了眉头。

    很显然,我没有说服他。

    我在心里稍稍整理了一下措辞,又对他说:“在古代的时候,天上打雷,人们就说是雷神显灵。即便科学已经解释了雷电的成因,但在一些地方,依然有人信奉雷神。那我问你,你觉得真的有雷神吗?”

    董老板沉思了一会,充满不确定地摇了摇头。

    我说:“在我们这个门派里有一句很古老的话,叫‘神出于愚’。这四个字呢,不好解释,但你可以理解为愚昧的人能够创造神灵,也可以理解为神其实是人用意念创造出来的,这是一种唯心论。我也没办法评论这句话是对还是错,但我觉得,所谓的鬼啊,神啊,都只是现在的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吧。”

    一旁的粱厚载对我说:“你这一堆话用四个字总结,就是‘相信科学’呗。”

    对,我就是想告诉董老板,要相信科学。但我觉得在这种情形下让他相信科学,就好象别人问我有什么理想时,我蹦出一句“我希望世界和平”一样,猛一听很无聊,稍微一想又好像很崇高,可仔细想想你就会发现这句话根本就是一句废话。

    鉴于以上原因,我才跟董老板罗嗦了这么多。

    好在这番话对董老板来说似乎很受用,他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状态,过了一会他又问我:“不确定神的存在,那鬼呢?你的朋友之前不也是说,这栋楼里还有一只厉鬼?”

    我回应他:“鬼啊,好像有人说,所谓的鬼物就是一种等离子体吧。”

    董老板:“那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

    我说:“你觉得有就有,你觉得没有就没有。反正不管有没有,这和你的生活本身也没有任何关系,你根本没必要去探究这种问题。”

    董老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沉思了很久,突然对我说:“刚开始,我还以为工地上的事只是我的竞争对手弄出来的一场闹剧,庄老板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很诧异,我不认识他,他怎么弄到我的电话的?当时就想,他肯定也是对方的人,包括后来你们来找我,我都认为是对方给我设下的圈套。我……误会你们了,在这给你们道个歉。”

    在零八年那会,个人信息泄露就已经不罕见了,可董老板竟然因为我庄师兄能弄到他的电话而怀疑庄师兄,说起来也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我也没点破,只是问他:“对了,在我们之前,你还请了多少人来过?”

    董老板叹了口气:“我哪里请过人啊,就是不久前我老家的人听说了这事,给我介绍了一个村里的神汉。那人根本就是一个骗子,他来了以后又是烧香又是做法,还拿颜料当鸡血到处洒。其实当时我就知道他是骗子,可人毕竟是我的一个发小给介绍的,我又不好直接赶他走。后来他在我这住了一个星期,说什么工地上的邪祟厉害,他一个人对付不了,又拉了好几个江湖骗子到我这来骗吃骗喝。到最后,我实在是忍不了了,才把他们全都赶走。”

    我说:“之前你不是说,有一个江湖骗子失踪了,这事是真是假?”

    这一次,董老板点了点头:“这是真的,就是那个人说邪祟只在晚上出来,还说白天抓不住邪祟,必须晚上来,而那帮江湖术士好像很听他的话,自从他这么说了以后,就没人敢晚上过来了。直到几天前,我要将那些人赶走的时候,这个人非要向我证明工地确实有邪祟,就趁着晚上一个人进来抓邪祟了。当时是我送他来到工地的,他进来之前嘱咐我,不见他出去,绝对不要进来,结果我等了一整晚都没等到他,第二天早上进来找的时候,也没找到他。之前我一直以为他是趁我们不注意溜了,现在想想,这个人可能真是有点道行的。”

    那个人恐怕没有开溜啊,这地方又是鬼物又是邪尸的,如果他到了这栋楼上,能跑得掉才怪了。

    想到这,我的视线又挪到了流尸那鼓鼓囊囊的肚子上。

    流尸腹中的积食,会不会就是那个失踪的人?

    我没有把这个想法告诉董老板,只是问董老板:“那个人身上有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

    董老板想了想,说:“他长得很普通,好像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哦,对了,那个人不管干什么,手里总是拿着一把这么长的小尺子,还说那把尺子就是他的法器。他进工地的时候穿着一件中山装,那把尺子就插在上衣口袋里。”

    董老板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划出了一个十来厘米的长度,这种长度和钢笔差不多的尺子,确实可以插进上衣口袋里。

    我点了点头,又指了指流尸,对董老板说:“死者为大,虽然是邪尸,可死后也是要入棺的,而且装邪尸的棺材比较特殊,造价不菲。”

    董老板:“没关系,你告诉我要什么样的棺材,我去买。”

    我笑了笑,说:“这种棺材只有我能做,当然,材料钱和手工费你都是要出的。还有啊,你看,你工地上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等流尸入棺的时候,结一下尾款吧?”

    董老板点头。

    在这之后,是长达十分钟的冷场,我和董老板都没再说话。

    直到王磊重新粘好了自己的脸皮,我才让他背起小张,和我们一起下楼,我打算今天晚上就回工作室赶制一口棺材,明天一早让流尸入棺。

    从下楼到离开工地的这段路上,董老板一直刻意和王磊保持着距离,他显然是被王磊的真实面目给惊到了,但也仅仅是惊而已,对于王磊,董老板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恐惧。

    我越发觉得董老板这个人不简单了,在他的身上我总是能看到几分淡定,今天晚上经历了这么多他都能保持基本的理智,就足以说明他是一个承受力非常强的人。

    这样的人,一定是见惯了大风大浪。

    与我先前估计的一样,董老板果然不只带了小张一个人,我们来到的工地大门前,他就伸出手,对着高大的铁门连拍三下。

    “哐——哐——哐——”,铁门连续响了三次,董老板又高喊一声:“来个开门的!”

    没过多久,门外就传来一阵脚步声,透过门下的缝隙,我看到几个人影挡住了穿缝而过的灯光,紧接着,外面响起了开锁、铁链在门把上滑动的声音。

    大门被打开,我才发现门外竟然聚集了二三十号人,连中午我在酒店见到的几个人也都出现了。

    董老板回头看了我一眼,脸上的表情稍显尴尬。

    我则冲他微微一笑,表示我能理解他的举动。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董老板中午接待过的“贵客”迎了上来,他先是用很轻蔑地眼神看了我一会,而后笑着问董老板:“老董,怎么样,抓现形了吧?”

    董老板立即将那个人拉到一旁,嘴上还说着:“别说了,都是误会。”

    那人就用一种很稀奇的眼神看着董老板,可董老板也没解释什么,让人将小张抬上了一辆车,然后对我说:“你明天过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说案他就匆匆上了一辆黑色轿车。

    那二三十个人似乎都没有料到董老板从工地出来以后会是这样的反应,一个个地愣在了原地。而我们几个也没敢久留,避开人群,回到了王磊的小奥拓上。

    伴随着一阵“呜突呜突”的噪音,奥拓终于被发动起来,我们又行驶在了滨海开发区荒寂的马路上。